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锁龙井】(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锁龙井】(下)

        罗猎向他笑了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惊呼声。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向后院跑去,来到后院却发现所有人都从泥坑里爬了出来,泥坑之中,有近百条蛇正在蠕动,一名逃走较慢的民工已经被蛇咬了一口。

        张长弓让人将他抬到干燥平整的地方,为他处理了一下伤口,凭经验判断咬他的蛇应该无毒。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还是让人尽快将民工送去附近的医院诊治一下,又安排瞎子陪着一起过去,虽然这些民工都是陆威霖精心挑选的人,可仍然担心他们在外面乱说话,一面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现场平静下来之后,陆威霖给那些民工暂时放假,毕竟谁都不愿意冒着被蛇咬伤的危险继续干活。

        罗猎和张长弓在大坑的东南角站着,两人都发现这会儿功夫,坑底已经爬满了数百条蛇,种类不同,其中不乏毒蛇的存在,张长弓将刚才的情况向罗猎说了一遍,他们刚刚开工不久,就挖出了一条蛇,本以为是冬眠的土蛇,那名民工扬起铁锨将蛇拍死,没成想,拍死那条蛇之后,如同捅了马蜂窝一样,里面的蛇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众人看到情况不妙,慌忙从大坑中爬上来,可仍然有一名民工被咬伤。

        陆威霖此时也凑了过来,望着大坑内遍地蛇虫也有些头疼,如果不将这些蛇处理完,恐怕是无法继续开挖了。阿诺建议道:“丢几颗手雷下去,保管血肉横飞,将它们消灭得干干净净。”

        张长弓道:“你想将全北平的人都吸引过来吗?”

        其实阿诺也就是过过嘴瘾,他也知道自己的建议不切实际,嘿嘿一笑,不再说话。

        陆威霖道:“放火吧,倒点汽油下去,点燃之后干干净净。”罗猎和他想到了一处,点了点头。

        他们找来几桶汽油,朝着下方蛇虫聚集的地方浇了下去,张长弓和阿诺又扔了一些木料下去助燃,一切准备停当,陆威霖打着火机扔到大坑之中,轰!地一声火焰燃烧起来,刚才还昂头吐信,耀武扬威的毒蛇顿时没入一片火海之中,它们四处逃窜,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火势蔓延德很快,转瞬之间将整个大坑覆盖,空气中弥散出一股焦臭的味道。

        罗猎几人全都退到后方,这场火烧了近半个小时方才完全熄灭,整个大坑下方变得一片焦黑,几百条毒蛇全都化成了灰烬。

        等到硝烟散尽,陆威霖换上胶靴第一个下去,罗猎担心他会遇到危险,也跟下去帮忙。

        几百条蛇同时涌入大坑,证明大坑里面必然有它们的藏身之处,罗猎提醒陆威霖要注意脚下,以免有漏网之鱼。陆威霖走了几步,突然感觉脚底被硌了一下,他抬起脚掌,用铁锨挖去表面的浮泥,伸手从泥地之中拉出一条铁链。他们在正觉寺的后院里挖了这么多天,一直没有什么让人惊喜的发现,这铁链的出现让他们内心中同时萌生出希望。

        连罗猎也不禁暗忖道,难道穆三寿果然没有骗我,那张藏宝图是真的?在正觉寺的后院之中果然隐藏着通往秘藏的入口?

        张长弓和阿诺看到两人有所发现,全都下来帮忙,他们四人一起动手,没多久就循着那条铁链找到了尽头,铁链的底部连接在一口倒扣的铜钟之上。因为有过在苍白山牵拉铜链,误中机关的事情,罗猎提醒众人小心。

        他们先将铜钟周围的淤泥清理出来,然后利用撬棍,合力将铜钟翘起。

        铜钟石板翘起之后,发现下面却隐藏着一口深井,井口为八根铁链封闭,刚一揭开铜钟,就闻到一股腥臭的气息扑鼻而来,四人不约而同地将面孔扭了过去,阿诺只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转身大口大口呕吐起来。

        瞎子这会儿处理完医院的事情回到这里,看到坑洞中的情景,瞎子惊呼道:“我靠,锁龙井!”然后他摆了摆手道:“赶紧盖上,赶紧盖上!”

        阿诺此时方才顺过那口气,抱怨道:“太臭了,里面是什么东西?”

