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当年仇】(上)

第一百五十章【当年仇】(上)

        松本正雄望着这比自己高出半头的汉子,轻视之心尽去,冷冷道:“在我们的医院容不得你们胡作非为。”说话的同时一脚踢向张长弓的小腹,战术上攻其不备,意图出其不意地击倒对手。

        张长弓根本没有闪避,扬起巴掌,一巴掌拍在松本正雄的脑门上,他的招式简单粗暴,松本正雄的这一脚虽然踢中了张长弓,可是并没有给张长弓造成任何的伤害,张长弓的这一巴掌却打得他晕头转向,不等松本正雄反应过来,张长弓已经如同暴怒的雄狮一般冲了上去,双手抓住松本正雄的脑袋,用前额撞击在对方的面门上。

        松本正雄头部接连遭到两次重击,眼前一黑直挺挺倒了下去。

        那日本护士察觉身后突生变故,稍一走神,被瞎子拦腰抱起,向上用力一举,护士脑袋在天花板上重重撞了一下,然后瞎子将被他撞晕的护士扔在了地上,咬牙切齿地从屁股后拔出针筒,照着那护士挺翘的臀部用力扎了下去,被对方连扎两针之后,这货心中仅存的那点儿怜香惜玉已经烟消云散。

        门口打得如火如荼,病房内吴杰却不为所动,他盘膝坐在床上,罗猎上身赤裸,吴杰的双掌抵在他的身后,以自身强大的内力帮助罗猎将体内的毒素源源不断地逼迫出来,一边帮助罗猎逼毒,一边提醒罗猎按照他此前教授的办法调整内息,最大程度地放松,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配合自己导气入流,接纳吴杰的内息,并跟他合力将体内的毒素逼迫出去。

        即便是普通人面对外来侵入也会表现出本能的防御,更不用说拥有一定修为的武者,这种本能的反应甚至连自身的意识都无法控制。所以吴杰一开始并不敢将太多的内力导入罗猎体内,因为他担心会引起罗猎本能的防御和排斥,如果发生那种状况,反而会对罗猎的身体造成更大的创伤。

        以内息逼毒如同用药之道,开始不可过猛,细水长流,等到罗猎完全接纳了帮助,放松了本能的防御,此时方可放手而为。

        吴杰叮嘱张长弓守住房门就是担心有人打扰,行功至关键之处也是最为凶险的时候,他和罗猎的内息会融为一体,两人的性命息息相关,此时容不得半点差池,否则不但罗猎会性命不保,连吴杰也会遭遇灭顶之灾。

        门外的打斗声不可避免地传入罗猎的耳中,他的内息也因此而产生了一丝波动,耳边传来吴杰沉稳的声音:“外面的任何事情都和你无关,凝神静气,抱守元一!”

        罗猎经他提醒慌忙摒除脑海中的一切杂念,转瞬之间外面的打斗声离他远去,他仿佛突然进入了一个宁静空旷的世界,脑海中出现了两个发光的人影,两人的经脉宛如一条条发光的小河,分布在小河之上,宛如星辰般闪烁得是他们的穴道。

        罗猎意识到脑海中出现的两个发光的人影就是他和吴杰在意识中形成的影响,能量随着气息的运行一闪一闪的流动着,虽然是刹那,可这幅画面恒久地镌刻在罗猎的内心深处,吴杰在这一瞬间就仿佛已经成为他相识多年的朋友,有一种了解,你并不需要了解他的过去,他的性格,他的感情,甚至不需要知道他的模样,却仍然可以直达内心,相交莫逆。

        瞎子站起身来,看到那日本护士咬牙切齿地想从地上爬起来,瞎子飞扑上去,用肉山一样的身躯狠狠压在对方的身上,不得不承认碾压这样一具青春美好且充满弹性的身躯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然而被压者的感受却截然相反。

        张长弓屹立房门前方,冷冷望着走廊的尽头,四名警卫闻讯匆匆赶来。

        阿诺的眼睛稍稍恢复,他打开消防柜,从中抄起消防斧,红肿的双目盯住飞奔而来的警卫,他要将刚才的那笔帐连本带利找回来。

        “全都住手!”闻讯赶来的麻雀厉声喝道,她并没有想到自己才离开不久,这里就发生了一场暴力冲突。望着倒在地上的松本正雄和那名护士,麻雀马上就意识到这场冲突绝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平度哲也邀请自己去办公室了解病情真正的用意或许就是为了支开自己。

        在道理上吴杰几个人是站不住脚的,虽然他们是罗猎的朋友,在山田医院私自行医,而且痛殴医院的医护人员,他们的举动分明在挑战医院的底线。从院方的观点出发,是绝不可听之任之的。

        然而吴杰几人的出发点显然是为了罗猎的安危,作为朋友他们的做法并无任何错处。闻讯赶来的警卫已经达到十人之多,其中一人怒喝道:“我们已经报警了!”

