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见亲人】(上)

第一百五十二章【见亲人】(上)

        罗猎暗忖,麻雀提出留学申请的时候应当还不认识自己,也就是说她选择放弃留在国内是为了自己,这让罗猎的心情不由变得沉重了起来。

        沈忘忧道:“你应当知道如何让她离开。”聪明人之间的谈话永远不必说得太透。

        罗猎苦笑道:“恐怕我的话……”

        沈忘忧盯住罗猎的双目,仿佛要一直看到他的心底:“她喜欢你多过你喜欢她,既然如此不如让她早断了心思,让一个人伤心总比让一个人身处在危险中要好得多。”

        罗猎终于点了点头。

        沈忘忧将匕首还给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单凭这柄匕首改变不了什么,罗猎,我劝你还是早些离开,北平绝非久留之地。”他的目光落在前方荒草丛生的废墟上,低声道:“有些秘密已经沉睡了那么多年,不如让它一直沉睡下去。”

        罗猎听出了沈忘忧的言外之意,难道沈忘忧知道这圆明园下的秘密?能够一眼就认出地玄晶来历的人绝不是什么寻常人物,联想起在麻雀家中发现的信件和母亲遗物之中的一封信,信封和信纸高度一致,罗猎更觉得此人深不可测,内心中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问道:“沈先生认不认识一个叫沈佳琪的人?”

        沈忘忧深邃的双目中泛起波澜,内心的波动更是难以形容,他已经多年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还以为不会有人在自己的面前提起,静静望着罗猎,好一会儿方才点了点头道:“认识。”

        罗猎本以为沈忘忧不会承认,对方的坦诚让他欣喜若狂,强行抑制住内心的喜悦道:“沈先生跟我来。”

        沈忘忧充满迷惘地望着罗猎,不知这个年轻人因何会问起沈佳琪的事情,他的内心已经处于前所未有的激动中,这世上没有人知道他和沈佳琪的真正关系。他无法拒绝,他必须要知道答案。

        罗猎同样想从沈忘忧那里找到答案,关于母亲的事情,当年的知情人实在是少之又少,仅有的几个认识母亲的人,对她的经历又不甚了解,或许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他竟然从两封信中找到了线索,如果母亲泉下有知,想必也一定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吧。

        罗猎将从母亲遗物中找到的那幅钢笔画递给了沈忘忧,当沈忘忧看清那幅画,看到画上面的单词,他的双手竟然颤抖了起来。

        以沈忘忧的沉稳和练达竟然表现得如此一反常态,足见这幅画带给他的莫大冲击力。抬起头望着罗猎:“你究竟是谁?你和沈佳琪是什么关系?”其实沈忘忧从罗猎的年龄和外表上已经做出了判断,可是他仍然希望罗猎自己亲口说出。

        罗猎道:“她是我的母亲!”在罗猎准备说明此事之前已经仔细考虑过,寄出这封信的人如果真是沈忘忧,那么他很可能是母亲的仇人,不然这上面何以会用英文写下rebel——背叛者这个单词。

        沈忘忧缓缓点了点头,他抿了抿嘴唇道:“沈佳琪是我的妹妹!”

        这下轮到罗猎吃惊了,岂不是说沈忘忧竟然是自己的舅舅,他不由得想起了罗行木,也是因一封信而起,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事实证明罗行木居心不良,沈忘忧和罗行木不同,虽然同样是通过一封信找到的线索,可沈忘忧却是自己主动找到。他既然是自己的舅舅,却为何与母亲断了联系,自己也从未听母亲提起过?

        如果沈忘忧当真是自己的舅舅,那么他因何要寄给自己的亲妹妹这样一封信,并在信中写下反叛者的单词?他究竟在暗示什么?

        沈忘忧望着罗猎的目光复杂之极,内心深处更是五味杂陈,失去了昔日的儒雅和淡定,只是久久端详着罗猎。

        罗猎虽然心中充满疑窦,可是他并未发问,理智如他很少去做无谓的事情,从少年时就颠沛流离的经历造就了他的老成和冷静,也磨灭了同龄人多见的热血和冲动。很多时候,罗猎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这颗心早已变老了,没有人知道他羡慕瞎子的冲动和莽撞,羡慕他的没心没肺。

        沈忘忧从未想过罗猎和自己的关系,对罗猎的认识始终停留在这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老成持重,拥有着同龄人少有的大局观。仅此而已,沈忘忧并没有尝试过去深入了解这个人,今天促使他前来的目的也是为了故人之女。

        沈忘忧将那幅泛黄的钢笔画小心递给了罗猎,然后道:“佳琪她……还好吗?”