        罗猎听到瞎子的叫声,方才想起了一件事,据说大禹治水之时,擒获作恶的蛟龙,将之沉入深井之中锁住,井口通常用铁链封住,井深直达地心,蛟龙用铁链缚住,罗猎认为这应该只是一个传说罢了,不过在全国各地的确有不少锁龙井,其中最有名的在禹州。

        北平北新桥也有一口锁龙井,不过那口锁龙井相传是明朝刘伯温和姚广孝两人抓住孽龙之后锁在了海眼之中。当时还在井上修了一座武穆庙,供奉得是爱国将领岳飞。

        只是罗猎从未听说过在圆明园也有口锁龙井,毕竟这是皇家园林,弄一口锁龙井,似乎并不吉利。

        瞎子沿着梯子小心爬了下来,用衣袖掩住鼻子,凑到井口前方,朝里面看了看。其他几人虽然都往井里面看过,可是谁也没有瞎子的本事,全都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状况。

        瞎子抬起头来,向后退了几步,衣袖仍然舍不得离开鼻子,低声道:“有根铁链,一直连到井下,看不到底,应该是锁龙井,我说哥几个,这玩意儿有些邪性,赶紧盖上吧。”

        阿诺凑了过来,这货听说锁龙井的来历之后,双目发光,在他看来如果下面怎能找到一头活着的龙,那么可比什么秘藏都要值钱了。

        罗猎想得却是刚才那些蛇是从何爬出来的,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很可能来自于这口锁龙井。

        陆威霖低声建议道:“既然都挖出来了,我们不妨将铁链拉上来看看,反正我是不相信这世上有龙的。”

        张长弓也是胆大包天之人,他也动了一探究竟的心思,一心想见证真龙的阿诺自不必说,现在反对最为坚决的反倒是他们之中最为财迷的瞎子,财宝虽然重要,可是性命更加重要。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罗猎,等他拿出最终的决断。

        罗猎道:“下面有没有龙我不清楚,可我能断定下面一定有蛇。”

        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却是麻雀过来了,人还没有进门,她的声音就已经响起:“罗猎,你猜猜我发现了什么?”她走入后院,看到正站在大坑中的五个人,手中的图纸放了下去,她这几天翻阅史料,方才发现正觉寺的这个院落之中曾经有一座钟楼一座鼓楼,不过钟鼓楼早已因为年久失修坍塌不在,根据周晓蝶留下的那幅地图推断,当初绘制地图的人,喜欢用时间为轴。

        寺院中往往是通过钟鼓来报时的,只要找到钟楼和鼓楼的位置,两者之间的连线,和此前划出的延长线的交叉点应当就是穆三寿这张藏宝图隐藏的秘密。

        麻雀看到眼前有些夸张的大坑,再看到大坑中的那口井,摇了摇头道:“看来你们已经找到了。”

        罗猎挥了挥手,让所有人暂时撤离现场。

        几人回到大厅之中,麻雀将穆三寿交给罗猎的那张地图还给他,她在这张图纸上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个提示,从水力钟戌时的位置引出的延长线和钟鼓楼之间连线的交点,很可能就是图纸提示的秘藏入口。

        麻雀道:“你们仔细看,从水力钟的中心到戌狗位置连线延长恰巧通过正觉寺,可是这条延长线并非处于正觉寺的中轴线,单凭一条线我们是无法确定具体位置的,我想来想去,方才想起这正觉寺并没有钟鼓楼,你给我的图纸上也没有标记。这两天查了好多资料,方才找到一张过去正觉寺的结构图纸。”她又取出另外一张图纸,指点了一下过去钟鼓楼的位置。

        罗猎点了点头,麻雀的推断和他们的发现是契合的,这就证明穆三寿给他的图纸并没有错。

        瞎子道:“那又如何?这可不是什么秘藏入口,是一口锁龙井,你们知道锁龙井是什么吗?囚龙之地,下方用铁链困住妖龙。一旦我们打开锁龙井,妖龙就会得到自由,兴风作浪,到时候整个北平就会被汪洋大海吞没。”

        “切!”一旁阿诺嗤之以鼻,实在是受不了瞎子太过夸张的说辞。

        瞎子对他怒目而视道:“金毛,你丫切个屁啊。”

        麻雀道:“锁龙井的事情我也知道,不过从未听说过正觉寺也有锁龙井,不排除当初留下密道之人故意用这种方法来掩饰的可能。”

        几人同时点头,瞎子发现自己突然被孤立,叹了口气道:“好心劝你们,真遇到麻烦不要后悔。”

        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咔嚓响起了一个炸雷,这声炸雷平贴地面,震得整个大殿都颤抖起来,众人被吓了一跳,全都走了出去,却见这会儿功夫天空中乌云聚集,太阳被厚重的云层挡住,刚才还明亮的天空,此刻变得如同夜幕将临。

        瞎子道:“看吧,报应来了。”话音未落,一场瓢泼大雨突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