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帝王像】(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帝王像】(下)

        水位似乎停止了上涨,麻雀找出刚才的半截蜡烛点燃,瞎子却道:“死路,这里是死路。”他已经先于众人看到前方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被封死。

        麻雀举起蜡烛走了过去,来到近前发现拦住他们去路的是一道铜门,铜门的右侧有一条铁链,麻雀伸手拉了一下,纹丝不动。罗猎三人走了过来,他们都看出这铁链应当是开启铜门的关键,一起动手向下拉扯铁链,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下铁链终于被拉动,随着向下牵动铁链,铜门缓缓开启。

        罗猎道:“麻雀,你先进去找东西撑住这道门。”

        麻雀应了一声,在铜门开启可供她通行的高度后,从缝隙中钻了进去,借着蜡烛的光芒,寻找可用的东西,她看到不远处的一个石雕,冲上去想要移动,可毕竟气力不够,费劲努力只是挪动了一寸,麻雀叫道:“我推不动!”

        罗猎让瞎子钻进去帮忙,现在铜门提升的距离已经足够瞎子爬进去了,论到蛮力,瞎子是他们之中最大的一个。

        瞎子钻入里面,来到石雕前,用力将之推倒,然后和麻雀一起合力将石雕滚到铜门前。

        罗猎和阿诺也在苦苦支撑,瞎子去帮手麻雀之后,铜门就变成了他们两人在牵拉,这会儿非但没有提升,反倒又下降了一些。瞎子和麻雀终于将石雕推到了铜门下方。

        罗猎和阿诺也近乎耗尽了气力,一松手,铜门落在石雕之上,阿诺先从缝隙下方爬了过去,罗猎随后爬入,身体方才爬过一般,就听到那石雕发出噼里啪啦的碎裂声,却是石雕承受不住铜门的重量,被压得裂开。

        麻雀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瞎子和阿诺同时用力,分别拉住罗猎一条臂膀,将他从门缝里强拖了出来,罗猎的双脚刚刚通过铜门,那石雕就因为承受不住铜门的重量彻底裂开,铜门重重闭合,沉闷的落地声震得他们双耳嗡嗡作响。

        罗猎也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他再晚一秒离开,恐怕不死也是个双腿被压断的下场。

        同伴也都是后怕不已,这块石雕应当过去就有裂痕,不过并未完全开裂,在青铜门的压力下彻底分裂开来。

        麻雀举着烛台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罗猎走过去从她手中接过烛台,微笑道:“看来我的命还是很大。”

        阿诺借着烛光在青铜门周围探查了一会儿,发现这一侧并无开启青铜门的装置,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回不去了。既然回不去,麻雀所说的泄水阀也没有了任何意义,就算找到也没办法离开。

        罗猎道:“这扇门应当是起到封闭的作用,将水隔绝在外面。”他转向麻雀道:“还记得那地图吗?”

        麻雀道:“清清楚楚。”她举步向前方走去,罗猎跟上去为她举烛照明,前行五十米左右又遇到一道青铜门,开启青铜门的方法和刚才相同,这次他们有了经验,先找了两尊石像抬到门前,合力拉开铜门之后,让瞎子将石像塞进去,虽然撑得久了一些,可是最终石像仍然被青铜门压成齑粉,这是因为青铜门过于沉重,而且用来雕刻石像的石头质地过于松软。

        麻雀暗自奇怪,这一路走来却并未看到地图上所标记得排水阀门。

        走过这道铜门,前方现出一条倾斜向下的台阶,台阶狭窄幽深,不知通往何处。罗猎吹灭蜡烛,以节省他们不多的光源,让瞎子走在最前方引路。

        他们沿着阶梯走了约莫五分钟左右,已经抵达了出口,瞎子停下脚步发出一声惊呼。

        罗猎来到瞎子身边,重新点燃烛台,举目望去,却见前方出现了一条悬在空中的铁索桥,桥的对侧耸立着一个高大的建筑,因为光线暗淡的缘故,他看不清建筑的全貌。

        瞎子却早已看出对面的建筑是一座巨大的雕像,这雕像的高度至少要有三十米,从雕像的外表形态来塑造得应当是一位满清帝王。他身穿龙袍,一手拿着念珠,一手握着宝剑,在雕像对面的墙壁上刻着几行大字,瞎子将哪行字诵读给同伴听,上面写得是——达三身四智合一之理,物我一如本空之道,庆快平生。

        麻雀听完就判断出这雕像应当是雍正皇帝,在清朝历代帝王之中,雍正帝自幼喜读佛典,广交僧衲,不仅宗教俱通,而且显密兼融,还躬行禅修,被公认为是中国历代帝王中唯一的真正亲参实悟、直透三关的大禅师。

