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雨中杀】(上)

第一百五十一章【雨中杀】(上)

        罗猎道:“你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什么人情都该还完了。”说到这里,罗猎站起身来,慢慢走了几步,来到南墙的窗前,推开雕花格窗,雨仍然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顺着屋檐瓦当滴落的雨水织成一片晶莹透明的珠帘。

        罗猎道:“你这次来是为了叶青虹。”

        陆威霖沉默了下去。

        没多久罗猎闻到身后烟草的气息,陆威霖重新点燃了一支烟。罗猎并没有说错,陆威霖早已还完了穆三寿的人情,他今次前来北平,并非是受了穆三寿的驱使,而是主动前来,叶青虹的失踪牵动了他的内心。

        罗猎透过雨帘望着外面的景物,断断续续朦朦胧胧,现在就算他怎样努力也看不清景物清晰的轮廓,唯有等到风停雨歇。叶青虹失踪的事情犹如眼前的天气一样扑朔迷离,这其中存在着太多的疑问。罗猎并不否认,自己也曾经为叶青虹的失踪担心过,可是他的内心深处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叶青虹不会出事。

        这源自于他的第六感,穆三爷不远千里而来,除了表露出他对叶青虹的关心之外,总觉得还有另外的一层用意。细细回想他们之间的那次会面,穆三爷的话中似乎存在着一些让人无法信服的地方。

        任何让人信服的假设都要建立在缜密推理和证据的基础上,以穆三寿的沉稳老练应当不会做出毫无根据的推断,他直指叶青虹的始终和弘亲王载祥有关,做出如此判断的根据就是,弘亲王载祥害死了叶青虹的父亲瑞亲王奕勋,所以叶青虹才会利用圆明园藏宝来吸引载祥现身。

        罗猎当时就感觉到有些不妥,可是穆三寿拿出的那张藏宝图却又干扰了他的视线,现在回忆起来,这其中的疑点越来越多。藏宝图应当不假,可即便是利用藏宝图将载祥引出,难道就能保证叶青虹平安无事?这些事情之间似乎并无必然的联系。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建立在穆三寿假设的基础上,按照穆三寿的话,这张藏宝图应当是吸引载祥现身的诱饵,而现在细细一想,藏宝图对他们何尝不是一个诱饵?

        陆威霖道:“三爷对叶青虹视如己出,绝不会拿她的性命冒险。”

        罗猎道:“既然如此,三爷想必会对她的安全做出妥善安排,不会任由她去冒险。”

        陆威霖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弹去烟灰道:“你怀疑叶青虹没事?没被人劫持?没出意外?”

        罗猎依然望着窗外,轻声道:“我只知道这世上的任何事都会有因果,如果是一次劫持,那么劫匪必然会提出条件。”

        陆威霖用力摇了摇头,他的声音提升了许多:“她回国就是为了复仇,任忠昌、刘同嗣、肖天行,凡是当年参与谋害瑞亲王的人,她都要他们付出代价。她这次是要利用圆明园的秘藏,引出弘亲王载祥……”

        “这些是你听叶青虹说的吧?”

        陆威霖不知为何愤怒了起来,他大吼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怀疑叶青虹,怀疑我!”

        罗猎转过身去,盯住陆威霖几欲喷出怒火的双目,他并没有生气,在陆威霖激动的情绪面前甚至缺少必要的回应,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风波不惊:“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就事论事,现在回头想想,整件事的疑点颇多。”

        陆威霖道:“你怀疑整件事都是叶青虹自导自演?那么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不惜将秘藏告诉你?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难不成只是为了一场恶作剧?”他的情绪非但没有冷静反而变得越发激动了。

        罗猎道:“也许她的背后另有高人。”叶青虹虽然聪颖过人,可是她的机心和谋略尚不足以撑起这深不见底的迷局。从黄浦到满洲,从满洲到津门,而今来到了北平,这一路走来,在他们的身后始终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推动。

        叶青虹在明,可是这无形的力量却来自于暗处,每到紧要关头,叶青虹都会出面,她所代表的究竟是她自身的利益,还是某个集团的利益?罗猎相信叶青虹并非心如蛇蝎,她应当是有善念的。

        陆威霖道:“穆三爷?”

