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锁龙井】(上)

第一百四十一章【锁龙井】(上)

        罗猎将那颗樱桃大小的地玄晶也从麻雀那里带来,递给了张长弓,虽然材料不多,可是如果运用得当,还是可以打造出几支镞尖,能够预见,这些含有特殊材料的羽箭再加上张长弓百步穿杨的箭法,可以成为他们克制怪人的杀器。

        想法虽然成熟,但是想要付诸实施并不容易,首先就是地玄晶的硬度和熔点奇高,他们目前并不具备将地玄晶和钢铁完美融合的工艺和条件。

        夜深人静,罗猎独自一人来到后院的工程现场,在正觉寺的后院已经挖出了一个长三十米、宽十米、深三米的大坑,除了几尊残破不全的石雕,和一块断成两截的石碑就再也没有其他发现,罗猎开挖正觉寺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将弘亲王载祥吸引过来。

        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局势并不明朗。叶青虹仍然如同人间蒸发不见任何的消息,穆三寿提供的藏宝图极有可能是假的。兴许他并不知情,兴许他明知故犯,想要利用这张图诱使自己入局更深。

        身后响起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罗猎不用回头就已经判断出是瞎子,最近一段时间应当是吴杰教给他的吐纳练气起到了相当的作用,他的感觉和反应能力都提高了不少,今天之所以能够从方克文的手上逃生,不仅仅是因为方克文念及旧情的缘故,和自己临场的反应也有相当的关系。仔细回想,当时自己已经提前预感到了危险的气息,甚至他大概能够判断出危险藏匿的位置。

        罗猎越发感觉到吴杰所授练气方法的难得,假以时日,自己很可能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有一点他能够确定,虽然近期仍然失眠,可是他的精神却并未因此而受到影响。

        瞎子先在远处撒了泡尿,这才提好裤子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罗猎笑道:“怎么着?真让我传染了?”

        瞎子叹了口气道:“安大头被吓着了,钻我床上,非要跟我一起睡,姥姥的,它居然打呼。”

        罗猎忍不住笑了起来。

        瞎子感叹道:“长这么大,我还没搂女人睡过觉呢。”这已经成为他目前为止生命中最大的遗憾,曾经一度他认为自己不久以后可以实现这个心愿,也曾经幻想过搂着周晓蝶美美的睡上一觉,然而周晓蝶的那封信让瞎子心中一切美好的幻想变得支离破碎。

        罗猎将信将疑地望着瞎子:“你不是常去光顾春风街。”

        瞎子咬了咬嘴唇,终于鼓起勇气承认道:“我吹牛逼的。”

        罗猎大声笑了起来,他早就知道这个事实,只是一直没有戳破瞎子的谎言罢了。

        瞎子脸红了,窘迫道:“我可不是胆小,只是总觉得自己守了二十几年的清白,不能这么容易就交代出去。”这货停顿了一下又道:“你应当了解我,其实我这个人还是满传统的。”

        罗猎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道:“赞同。”

        瞎子道:“咱俩是好兄弟,我对你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也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早就把自己交代出去了?”

        罗猎没搭理他,向前方走去。

        瞎子不依不饶地跟上去:“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肯定交代过了,老实说,你是不是在美利坚就已经播种了?说,你丫骑了多少大洋马?”

        罗猎叹了口气道:“瞎子,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

        瞎子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憋得,脑袋都憋大了。”

        罗猎在瞎子那双胖乎乎的大手上扫了一眼道:“实在受不了,你还有一双巧手。”

        瞎子赶紧将双手背到了身后。

        罗猎指了指前方道:“那里是咱们发现木雕的地方吧?”

        瞎子举目看了看,正是他们那天截获木雕的地方,点了点头。

        两人走了过去,罗猎从怀中取出了那张麻雀标注过的地图,这样的光线下,他是看不清的,不过瞎子能,瞎子接过地图,确定是周晓蝶留给他的那一幅,低声道:“有什么特别?”

