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水面下】(上)

第一百四十四章【水面下】(上)

        阿诺道:“这隧道结实得很,咱们可以将手榴弹塞入墙体下方,从底部引爆,受到冲击最大的是这堵墙,应该不会发生坍塌的状况。”他对武器弹药的了解要远远超过其他人,在这方面颇有信心。通过一番观察,发现墙体的下方有一个三角形的缝隙,应当可以塞入手榴弹,从下方引爆。

        麻雀道:“就算爆炸顺利,我们炸开了这堵墙,在背后等待咱们的是什么?”

        阿诺显然被麻雀问住了,此时方才考虑到这堵墙的背后应当全都是积水,一旦他们炸开了这堵墙,被阻挡在对侧的积水就会汹涌而至,将他们全都吞没。想到这一层,阿诺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瞎子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道:“看来秘藏应当是在这堵墙的另外一边了,咱们是没机会进去了。”比起秘藏还是性命更加重要,瞎子可以为了罗猎舍生忘死,但是他还没贪财到为了秘藏可以不惜性命的地步。

        罗猎道:“也不是没有机会,这里距离出口也不过是一百多米,引爆之后就算被水冲出去,这段距离,我也捱得住。”他对自己在水中闭气的能力相当有信心。

        其余几人都听懂了他的意思,麻雀摇了摇头道:“不可以,你不可以冒险!”刚才的凶险一幕仍然让她惊魂未定,她可不想让罗猎再去冒险。

        罗猎微笑道:“我这个人天生好奇,如果不搞清楚这件事,恐怕我会寝食难安,你们去外面等着,我负责爆破,如果一切顺利,用不了太久时间,我就会被水送到外面的沟渠里,你们做好准备从水里捞我就是。”

        阿诺道:“也不是没有可能。”他将其中一只救生圈递给了罗猎,以备不时之需。

        麻雀还想阻止,罗猎拍了拍她的肩头道:“放心吧,咱们都走到了这里,总不能半途而废,我水性好的很,刚才那条泄洪通道要比这条长好几倍,我一样没事,你不用担心。”

        瞎子没说话,来到阿诺身边将另外一只救生圈要了过去,罗猎知道他想要和自己共同进退,心中暗自感动,可是他并不希望瞎子这样做,轻声道:“瞎子,你和阿诺负责保护麻雀,我一个人应付得来。”

        瞎子道:“有人照应总要好一些,别忘了你游泳还是我教的。再说了,这里这么黑,总得让人给你引路。”

        罗猎见他坚持,也只能点头,阿诺将爆炸方法教给两人之后,护着麻雀先行退离出去,罗猎将捆扎好的手榴弹塞入墙根凹窝之中,这三角形的凹窝居然可以塞入八枝手榴弹。

        两人向后退到安全的距离,瞎子更换手枪瞄准了那捆手榴弹,罗猎此时也不禁紧张了起来,屏住呼吸生怕干扰到瞎子开枪。瞎子瞄了一会儿,握枪的手重新垂落下去,来回抖了几下,长舒了一口气。

        “别紧张!”罗猎为他打气道。

        “陆威霖要是在就好了。”瞎子此时不禁想起了神枪手,他对自己的枪法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罗猎鼓励他道:“一枪不行就两枪,咱们有的是时间。”

        外面突然传来阿诺的声音:“瞎子,你行不行啊?不行我进去换你!”

        瞎子呸了一声,大声道:“金毛,我特马最烦别人激我,老子闭上眼睛也比你行。”他抬起手枪瞄准前方射出一枪,清脆的枪响过后,毫无反应。瞎子又连开了几枪,却枪枪落空,外面传来阿诺大声的嘲笑,这厮不禁有些急了,枪内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怒骂道:“金毛,我操你大爷!”说来奇怪,每次骂阿诺的时候,瞎子都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神奇的力量。

        呯!子弹从枪膛中射出,这次居然准确无误地击中了那捆手榴弹,蓬!八枝手榴弹几乎在同时被引发,爆炸让整个地下通道剧烈摇晃起来,罗猎一把拖住瞎子大吼卧倒,他的声音被爆炸引起的声浪掩盖,连他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两人趴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感觉碎石粉尘簌簌落在他们的身上,两人的脑袋都被震得昏昏沉沉,本以为马上就会被狂涌而至的洪水包围,可等了半天,也没有水涌到身边。

        外面传来,麻雀和阿诺关切的声音,罗猎仍然有些耳鸣,短时间听力未能完全恢复,他大吼道:“我们没事,你们暂时不要进来。”

