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渡魂桥】(下)

第一百四十七章【渡魂桥】(下)

        瞎子道:“此地不宜久留,到处都充满了古怪,咱们还是尽快离开为妙。”他走过来要背起罗猎,罗猎摇了摇头,坚持自己前进,可走了几步,就感到双腿酸软,每一步都如同踩在棉花上,只好接受瞎子的帮助。

        前方现出一个黑魆魆的洞口,洞口的边缘雕刻着一只怪兽的头部,洞口的位置刚好成为怪兽的大嘴,那黑洞洞的大嘴仿佛能够吞噬一切。

        阿诺望着洞口不由得心底打怵,向麻雀道:“你确定咱们没有走错?”

        麻雀点了点头道:“方向应该没错,这里应该是雍正帝生前在圆明园内炼丹的密地,和圆明园的地下水道是两个不同的部分,所以那地图才会缺失了这边的部分。”

        瞎子道:“水火交融,羽化为龙,难道这里也是一座墓葬?”

        麻雀秀眉微颦,她并不赞同瞎子的看法,任何的史料上都没有记载过圆明园下有墓葬的说法。

        瞎子道:“兴许雍正皇帝就埋在这下面。”

        麻雀道:“雍正皇帝的墓位于东陵,名为泰陵,清宫史料记载岂会有错?”

        瞎子嘿嘿笑道:“史料也都是人写的,你如此相信史料,为何史料上没有记载雍正帝的真正死因?”

        麻雀居然被他给问住。

        瞎子道:“书写历史的史官食朝廷俸禄,必然为朝廷服务,他们敢乱写就算不死也得被整成残废,司马迁你听说过没?”

        麻雀啐了一声道:“不跟你理论,你就会歪搅胡缠。”

        瞎子道:“我可不是歪搅胡缠。”他举起自己的罗盘道:“先有水系,再有炉鼎,此前水系为泄洪排水之所,刚才的炉鼎为炼金凝丹之地,咱们刚才虽然向西北走,可这条通道却变成了正南正北。根据洛书的说法,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央。横竖斜皆合于十五。从方位来看,三为东方,九居于南,七者为西,一局于北,五居中央。二、四、六、八分别位于西南,东南,西北,东北。”

        瞎子说起自己的专业格外来劲,说得口沫横飞,舌灿莲花,别说是麻雀,连罗猎都听得入神。

        阿诺望着瞎子的眼神也从鄙夷又变成有那么点欣赏了,只觉得他说得高深莫测,高深在那里自己也清楚,反正一个字没听懂。

        瞎子清了清嗓子又道:“咱们从四位走向六位,到这里却变为五位,恰恰合于十五,我看这里的风水布局,必有大墓。”

        麻雀关于风水的知识有限,可任凭瞎子舌灿莲花也很难让她信服。

        一头雾水的阿诺道:“我才不管什么大墓,我只关心咱们怎样出去。”他说到了最关键的问题。罗猎虽然苏醒了过来,可是他显然已经中毒,如果无法及时清除毒素,只怕会有危险。而他们并没有带出来任何的食物,在缺少粮食补给的地下,根本撑不了太久的时间。

        麻雀道:“是不是墓,走进去才知道。”她率先走入那宛如怪兽大嘴的洞口。洞内气温很低,瞎子低头望去,却见足底都是白色的岩层,两侧墙壁都是用巨大的冰块砌成,这地下建筑应当是一个巨大的冰窖。

        几人都被冻得瑟瑟发抖,反倒是罗猎没什么感觉,他中毒之后,体内燥热难耐,到了这冰窟之中觉得通体舒泰,仿佛症状也减轻了许多。

        里面红光闪烁,几人带着好奇靠近,举目望去,却见那红光却是点燃的火焰,原来他们走入的洞口却并非是唯一的通道,招魂幡集中在一起从这地下洞府的上部洞口进入,火焰沿着招魂幡已经率先蔓延到了洞内,在招魂幡层层缠绕的中心竖立着一口巨大的水晶棺椁,火光映照下,棺椁内的一切显露得清清楚楚。

        那水晶棺内倒立着一个身穿皇袍的男子。

        瞎子曾经在几人面前说过水火阴阳穴的事情,往往这样埋葬,地点均为龙脉经行之处,死者头朝下吸收灵气死后肉体生鳞,羽化为龙,造福后代。他们绕到水晶棺的另外一边,却发现那水晶棺中的尸体,虽然背影完整,可头部却是用黄金铸成。

        麻雀忽然想起民间的传闻,说雍正帝被吕四娘刺杀后割掉了首级,难不成这水晶棺中装着得真是雍正帝?选择在这里安放他的遗体,是为了有朝一日羽化成龙?想不到真被瞎子说中,在这里果然存在着一座大墓,而且是雍正的陵寝,可雍正明明葬在泰陵中,这水晶棺中的人究竟是真是假?

