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头骨墙】(上)

第一百四十三章【头骨墙】(上)

        几人的判断没错,罗猎和麻雀两人被洪水冲入井中,然后又被井下的那股潜流送入排洪隧道,因为担心会彼此分开,罗猎和麻雀尽力抱住对方,手足相缠,犹如藤缠树一般密不可分,两人屏住呼吸,眼前一片黑暗,只知道被水流冲入了一个黑漆漆的管道,麻雀心中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连累了罗猎,如果他不是为了营救自己,也不会被洪水冲下,内心中又是歉疚又是感动,双臂紧紧抱住罗猎,恨不能和他永生永世不要分开。

        罗猎虽然身处险境,可心中并未想过要放弃,他相信这条泄洪管道必有出口,从湍急的水流能够判断出,这管道应当是倾斜向下,只有巨大的落差方能产生如此高速的水流,内心中暗自期盼,只希望这条泄洪管道短一些,他们方才能够在窒息之前脱离险境。然而事与愿违,他们并没有很快被水流冲到出口,两人的身体在湍急的水流中翻滚漂移。

        麻雀抱住罗猎的双臂渐渐松弛下来,她已经开始出现窒息的征兆,力量开始迅速减退。罗猎却并没有任何缺氧的感觉,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在水中能够撑那么长的时间,应当和吴杰教给他的呼吸吐纳方法有关,在不知不觉中,他的体质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一次有效的呼吸可以提供给身体长时间需要的充足氧分。

        科学研究表明,人的大脑的耗氧量要占去全身消耗量的四分之一,如果能够减低大脑的耗氧量,就能有效增加闭气的时间。中华传统道家练气,讲究心无杂念,抱守元一,其实是和科学研究不谋而合的。

        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越是紧张,越是恐惧,所消耗的氧气就会越多,出现缺氧的症状自然越早,所以要最大程度地摒除杂念,放松身心。

        在漆黑水下时间显得格外漫长,虽然只是过去了七分钟左右,罗猎却如同经过了一整个世纪,就在他心中产生一个不祥杂念的时候,感觉身躯被凌空抛射了出去,水流终于将他们冲到了排洪通道的另外一端,罗猎和麻雀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从通道出口随着水流喷射出去,然后又抛物线般向下落去,坠落在一条地下河之中。

        罗猎顾不上观察周围的环境,他抱住已经失去知觉的麻雀,拼命向岸边游去,将麻雀拖到岸边,解开她的外套,松开她的领口,按压她的腹部,帮助麻雀将体内的水倒出。

        倒水之后,麻雀仍然毫无知觉,罗猎利用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帮她进行心肺复苏,忙活了十分钟左右,麻雀方才有了反应,在一连串的咳嗽之后,趴在地上哇哇吐出了数口黄水。

        她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过了好久方才稍稍缓过劲来,擦去唇角的水渍,看到罗猎打着了打火机,火光照亮了罗猎英俊苍白的面庞,他向麻雀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你命真大。”是鼓励也是安慰,更是对两人逃出生天的庆幸。

        麻雀顾不上说话,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补充刚才缺氧的损失,同时也找回失去的记忆。

        罗猎到没有太多的疲惫感,从地上站起身来,他以为仍然背对自己的麻雀是因为刚才自己对她的营救而尴尬,所以不再主动提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任何时候他都会照顾别人的感受。借着火机的光芒环视周围,在周围有不少泄洪口,被成为万园之园的圆明园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常人看到的是地面上的建筑,却看不到地下庞大壮观的排水工程,而他们应当是被突然泄洪的水流冲入了圆明园地下排水工程的中枢部分。

        麻雀恢复体力之后,首先想到得就是罗猎刚才一定给自己做了人工呼吸,芳心中羞涩且欣喜,她虽然性情开朗,可毕竟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考虑到自己和罗猎已经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一时间不知如何面对她才好。

        罗猎将火机合上,火机的金属外壳已经有些发烫,周围重新陷入一片黑暗中。

        麻雀有些惶恐道:“罗猎!”

        罗猎应了一声,没多久就感到麻雀柔软且冰冷的小手抓住了自己的大手,罗猎将她的纤手握在掌心中,在黑暗中给她安慰,默默抚慰着她惶恐的内心。

        麻雀的心情很快就已经完全平复,小声道:“这里应当是圆明园下的泄洪工程,咱们沿着这条河,应该可以走出去。”

        罗猎和她也有一样的想法,轻声道:“不知秘藏会不会就藏在这里?”

