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排水洞】(上)

第一百四十二章【排水洞】(上)

        阿诺此刻也不禁缩了缩脖子,这天色变得实在太快,连他也不禁有些怀疑了。

        陆威霖道:“春天下雨原本就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别自己吓自己。”

        罗猎指了指大坑之中道:“你们看!”

        众人顺着罗猎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大坑之中迅速积水,毕竟他们挖出的这个大坑已经成为整个正觉寺最为低洼的地方,所以周围所有的雨水都汇集到了这里,等到积水没过了井口,方才向锁龙井中流入。

        这场雨一直下到午后三点,那口锁龙井成了排洪通道,虽然雨势很大,可是始终没有将井口淹没。井内的水位也没上涨多少,看来这口井的下面另有排水渠道。

        太阳再度从云层中露出之时,一道彩虹横贯天空,在纯然一色蓝天的映衬下更显瑰丽动人。一会儿功夫,大坑中的积水已经消散得干干净净。

        几人商量之后,终于达成了共识,决定将锁龙井的那根铁链拉上来,看看铁链的那一端究竟系得是什么,瞎子虽然满心的不情愿,可本着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们将大门插好,然后在坚硬的平地上力好绞盘,用绳索连接锁龙井下方的铁链,通过绞盘的转动将铁链卷起。张长弓和阿诺、罗猎三人负责转动绞盘,瞎子负责在井口观察。

        麻雀虽然也是满心好奇,可实在受不了井口散发出的腐臭味道,只能站在坑外远远观望。

        不过事实证明瞎子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们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就已经看到了结果,铁链的另外一端并非拴着什么妖龙,而是什么都没有,就是一根铁链。

        望着已经生锈的铁链尾端,瞎子忍不住骂了起来,不知谁那么恶作剧,居然弄了根链子晃点他们。

        从铁链的长度来看,约有三十米左右的长度,尾端长年浸泡在水中,锈蚀严重,明显有断裂的痕迹,由此可以推断出铁链的另外一端应该栓有其他的东西

        陆威霖显然不甘心目前的这个结果,他决定亲自下去看看情况。

        罗猎虽然并不反对他去探察一番的想法,可是也不放心陆威霖独自一人进去,几人商量之后,决定还是由罗猎、瞎子、陆威霖三人进入探路,另外三人在上面负责接应。

        在开挖正觉寺之前,他们已经做足了准备,武器装备自然不在话下,三人全副武装,考虑到回头可能进入水中,里面穿着水靠,周身裹得严严实实,甚至连防毒面具都配备上了,还在衣服上涂抹了可以驱赶蛇虫的药液,这些驱蛇药水却是瞎子刚才从外面买回来的,本来用意是驱散坑里的毒蛇,想不到居然派上了用场。

        因为担心那根铁链锈蚀严重,中途可能断裂,于是他们重新找来了绳索。

        陆威霖第一个进入锁龙井内,瞎子第二,罗猎负责断后。井口狭窄,瞎子肥胖的身体也是堪堪挤了进去,按照瞎子的想法,他是不想主动趟这趟浑水的,可是罗猎既然决定要进入其中探察究竟,身为罗猎最好的朋友,他自然不能落后,虽然几人都带着手电筒,可毕竟关键时刻还得用上自己的那双夜眼。

        进入井口之后,下方顿时变得宽阔起来,这口井的四壁全都用石头砌成,从石头缝里面仍然不停有雨水渗透进来,三人依次缓慢下降,下降的途中,陆威霖不停用手电筒照射周围井壁,以防井壁藏有蛇虫。

        瞎子用不到这些玩意儿,只需保持好身体的平衡,控制下降的速度即可。

        罗猎下降到十米左右的时候,听到井口传来麻雀关切的声音道:“罗猎,没事吧?”

        罗猎闪了两下手电,表示一切正常,继续下降发现锁龙井的直径不断扩展,陆威霖停了一下,手电筒的光芒照射周围井壁,发现井壁之上刻有两条张牙舞爪的长龙,两条长龙双目相对,前爪伸出,争夺着一颗圆珠。

        瞎子指了指井壁,罗猎向他点了点头,因为带着防毒面具,所以交谈并不方便。

        陆威霖继续下降,瞎子打开手电用光柱照在他的脸上,陆威霖经他提醒暂时停了下来。在这种环境下,瞎子的目力最好,虽然他们下降了十米左右,却仍然看不清井底水面的情景,因为水面之上笼罩着一层白茫茫的雾气。

        如果继续向下,他们就会进入这片雾气之中。

        陆威霖没有犹豫,率先进入那片雾气之中,罗猎和瞎子并没有急于进入,不一会儿下方传来陆威霖的声音道:“下来吧,没事!”

