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当年仇】(下)

第一百五十章【当年仇】(下)

        平度哲也诧异地望着眼前的这位书店老板,他是有数几个知道藤野俊生真正身份的人之一。这位外人眼中一个普通书店的老板实际上和日本皇室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他曾经担任过天皇的老师,至今仍然是其智囊团的首席谋士之一,藤野俊生非但老谋深算,智慧过人,而且他和日方最有实力的玄洋会社、暴龙会等社团组织的头领拥有着良好的关系,时常在日方地下社会、军方、皇室之间斡旋协调。

        这样的厉害人物是平度哲也得罪不起的,虽然藤野俊生平日里表现的谦和宽厚,平易近人,可是平度哲也对他始终都充满敬畏,和他相处之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在平度哲也的印象中藤野俊生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今次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显露出如此的仇恨和杀气。

        平度哲也小心问道:“先生过去认识他?”

        藤野俊生点了点头道:“他的眼睛就是拜我所赐!”他的声音充满了刻骨铭心的仇恨,有件事他始终埋藏在心里,这二十年从未忘记,他虽然夺去了对方的双目,却仍然无法换回儿子的生命,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他之所以在古稀之年仍然远渡重洋来到中华,不仅是受了天皇的委托,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找到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有生之年,报此血仇。

        仇恨会让一个人失去理智,即便是藤野俊生这般老成持重的阴谋家也不会例外,寻找了二十年的仇人终于现身,他看到了复仇的希望,内心被仇恨的烈焰焚烧着,这种感觉让他坐卧不宁。

        平度哲也从藤野俊生的反常表现意识到这其中必有奥妙,可是他却不敢追问。

        藤野俊生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从仇恨的情绪中慢慢冷静下来,瘦骨嶙峋的双手握紧又张开,交叉抱于胸前道:“查清他的下落,让孤狼出动!”

        平度哲也面露难色。

        微妙的表情并没瞒过藤野俊生的眼睛:“有问题?”

        平度哲也点了点头道:“福山先生说,孤狼的任何行动都要事先向他通报。”

        藤野俊生不屑冷笑了起来。

        平度哲也等他笑完之后又道:“他还说他可以帮助佐田右兵卫获得再生能力,一样可以夺去他的性命。”

        藤野俊生道:“很是狂妄啊,看来上次孤狼受伤就是他亲手所为。”

        平度哲也道:“怎么会?这项目是他当初一手发起……”

        藤野俊生犀利如刀的目光盯住平度哲也道:“你为谁效命?”

        平度哲也挺直了胸膛,双目凝视藤野俊生道:“自然是藤野君!”

        藤野俊生缓缓摇了摇头道:“错!你和我一样都是为天皇效命,为大日本帝国利益而战,为了天皇,为了国家,可以牺牲任何的个人利益。”

        “明白!”

        罗猎决定出院,麻雀虽然担心,内心中希望罗猎能够多留几天在医院观察,也好得到更好的照顾,可是在刚才的这场冲突发生之后,也放弃了劝说罗猎出院的想法,有一点能够确定,在吴杰为罗猎私下治疗之后,罗猎的状况明显改善,他现在已经可以下床行走。

        罗猎出院的时候,麻雀并未随行,她意识到自己和其他人之间似乎多了一层隔阂,虽然表面上他们对待自己还像过去一样,可是麻雀总觉得其中有些不对,她相信绝不是自己过于敏感的缘故,兴许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和这些伙伴之间产生了疏离感。

        麻雀决定独自一人好好冷静一下,她要搞清楚今天这件事背后的真正原因,这场发生在病房外的争斗到底有没有阴谋。站在病房楼的门廊下,望着轿车载着罗猎一行人远去,她就这样久久地站着,一直到云层遮住了午后的日头,又等到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了春雨。风夹杂着雨丝,如烟似雾地飘到她的身上,麻雀感到有些冷,下意识地抱住双臂。

        此时有人将一件风衣为她披在了肩头,麻雀转过身去,看到面带微笑的福伯,不知为何,她突然感觉到鼻子一酸,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慌忙把脸儿转向一侧,用力深呼吸,借着这个动作控制住了差一点就流出来的眼泪,可眼眶仍然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福伯轻声道:“小姐,回去休息吧,这两天你也累了。”

        麻雀点了点头,她心中有太多事情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也许她是该好好休息一下,睡上一觉,或许就会雨过天晴,或许心情也会好起来。

