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守住门】(下)

第一百四十九章【守住门】(下)

        瞎子故意向平度哲也问道:“医生,照您看,我朋友需要几天才能恢复正常?”

        平度哲也道:“目前病人的血液还在化验中,我们目前也只是针对病人的症状进行常规治疗,只有确定了毒素的种类,我们方才能够进行下一步的治疗,彻底清除病人体内的遗毒。”他的中文很好,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日本人的身份,甚至会将他当成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外面传来一阵咳嗽声,没多久就看到张长弓和阿诺两人陪同一个身穿长衫,头顶瓜皮帽,脸上戴着墨镜的盲人走了进来。

        除了平度哲也之外,其他人都认识这位盲人,此人正是回春堂的吴杰。麻雀脚崴后由罗猎带着去找他,结果吴杰手到病除,对吴杰的神奇医术有过切身了解。

        罗猎看到吴杰现身,心中大喜过望,吴杰此前结束回春堂,还将鹩哥委托给他照顾,当时吴杰是要去前往津门追杀方克文,这么快就返回,应当是扑了个空。因为在吴杰离去之后,方克文又出现在麻雀的居处,意图击杀麻雀,还杀死了吴杰的爱鸟。

        在罗猎的内心深处并不想方克文死,他同情方克文此前的经历,方克文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也非本意,此前的遭遇战证明方克文良心未泯。

        最让罗猎欣喜的是吴杰的现身意味着自己或许能够迅速恢复健康,并非是他对日本医生平度哲也的医术不信任,而是身处在这间日资医院内他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不安,所以他才会提醒瞎子,甚至生出尽快离开这间医院的想法。

        张长弓道:“罗猎,这位吴先生坚持要过来看你。”

        罗猎点了点头,现在他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打招呼。

        吴杰手拄竹竿来到罗猎的身边,手中竹竿在地上顿了顿道:“不相干的人全都出去。”他性情冷漠,说话不近人情,要知道这里并非是他的回春堂,而是一间日资医院。

        麻雀心中不禁有些生气,本想反唇相讥,却又想到这位盲人大夫此次前来很可能是要帮助罗猎,于是强忍住心中的怒火。

        平度哲也倒是没有生气,表现的依然礼貌,微笑望着吴杰,不知这盲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瞎子此前也听说过吴杰的神奇,看到他的古怪行径反倒觉得非常有意思,再加上此前罗猎的暗示,让他对这间日本医院充满了警惕,趁机道:“吴先生是罗猎的老朋友,他们肯定有重要事情谈,不如咱们先出去。”他走上前去,热情洋溢地搂住平度哲也的肩膀道:“平度先生,咱们出去谈谈病人的情况。”

        张长弓和阿诺两人也退了出去,只有麻雀仍然不放心吴杰,留在房内盯着他的举动。

        吴杰伸出手去摸了摸罗猎的脉门,他虽然双目失明,可是一举一动有若亲见,而且认脉之准远超正常人。

        麻雀一旁看着,甚至怀疑吴杰根本就是个假冒的瞎子。

        吴杰感觉到罗猎的脉相忽急忽满,乍强乍弱,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沉声道:“怎么回事?”

        麻雀虽然对吴杰不爽,可是出于对罗猎健康的担心仍然实话实说,当然她并没有说他们在圆明园地下的经历,只挑拣着罗猎被黑色灯油灼伤,又被蟾蜍毒液射中的事情说了。

        吴杰也没有详细询问,向麻雀道:“你出去!”

        麻雀愕然道:“什么?”这盲人郎中实在是不近人情,说话语气都没有半点客气,麻雀忍不住就要发作了。

        吴杰道:“如果你不介意看一个男人赤身裸体的样子,你可以留下。”

        麻雀俏脸一热,方才意识到吴杰很可能要为罗猎疗伤,只是他的治疗方法如此奇怪,难道非得要赤身裸体才能治疗?

        吴杰道:“如果我不出手,罗猎活不过今天,你去将大个子和金毛给我叫进来。”

        麻雀虽然不喜吴杰的为人,可是对他的医术却非常信服,她知道此事关乎罗猎的性命,不敢有丝毫怠慢。慌忙出门将张长弓和阿诺叫了进去,吴杰沉声道:“此事关乎罗猎的性命,容不得半点差错,你帮我守住房门,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张长弓点了点头,让阿诺去门外守着,自己将房门反锁,垂手立于门后,两人一里一外将房门严守。

        麻雀被拒之门外,内心极其不安,又想进去一探究竟,又担心影响到吴杰为罗猎疗伤。看到阿诺门神一样立在门前,不由得心烦意乱,斥道:“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不知道自己碍眼?”

        阿诺道:“吴先生让我守住这道门的。”

        麻雀无名火起:“他让你去死你去不去?”