        可是根据她此前看到地图的标记,这里应当有水道通往福海下方,可是道路已到尽头,并没有任何的水道出现。

        火势沿着招魂幡迅速蔓延,短时间内缠绕水晶棺椁的魂幡和绳索全都燃起,那巨大的水晶棺从上方掉落。

        蓬的一声,似乎击穿了下方的岩壁,从岩壁的孔洞之中,水柱冲天而起,原来他们所在的地面下全都是水。喷出的水柱将燃烧的魂幡熄灭,整个洞穴瞬间陷入黑暗之中。

        麻雀道:“水道!”

        她的话音刚落,那具巨大的水晶棺又被从水底抛了出来,朝他们飞了过来,罗猎虽然看不清具体的情况,可是凭着超人一等的感应已经知道危险到来,大吼道:“全都趴下!”

        瞎子第一个看到,惊呼道:“趴下!”带着罗猎趴倒在地。麻雀和阿诺也慌忙趴倒,刚刚趴在地上就感到头顶风声呼啸,却是那口水晶棺从他们的身上飞掠而过。

        水晶棺撞击在一旁岩壁之上,棺盖从棺体上分离开来,里面的尸体从中滚出,就落在瞎子身前不远的地方,发出当啷声响。瞎子定睛望去,却见那尸体身首分离,业已腐朽的干尸从龙袍下露出两条褐色的大腿,那颗纯金脑袋却叽里咕噜地滚到了阿诺身边。

        罗猎从地上爬起,一旁麻雀呼喊着他的名字,来到他身边搀住他的手臂,她最关心的那个人始终还是罗猎。罗猎道:“先退出去再说。”

        地面剧烈震动了一下,随之响起岩层崩裂的声音,后方荧光闪烁,瞎子回身望去,却见那喷流的水柱已经不再像刚才那般强烈,光芒从水晶棺砸出的大洞之中发出,一只粗大的利爪猛地从洞内探伸出来,啪!的一声拍击在岩石之上,强大的力量让整个地面为之震动。

        瞎子惊声道:“龙……龙……”

        其余人的目力虽然比不上瞎子,多半也不相信这地底世界藏着一头龙,可那闪烁着磷光的大爪子他们都看到了。自从苍白山历险之后,几人对形形色色的未知怪兽已经有所认识,知道在人类少有涉足的地方还生存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奇怪生物。即便是真有一头龙出现在这里,他们也不会感到奇怪。

        另一只巨爪探伸出来,随着双爪用力,一个有舢板大小的脑袋探出水面,两只小眼睛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

        瞎子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目光和那怪物的小眼睛相对,惊呼道:“龙!真特马是龙!”

        罗猎在麻雀的搀扶下向前奔跑,死亡的威胁下,他体内的潜能被重新激起,身体突然又有了力量,转身回望,却见那怪物大半个身躯已经从洞穴中爬了出来,长嘴短腿,周身闪烁着淡蓝色的磷光,分明是一头巨大的鳄鱼,这头鳄鱼要比寻常的鳄鱼大上许多,头尾的长度超过了十米。显然是刚才水晶棺砸开地面岩层将它释放了出来,巨鳄性情暴躁,以它强劲有力的长尾将水晶棺从洞内横扫而出。

        张开巨吻,露出一颗颗让人触目惊心白森森的利齿,似乎是打了个哈欠,然后迅速咬合,蓬!的一声犹如洞中响起了一个炸雷,闭嘴的声音都让人心惊肉跳,狡黠的目光迅速锁定了前方逃走的敌人,它不紧不慢地挪动脚步,等到身体完全爬了上来,四条粗壮的短腿突然就加快了节奏。

        罗猎几人就快逃到了洞口,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单从脚步的节奏已经能够推断出那巨鳄奔跑的速度极其惊人。

        这次阿诺仍然落在了最后,瞎子心中暗自感动,没想到生死关头金毛如此义气,总是在最后为伙伴掩护,他大声道:“金毛,快点!”

        阿诺嗯了一声,甩开两条大长腿,瞬间即赶了上来,瞎子也赶紧跟上,眼看猎物就要逃出洞口,巨鳄明显有些急了,后腿一蹬,竟然凌空跃起,大嘴向位于最后的瞎子咬去,瞎子回头一看,吓得差点没尿出来,也是一个鱼跃腾空向洞外扑去。

        巨鳄的脑袋实在太大,在只差一点点就能咬到瞎子的状况下,头颅撞击在洞口岩壁之上,嘴巴虽然出去了,可脑袋没出去,大嘴在瞎子身后一米处合拢,蓬!的一声,仿若瞎子放了个惊天响屁。

        瞎子重重摔倒在地上,忙不迭地从地上爬起,却见那巨鳄只有嘴巴的前部露出来,脑袋被卡在了洞口,嘴巴一张一合,试图咬住自己。看到如此情景,瞎子反倒不害怕了,嘿嘿笑道:“娘的,还以为你多厉害,有种你出来,有种你咬我啊!”扬起手枪瞄准巨鳄张开的嘴巴就是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