        瞎子被灰尘呛得剧烈咳嗽,他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盖了一层沙石,再看罗猎也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想想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相互搀扶着向爆炸处走去。

        罗猎本以为这次爆炸没有成功,来到近前方才知道,那堵墙还是成功炸塌,上方露出一个大洞,只不过墙那边并没有他们此前预料那样积水。

        瞎子看到成功炸开了石墙,不禁举起双手大声欢呼起来。

        此时两人的听力也开始渐渐恢复正常,麻雀和阿诺两人已经摸索着走了进来,两人虽然在外面,不过也从种种迹象猜到了里面的状况。

        罗猎率先爬上缺口,又伸手将同伴逐一拉了过去,这边的地面上散落着许许多多的白骨,不过这些白骨七零八落,和外面整具的骨骸不同,应当是刚才爆炸引发的气浪将骸骨震碎,瞎子在地上找到了一个青铜烛台,旁边还有两根散在地上的蜡烛。

        罗猎走过去将蜡烛点燃,举起烛台照亮这黑暗的地下世界,却见他们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圆形的蓄水池,水池直径在十米左右,看得出水池极深,水面在距离水池边缘半米左右的地方。

        几人围绕这里搜索了一遍,除了他们刚才进入的那条泄洪通道,就再也没有其他的通道和外界相通,难道这里已经走到了尽头?

        水池的边缘横七竖八地躺着数十具骸骨,这些骸骨因为距离爆炸点较远,并未受到严重的冲击,基本保持完整,可以看出,骸骨的头颅都在,这一点和外面完全不同,这里面的骸骨应当没有受到斩首之刑。

        瞎子不知从何处找来一根近三米长度的木棍,向水池内插了进去,手都没入了水中,仍然没有探到池底,瞎子感叹道:“好深。”

        阿诺随身带着绳索,他挑拣了一块石头,用石头拴住,向水中沉去,放了约莫十米都未见底,转向瞎子说了一句:“果然好深。”

        瞎子道:“我有个预感……”话还没说完已经被麻雀打断:“别说!”其实就算瞎子不说,她也知道瞎子想说的是什么。

        瞎子预感秘藏就在这水池内,其实罗猎也和他有同样的想法,麻雀之所以阻止瞎子说出来,真正的用意却是不想让罗猎冒险,她知道罗猎是个不会轻言放弃的人,甚至已经断定罗猎要只身涉险。

        罗猎已经来到水池边,伸手探了探水温,水温有些凉,不过还在他身体能够承受得范围内,罗猎道:“我下去看看。”这话其实是对麻雀说的。

        麻雀没说话,她发现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关心一个人,关心则乱,正是因为她对罗猎的关心而导致她的性情发生了改变,她变得犹豫不决,患得患失,连她自己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罗猎已经开始脱去外衣,露出里面的黑色水靠,幸好他们此前做好了准备,不然直接下水恐怕承受不住低温。

        瞎子走过来道:“罗猎,不如还是我下去吧,我比你重,下潜肯定比你快。”

        罗猎笑了起来,瞎子水性虽然不错,可是他并没有专门学习过潜水,在这一点上自己强出他太多,更何况自己跟随吴杰学会呼吸吐纳方法之后,感觉在闭气方面比起过去增强了不少,趁着这次的机会刚好可以挑战一下极限。

        瞎子道:“我水性比你好,而且我能在暗中视物。”

        罗猎望着这个可以托付生命的朋友,心中一阵感动,他轻声道:“潜水不同于游泳,你虽然可以在暗中视物,可是在水下也跟瞎子一样,主要靠得是感觉。”他将绳索缠在自己的右脚上:“我下去看看,我在水下憋气十分钟没有任何问题,你们帮我读表,十分钟内,我必然返回。”

        阿诺撸起手脖子,露出自己拥有绝佳防水性能的军表,从手腕上解下递给了罗猎:“戴上,别忘了时间。”

        罗猎点了点头,接过他的手表戴上。

        久未说话的麻雀终于开口道:“七分钟,我们只给你七分钟,如果你七分钟还不回来,就一起将你拖上来。”

        一切准备停当之后,罗猎从水池边缘跳了下去,他下潜的速度很快,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来到水下二十米,水下一片漆黑,池水寒冷但是非常平静,罗猎有一点并没有说错,瞎子的夜视能力在水下并没有用武之地,而且一个没有经过专门训练的人是不可能下潜到如此深度的。

        抬手看了看时间,腕表在水下荧光闪烁,这微弱的光芒也足以给处在黑暗中的潜行者相当的慰藉,刚刚过去了一分多钟,罗猎决定继续下潜,阿诺带来的这跟绳索共五十米长,他还有足够的下潜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