        罗猎意味深长道:“我不确定,不过我相信他肯定没对我们说实话。”

        走在雨中,吴杰的灰色长衫已经湿透,墨镜上沾满了水珠,然而这丝毫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一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首先要忘记外界的一切干扰。修行未必要远离人间,身在尘世,心有净土。

        一个人失去双目其经历必然是痛苦的,然而当你适应了这种痛苦,接受了现实,却可以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这并非是世界的改变,而是来自于你对昔日生存世界的感悟。

        想要了解这个世界,除了去看去听,更重要的是要用心去感受。

        风夹杂着雨丝迎面扑来,吴杰却感觉到背后有些冷,这种感觉并非气温骤降所致,而是不断迫近的冷冽杀机。吴杰仍然不紧不慢地走着,没有做出任何的应变动作,正是这样的表现麻痹了隐藏在他身后的对手。

        佐田右兵卫一动不动地潜伏在树干后,棕色的武士服让他和同样色系的树干似乎融为一体,即便是视力正常的人想要识破他的行藏都需要花费一番功夫,更不用说一个盲人。

        佐田右兵卫阴沉的双目中流露出森然杀气,如同一只锁定猎物的狼,事实上他在组织中的代号就是孤狼,独来独往,狼性十足。他并不理解组织因何派他来对付一个瞎子?他的身体虽然发生了变化,可是血液中的孤傲并未消失。孤狼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平度哲也给他注射的神秘药物,让他获得新生的同时也获得了强大的再生力。

        孤狼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出击的准备,一击必杀,绝不犹豫,任何的仁慈都是对自己的残忍,孤狼的背脊缓缓躬起,然后又在瞬间绷直,张弛的刹那孤狼以惊人的弹性从大树后弹跳了出去,犹如一支被劲弩发射的箭镞,双手紧握太刀,在身躯跃入空中的刹那手臂随之绷直,刀锋化成一道笔直闪亮的光芒直刺吴杰的后心。

        面对一个盲人,采用这样的袭击,连孤狼自己都感觉颜面无光,可是他所接到的命令就是格杀吴杰,无论采用怎样的手段。

        吴杰的脚步仍然未停,不过他的步幅却悄悄改变,步幅改变了他行进的速度,这微妙的变化让孤狼的刺杀目标发生了些许的改变,目标在移动,孤狼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马上明白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孤狼的刺杀因吴杰突然改变的节奏而出现了微妙的偏差,此时想要调整已经晚了。吴杰并未转身,只是将手中的竹杖夹起,向后方点去。

        全凭感觉的回击,却准确无误把握住了太刀的刀锋所在,刀锋刺中杖头,并未上演势如破竹的局面,咄!的一声,太刀的攻势戛然而止,孤狼内心的震骇难以形容,他突袭在前,而且利用前冲加速之势,对方只是随随便便的一招,就轻描淡写地将自己的攻势化于无形,吴杰选位之准,内力之强,实乃他生平仅见。;

        倘若正面发起进攻,在吴杰做足准备的前提下,恐怕一招就已经决出成败。一时间孤狼竟忘记了自己刺杀的目标是个盲人,从前后发起偷袭本没有任何的分别。

        孤狼应变奇快,右足向前跨出一步,身体前倾,左手的掌心拍击在刀柄的末端,试图利用己身强大的爆发力让刀锋继续前冲,破去对方的竹杖。

        吴杰却在此时撤力,身躯以左脚为轴逆时针转动。

        孤狼手中的太刀突然失去了阻力,长驱直入,右腕微微旋转,刀锋横切,一泓秋水向吴杰的腰间急速斩去。

        吴杰虽然双目失明却有若亲见,竹竿竖起挡住太刀,当!刀锋击中竹竿并未将之从中削断,却发出金属相撞的鸣响,吴杰借着孤狼一斩之力,身躯倒飞而起,宛如一只翩然飞起的灰色大鸟,凌空飘落在身后的树枝之上。

        孤狼如影相随,跃起在空中,手中太刀化成一团光雾,向吴杰所在位置绞杀而去。

        吴杰不等对方攻到,已经离开树枝,扬起竹竿向那团光雾劈落,一时间叮当之声不绝于耳,竹竿太刀短时间内已经经历了无数碰撞,竹竿被太刀砍得遍体鳞伤,露出藏在里面的真容。

        竹竿内藏的却是一柄细窄的长剑,拇指般粗细,三棱形状,在剑身三分之二的地方开始收窄,汇于剑锋集于一点,从收窄处开始渐变为透明的蓝色。

        孤狼望着吴杰手中的剑,内心中竟然闪过一丝慌张,他当然不会忘记,此前刺杀罗猎几人,他就是被类似于这种材质的子弹打伤,他强大的再生能力在这种物质的面前几乎失去了效力,孤狼不敢恋战,转身向风雨中逃去。

        吴杰并未追赶,手中长剑斜指地面,雨水沿着剑身缓缓聚集成水滴不断敲打着泥泞的地面,风停雨歇,天空渐渐开始放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