        罗猎盯住沈忘忧的双目,确信他没有任何虚伪的地方,自己的这位舅舅甚至并不知道他的妹妹早已去世,兄妹之间情感居然寡淡到如此的地步。罗猎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丝亲情,顷刻之间犹如秋风扫落叶般被吹得干干净净。

        母亲应当一直在躲避着这位兄长,而母亲的隐姓埋名,母亲的郁郁而终和眼前的这位舅舅是否有关?罗猎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可是他仍然没有提问,平静如常道:“我五岁的时候她就去世了。”

        沈忘忧道:“佳琪是个好人。”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罗猎直到今天方才知道自己有个舅舅,对沈忘忧唯一的认识就是那封信,根本谈不上什么了解,不过单单从那封信来看,沈忘忧和母亲之间的兄妹之情谈不上深厚,否则他不会寄出那样一封奇怪的信,心中的反叛者应该指的就是母亲,而母亲之所以选择东躲西藏,不让这位兄长知道她的消息,肯定有难言之隐。

        甚至罗猎怀疑沈忘忧在当时可能危及到母亲的安全。

        这个世界上兄弟阋墙的事情并不少见,兄妹也不会例外。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坐着,沈忘忧挑明了两人之间的关系非但没有让他们变得亲密,反而让他们变得如陌生人一般疏离,现场陷入有些尴尬的气氛中。

        沈忘忧明显想说什么,可是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决定离开,临行之前,他指了指罗猎拿出的那封信请求道:“我可以借这封信回去看看吗?”兴许是害怕会被罗猎拒绝,他接着又道:“明天,明天我就还给你。”

        罗猎淡然一笑,慷慨地将那封信递给了他:“这封信本来就是您的,您拿去就是。”

        福伯冷冷望着平度哲也,直到平度哲也心虚地将头槌落下去,方才质问道:“我对你说过什么?孤狼的事情你作何解释?”

        平度哲也叹了口气道:“福山君,当时的情况非常紧急,而我又来不及向您禀报,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瞎子逃了。”

        福伯怒道:“所以你就让人孤狼刺杀他?”

        “跟踪,我的初衷只是让孤狼去跟踪他的去处,可是并没有想到那吴杰如此警觉,竟然发现了孤狼的行踪,还击退了他。”

        福伯缓缓摇了摇头,能够击退拥有超强再生能力的孤狼,对方可不是什么普通人物,孤狼并没有受伤,应当是知难而退,能够吓退孤狼的显然是远超他的实力,还有地玄晶锻造的武器。

        平度哲也看到他的表情有所缓和,低声道:“麻雀好像知道什么……”

        福伯的怒火突然就爆发了出来:“我说过,她的事情轮不到你,或者是你们中的任何一个过问。”

        平度哲也被吓得脸上失去了血色,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又道:“只是……只是医院的事情她产生了怀疑,我担心她会因此对您产生疑心,从而影响到……”

        福伯阴冷的目光锁定了平度哲也的双眼:“你们这帮自作聪明的废物,为何要上演那出闹剧?即便是让她产生怀疑,也是你们造成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平度哲也垂下头去,他低声道:“对不起了,不过我抽取了罗猎的血液样本,我相信他和麻博轩一样,身体产生了变异,只要给我一段时间,我就可以从中提炼出化神激素,用来改造更多的战士。”

        这对福伯来说应当是一个好消息,他点了点头道:“不要忘了你最主要的使命,山田医院是你用来掩饰身份的幌子,这里不能暴露。”

        “哈伊!”

        “船越龙一有没有找过你?”

        平度哲也摇了摇头道:“没有,在孤狼改造的事情上,他对我颇有微词,从那时开始我就没有见过他。”

        福伯道:“这个人你需要多多防范,他代表着玄洋会社的利益,或许另有目的,而且佐田右兵卫是他的养子,难免会受到亲情的左右,千万不可让他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哈伊!”

        此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得到应允后,麻雀推门走了进来,平度哲也笑着站起身来,向福伯道:“我也该回去了,医院的事情就是这样。”

        福伯起身相送道:“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他态度谦和而宽厚,跟刚才疾言厉色的模样判若两人。

        麻雀道:“平度先生这就走?不留下来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