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报复心】(下)

第一百四十章【报复心】(下)

        罗猎追赶安大头的目的绝不是为了跟着它的脚步找到方克文,而是担心它出事,想把它带回去。上前拍了拍安大头的脑袋,指了指身后的道路,示意它跟随自己离开。

        可此时却有一滴鲜血从上方滴落下来,正落在罗猎的双脚之前,罗猎抬头望去,却见头顶大树之上一道黑影飞扑而下,不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那人扑倒在地。

        安大头吓得狂吠不已,扑上去向那怪人咬去,被怪人一巴掌拍得横飞了出去,撞在土墙上没了声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那怪人的利爪抓住罗猎的左肩,五指深深刺入罗猎的血肉之中。罗猎临危不惧,右手的匕首也抵在了怪人的小腹之上,沉声道:“方先生,你别逼我。”

        方克文抬手将罗猎推倒在了地上,自己捂着右肩的伤口,阴测测望着罗猎,他被刺伤的地方仍未愈合,鲜血沿着他手指的缝隙不停涌出。

        罗猎站起身来,手握匕首严阵以待。

        方克文向后退了一步,嘶哑着喉头道:“再敢阻止我,休怪我不念旧情!”

        从他的这番话罗猎判断出方克文仍然良心未泯,至少他还念及自己昔日对他的恩情,罗猎道:“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麻雀,你也一样。”

        方克文点了点头,目光落在罗猎手中的匕首上:“这是什么?”在身体发生变异之后,他头一次感觉到害怕,连子弹都无法穿透自己身上的鳞甲,可是这匕首却能轻易刺穿,给他的身体造成伤害。

        罗猎道:“我劝你还是面对现实,兴许你还可以治好。”

        方克文冷笑道:“我现在的感觉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好。”自从被麻博轩和罗行木陷害困在九幽秘境,方克文就从未有此刻这般自信且强大过,他感到自己周身充满了力量,甚至可以为所欲为,掌控一切。

        罗猎点了点头道:“兴许你这样想,可是小思文见到你现在的样子会不会也这样想?”

        “你住口!”方克文被罗猎激怒了,他向前跨出一步,扬起宛如鬼爪的左手:“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轻易将你撕成两半。”

        罗猎寸步不让道:“你大可一试,谁先死掉还未必可知。”

        方克文道:“我欠你一个人情,今天我放过你。”

        罗猎淡然道:“错了,你欠我两条人命,小桃红母女的性命是我救的,所以你必须要还,放过麻雀!否则你就是不仁不义,恩将仇报。”罗猎绝非讨价还价之人,当初营救小桃红母女也不是为了有朝一日得到方克文的报答,可是如今的方克文实在变得太可怕,他必须抓住方克文内心的弱点,改变他报复麻雀的念头。

        方克文怒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罗猎道:“我可以帮你保守秘密,如果你胆敢伤害麻雀,胆敢对我任何一个朋友不利,我就将你的事情公诸于众,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方克文变成了一个见不得天日的怪物!”

        方克文宛如一头愤怒的雄狮,仿佛随时都可能向罗猎扑过来,罗猎半蹲着身子,手握匕首严阵以待,丝毫没有流露出半点退缩的意思。

        远方传来瞎子几人焦急的呼唤声,一时半会儿他们找不到这里。

        方克文终于点了点头道:“你我之间,恩仇两清,他日相见,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他腾空越过土墙,向远方逃去。

        罗猎望着他的背影道:“这世上能伤到你的绝不止我一个!”虽然方克文如今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可罗猎从今晚的对峙之中仍然感觉到他良知尚存,如果方克文当真对自己起了杀心,那么自己很难逃出他的魔爪。罗猎的最后这句话却是对方克文的善意提醒,吴杰已经前往津门追杀方克文。

        方克文离去不久,瞎子几人就赶到了罗猎身边,看到罗猎肩头受伤麻雀担心得就快落下泪来,仿佛受伤的不是罗猎而是她自己,甚至比自己受伤更加难受。

        瞎子确信罗猎性命无恙,又赶紧来到安大头身边,安大头发出几声呜咽,从地上爬了起来,它刚才被方克文拍了一巴掌,不过还好只是被暂时打晕,并没有受到严重的内伤,这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

        瞎子看到安大头醒了,对安大头又搂又抱,感叹道:“冒失鬼,你以为自己是谁?还连累罗猎受伤。”

        阿诺道:“你看清那怪人是谁了?”

