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不简单】(上)

第一百五十三章【不简单】(上)

        雨在黄昏时分就已经小了许多,可是并没有完全停歇,如丝如雾,混杂着越来越浓的夜色笼罩了整个北平。北方的紫禁城在这样的天气中轮廓变得模糊,金碧辉煌的屋顶也被雨夜夺去了光彩,昔日代表中华权力巅峰的皇城失去权力的同时也失去了威仪,或许只有在一重重的高墙内还仅存着皇族最后的一份坚守和不甘。

        罗猎驾驶着三轮摩托车准时来到正阳门外,停好车点燃一支烟,向北望是死气沉沉愁云惨淡的紫禁城,转身向南望去却是灯火辉煌一派截然不同的景象,皇家败落,皇城根儿的老百姓活得至少不像过去那样压抑,虽然已经是夜晚九点,鲜鱼口的一家家饭店仍然处于繁忙之中,正阳门大街是夜晚北平城最热闹的地方。

        罗猎一边抽烟,一边四处张望着,等待叶青虹的出现。解铃还须系铃人,叶青虹无疑是最近一系列事件中最关键的人物,也只有她才能解释清楚最近发生的一切。然而内心深处却又有一个声音提醒罗猎,今晚约他前来的或许另有他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相约者并未如约现身,罗猎甚至开始怀疑对方放了自己的鸽子,就在他开始失去耐性的时候,看到一个扎着红头绳的小女孩向自己走了过来,虽然已经是春天,可那女孩儿仍然穿着打满补丁的冬装,兴许是为了抵御这湿寒天气的缘故,女孩蹦蹦跳跳来到罗猎的面前,甜甜一笑,大白兔一般露出两颗雪白的门牙,极其可爱,然后她从身后拿出了一束鲜花,双手递给了罗猎。

        罗猎饶有兴趣地望着这个送花的小女孩。

        那女孩奶声奶气道:“罗先生,您买得花。”

        罗猎禁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你认得我吗?”心中已经猜到这孩子必然是受了某人的委托而来。

        小女孩摇了摇头,仍然坚持将那束花递给罗猎:“姐姐说在九龙斋等您。”

        罗猎接过那束花,从衣袋里摸出一块银元递给了那小女孩,小女孩摇了摇头道:“用不了那么多,再说……我也找不开……”

        罗猎笑道:“不用找了。”他拿着那束花举步走向九龙斋。

        正阳大街九龙斋以酸梅汤闻名,有止渴梅汤冰镇久,驰名无过九条龙的说法,这里的酸梅汤被公认为京城第一。

        罗猎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周折就找到了九龙斋,习惯于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爷们儿通常很少光顾这种甜品小店,虽然门庭若市,可排队的大都是妇女和儿童,罗猎想要从队伍中找到自己熟悉的面孔,可看来看去并无相熟之人,正在寻找之时,有个娇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找我吗?”

        罗猎缓缓转过身去,却见灯火阑珊处,兰喜妹亭亭而立,虽然他不喜兰喜妹的为人,可是却不得不承认兰喜妹天生丽质。今晚的兰喜妹穿着一身合体的黑色中山装,头戴八角帽,英姿勃勃,或许是这场朦胧夜雨的缘故,兰喜妹的身上少了昔日的妩媚妖娆,却多出几分清秀文静的味道。

        极为中性的打扮并未减弱她的美丽半分,两条黑亮的麻花长辫垂落在肩头,望着一脸失望的罗猎,兰喜妹笑得越发开心了,自己的出现显然出乎罗猎的意料之外。

        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来到罗猎的对面,明澈的双眸垂落下去,盯住了罗猎手中的那束花,柔声道:“送给我的?”

        罗猎的唇角露出一丝苦笑,他开始意识到这世上有太多的心机女,今晚的送花也是兰喜妹亲手导演的一出戏,他非常合作地将那束花送了过去。

        兰喜妹开心地接过那束鲜花,闻了闻鲜花的香气,表情写满了少女的陶醉。

        罗猎望着眼前这个自我欺骗自我陶醉的女人,几乎有种当面戳穿她美梦的冲动,突然想起此前兰喜妹种种不合情理的表现,此女十有八九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

        兰喜妹道:“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送花。”

        对她的话,罗猎只能是听听就好,忍不住道:“你这么漂亮怎么可能?”

        兰喜妹咯咯笑了起来,然后她极其主动地挽住了罗猎的手臂,轻声道:“可能别人都知道我心如蛇蝎,避之不及吧?”

