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雨中杀】(下)

第一百五十一章【雨中杀】(下)

        罗猎这一觉睡得非常安稳,除了昏迷他少有主动入眠,且睡得如此舒坦的时候,而且他居然没有做梦,这对他而言是极其少有的事情。睁开双目看到瞎子正坐在床边,一双小眼睛聚精会神地望着自己,罗猎吓了一跳,迅速从床上坐了起来:“干什么?”

        瞎子道:“外面有人找。”

        罗猎本以为来找自己的会是麻雀,可是从瞎子的表情判断应当不是,至少这个人瞎子并不认识,否则这货早就道出对方的身份。

        起床之后,感觉自己的精神又恢复了许多,看来体内的毒素已经在吴杰的帮助下清除,只是被灯油烫伤的地方还有些隐隐作痛,不过已经没有大碍。

        来到客厅看到沈忘忧坐在那里喝茶,阿诺一旁陪着他,两人用英语交谈,看来颇为投缘,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罗猎不由得想起沈忘忧曾经多次游学欧美的经历,此人的博学绝非浪得虚名。真正让罗猎对沈忘忧产生兴趣的还是在麻雀家中找到的信,沈忘忧和麻博轩通信所用的信封信纸和他在母亲遗物中发现的几乎一模一样,而且巧合的是他和母亲全都姓沈。

        罗猎始终认为沈忘忧和母亲之间应当认识,虽然这种推断缺乏应有的根据。而沈忘忧这个人绝非寻常人物,能让麻博轩将重要的研究发现和宝贝女儿托付出去的不仅是信任也许对方拥有相当的实力。

        阿诺看到罗猎进来,呵呵笑道:“罗猎,沈先生来了都快一个小时了,本想去叫你,沈先生不让,说是要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沈忘忧的目光向罗猎看来,他微笑着站起身,向罗猎颔首示意,罗猎慌忙大步走了过去:“沈先生快请坐。”从麻雀那边来看,沈忘忧比他要高上一辈,如此表现的确是客气了。

        阿诺显然因为刚才的这番谈话已经被沈忘忧的博学折服,恭敬道:“你们谈,我出去转转。”

        沈忘忧笑了起来:“不了,还是让罗猎陪我去外面转转,呼吸点新鲜空气。”

        罗猎欣然点头,无事不登三宝殿,他认为沈忘忧不会平白无故地前来,聪明的人往往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事情上,通常这种人的人生充满规划,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经过细致的考虑。

        沈忘忧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风衣,带上礼帽,罗猎在门前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沈忘忧笑了笑,率先出门。

        雨刚刚停歇不久,整个世界被洗刷得异常清新,满眼皆是绿肥红瘦,通往后院的地方一丛丛迎春花正在怒放,格外的娇艳耀眼。

        沈忘忧的目光在院门上停留了一下,罗猎心中一沉,担心他会提出进入后院漫步的要求。

        沈忘忧却没那个意思,轻声道:“里面正在改建吧?”

        罗猎点了点头道:“是!沈先生要不要去看看?”

        沈忘忧微笑道:“一座工地有什么好看?”他举步向正觉寺外走去,罗猎暗自松了口气,跟上他的脚步和他并肩而行,他很快就发现出来走走是个不错的提议,雨后清新的空气格外清新,本身就有一种治愈的效果,走在清新湿润的空气里,罗猎感觉到体内的元气迅速变得充沛丰盈起来,似乎伤痛和病弱瞬间就离开了自己。

        沈忘忧道:“连我都记不清自己到底来过这里多少次了,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罗猎总觉得沈忘忧话里有话,轻声道:“只可惜这里被烧得一片狼藉,昔日的万园之园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沈忘忧微笑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破而后立,圆明园虽然被毁去,中华民族却被这场火点燃了内心照亮了双眼,让咱们看清了和列强的巨大差距,知耻方能后勇,从历史的长远观点来看,这场火未尝是一件坏事。”

        罗猎体会着沈忘忧的这句话,沉思良久,难怪麻博轩父女对沈忘忧如此推崇,此人的眼界和心胸的确超出常人。

        沈忘忧来到前方的一片废墟前,踩着石块爬了上去,看得出他的身手非常的矫健利落,绝非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罗猎跟着他爬了上去,和沈忘忧并肩在巨石上站了,从这样的高度回望正觉寺,可以看到正觉寺大门的全貌。

        沈忘忧道:“改建虽然可以让建筑恢复原貌,可在历史的意义上却等同于一次破坏,恢复了外观改变了历史。”

        罗猎笑道:“按照先生的意思就应当让所有的一切自生自灭,甚至连最起码的修复和维护都不必做?”

