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报复心】(上)

第一百四十章【报复心】(上)

        罗猎听到一个压抑的呼吸声,那呼吸声断断续续,绝不属于他们四人中的任何一个,罗猎张开双臂,示意同伴不要继续向前,其余人都从罗猎的举动中感觉到了异常,一个个屏息以待,不敢贸然发出声音。

        罗猎指了指房内,他已经可以断定,那呼吸声就来自于书房内,安大头的两只耳朵抖动了一下,颈后青黄色的短毛一根根竖起,只有在遭遇极度危险的时候,它才会做出如此反应。

        依着瞎子的性子,直接丢两颗手雷进去,将里面连人带放炸个干干净净,可这里毕竟不是他自己家,麻雀的书房内存有不少她父亲当年的收藏,这种破坏性的行为,麻雀是不会愿意的。

        阿诺掏出了手枪,最近遭遇了一连串的怪事,为了安全起见,最近几人都是枪不离身。

        罗猎做了个分散包抄的手势,瞎子和阿诺分别守住书房两侧的窗口,罗猎让麻雀在后方负责策应,自己悄悄靠近书房的大门,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摸出三柄飞刀,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抬脚将房门踹开,旋即用光柱指向屋内的横梁。

        罗猎准确锁定了呼吸传出的位置,横梁之上,一个黑影宛如蝙蝠般倒悬在那里,光柱刚好笼罩住对方的面孔,对方脸上覆盖着一层如同鱼鳞般的细甲,棕色瞳孔因为光柱的笼罩瞬间搜索。

        罗猎在用光柱锁定目标的同时,扬起右手,三柄飞刀追风逐电般向对方的身体射去,三柄飞刀先后撞在对方的身体上,叮咚的撞击声过后,飞刀掉落在地上,根本无法突破对方身上坚韧的鳞甲。

        罗猎出手的时候,阿诺和瞎子,也用手枪砸烂了窗户的玻璃,向书房内连续开火。

        阿诺开火根本是漫无目的,他看不清室内的情况,瞎子开火之后,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横梁上直奔自己的方向扑来,出于本能的反应,瞎子慌忙蹲了下去,那怪人用身体撞碎了窗户,从瞎子的头顶凌空越过,瞎子担心他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在地上连续几个翻滚,宛如一个圆球般滚向罗猎的位置,他的一身赘肉并没有影响到动作的灵活性。

        罗猎腾空越过瞎子的身体,又是一柄飞刀射向怪人的面孔,这一刀直奔怪人的右目,在罗猎看来,对方身体遍布鳞甲,普通的飞刀很难对他造成创伤,兴许他的眼睛是比较脆弱的环节。

        那怪人扬起左手,月光之下,遍布鳞片宛如鸟爪般的左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飞刀,用力一捏,竟然喀嚓一声将飞刀捏得粉碎。面对罗猎三人的攻击他并未展开报复性的反击,足尖一点,直奔麻雀扑了上去。

        罗猎特地将麻雀安排在距离书房最远的地方,让她负责策应,这也是为了照顾麻雀,让她最大限度地避免危险。可是在三人未能成功阻截怪人的状况下,怪人瞬间突破了他们的包围圈。

        现场的局势变成了麻雀直接面对这怪人,麻雀现在手中只是一把柯尔特M1906袖珍手枪,弹夹容量六发,口径6.35毫米,杀伤力有限,比起她此前用来对付忍者的霰弹枪,其威力不可同日而语。麻雀连续扣动扳机,六颗子弹几乎在瞬间全部发射一空。

        那怪人不闪不避,任凭子弹射在他的身上,子弹击中他的身体如同击中一块铁板,发出叮叮咣咣的声音,高速行进的弹头全都被他遍布身体的鳞甲挡住。

        麻雀花容失色,她想要更换弹夹,却因为过度的紧张弹夹掉落在地上。

        关键时刻,瞎子抱起身边的金鱼缸向那怪人砸了过去,金鱼缸砸在怪人的身上撞得粉碎,里面的冷水泼了怪人一身,十多条金鱼散落一地,在地上蹦蹦跳跳,濒死挣扎。

        怪人被砸了这一下虽然没有受到伤害,可是注意力却被转移,他猛然回过头去,充满杀气的双目盯住了瞎子,暂时放下麻雀,向瞎子步步逼近。

        罗猎从侧方向怪人冲去,手中飞刀宛如连珠炮一般接连向怪人发射,怪人不以为然,别说是罗猎的飞刀,即便是高速奔行的子弹都无法射穿他的鳞甲,他基本无视众人的攻击。

        在接连射出三柄飞刀之后,罗猎掷出了一柄匕首,这柄匕首正是此前吴杰所送,匕首追风逐电般直奔怪人的右肩,噗!的一声,竟然透甲而入,怪人肩头剧痛,内心中震惊到了极点,他本以为自己这身鳞甲已经可以刀枪不入,却想不到居然被一把匕首穿透,低头望去,却见右肩之上插入一柄匕首,伤口处隐隐泛出幽兰色的光晕。

