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渡魂桥】(上)

第一百四十七章【渡魂桥】(上)

        麻雀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她打着了火机,火苗绽放的刹那,她看到周围悬挂的招魂幡,吓得麻雀将手中的打火机也抛了出去,掉到了桥面之上,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桥面遇到了火焰竟燃烧了起来,火苗迅速蹿升到桥面两侧插着的招魂幡之上,火势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开来。

        招魂幡被引燃之后,火势扩展的速度惊人,身后的桥面已经变成了一条火龙,疯狂追逐着他们的脚步。

        他们方才奔行到桥梁中段,却见前方的桥面已经燃烧起来,想要通过长桥抵达对面已经没有可能,瞎子看到河面还未被火焰波及,高呼道:“这边走。”瞎子率先从桥梁上跳了下去,又伸手从阿诺那里接过仍然处于昏迷的罗猎。

        麻雀也没有想到自己无心之失竟然惹出了那么大的一个祸端,她跳到河面之上,借着长桥燃烧的火光向下方望去,正看到冰面下一张张惊恐绝望的面孔,那些被封冻在冰面下百余年的亡魂似乎随时要破冰而出,麻雀吓发出一声尖叫,得双腿发软,几乎挪动不了脚步。

        瞎子大吼道:“快走!”他背起罗猎踩着冰面向前方跑去,最后跳下来的阿诺,抓住麻雀的手臂,拖着惊魂未定的麻雀跟上瞎子的脚步。长桥的火势仍然在继续扩展着,火光照亮了这条冰封之河的两岸,两岸之上插满了招魂幡,火势循着招魂幡迅速蔓延,这条河的两岸全都是火。

        他们被火势封住上岸的去路,只能在河面上继续前行,火势沿着招魂幡已经扩展到了顶部,麻雀抬头望去,却见在他们前方二十多米的地方悬挂着十多口棺材,火势经由招魂幡已经蔓延到了那里,点燃了捆绑悬棺的绳索,绳索断裂之后,悬棺一个接着一个地从空中坠落下去,将冰面撞裂。

        阿诺暗叫不好,不知这条河冰面的底部是否已经冻实,如果冰面下有水,恐怕悬棺的撞击会导致大面积的冰裂,他们有落水之忧。

        瞎子放缓了脚步,却见一口悬棺在不远处撞得四分五裂,从中滚出一具膨胀变形的尸体,那尸体身形要比常人大上一倍。瞎子向来认为自己的脸够大,可是跟眼前的这具尸体相比,明显是小巫见大巫。

        本来死人没什么好怕,可是那尸体的肚子却突然鼓涨起来,瞎子以为自己看错,眨了眨眼睛,确信一切都是真实发生,意识到有些不妙,他过去虽然没少做装神弄鬼的事情,可从未真正遇到过鬼,再加上听罗猎灌输了不少无神论的知识,受了很大的影响,瞎子在心底告诉自己绝不可能有鬼。

        阿诺也发现了尸体的变化,惊声道:“我靠,他肚子大了……”话还没说完,只听到蓬的一声,那尸体竟然炸裂开来。

        从尸体破裂的腹部涌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乍看上去还以为是腐烂变质的脏器,可仔细一看,却是一只只拳头大小的黑色尸虫,潮水般涌出,然后沿着冰面向他们迅速靠近。

        阿诺吓得魂飞魄散:“快跑……”

        火势继续蔓延,悬挂在上方的棺材不停掉落在冰面上,黑色的尸虫越聚越多,成千上万只尸虫覆盖了河面,全力追逐着前方的四个新鲜人类。

        瞎子原本奔跑的速度就不行,现在背着罗猎更是大受影响,阿诺甩开两条大长腿本来跑得飞快,可是跑出一段却又想起了后面的同伴,他咬了咬牙,放慢脚步,从身后拔出霰弹枪,瞄准尸虫群最前方就是一枪,霰弹枪威力颇大,一枪击中尸虫群,火力波及范围内全都化成齑粉,后方尸虫马上涌上,啃噬着同类的尸体。

        不过阿诺的这一枪起到的作用不大,尸虫前仆后继,行进的速度丝毫不减。他们现在苦于没有手雷,单凭手上的武器很难对付这么多的尸虫。

        麻雀跟在瞎子身后掩护,阿诺眼看着尸虫越来越近,本想再来一枪,目光落在冰面上,突然改变了主意,这一枪瞄准了冰面下的尸体,一枪将冰面打出一个大洞,冰面下的尸体暴露出来。

        那些尸虫一个接着一个地从枪洞中钻了进去,争先恐后地啃噬冰面下的尸体,那具因阿诺枪击而暴露的尸体成为了暂时吸引尸虫群的诱饵。

        阿诺此时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不是他急中生智,转移了尸虫群的注意力,恐怕现在已经被尸虫包围。