        罗猎摇了摇头道:“没看清,不过我也刺伤了他,相信他短时间内不会再来找麻雀的麻烦了。”

        麻雀眨了眨眼睛,罗猎说得如此笃定,这其中必有内情,可是他既然不想说,也不便追问。

        瞎子抱起安大头道:“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几人返回麻雀的住处,却见门前停了三辆汽车,有警察正在周围搜索,其中一辆车前站着一位穿着黑色长衫,精神矍铄的老人,那老人鹤发童颜,正是福伯,看到麻雀几人现身,福伯惊喜地迎了上来,摘下礼貌向麻雀行礼道:“小姐,我正担心您呢。”

        麻雀诧异道:“福伯,您何时到北平的?”

        “下午刚到,我先去大学找小姐,却扑了个空,这才来到这里,等到了地方,才知道出了事情。”这些警察并非福伯叫来的,而是他们听到枪声,接到报警之后赶来。

        此时有警察过来询问详情,麻雀前去配合调查。

        福伯深邃的目光停留在罗猎的脸上,微笑道:“小姐的事情多亏你们了。”

        罗猎淡然笑道:“我们是好朋友嘛,您老来了,我们也就放心了,有您保护她最好不过。”

        福伯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听说院子里有搏斗的痕迹。”

        罗猎道:“具体的事情还是让麻雀跟您说吧,时候不早了,也该回去了。”

        福伯看了看罗猎染血的左肩道:“罗先生好像受伤了?”

        “皮肉伤,没什么。”

        罗猎和阿诺几人上了挎斗摩托车,驱车迅速离开了现场,安大头这会儿方才恢复过来,脑袋钻入瞎子的怀中不停摩擦,以这种撒娇的方式寻求安慰,瞎子一边抚摸着安大头的脑袋一边道:“福伯不简单,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盗门高手。”

        罗猎道:“他的确不简单,以后咱们还是跟他保持距离为好。”

        瞎子道:“那怪人到底是谁?”

        几乎在此时此刻福伯也向麻雀提出了同样的一个问题。

        麻雀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他浑身长满了鳞片,就像一只……一只穿山甲,我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人。”刚才她并没有向警察描述潜入者的模样,因为此事太过离奇,就算说出那些警察也不会相信,只会以为自己精神错乱,至于福伯她倒没有这种顾忌,毕竟福伯是这个世界上她最信任的人之一。

        福伯道:“罗猎他们也不认识?”

        麻雀想了一会儿道:“应当不认识。”

        福伯道:“你能确定那怪人是冲着你来的?”

        “我可以肯定!”

        福伯两道花白的眉毛拧在了一起,沉声道:“你不能继续住在这里了,去福熙巷那边住吧,我可以安排人手保护你。”

        麻雀道:“我才不要人保护。”

        福伯缓缓走了几步,忽然道:“你并没有什么仇人,你父亲生前也没什么仇人,今晚这怪人却想要将你置于死地,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人很可能是……”

        麻雀咬了咬嘴唇,福伯虽然没有说出那个名字,可是她却已经猜到了,自从今晚罗猎对那怪人说出认出他身份的时候,麻雀就已经猜到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方克文。如果说父亲在这世上还有一个仇人的话,那个人只可能是方克文。

        只是昔日英俊潇洒的方克文因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想起在苍白山那个满脸瘢痕的怪人,和现在的古怪面孔相比,似乎也变得不是那么可怕了。更何况麻雀曾经亲眼见证罗行木的改变,方克文因为那次探险,他的身体一定也发生了和罗行木类似的变化。

        福伯悄悄观察麻雀的表情,从她表情的细微变化中已经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他又道:“罗先生他们怎么在北平?”

        麻雀本想回答,可是话到唇边却又想起罗猎的叮嘱,虽然她信任福伯,可是罗猎特地嘱咐她,一定要保守他们之间的秘密,于是麻雀道:“说是过来玩的。”

        福伯点了点头,似乎并未产生怀疑。

        正觉寺这边仍然没有任何的发现,罗猎回去之后,召集几人开了个小会,首先就是今晚遭遇方克文的事情,罗猎虽然信守承诺没有揭穿他的身份,可是也需要提醒身边人留意方克文再度来袭,当然,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自己今晚和方克文基本达成了共识。

        张长弓听说罗猎用那把匕首伤了怪人之后,也是打心底松了口气,至少现在他们已经拥有了一件可以克制怪人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