        麻雀道:“或许吧。”她对秘藏原本就没有太多的渴望,尤其是经历了刚才这场生死劫难之后,只觉得就算是拿世上所有的财富和罗猎相比都不值得一提,正所谓,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脑补出罗猎刚才营救自己的过程,俏脸不禁红的越发厉害了,还好他们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即便是近在咫尺,也看不清对方的容颜,更不用说表情的变化。

        罗猎似乎察觉到麻雀的异常,小声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些冷了……”麻雀下意识地向罗猎靠近了一些,芳心不禁怦怦乱跳。

        罗猎展开臂膀轻揽她的肩头,麻雀将螓首靠在他的怀中,突然觉得这黑暗潮湿的地下也没那么可怕,似乎转瞬间变成了人世间最美好,最温馨的所在。就在麻雀沉浸于罗猎带给自己温暖的时候,突然听到上方传来接二连三的惊呼声。

        罗猎抬起头来,那惊呼声显然来自于他的伙伴,重新将打火机点燃,借着火苗微弱的光芒,看到两道黑影被水流从他们刚刚经行的泄洪通道中冲了出来,先后落在河流的中心,砸在河面上,撞击出大片的水花。

        罗猎赶紧跑了过去,惊喜道:“瞎子!阿诺!是你们吗?”

        瞎子和阿诺两人听到罗猎的声音,同时回应,两人竭尽全力向罗猎所在的岸边游来,在罗猎的帮助下,湿淋淋如落汤鸡般的两人爬上了河岸。

        瞎子看到了罗猎身边的麻雀,呵呵笑道:“麻雀,你也在呢。”

        麻雀俏脸一热,她知道瞎子拥有一双可以在黑暗中视物的夜眼,不知自己和罗猎刚才亲密的情景是否被他看到了,这正应了做贼心虚的那句话。

        其实瞎子刚才和阿诺两人被激流冲出,只顾着大叫,哪还顾得上兼顾其他的事情,也是在罗猎呼喊他们的名字之后,瞎子方才清醒过来,看清周围的境况。

        看到罗猎平安无事,瞎子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阿诺想起刚才惊心动魄的过程难免有些后怕,下意识地去摸酒壶,才想起自己在跳下之前已经扔了,酒壮英雄胆,缺酒顿时胆气就弱了几分,怎么突然感觉双腿有些发软。

        劫后重逢,心情难免激动,最先冷静下来的那个人仍然是罗猎,他提醒几人检查一下随身物品,他们每人都随身带着手电筒,可是因为进水全都损坏,无一能够正常使用。瞎子随身用来装手雷的包也在激流中失落,阿诺专程为了营救他们而来,以他随身携带的各种物品最多,而且基本都在,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两只救生圈和一些武器,幸好他携带的那包武器保护得很好,经历刚才的激流冲击居然没有进水。

        这地下排洪管道中虽然伸手不见五指,可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问题,毕竟有瞎子在,除了瞎子之外,罗猎手中的打火机就是他们用来照明的唯一光源。

        几人在黑暗中商量了一下,从他们被冲出的排洪通道,距离这里大概有七米左右的距离,爬上去应该没什么困难,可是这会儿功夫排洪通道中的水流比起刚才明显变大了,由此能够推断出,外面的雨非但没有停歇,反而越下越大。

        他们沿着原来的排洪通道逆流而上回到井内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麻雀建议道:“我曾经研究过圆明园的排水系统,若轮到规模之大,构造之妙,放眼中华大地无出其右,这里的排水系统错综复杂,遍布沟河湖泊,而且污水和雨水分成两套不同的系统,前者直接排入污水渠,而后者则回收利用,循环送入园内水系之中。”

        阿诺摸了摸后脑勺道:“这倒也没什么稀奇,在伦敦的地下也有这样的水道,许多人都住在其中呢。”他对圆明园了解有限,并不知道这座园林凝聚了东西方工匠共同的智慧。

        瞎子道:“你让麻雀说完。”

        麻雀道:“从咱们目前所处的位置来看,我们应当处在雨水回收排涝的中枢,下雨后,雨水通过各种各样的排水系统进入沟渠,然后流经那些管道汇总到这里进入这条地下河。”

        瞎子道:“既然是地下河,就会有出处,只要咱们顺流而下,用不了太久时间就能出去。”

        麻雀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想这条河的出口很可能就在圆明园内。”

        阿诺道:“叶青虹所说的秘藏是不是在这里?”一句话提醒了瞎子,小眼睛泛起异样的光彩,既然都已经来到了这里,没理由不借机探查一番,说不定当年瑞亲王奕勋发现的宝藏就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