        回到正觉寺,这边的工程已经暂停,正间寺庙之中只剩下陆威霖独自一人驻守,这也是他并没有前往医院的原因。陆威霖知道罗猎四人被冲下泄洪通道,因而进入了错综复杂的地下排水系统,这其中必然发生了不为人知的事情,然而所有事情的亲历者都讳莫如深,对他们的经历只字不提。

        陆威霖明白虽然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可其他人对自己仍然抱有深深的戒心,自己在这个团队中缺乏威信。他并不想罗猎发生意外,虽然没去医院,却始终都在担心罗猎的安危,看到罗猎平安归来,陆威霖由衷感到高兴,罗猎如果遭遇不测,那么眼前错综复杂的局面恐怕更加难以破局,陆威霖发现自己不但将罗猎当成了一位推心置腹的朋友,而且在事情上对他有所倚重。

        这是陆威霖过去从未有过的感觉,他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不喜借助外力,可是在他结识罗猎之后,对方表现出的坚忍不拔的意志和任何环境下都临危不惧的超人单色和智慧让他自愧弗如。他甚至认为,只有罗猎才能拨开眼前的迷雾,找到叶青虹。

        罗猎从车内走了出来,瞎子早已先行走出汽车,为他拉开车门,体贴地撑起雨伞,粗心如他在好友的面前居然表现出小女生一样的体贴。

        目睹眼前情景,陆威霖由衷感叹罗猎的人缘实在是太好了,可以感召身边的每一个人,让朋友甘愿为他赴汤蹈火,生死与共。

        罗猎病后初愈,脸色有些苍白,甚至连脚步都有些虚浮,可是他的双目已经恢复了清朗,眼神也变得清晰而锐利,来到陆威霖面前友善地笑了笑。

        陆威霖道:“赶紧回去休息吧。”虽然他很想知道罗猎在进入锁龙井之后发生了什么,可现在并不是寻求答案的时候。

        罗猎道:“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陆威霖有些诧异,他并没有想到罗猎会主动跟自己谈,瞎子几人也有些不解,因为他们每个人都对陆威霖抱有戒心,认为陆威霖肯定有事情瞒着他们,罗猎并无向此人坦诚的必要。

        来到罗猎的房间,罗猎在跨过门槛的刹那,身体失去平衡,脚步踉跄了一下。陆威霖慌忙伸手扶住他,这证明罗猎的身体状态还未恢复。

        罗猎自我调侃道:“在床上躺得久了,连走路都忘记了。”

        陆威霖扶着他在椅子上坐下:“我去给你倒杯茶。”

        罗猎摇了摇头道:“有烟吗?”

        陆威霖表情古怪地望着他。

        罗猎笑道:“好几天没抽烟了,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陆威霖摇了摇头:“烟鬼啊!”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盒烟,抽出一支帮助罗猎点上。

        罗猎凑在燃烧的火柴上将香烟点燃,用力抽吸了一口,然后慢慢躺向后面,将头枕在椅子的靠背上,闭上双目,体会着烟草香气在后头萦绕弥漫的滋味,感觉自己如同缺水多日的叶子,这口烟让他迅速润泽起来,内心中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究竟是何时开始抽烟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朦胧模糊的白色影像。

        一双剑眉极其用力地拧结在一起,然后罗猎用力抽了第二口烟,试图用这口浓郁的烟雾遮住自己脑海中的影像,驱散这突然涌上心头的痛苦回忆。

        陆威霖一旁观察着罗猎,默默抽出了一支烟,他抽烟的姿势比起罗猎要从容许多,也寡淡了许多,陆威霖对于烟草并无深沉的嗜好,如果不是罗猎提起,他甚至会忘记自己的身上还带着一盒烟。

        当罗猎手中的那支烟只剩下烟蒂,陆威霖手上的那支才刚刚燃过三分之一,他和罗猎一样将剩下的部分碾灭在烟灰缸内,轻声道:“饿不饿,我让人去准备午饭。”

        罗猎紧闭的双目掀开了一条缝,有些聊赖的眼光打量着身边的陆威霖,这远远谈不上犀利的目光却让对方感到不自在了。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罗猎马上又闭上了眼睛:“我们被冲入泄洪道之后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陆威霖不由自主向前靠近了一些,低声道:“还好你们有惊无险地回来了。”

        罗猎道:“有没有叶青虹的消息?”

        陆威霖摇了摇头:“没有,一点消息都没有。”

        罗猎再度睁开双目:“你和穆三爷究竟是什么关系?”

        陆威霖愣了一下,还是回答道:“我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