        陆威霖利用单手和双脚控制身体,取下防毒面具,尝试着吸了一口气,感觉下方的空气反倒比井口清新许多,连刚才那股难闻的恶臭气息也奇迹般消失了,胸口也舒畅起来。

        罗猎和瞎子两人穿过那片约有两米厚度的雾气层,看到到陆威霖没事,罗猎和瞎子两人也先后取下防毒面具收起,带着这玩意儿实在是太气闷了。

        麻雀忍着井口的臭气,再度发问道:“罗猎,你怎样?”

        瞎子笑道:“你怎么就关心罗猎,也不操心一下我们啊?”

        麻雀听到他的回应知道几人都没有事情,关切道:“别轻易取下防毒面具,下面的空气可能有毒。”

        瞎子用力吸了口气道:“不知道多清新,放心吧。”他低头望去,距离下方水面约有十米的距离,水面宛如沸腾般翻滚不停,瞎子眨了眨眼睛,方才看清在水面下翻腾得是数以千计的水蛇,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两道光柱投射在水面上,罗猎和陆威霖两人也在同时看清了水面的状况,不过还好在井壁周围并没有任何蛇虫。

        “上去吧!”瞎子建议道,他最怕蛇,看到水中群蛇乱舞的情景,内心中不禁有些发毛。

        陆威霖看清下面的状况之后,也觉得继续向下会遇到危险,点了点头,却听罗猎道:“等等!你们看,水面在不断下降!”

        两人循着罗猎的指引望去,果然看到这会儿功夫水面又下降了不少,他们的位置距离水面又远了一些。约莫过了十分钟左右,水面比起刚才已经下降了三米左右,一只方鼎从水底露出了真容。

        罗猎心中大喜,想起穆三寿委托他寻找的冀州鼎,难道这只隐藏在水下的方鼎就是冀州鼎?

        那些水蛇随着水面的下降而逐渐远离他们,瞎子确信那铜鼎之上没有水蛇残留,方才继续下行,方鼎长约三尺,宽约两尺,双耳高度约有三尺,四足立于青铜铸造的平台之上,平台为圆形,直径超过三米,厚约一尺,底部连接三根石柱,直通井底。

        铜鼎之上刻满文字,罗猎虽然在夏文上的学识无出其右,可是这些金文小篆,却非他的所长,瞎子和陆威霖两人更是一窍不通,他们也不敢冒险继续下行。铜鼎内蹲着一只蛤蟆,长大了嘴巴,昂首向天。

        麻雀听说下方居然发现了一口刻满文字的青铜大鼎,好奇心顿时被激起,在张长弓和阿诺的帮助下,也沿着绳索滑到井下,与罗猎三人会合。看过鼎上文字之后,麻雀道:“难道这是冀州鼎!”

        罗猎惊喜道:“冀州鼎,可是九鼎之一的冀州鼎?”

        麻雀笑道:“此冀州鼎绝非传说中的九鼎之一,上面刻有年代,此鼎乃是清朝铸造,应当是镇水之用。这里也不是什么锁龙井,而是园子里诸多的泄洪口之一。”

        罗猎听到之后不仅大失所望,他又生出一个疑问,那条铁链未曾锈蚀断裂之前连接在什么地方?

        陆威霖也考虑到同一个问题,低声道:“那条铁链难道是用来连接铜鼎的?”

        瞎子摇了摇头道:“不是,铜鼎上并没有铁锈,那铁链上锈迹斑斑,你们注意到了没有。”他指了指上方。

        其余三人都不知道他指得是什么,瞎子道:“另外一端是系在那颗球上。”他所指得球是井壁上二龙戏珠争夺的那颗珠子,其实罗猎三人也都看到了那颗珠子,只不过他们在暗处的目力有限,虽然看到了珠子,却看不清上面的细节。

        瞎子道:“如果我没猜错,铁链的另外一端应当是连着那颗铁球的,利用铁链将铁球拽出,然后将铁球放入这蛤蟆的嘴里,就可以触发机关。”

        罗猎低头看了看那只鼎内的蛤蟆,在回忆了一下两条龙争夺的那颗球,大小好像真得差不多呢。

        陆威霖这会儿看瞎子的目光都多了几分敬佩,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想不到瞎子的头脑居然变得如此灵光。

        麻雀道:“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

        瞎子笑道:“那是当然。”

        陆威霖已经动作起来,沿着绳索向上攀爬,他要将那颗球弄下来,验证瞎子的推测。

        陆威霖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将那颗球从墙面上弄了下来,带回到平台之上,他看了看同伴,以目光征求他们的同意之后,将那颗球放入蛤蟆口中,圆球进入蛤蟆口中,之后,沿着蛤蟆的腹部滑落下去,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此时他们头顶传来吱吱嘎嘎的声音,没等他们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一股水流从上方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