        瞎子冷笑道:“报你娘的警?看不看病是我们的自由,还准备强买强卖不成?”说话之时手腕又加重了力气,被他压制的那名小护士因手臂被他过度拧动而痛得发出一声呻吟,瞎子听得内心却是一热,暗忖,这日本娘们叫得还真是诱人。

        张长弓守住房门,耳朵倾听着室内的动静,他并不清楚吴杰的治疗已经到了何种程度,现在所能做得就是坚决贯彻执行吴杰的命令,不让任何人打扰正在进行中的疗伤。

        麻雀的阻止并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院方警卫的人数在迅速增加,人数的优势让他们忘记了刚才的挫败,重新组织阵型向病房门前逼迫而去。

        瞎子一手拧住那日本护士的手臂,一手抓住她散乱的发髻,将她从地上老鹰捉小鸡一样抓起,多次的实战经验让瞎子明白了一个道理,越是漂亮的女人往往心肠越是歹毒,相信好男不与女斗的不是傻逼就是走在成长为傻逼的道路上,对待敌人决不能心慈手软。

        麻雀站在双方之间,试图阻止这场冲突进入白热化,作为双方共同的朋友,麻雀自然不希望那种场面的出现。

        一场冲突眼看就要发生的时候,病房的房门从里面缓缓开启,吴杰手持竹杖慢慢走了出来,拍了拍张长弓的肩头,示意他让过一边,闲庭信步般走了过去,瞎子和阿诺都一脸迷惘地望着吴杰。

        吴杰从两人之间走过,和麻雀擦身而过,在他的前方医院的十多名警卫已经将通路层层阻截。

        吴杰轻声道:“让开!”

        十多名医院的警卫相互对望着,其中一人道:“抓住他!”一名江湖郎中跑到他们医院内违规行医,这显然是不被允许的,吴杰就是引起今天这场冲突的罪魁祸首。

        一名警卫伸手试图抓住吴杰的手臂,他的手刚刚抬起,就看到杖影一闪,吴杰手中的竹杖已经敲击在他的手背之上,痛得那名警卫惨叫一声缩回手去。

        这群警卫看到吴杰居然如此嚣张,非但在他们医院非法行医而且还主动出手伤人,本来还对这位盲人有所顾忌,现在愤怒已经被完全激起,最前方的几名警卫率先冲了上去,准备将这个嚣张冷漠的盲人制服。

        张长弓几人已经做好了冲上去帮忙的准备,可是还没等到他们出手,就看到吴杰只身冲入了那群警卫之中,手中竹杖左挡右打,上下翻飞,身法犹如鬼魅一般穿行在那群警卫的空隙之处,但凡出手,无一落空。

        吴杰虽然双目失明,可是手中竹杖如同生了眼睛的毒蛇,每次攻击都在对方的脆弱之处,专挑穴道、关节下手,那群警卫很快就意识到这位盲人的厉害,惨呼声接二连三地响起,不一会儿功夫十二名警卫被吴杰尽数击倒在地。

        吴杰手中的竹杖配合着他不紧不慢的步伐轻轻点地,从横七竖八躺倒在地的警卫之间走过。

        一名警卫喘着粗气,等到吴杰经过之后,扬起铁棍向吴杰的足踝砸去。张长弓第一时间看到,惊呼道:“小心……”因为对方动作隐蔽,张长弓提醒的时候已经晚了。

        铁棍尚未击中吴杰,吴杰手中的竹杖已经率先抽打在对方的手腕上,铁棍当啷一声落地,然后吴杰反手又是一杖,这一杖斜行抽打在对方的面门上,对方的面孔上顿时浮现出一条触目惊心的紫色伤痕。

        那名警卫闷哼了一声,当场昏了过去。

        目睹吴杰如此神威,在场警卫再无一人胆敢发动偷袭,只能眼睁睁看着吴杰离去。

        张长弓等人更为关心的是罗猎,他们第一时间回到病房内,看到刚才还卧病在床的罗猎已经起来了,站在窗前,拉开了窗帘,望着窗外医院花园的景色,轻声道:“我已经好了,现在就能出院。”

        医院这场冲突的整个过程中,院长平度哲也都未出现,他在办公室内正陪同一位日本老人,那位老人凑近玻璃窗站着,望着缓缓离去的吴杰,表情波谲云诡,异样复杂。直到吴杰远去许久,他方才缓缓转过身来,却是津门上野书店的老板藤野俊生。

        “我认识他!”素来风波不惊的藤野俊生此刻脸上笼罩了一层寒霜,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深邃的双目已经无法掩饰喷薄欲出的仇恨。2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