        罗猎道:“我以为多半女人通常都活在梦幻之中,想不到你居然这么了解自己。”

        兰喜妹望着罗猎道:“我更想了解你。”

        罗猎轻轻挣脱开她的手臂,想要和她保持一些距离,可兰喜妹却执着地再次挽住了他的手臂。罗猎无奈接受了这个现实,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心,突然感觉到自己仿若迷失了方向。

        兰喜妹道:“你想见得是叶青虹对不对?”

        罗猎没说话,只是微笑望着兰喜妹。

        兰喜妹道:“你以为今晚约你见面的是叶青虹对不对?”

        罗猎摇了摇头,他从开始就意识到叶青虹没那么容易现身,不过兰喜妹的出现还是让他稍稍有些意外。

        “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甚至连话都懒得对我说?”兰喜妹的话中充满着幽怨。

        罗猎道:“其实你没必要利用叶青虹的那张照片将我约出来。”

        兰喜妹道:“你究竟欠了她什么人情?这样死心塌地的为她办事?”不等罗猎回答,她又咬牙切齿道:“看来你是被那个狐狸精给迷住了。”

        罗猎眨了眨眼睛:“你在吃醋?”

        兰喜妹极其肯定地点了点头,强调道:“是,又怎样?”

        罗猎道:“你找我出来该不是就为了说这些?”

        兰喜妹道:“叶青虹在骗你。”

        罗猎皱了皱眉头:“你见过她?”

        兰喜妹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等到了那里,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兰喜妹带罗猎去的地方不远,就在珠市口附近,沿着狭窄的小巷来到一间民宅前。罗猎的内心不由得变得警惕起来,兰喜妹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小声道:“你放心,我不会害你。”

        罗猎心中暗忖,兰喜妹对自己的态度如此温和难道是因为上次自己从水中救了她性命的缘故?此女喜怒无常,冷血无情,不指望她知恩图报,只求她不要恩将仇报就好。

        兰喜妹敲了敲院门,好一会儿方才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道:“什么人啊?大半夜的,也不让人清净。”

        兰喜妹向罗猎眨了眨眼睛回应道:“刘掌柜的,我是您邻居,来找您借点灯油。”

        有人打着灯笼向大门走来,拉开门栓,出来的却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不等那人看清外面的情形,兰喜妹已经掏出手枪抵在了他的额头上,对方被吓了一大跳,灯笼失手落在地上,迅速燃烧了起来,兰喜妹娇滴滴道:“刘公公,乖乖听话,不然我就要在您的脑袋上开个天窗。”

        对方却是昔日清宫里的太监刘德成,此人曾经是瑞亲王奕勋身边的红人,当初瞎子正是从他身上窃走了七宝避风塔符,从而引起了一场麻烦,这场波澜一直持续至今尚未平复。

        罗猎在得知对方身份之后,也是极其惊喜,刘德成是知道内情的关键人物之一,当初瑞亲王奕勋也曾经交给他一枚黄金七宝避风塔符,从此人身上或许能够揭开谜题。

        刘德成被枪逼着退回屋内,从最初的慌乱中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深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道理,满脸堆笑道:“两位想来是找错人了,若是寻仇,我和二位素昧平生,若是谋财,你们也看到了,我这里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兰喜妹笑道:“刘公公,我不会认错,您保养得还真是不错呢。”

        刘德成听到对方一语道破自己的真正身份,内心中不由得吃了一惊,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只是他不清楚这对年轻男女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脸上笑得越发灿烂:“这位姑娘,过去见过咱家?”

        兰喜妹道:“前清在老佛爷身边大红大紫的刘公公谁不认得?”

        刘德成露出几分得色,老佛爷在世之时,他的确在皇城之中有过一阵风光,想起那段时日,如今心中还是激荡不已。只是这兰喜妹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自己风光的时候只怕她还没有出生。听她言之凿凿,却不知从何处听来的消息。

        兰喜妹话锋一转:“只可惜你好景不长,贪婪成性,利用职权,中饱私囊,被老佛爷抓了个现行,还差点砍了你的脑袋,如果不是瑞亲王奕勋为你求情,你焉能活到现在?”

        刘德成内心中咯噔一下,这段宫廷往事极其隐秘,除了亲历此事之人少有人知晓,却不知这女孩儿从何得知,而且说得如此清晰无误,彷如亲见,他干咳了一声,以此化解心中尴尬,尖着嗓子道:“不知姑娘从何处听来的谣言,污我清白?”

        兰喜妹继续道:“瑞亲王奕勋对你深信不疑,可他却不知当初老佛爷要杀你只不过是和你联手上演的一出苦肉计,借此让奕勋对你深信不疑,从此你跟在奕勋身边,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老佛爷许你功成之后可享尽荣华,可人算不如天算,你终究没料到大清灭亡来得如此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