        雍正帝曾经在章嘉国师指导下于康熙五十年实行禅坐,相继破初关、重关,第二年透最后一关牢关,达三身四智合一之理,物我一如本空之道,庆快平生。自号圆明居士,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集人王与法王之尊于一身的帝王。他登基以后,在最后几年,御制一套一百二十万字的佛教典籍,包括他亲自编著的佛教禅宗语录《御选语录》。

        麻雀将自己的推论告诉了几人,瞎子现在对麻雀的学识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更不用说阿诺这个老外,当然阿诺对政治的兴趣不大,他只知道目前的英格兰君主是乔治五世,至于其他国家的皇帝他没兴趣了解。

        罗猎在历史方面的知识也颇为丰富,但是和家学渊源的麻雀仍然不能相比,他知道雍正皇帝当年就是死在圆明园,不知眼前的雕像和雍正帝有无直接的关系。

        雍正皇帝的死因也是满清最大的谜题,有传言说他遇刺身亡,还有人说他是国事操劳,心力憔悴而死,最可信的一个说法是丹药说,雍正皇帝也迷信求仙问道,长生不老,为了寻求长生,他亲近热衷丹药的道士张太虚、王定乾等人。有记载称此二人曾进献金丹大药,企图让雍正延年益寿。正史中虽然没有记载雍正命道士炼丹,但是史学家仍然从清宫档案里扒出了炼丹的蛛丝马迹。

        据宫廷档案记载,从雍正九年到十三年,雍正下旨向圆明园运送炼丹所需物品共一百五十七次,平均每月两三次。累计动用黑煤一百九十二吨,木炭四十二吨,此外还有大量矿银、红铜、黑铅、硫磺等物品,这些都是炼丹必备用品。就在雍正死前十二天,还有一批二百斤的黑铅运入圆明园。

        种种证据表明,正是这些所谓能延年益寿、使人长生不老的丹药把雍正早早送上西天。

        此外还有一个还有一个史实作为佐证。雍正死后三天,刚刚即位的乾隆帝就将雍正宠爱的道士张太虚、王定乾等一百多人赶出了圆明园。并且下旨,不准在外提起雍正在宫中的一言一行,如有违反,决不宽贷。

        罗猎举起烛台率先走上铁索桥,铁索桥只有二十米的长度,虽然不长,可是凌空架设在石壁和雕像之间,距离最下方的平台约有三十米,行走其上晃晃悠悠,铁链摇晃时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脚下铺设的木板也有一百多年,不排除早已腐朽的可能,罗猎第一个走过铁索桥,确信这铁索桥承担得起一个人身体的重量,这才让众人逐一走过。

        瞎子过去恐高,可自从一趟苍白山连云寨之行,他的恐高症居然自愈,顺利渡过了铁索桥。

        过了铁索桥,发现雍正帝身后的发辫隐藏着一条垂直向下的铁梯,罗猎将烛台收起,仍然准备身先士卒第一个下去,铁梯非常简单,只是一个弯曲的铁棍嵌入塑像之中,周围没有任何防护。

        罗猎叮嘱大家务必要小心,其实这种铁梯虽然垂直上下,可只要抓稳踩牢,应该没多大的风险。他准备爬下铁梯的时候,阿诺却建议道:“让瞎子先来。”

        瞎子一脸不解地望着阿诺,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阿诺道:“省得他失足掉下去砸到别人。”说完他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瞎子呸了一声道:“你先下去,我在你上面,就算我掉下去摔死也得拉你垫背。”他当然知道阿诺是好意,故意这样说减少自己内心的紧张,不过阿诺并不知道自己的恐高症居然不治而愈了。

        瞎子果真第一个走向铁梯,他又向麻雀道:“麻雀断后。”

        瞎子沿着铁梯小心翼翼地下降,只要不往下看内心中也不算特别恐惧,他们有惊无险地沿着铁梯来到了下面。

        站在雍正像的底部平台之上,抬头仰望,越发感觉到这雕像的庄严气势。罗猎不由得想起美国的拉什莫尔山,那里美国四位总统的石雕都在十八米左右,而眼前的雍正像显然要比总统山的石雕还要高大,如果不是他们凑巧进入了圆明园的地下排洪道,怎么都不会想到,在圆明园的地下居然还有这样一座气势恢宏的雕像。

        雕像并非整块石头,而是用石块堆砌而成,应该是分批将石块运到了这里,然后由工匠完成雕琢和堆砌的全部工序,虽然如此这样浩大的工程也已经让人叹为观止。麻雀仰望着这座雕像,精通清史的她从未听说过圆明园下还有那么一座雍正的雕像。自己在外面大球上看到的地下水道图,并未标记这里的建筑,他们显然闯入了一片未知的地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