        沈忘忧不禁笑道:“你啊,偷换概念,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听说正觉寺是被某位富家子弟买下来改建成私家别墅的。”

        罗猎难免有些心虚,沈忘忧的话切中要害,他们这段时间的确是打着改建的幌子在这里挖宝,虽然自己是受人之托,却仍然难以改变这个事实。

        沈忘忧打量着罗猎道:“你该不会就是那个富家子弟吧?”

        “不像吗?”

        沈忘忧摇了摇头道:“不像!”停顿了一下又道:“一个人的外表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却很难伪装,你就算生在大富之家,也不会无聊到将一座寺庙改建成别墅的地步。”

        罗猎哈哈笑了起来:“沈先生好像很了解我呢。”

        沈忘忧道:“道听途说!”

        罗猎心中暗忖,他的道听途说十有八九是从麻雀那里得来的,麻雀这妮子性情过于单纯,兼之又将沈忘忧当成长辈和偶像一般崇拜,说不定早已将自己的一些事情倒了出去:“麻雀说的?”

        沈忘忧没有正面回答,呵呵笑了两声道:“她对你可维护得很,听说你们在山田医院发生了一些不快?”

        “麻雀跟您说的?”

        沈忘忧道:“在她心中应该当我是父亲一样吧。”他的目光慈和而温暖。

        罗猎点了点头道:“能有一位关心她照顾她的长辈是她的幸运。”

        沈忘忧意味深长道:“关心照顾她的不仅是我,还有你们。”

        罗猎道:“还有福伯!”他故意提起福伯的名字,然后趁机问道:“沈先生和福伯熟悉吗?”

        沈忘忧摇了摇头。

        罗猎道:“他和日本人好像很熟。”

        “他的事情我不太熟悉,只知道他和博轩相交莫逆,当年博轩从长白山归来精神失常,是他陪同博轩前往日本,并一直照顾在他的身边,说起来他们相识应当在我之前。”

        自从津门方克文事件之后,罗猎就对福伯产生了怀疑,他们团队之中极有可能有成员将方克文的身份泄露了出去,经过罗猎的分析,最大的疑点锁定在麻雀身上,而麻雀的性情和为人应当不会做对不起同伴的事情,在这一点上罗猎是没有任何怀疑的,最大的可能就是麻雀认出了方克文的身份,并告诉了她最信任的福伯。

        日方则从福伯那里得到了方克文归来的消息,从而提前做出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让方克文上次的回归从一开始就陷入被动。

        罗猎虽然没有确切地证据能够证明福伯站在日方的立场上,可是种种迹象却表明福伯和日本人之间密切的关联,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麻雀也不敢再像此前那般坦诚,有些事必须要有所隐瞒,并不是怀疑麻雀提防麻雀,而是在警惕麻雀背后的福伯。

        罗猎道:“沈先生这次来有何见教?”

        沈忘忧道:“你的那柄匕首。”

        罗猎从腰间取下那柄含有地玄晶成分的匕首,翻转刀锋将刀柄递给了沈忘忧。

        沈忘忧接过匕首,托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两眼,轻声道:“我相信这两天一定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你不想说,我也不想问,我这次过来,只是想你帮我一个忙。”

        罗猎淡然一笑:“能给沈先生帮忙是我的荣幸。”

        他和沈忘忧相识不久,两人之间甚至谈不上交情,沈忘忧此番登门求助的确有些唐突。

        沈忘忧道:“我想你帮我让麻雀离开!”

        罗猎内心一怔,沈忘忧的这个忙显然超出他的预料之外。他没有听错,沈忘忧所说的是让而不是劝,这个词用得极为精确,以麻雀的性格,好言相劝她是绝对不会离开的,而让这个字却隐藏着许多的可能,其中就包括强迫的成分。

        沈忘忧同时透露给罗猎的信息还有危险,作为麻博轩的生前好友,他有责任照顾麻雀的安全,他一定是察觉到危险的迫近,方才急于想让麻雀离开。

        罗猎道:“麻雀的性子非常倔强,我只怕未必能……”

        “只有你能让她离开,我已经为她联系好了剑桥大学考古系,单就这件事来说,对她也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她不肯去?”

        沈忘忧点了点头道:“因为你。”

        罗猎的表情有些尴尬了,他显然知道这三个字的真正意义。以他的智慧和情商,麻雀对他的感情又岂会看不出来?

        沈忘忧道:“留学的事情还是去年她让我帮忙联系的,可是现在她却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