        罗猎将麻雀的发现告诉了他,瞎子想了想道:“这还不简单,咱们逐一检查就是,把这三个点全都查一遍,兴许还能发现金子。”

        罗猎道:“地图上标记的三个地方我都去过,除了这里,以咱们目前的人手,挖掘另外两个地方并不现实,别的不说,单单是那些废墟上动辄数吨的巨大石雕就不是我们能够移动的。”

        瞎子道:“咱们挖不动,那么当初肖天行他们是怎么将黄金藏进去的……”说到这里他似有所悟,抬头看到罗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表情,伸出胖手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道:“我靠,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居然没想到,咱们搞不动,他们同样搞不动,他们不可能将那些大石块吊起来,然后再将黄金埋下去。”

        罗猎道:“我查过一些当年的资料,当年瑞亲王奕勋的确奉命修缮园子,可他当时用各种理由拖延,圆明园的修缮工程也是断断续续,并未有过大兴土木的工程建设。”

        瞎子道:“可是这边的金子已经被挖走了。”他停顿了一下道:“你是说这圆明园的下面根本就没什么宝藏?叶青虹此前跟你说过的事情全都是假的?”

        罗猎道:“我不清楚……”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厉声喝道:“什么人?”说话的同时扬起右手,飞刀化为一道急电向林中射去。

        暗夜中响起噹!的一声,旋即看到树枝颤动,罗猎和瞎子都明白逢林莫入的道理,罗猎将匕首抽了出来,瞎子也掏出了手雷,今晚他连出门都带着武器。

        瞎子低声道:“那怪物来寻仇了。”

        罗猎却认为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此前的那番对话证明方克文对自己还是有所顾忌的,两人也已经达成了协议,自己为方克文保守秘密,而方克文以放弃向麻雀复仇为代价。

        两人原地观望了一会儿,罗猎闭上双目,内心中那种危险到来的感觉渐渐消失不见,他舒了口气道:“应该走了。”

        瞎子眨了眨眼睛,在黑暗处自己的视力要远远超过罗猎,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到的。其实罗猎刚才完全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并不是他亲眼目睹。

        两人进入林中,看到罗猎射出的飞刀插在其中一株树干之上,瞎子禁不住笑了起来,在他看来罗猎应该是过度紧张,杯弓蛇影,连风吹草动的声音都能让他如此警惕。

        罗猎从树干上拽下那柄飞刀,目光向周围望去,他可以断定刚才必有人在,飞刀虽然插在树干上,可是他对自己出刀的角度和路线非常清楚,这飞刀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位置上,应当是有人改变了飞刀的位置。

        素来沉稳冷静的陆威霖也开始失去了耐性,正觉寺的后院已经被挖了个底儿朝天,深度已经到了五米,根本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而且到现在为止他们的行动并没有引来弘亲王的关注。

        除了张长弓在工程现场之外,罗猎几人似乎都变成了局外人,他们有时间宁愿去已经是一片废墟的园子里随便转转,也不愿呆在正觉寺,虽然麻雀从周晓蝶留给他们的地图上标记出了三个最可能藏金的地点,但是因为条件所限,并不能马上进行挖掘工作。

        罗猎一大早又准备前往燕京大学找麻雀,刚刚启动摩托车,陆威霖就拦住了他的去路,他想跟罗猎单独谈谈。

        罗猎将刚刚启动的摩托车熄火,就在摩托车旁,递给陆威霖一支香烟,他看出了陆威霖的焦躁,从陆威霖的种种表现中,他也察觉到陆威霖对叶青虹安危的关心,陆威霖这次前来北平参与营救叶青虹,应当不仅仅是受了穆三爷的委托。

        陆威霖抽了口烟,紧锁的眉头却没有随着弥散的烟雾舒展开来,沉声道:“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

        “担心什么?”

        陆威霖因罗猎的明知故问有些生气了,他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你是不是巴不得叶青虹死了才好,这样你就无需继续履行你的承诺。”

        罗猎昂起头,吐出一团烟雾,却被初升的朝阳刺痛了双眼,眯起眼睛:“有些事急不得的,连穆三爷都找不到她的下落,我们又有什么办法,眼前只能安安心心地在这里刨地。”

        陆威霖怒道:“兴许他给的地图根本就是假的,兴许这园子下面根本就没什么所谓的秘藏,如果没有,那么弘亲王又怎么会出现?”

        罗猎道:“有三种可能,一是叶青虹已经死了,永远都不会出现。”

        陆威霖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她掌握了太多的秘密,敌人不可能轻易对她下手。”

        罗猎从他冲口而出的这句话中却把握到了什么,继续道:“第二种可能,就是她被人抓住了,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而第三种可能……”罗猎停顿了一下方才道:“其实我希望她是自己藏起来,欺骗了你我,只把你我当成诱饵,静待猎物的出现。”

        陆威霖何尝不希望真相是罗猎所说的那样,他将烟蒂扔在地上,狠狠踩灭,情绪居然奇迹般冷静了下来,叹了口气道:“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