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雍正爷】(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雍正爷】(下)

        罗猎仍然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冷静,他向瞎子道:“瞎子,你仔细看看周围还有没有通路?”

        瞎子抬头环视周围,苦着脸道:“没有了。”

        罗猎转向阿诺道:“你那里还有多少手榴弹?”

        阿诺道:“三枝!”他们在最初打开那道石墙的时候用去了八枝手榴弹,现在只剩下三枝。罗猎是想要炸开面前的石门,最可能通往地宫的道路或许就藏在石门之后,可是三枝手榴弹未必能够将石门完全炸开,对他们来说机会只有一次,如果错失了机会,恐怕所有人都再也无法重见天日。

        麻雀道:“这里应当是过去炼丹的地方,应该会存有不少的火药,不如咱们仔细找找。而且那些炉鼎内,或许藏有通道。”

        罗猎点了点头,利用捡到的铁爪和他们的绳索,重新组合成飞抓,他们几人中罗猎的身手最为灵活,所以搜索的任务当仁不让地落在了他的肩头。罗猎利用飞抓爬到对岸,又放下绳索将他们几人拉了上去,其实这些墙壁上可供攀援的地方不少。

        望着罗猎越爬越高,麻雀不禁有些担心,又不敢打扰罗猎,生怕影响到他的注意力,瞎子看出她在担心,安慰麻雀道:“你放心,这货从小就是个活猴子,上房揭瓦堵人烟筒的事儿没少干,后来还混过马戏团。”

        麻雀道:“真的?”她还是头一次听说罗猎在马戏团里呆过的事情。

        “那还有假!”瞎子说得口沫横飞,此时罗猎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却是他找到了一个橡木桶,看样子和刚才阿诺一枪击爆的相同,罗猎用绳索捆好了橡木桶,然后小心吊了下去。

        瞎子和阿诺两人合力接住,这样的橡木桶,罗猎一共找到了五个,阿诺估计用来爆破石门已经足够了,如果再多,爆炸的威力就会变得不可控,搞不好会伤到他们自己。

        几人五个橡木桶全都码在石门前,然后回到安全的地方躲避,罗猎将三枝手榴弹捆扎在一起,拉开导火索,向橡木桶上丢了过去,随即向后匍匐在地上。

        蓬!的一声巨响,整个地下空间剧烈震荡起来,火光和烟雾从地底直冲而上,河床底部的白骨被震得激扬而起,宛如天女散花般从高处又落下,气浪掀动上方的吊灯,一只巨大的铸铁吊灯摇晃了几下从高空向下方坠落。

        罗猎感到不妙,抬头望去,慌忙原地打滚,方才躲过一劫,那铸铁吊灯重重砸在地面上,吊灯内的灯油飞溅出来,罗猎的后背被滚烫的灯油溅到,顿时将水靠烧穿,他躺倒在地上,用身体压灭了火焰,虽然及时熄灭了火焰,可后背仍然被烫出了几个大泡,钻心般疼痛。

        麻雀快步飞奔过来,伸手将罗猎从地上扶起,关切道:“你有没有伤到?”

        罗猎倒吸了一口冷气,瞎子走过来,用小刀将罗猎身上的水靠从颈部割开,看到罗猎后背上被烫出了五六个黄豆大小的水泡,不过周围的肌肤已经变成了青黑色,不知这灯油到底有没有毒。

        麻雀看到罗猎的伤势如此怪异不禁有些害怕,颤声道:“看来烫得不轻,要尽快把你送医院去。”

        阿诺一旁叹了口气道:“得先离开这里再说。”

        一句话让所有人回到现实中来,他们现在还被困在圆明园的地下,就算罗猎伤情严重,也只能苦熬下去。

        罗猎笑了笑道:“不妨事,只是皮外伤,走,看看那石门炸开了没有?”

        几人依次滑到河床底部,拨开弥漫的硝烟,来到石门前方,这次爆炸的威力巨大,石门被砸得支离破碎,露出后方的甬道。

        瞎子道:“原来地宫在雕像的底部。”

        麻雀的心思仍然在罗猎身上,小声道:“你还痛不痛?”

        罗猎摇了摇头,其实他并未说实话,被灼伤的地方疼痛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宛如有人用尖锥不停刺入自己的肌肉,痛得难以忍受了。

        瞎子一旁打趣道:“麻雀,你真是越来越温柔了。”

        麻雀俏脸一热,啐道:“哪有……”

        阿诺跟着点了点头道:“对我们没有,可是对某个人却一定有。”瞎子和他一起笑了起来。

        麻雀挽住罗猎的手臂娇嗔道:“罗猎,他们两个取笑我。”

        罗猎嗯了一声,却突然眼前一黑,一头向地面上栽去,麻雀娇呼一声,展臂将他抱住,瞎子和阿诺两人原本走在前面,听到身后麻雀的尖叫,方才意识到可能出事了,转身过来帮忙,三人将罗猎架到平坦的地面上,让他趴在地上,这会儿功夫罗猎脊背上的水泡已经变成了龙眼般大小,而且黑乎乎一片,看起来格外骇人。

        他们三人都不通医术,瞎子向阿诺道:“你带药了没有?”

