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守住门】(上)

第一百四十九章【守住门】(上)

        罗猎从半空中跌落水中,重新浮出水面后,他提醒几人不要过来,毕竟水中布满了蛤蟆的毒液,面前还不知道毒液有没有腐蚀性,罗猎用短刀割断两条蛤蟆的长舌,此时不停有小鱼的尸体浮上来,这些小鱼全都是被蛤蟆的毒液害死。

        罗猎重新游回岸边,瞎子和阿诺慌忙伸手去帮他,罗猎拒绝了两人的好意,筋疲力尽地爬回岸上,低头看了看身体周围,前面倒是没事,毒液射在了他的后背上,恰恰是刚才被灯油灼伤的地方,刚才因灯油烫伤发黑的肌肤,此刻隐隐泛出青色,可能是毒性侵入肌肤的缘故,反倒不觉得疼痛了。

        麻雀看到罗猎的样子急得就快哭出来了,颤声道:“怎会这样?”

        罗猎笑道:“应该没什么事情,至少现在我已经不痛了。”

        瞎子眨了眨小眼睛道:“以毒攻毒,相生相克,说不定稀里糊涂地就好了。”

        阿诺看了看罗猎的后背,倒吸了一口冷气道:“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个地方,麻雀你不会搞错方向吧?”

        麻雀整理了一下思绪道:“应该不会有错,前面那个洞口应当就是连通福海的泄洪管道。”

        几人走向那个洞口,沿着曲曲折折的管道一路上行,约莫行进了二百米左右,前方现出一道铁栅栏,铁栅栏早已残破锈蚀,从缺口的断裂处来看,有人为锯断的痕迹,过去应当有人从这里进入过。

        穿过缺口,看到一个类似于正觉寺下方的排洪中枢,四周遍布排水口。

        麻雀惊喜道:“就是这里了!”

        瞎子望着上方数十个一模一样的排水口,其中有不少仍然有水流出,不过比起最初进入的排洪中枢水流显然小了不少。

        麻雀指了指其中的一个排水口道:“应当是这里了。”

        瞎子将信将疑道:“你怎么知道?”

        麻雀道:“地图上用甲骨文给出了明确的标记。”

        瞎子咋舌道:“甲骨文你也懂?”

        麻雀道:“略懂,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阿诺有些不甘心地回头看了一眼道:“这样就走了?还没有找到秘藏呢。”在他看来即便是找不到秘藏,单单是雍正像周围河床内的宝贝就够他捡拾不尽,想起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那颗黄金脑袋,不禁一阵肉痛。

        瞎子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先回去,做足准备再回来挖宝,罗猎,对不对啊?”

        罗猎点了点头,发现几人都盯着自己,不由得笑道:“你们都看我做什么?”

        阿诺道:“你好像比刚才精神了许多,该不是回光返……”话没说完就被瞎子捂住了嘴巴,骂道:“撕烂你这张乌鸦嘴,你才回光返照呢。”

        罗猎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我这会儿反倒不那么难受了。”

        瞎子道:“就说了,你吉人自有天相,咱们尽快离开这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几人沿着一个个排水管攀爬上去,瞎子率先进入麻雀所指得那根管道,刚一进去,就遇到一群受惊的老鼠,比起那群老鼠瞎子更加害怕,惨叫了一声妈呀,转身就想逃,却忘记了自己身在排水管中,脑袋结结实实撞在管壁上,撞得金星乱冒,还好那群老鼠胆子小的很,一会儿功夫就逃得干干净净。

        瞎子摸了摸脑袋,已经撞出了一个大包,也顾不上抱怨,等头脑稍稍清醒之后,继续向前方爬去。先是沿着一个倾斜向上的坡度爬了一百余米,然后转折向下,爬行五十余米,就进入了水中,走出没多远就出了排洪管,进入清冽的湖水之中。

        瞎子浮出水面,外面下着雨,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广阔的水域之中,此时已经是黑夜,又因为下雨的缘故,让周围的景物显得影影绰绰,瞎子还是很快就辨认出他们就在圆明园内,福海的水域之中。

        罗猎几人先后从排洪管内爬出,依次浮上水面,罗猎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他们在地下已经呆了接近二十个小时。

        四人湿淋淋爬了上去,摸黑回到正觉寺。

        这段时间最为担心的就是张长弓,他一直守在那口锁龙井前,期待同伴能够回来,可等了这么久仍然没有他们的消息。

        罗猎几人回到正觉寺的时候,张长弓和陆威霖两人已经准备完毕,准备循着罗猎几人失踪的路线进入井内。刚好此时罗猎他们回来了,张长弓和陆威霖看到四人齐齐整整的回来,都是又惊又喜,慌忙迎上前来问候。

