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头骨墙】(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头骨墙】(下)

        罗猎其实也是这样想,现在可以确定叶青虹选择正觉寺是有原因的,穆三寿给出的那张地图明示秘藏的入口就在正觉寺的后院,而接下来的见闻也逐一表明,当年瑞亲王奕勋很可能到过这里。

        穆三寿亲口告诉他,叶青虹已经落入弘亲王载祥之手,换取她的条件却是一只冀州鼎。罗猎虽然对穆三寿的话并不全信,可是也不能不信,有一点他无法否认,他对叶青虹还是颇为关心的。

        罗猎的直觉告诉自己,这里已经接近秘藏的真相不远。

        麻雀这会儿已经彻底恢复过来,活动了一下腰肢道:“既然来了,咱们不妨去看看,只是咱们应当往上游走还是往下游走?”

        阿诺忽然想起当初在九幽秘境的时候,他就曾经面对过这样的问题,当时他提议逆流而上,结果遇到了赤炎追魂蜂,险些把性命给丢掉,这次又面临了几乎同样的选择,阿诺摇了摇头决定还是选择沉默。

        瞎子道:“顺流是出口,咱们自然要往上走,再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阿诺禁不住笑出声来,瞎子一脸迷惘,呸了一声道:“笑?就知道笑,你笑个屁啊!”

        在场的人中罗猎曾经和阿诺共同经历了那件事,所以也唯有他明白阿诺为何发笑,罗猎道:“这条河应该不会太长,咱们先去上游看看。”

        罗猎一开口等于做出了决定,所有人一致同意,他在同伴中拥有着无法替代的威信。

        瞎子在最前方负责引路,阿诺走在队尾负责断后,罗猎紧跟瞎子,麻雀则紧随他的身后。在地洞中没有一丝光线,他们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所有人都手牵手走在河边。

        瞎子就是他们所有人的眼睛,即便是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下,瞎子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周围的景物,这条河明显是一条人工河,他们刚才落水的地方,宽约十米,两旁用青石砌起堤坝,逆流而上,步步登高,昔日建设圆明园的工匠充分考虑到了利用利用落差来增加水的流速,以加快排洪的速度。

        向上走了约百米左右,有一座青石桥横跨河道两岸,在青石桥的对面又有三股不同的水流从三个不同方向的沟渠汇入地下河的主干道之中。

        瞎子带着几人走上青石桥,罗猎说得没错,这条河果然不长,青石桥就是上游的开始,再往上行,就是三条不同的沟渠,那三条沟渠肯定通往不同的方向。

        罗猎打着火机,借着火机的亮光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如果继续上行,必须选择三条沟渠中的一个,不过接下来的路开始变得陡峭难行,他们又是抹黑行走,肯定要面临许多的困难。

        阿诺习惯性地挠了挠头道:“看来是到头了,咱们回去吧。”

        麻雀掏出指南针看了看,想了想指向左前方的那条沟渠:“朝那里走。”

        几人都好奇地望着麻雀,不知她因何做出这样的决定。

        麻雀道:“正觉寺位于圆明园东南,咱们应当是处于正觉寺下方,左前方的这条沟渠指向正觉寺的西北,也就是指向圆明园中心的位置。”

        罗猎点了点头,麻雀的决定不无道理,其实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方,不妨继续多走几步,总不甘心这样中途放弃。

        瞎子仍然负责在前方带路,沿着沟渠旁边狭窄陡峭的护堤前行,提醒几人要注意脚下,以免失足落入水渠之中,这水渠里面水流湍急,只要掉进去,就会沿着水流被冲入刚才来时的河道。

        再往前行,看到前方泛起微光,罗猎几人的双眼总算有了一些用处,等他们走到近前方才发现,在墙壁上镶嵌着一个个碗口大小的圆形白色物体,就是它们泛出光芒,麻雀不知这是什么材质,有些好奇地伸手摸了摸,凭着指尖的触觉她判断出这发光物竟然是骨头,内心不由得一颤,一种莫名的惶恐从心底升腾起来。

        阿诺那边也发现这白色物体是什么,凑近一看,骇然道:“头盖骨,这墙上镶嵌得是头盖骨!”原来这白乎乎的圆形物体全都是人的头盖骨,排列得整整齐齐,镶嵌在墙壁之中。

        麻雀吓得慌忙缩回手去,然后又紧紧抓住罗猎的手臂,罗猎镇定道:“这世上最没有危险的就是死人,不用怕,咱们继续走。”

        瞎子道:“什么人这么歹毒,竟然将这么多人的头盖骨镶嵌在这里?”