        阿诺摇了摇头道:“没事带那玩意儿干嘛?”

        瞎子叹了口气,麻雀已经彻底乱了方寸,美眸含泪道:“怎么办?怎么办?”

        瞎子道:“我看那灯油有毒,不如咱们先将这几个水泡挑破,把毒水多少放出来一些,省得继续加重。”罗猎昏迷之后,瞎子成了三人之中的主心骨。他从罗猎腰间抽出飞刀,打着火机烤了烤,算是消毒,然后用刀锋将罗猎背后的水泡逐一挑破,因为担心毒液会流到正常的肌肤上加重伤情,所以提前准备好干净的毛巾用来吸水。

        麻雀已经不忍再看,将俏脸扭到一边,藏在黑暗中默默流泪。

        瞎子将罗猎背后的水泡全都刺破,看到背后变黑的肌肤已经有巴掌般大小,摸了摸罗猎的额头,这会儿功夫已经变得滚烫,他沉声道:“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我估计罗猎撑不太久。”瞎子说完,将随身的一包东西扔在了地上,那包东西却是他刚才在河床内捡到的金银珠宝。瞎子明白接下来的路途他们必须要背着罗猎前进,这些金银珠宝反倒成了累赘。

        阿诺充满崇敬地望着瞎子,他从未感觉到瞎子的人格如此高尚,刚才在河床里为了那些珠宝跟自己大有拼个你死我活架势的瞎子似乎突然变了一个人,视金钱如粪土。

        瞎子虽然贪财,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在金钱和友情之间,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时间就是生命,他必须带着自己最好的朋友走出去,瞎子一言不发地蹲了下去,向阿诺道:“搭把手,把罗猎扶到我背上。”

        阿诺感到眼睛一热,他也将自己捡到的那包珠宝扔在了地上,抱起罗猎放在了瞎子身上。瞎子背起罗猎大步流星地向前方走去,朗声道:“麻雀,你仔细看看,这里是不是地图中描绘的地宫?”

        麻雀擦干眼泪,借着烛光环视周围,目前她还无法判断出究竟身处何处。沿着甬道继续前行,瞎子和阿诺两人轮流背负罗猎,麻雀负责探路,甬道的尽头却是向下的阶梯,这地下建筑错综复杂,宛如迷宫,而且越走感到越冷。

        阿诺背着罗猎气喘吁吁道:“这里不像是出去的道路。”

        为了节省有限的光源,现在改为瞎子在前方引路,瞎子看到前方变得空旷宽敞,在半圆形的石壁之上排列着九个几乎一模一样的拱洞,瞎子目瞪口呆道:“九个洞口,一模一样,咱们应当走哪一个?”

        麻雀打着火机,举目望去,眼前果然看到依次排列的九个洞口,每个拱洞的上方都刻有一个龙头,左右各探出两只龙爪,麻雀忽然想起雍正登基之前的九龙夺嫡,难道眼前的一切和此事有关?她逐一观察九个拱洞,发现,其中一个拱洞上的龙雕和其他不同,龙爪为五爪,其他的却只有四爪。

        麻雀指了指那五爪龙雕下方的拱洞道:“应当是这一个。”五爪金龙才是真龙,只有皇帝才能够享受的待遇。

        瞎子首当其冲走了进去,方才走入拱洞就感觉到一股寒气逼人,忍不住接连打了几个喷嚏,感叹道:“好冷!”伸手摸了摸周围的墙壁,触手处冷如冰霜,瞎子仔细看了看,这拱洞全都是用大块的冰岩砌成。

        麻雀惊喜道:“冰室,地图上标记了冰室,只要穿过这里就能够直达福海下方。”

        瞎子继续向前方走去,没走几步,前方现出一条长桥,长桥为木质结构,举步走上长桥,但见长桥两侧,密密麻麻悬挂着招魂幡,上面画着诡异的符号,瞎子担心麻雀几人受到惊扰,让他们跟随自己前行,不必点燃烛火。

        举目望去长桥两旁的招魂幡密密麻麻,瞎子看得胆战心惊,他甚至以为自己到了十八层炼狱。

        麻雀从瞎子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中意识到了什么,小声道:“安翟,你看到了什么?”

        “没……什么……”

        瞎子举目向桥下望去,桥下也是冷气森森的冰层,冰层内凝固着一个个惨白色的肉体,仔细一看,全都是一些赤身裸体的少女,她们死前显然经历了一番挣扎,临死前惶恐的动作和表情被凝固的冰完整保留了下来,瞎子暗叹,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居然埋葬了那么多的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