        他们重新回到长桥旁边,那条长桥如今已经完全燃烧起来。

        瞎子将罗猎平放在冰面,然后将他用力推了出去,罗猎的身体沿着冰面滑行,通过燃烧的桥洞到了长桥的另外一侧,瞎子和麻雀也先后从桥洞下钻了过去。

        阿诺一边逃一边回头看,尸虫群重新组织队形向他追来,阿诺大叫一声,一个鱼跃前冲,从燃烧的桥洞下方通过。

        瞎子大叫道:“金毛,瞄准中间桥墩射击。”

        长桥虽然全都燃烧,可是仍然没有坍塌,唯有桥梁坍塌方能阻止那些尸虫通过。三人全都取出了武器,瞄准中间的桥墩射击,一时间木屑乱飞,可是那桥墩却异常坚实仍然没有断裂。

        尸虫群宛如黑色流水一般涌到了长桥的对侧,变换队形试图从桥洞下通过。

        瞎子和麻雀每人托起罗猎的一只臂膀,拉着他在冰面上滑行。阿诺有些不甘心地朝着桥墩又开了一枪,这一枪仍然没有奏效,尸虫的先头部队已经成功通过了桥洞。

        瞎子大叫道:“金毛,快逃!”

        阿诺应了一声,大步追了上去,身后突然传来坍塌之声,却是长桥在烈火的焚烧之下终于崩塌,桥梁如同一只火龙般倒伏在冰面上,火焰将冰面封锁,刚刚进入桥面下方的尸虫群顿时葬身火海,尚未来得及通过长桥的尸虫群被阻拦在另外一侧。

        那百余只成功通过长桥的尸虫,却放弃了追击,因为长桥因为失火将冰面融化,不少被封在冰下的尸体暴露出来,吸引了尸虫的注意力。

        瞎子和麻雀回头望去,确信尸虫群已经不再继续追赶他们,方才长舒了一口气。

        阿诺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赶了上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快……快走……它们吃完还会过来……”

        麻雀指了指右侧岸边的缺口:“那里没有被火波及。”

        瞎子点了点头,深深吸了口气,奋力将罗猎抱起,他们迅速走上河岸,麻雀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努力回忆着地图中的标记,这条河在地图中有过标记,如果她没记错,这里距离福海下方的泄洪道已经不远。只是她已经迷失了方向,一时间无从辨别方位,麻雀道:“何处是西北?”

        瞎子将罗猎交给了阿诺,从怀中掏出了黄金罗盘,一不小心带出了一条宝石项链。阿诺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刚才瞎子丢掉那包珠宝的时候,自己居然被他高尚的人格,真挚的同志友情所感动,在他的感召下,自己将捡来的宝贝全都给扔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货狗改不了吃屎,居然偷藏了那么多的私货。

        瞎子丝毫没有觉得愧疚,从地上捡起那串项链直接挂在了脖子上,然后端起罗盘看了看,辨别方向之后指了指。

        麻雀道:“应该是朝这边走,根据地图的标记,这里应该有一条水道的。”

        瞎子道:“是不是这条河?已经冻上了。”

        麻雀摇了摇头,方向显然不对。

        瞎子道:“我带路!”

        阿诺充满怨气道:“到处都是火光,我们看得清楚。”

        瞎子向他看了一眼,却见阿诺背着罗猎,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瞎子知道他因何生气,嘿嘿笑道:“你先背一会儿,我歇口气就换你。”

        阿诺怒道:“做人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瞎子只当没有听到,装模作样地提醒同伴道:“快走,那尸虫万一追赶过来就麻烦了。”

        阿诺虽然满腹怨气,可也知道现在不是跟瞎子算账的时候,更何况瞎子也没逼他将那些宝贝扔了,想来想去只怪自己太单纯,这个世界上吃亏上当的都是他这种人。

        罗猎这会儿居然有了反应,恍惚中觉得自己仿佛躺在一艘晃晃悠悠的小船上,睁开双目,看到周围到处都是火光,还以为自己处在梦中,他咳嗽了一声,惊动了一旁的麻雀,麻雀喜极而泣:“罗猎,罗猎你醒了?”

        罗猎点了点头,不知身处何处,也不知道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有一点他清楚,他们仍然没能从地下走出去。拍了拍阿诺的肩头示意他将自己放下,瞎子凑过来看了看罗猎的后背,看到皮肤变黑的范围更大了,关切道:“怎样?还痛吗?”

        罗猎摇了摇头,活动了一下手臂,感觉后背被烫伤的地方已经麻木。只是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虚弱,他基本上能够断定,飞溅到身上的灯油有毒,罗猎猜到同伴们将自己带到这里一定费劲了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