        阿诺知道麻雀对罗猎的情意,明白她是关心则乱,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仍然站在那里。

        麻雀跺了跺脚,此时看到瞎子回来了,她迎上去道:“安翟,那个江湖郎中把门从里面反锁了,说是要给罗猎疗伤,我担心他会对罗猎不利。”

        瞎子笑道:“不用担心,他和罗猎是老朋友了,肯定不会害他,而且罗猎也说过,这位吴先生医术卓绝,由他出手或许能够妙手回春。”

        麻雀听他也这样说,也只好点了点头,心中暗忖,吴杰的医术自己是见识过的,凭他和罗猎的关系应当不会加害。只是平度哲也说过罗猎已经度过危险期,而吴杰却说如果他不出手,罗猎活不过今天,不知两人究竟谁说的才是真的,麻雀越想越是心乱如麻。

        一名护士来到麻雀的身边,却是院长大人有请,让麻雀过去看看化验结果,顺便跟她商量确定一下最终的治疗方案,那护士用日语提醒麻雀,院长只请了她一个人过去,在事情没有确定之前,不希望罗猎的那帮朋友参与意见。

        麻雀离去之后,瞎子向阿诺了解了一下里面的情况,反正也不方便打扰,两人一左一右守住大门。他们本以为在医院内不会发生什么特别的状况,可是麻雀离去后不久,就看到一名医生带着一个护士走了过来。

        瞎子认出那医生是罗猎的床位医生松本正雄,此前参加过罗猎的诊治,迎上去拦住两人的去路,笑眯眯道:“松本医生,病人刚刚睡着,不如你们待会儿再来。”

        松本正雄一概此前的和蔼面孔,义正言辞道:“我听说有人在里面为病人私自资料,这在我们医院是绝不允许的。”

        瞎子哈哈笑道:“哪有的事情?松本医生不要听人乱说,还是先回去吧。”他伸手拍了拍松本正雄的肩头,就势落在对方的肩上,如果这日本医生还不识趣,瞎子已经做好了将他推出去的准备。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松本正雄却一把抓住了瞎子的手腕,旋即手臂一翻,以手肘击中瞎子的胸膛,将瞎子推得踉跄退到一旁,后背重重撞在墙上。

        阿诺看到对方突然出手将瞎子推开,慌忙上前挡住那名护士的道路,护士抬脚作势要踢他下阴,阿诺双手挡住,那护士只是虚招,扬起右手,食指和中指戳在阿诺的双目之上,虽然下手留了分寸,也痛得阿诺惨叫一声,双目流泪,短时间内视线严重受损。

        瞎子和阿诺两人吃亏在过于大意,他们压根也没想到平日里笑容宽厚的医生,走起路来风摆杨柳的小护士居然出手如此果断,而且武功还都不错。

        瞎子没忘自己的职责,虽然里面还有张长弓那道关卡,可也不能让这俩小日本轻易通过,瞎子怒吼一声扑了上去,这是他的杀招绝技,关键时刻利用自己肥胖厚重的身体当武器,瞎子大叫道:“女的我来对付!”这厮浑身上下都透着狡黠,关键时刻仍然不忘挑肥拣瘦。

        那护士不闪不避,迎着瞎子冲了上去,瞎子心中暗乐,就凭老子肉山一样的体魄还不把你给压出水来。眼看就要将娇小玲珑的日本护士扑倒在地,小眼睛却看到对方手中寒光一闪,瞎子大白天的虽然视力不佳,可也猜到那玩意儿是什么。

        瞎子平生以来最怕打针,今天却偏偏遇上了职业选手,那日本护士手中亮出了针管,侧身避开瞎子猛扑的同时,输液针毫不留情地扎在瞎子的大屁股上,瞎子虽然肉厚,可是仍然抵不过这尖针入肉的犀利痛感,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哀嚎。

        阿诺双目泪流不止,却依然用高大的身躯护住房门,口中咒骂道:“fuck,fuck……”

        松本正雄不紧不慢地来到阿诺身边,平静道:“你们违反了我们的院规,现在请你们离开!”

        阿诺循声辨别出松本正雄的方向,一连串强劲有力的组合拳攻了过去,松本正雄以右脚为轴闪到一边,然后一个标准的侧踢踢在阿诺的身上,阿诺魁梧的身躯被他一脚踢飞,沙袋一样撞在一旁的墙壁上然后又反弹摔倒在了地上。

        松本正雄不屑地弹了弹裤脚的灰尘,此时一旁的瞎子又发出一声惨叫,却是那日本小护士骑在他的身上,照着他屁股又来了一针。

        松本正雄伸手去推房门,他的手尚未触及门把,房门已经缓缓开启,张长弓魁伟的身躯出现在门前。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