        罗猎叹了口气道:“或许是当年建设园子的工匠。”浮华的背后往往深藏着丑陋和险恶,昔日清朝皇室在上方享受景色绝美的圆明园的时候,应当不会想到在圆明园下黑暗的地下水道中,还深藏着那么多的冤魂。

        这些头骨排列得整整齐齐,瞎子初步数了一下,至少有二百个之多,而且每个头骨的上面都刻有名字,心中不禁有些忐忑,如果突然从这地洞中涌出二百多个冤魂,仅凭着他们四个恐怕应付不来。

        总算走过了这段头骨墙,前方于十米左右的地方汇集成三个并排排列的两米直径的泄洪口,沟渠中的水流就是来自于泄洪口中。不过中间一个泄洪口没有水流,两旁两个泄洪口却水流湍急。

        瞎子来到那水流枯竭的泄洪口前看了看,里面连丁点儿水渍都没有,他将这一发现告诉同伴,几人商量之后,决定进入这个无水的泄洪口去看看,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不可能顶着洪水逆行进入其他两个泄洪口。

        没有走出太远,就发现地上的枯枝,轻轻一碰,就变成碎屑簌簌落下,可见已经存在不少的时日,瞎子吸了口带着霉味的空气,被呛得咳嗽起来,管道幽深,远方也传来同样的咳嗽声回应。

        阿诺听得心底发毛,低声道:“远处好像有人呢。”他一开口,也有回音传来,自己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难免有些尴尬。

        进入里面二十米左右,地面上出现了横七竖八的骨骼,这些骨骼上泛着星星点点的磷光,罗猎几人借着微光也能看出轮廓。因为有了刚才头骨墙的经历,心理上已经有了准备,所以看到这遍地的骸骨已经没有了触目惊心的感觉。

        瞎子看得更为清楚,发现这些骸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所有骸骨全都失去了头颅,由此不难推断出,这些死者的头骨全都被镶嵌在了刚才经过的那面墙上,有多少颗头骨,就应该有多少具骸骨。

        虽然几人小心闪避,阿诺还是不小心踩在了一具骸骨之上,寂静中突然响起咔啪脆响,几人都被吓了一跳,阿诺慌忙抬起脚来,却感觉到右脚被人死死抓住,吓得阿诺惨叫道:“鬼啊!”

        瞎子转身望去,不禁笑了起来,原来阿诺踩在了一具骸骨的胸廓,踩断了肋骨,大脚丫子陷入骸骨胸腔之中,一时间抽不出来,所以才产生了被人抓住脚掌的错觉。

        罗猎点燃火机,阿诺这才看清足下的情况,尴尬地挪动脚掌,将脚从骸骨缝隙中抽离出来。

        借着打火机的光芒,麻雀放眼望去,却见前方骸骨遍地,一直蔓延出去,不知哪里才是尽头,芳心中暗自感叹,这排洪管道之中究竟死了多少人?到底是谁如此狠辣,残杀了那么多的工匠?

        瞎子发现不少骸骨上都插着兵器,也就是说,这些人死前曾经经历了一场相互残杀,他从一具骸骨上拔出一柄腰刀,靠近刀背的地方刻有铸造年月,按照上面的日期推算,是甲午年间所制,他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罗猎。

        罗猎心中暗忖,从兵器的铸造时间来推算,这些死者应当是在甲午年之后方才进入圆明园地下水道,这一时间和瑞亲王奕勋负责修建圆明园的时间相符,而此前叶青虹曾经说过,瑞亲王奕勋于圆明园下发现秘藏,并命令刘同嗣守住这个秘密。守住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人灭口,这些骸骨很可能就是当年瑞亲王手下的亲卫。

        只是有一点让人不解,为了灭口将他们杀死就是,为何还要将他们的头颅割下,将颅骨嵌入墙内,究竟是什么人如此残忍,又如此无聊呢?那面头骨墙绝非一日能够完成。瞎子一边感叹,一边将这柄腰刀悬在腰间,这刀钢口不错,带出去应该能够卖个好价。

        麻雀心中有些害怕,下意识地抓紧了罗猎的手臂,罗猎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表示安慰。

        其实所有人心中都存在着同一个想法,既然走到这里,总不能半途而废。沿着累累白骨走了约莫百余米的样子,前方到了尽头,排洪道被沙石封住,罗猎伸手拍了拍墙面,从墙面的反馈来看极其坚实厚重。三条泄洪通道,只有这条没有水流,原因就在于此,应当是这条通道被人为填塞。

        阿诺解下身上的革囊,里面有十多颗手榴弹,他建议道:“可以将这堵墙炸开。”

        瞎子点了点头,在这件事上他和金毛想到了一处。

        麻雀道:“不可,在这里引爆,很可能造成隧道坍塌,万一发生那种状况,咱们几人就会被活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