        罗猎几人上来之前,就已经事先约定,暂时对这次经历守口如瓶,这主要是因为防范陆威霖的缘故,虽然陆威霖有过和他们同生共死的经历,但是这次毕竟处在不同的立场。

        出于对罗猎伤情的关心,他们即刻就将罗猎送往了医院。罗猎在前往医院的途中又昏沉沉晕了过去。

        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窗纱阻隔了外面耀眼的阳光,不过仍然能够朦胧地看到外面的景色,应该是正午吧,天色晴好。通过窗外摇曳的树梢,罗猎判断出自己应当在三楼,抬起左手,看到链接手背的输液器,一旁铁架上,一瓶五百毫升的液体还剩下一小半。

        这是个单人房间,从室内的布置来看应当是医院的特护病房,收费不菲,床头柜摆着一只透明玻璃花瓶,花瓶内插着一束鲜花,罗猎找到了呼叫器,正准备摁下的时候,房门从外面推开了。

        麻雀走了进来,她刚洗过澡,换了衣服,头发仍然湿漉漉的,眼睛红肿却依然眉目如画,洁白的肌肤被灰色的风衣映衬得明如皓月,手中拎着一个食盒,看到罗猎已经醒来,惊喜道:“你醒了?瞎子呢?”整夜她都守在罗猎的身边,直到天亮后,瞎子提出替换她,麻雀这才去洗澡换衣,顺便买了鸡粥过来,来到就发现瞎子擅离职守。

        罗猎笑了笑,却感觉脸上的肌肉麻木且僵硬,他意识到自己的状况并没有改善太多,反而变得越发严重了,想要说话,也因为喉头水肿,声音变得非常奇怪。

        麻雀阻止他说话,柔声道:“醒了就好,我刚买了鸡粥,我喂你好不好?”

        罗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想吃,事实上他现在的状况根本吃不下。

        瞎子蹒跚着脚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麻雀看到他马上兴师问罪,指责瞎子不该擅离职守。

        瞎子叫苦不迭道:“我就出去了一会儿,闹肚子,我肠子都快拉出来了。”他看到罗猎醒了,欣喜道:“真醒了,看来这日本人的医院就是灵光。”

        罗猎听说这里是日资医院,心中不由得一怔,努力回忆他昏迷之后的事情,却想不起任何的细节。

        麻雀柔声道:“这里是山田医院,院长是福伯的老朋友,你不用担心,过去他曾经为我父亲治过病。”

        罗猎点了点头,他指了指麻雀指了指门外,然后指了指床下的便壶。

        麻雀顿时懂了他的意思,俏脸微微一红,瞎子苦笑道:“谈情说爱没我份,擦屎刮尿第一个想到我,认识你我特么倒了八辈子霉。”

        麻雀离开之后,瞎子关上房门,然后从地上拿起了便壶。却看到罗猎朝他使了个眼色,瞎子心中一怔,将右手伸了出去,罗猎在他掌心写了几个字,他们幼年时就长长玩在掌心描画猜字的游戏,现在居然派上了用场。

        罗猎喉头不便发声,而且他担心隔墙有耳,以这种方式向瞎子传递信息最隐蔽也最安全,他写道:我信不过福伯,这个人和日本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

        瞎子在罗猎掌心写了个:“你想走?”

        罗猎正准备回应的时候,却听外面麻雀道:“好了没有?罗猎,平度先生来看你了。”

        瞎子道:“就好了!”他把便壶塞给罗猎让罗猎多少意思一下,也好蒙混过关,免得他人怀疑。

        罗猎勉为其难地尿了一壶,瞎子一边摇头一边拎着走了出去,打开房门,故意在麻雀眼前晃了晃,笑道:“真不少,还热乎着呢。”

        麻雀啐道:“讨厌!”

        和她同来的是一位矮小的日本男子,此人的公开身份是山田医院的院长平度哲也。在外人的眼中平度哲也是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人,他跟随麻雀来到病床前,微笑道:“罗先生醒了!”

        罗猎颔首示意。

        麻雀道:“平度先生,病人还不能开口说话。”

        平度哲也道:“麻小姐不必担心,病人是因为中毒之后发生的自然反应,喉头水肿,等到症状消失,言语功能就会恢复,进食也会正常。”

        瞎子倒完尿壶回来,刚好听到这番话,他笑道:“他不能吃那鸡粥就别浪费,我连早饭还没吃呢。”

        麻雀瞪了他一眼道:“我特地给罗猎买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瞎子倒不是想抢鸡粥吃,而是罗猎刚刚给他传递消息之后,他连带着麻雀一起都怀疑起来。虽然他看得出麻雀对罗猎真情流露,可人心隔肚皮,谁知道麻雀的真心究竟是如何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