        怪人一声怒吼,伸手去抓那匕首,不曾想匕首的尾端却拴着绳索,罗猎用力一拉,匕首脱离怪人的身体倒飞回来。罗猎深知这柄含有地玄晶的匕首的重要性,虽然从未用于实战,却猜测可能是对付这些变异生物的利器,于是事先做了少许改动,无非是在匕首上方系上一道绳索,方便收回,这样可以保证匕首不被敌人轻易收走。

        怪人被刺中之后,伤口非但不见愈合,反而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向体内侵蚀,双目之中竟然流露出些许惶恐的光芒。

        瞎子将一颗手雷扔给了阿诺,两人握住手雷,和罗猎组成三角形的阵列,将怪人包围在其中。

        罗猎握住匕首,冷冷望着那怪人道:“我知道你是谁,再敢作恶,休怪我不留情面!”他认定眼前遍身鳞甲的怪人就是方克文。

        怪人发出一声嘶吼,张开双臂,右臂却牵动了肩头的伤口,他心有不甘地望着罗猎身后的麻雀,恨恨点了点头,突然足尖一点,向阿诺和瞎子之间的空隙冲去。

        罗猎大吼道:“让他走!”其实倒不是罗猎手下留情,而是在眼前的形势下,他们纵然联手也没有制服方克文的实力,如果盲目阻截,激怒方克文,只能造成更大损失。

        几人眼看着那怪人爬上屋面,蹦跳腾跃,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麻雀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怪人出现,整个人仍然处于浑浑噩噩之中。瞎子和阿诺都已经是第二次和这怪人交手,幸亏那怪人知难而退,不过从刚才的状况来看,那怪人并未使出全力。

        瞎子道:“他是谁?”罗猎刚才的那句话几人可全都听见了。

        罗猎道:“我怎么知道?刚才只是虚张声势。”

        瞎子将信将疑,罗猎刚才完全可以趁着那怪物麻痹大意的时候,用匕首射它的要害,以罗猎的刀法不可能错过,他看的清清楚楚,罗猎选择的攻击点在怪物的右肩,其实罗猎完全可以选择心脏和脑部这些要害位置。

        阿诺心有余悸道:“只是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

        麻雀惊魂未定,颤声道:“他为什么要找上我?我又不认识他。”比起此前因为周晓蝶追杀他们的忍者,这个遍体鳞甲的怪物更加可怕,他潜入自己的书房内,显然是冲着自己而来。

        罗猎安慰她道:“应该不是冲着你,是找我们麻烦的。”

        就连喝得晕乎乎的阿诺都能看出今晚这怪人的目标就是麻雀,更何况冰雪聪明的麻雀,麻雀这会儿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她摇了摇头道:“不对,我看得出,他应当是冲着我来的,我好像没什么仇家……”

        瞎子道:“你虽然没有,可你父母未必没有,这世上多得是父债子偿的事情。”

        罗猎瞪了瞎子一眼,不巧被瞎子说中,方克文今次前来必然是为了报复麻博轩当年对他做过的事情,随着此人身体的变异,内心也变得阴暗充满仇恨。过去的方克文可以放下仇恨,笑看风云,现在的方克文却成了一个睚眦必报,心狠手辣的怪人。

        罗猎岔开话题道:“先去书房看看,有没有丢失什么东西。”

        书房内除了被瞎子和阿诺射出的弹孔,并没有任何凌乱的征象,从现场的状况来看,书房内的东西没有被动过,这就基本上排除了那怪物前来盗窃的可能,从另一方面也证明他的目标就是麻雀。

        麻雀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罗猎道:“暂时不要住在这里了,这样,先去正觉寺住几天,我们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麻雀点了点头,也唯有跟在罗猎身边,她方才能够安心。

        临行之前,麻雀将地上沾染血迹的泥土铲起放入玻璃瓶中,安大头跟上来在染血的地面上嗅了嗅,然后向外奔去,瞎子慌忙跟着追了出去,大声道:“大头,你给我回来!”

        几人担心瞎子落单,也一起追了上去。

        安大头跑得很快,跑出不远,他们就看到地面上滴落的血迹,瞎子虽然在后面竭力呼喊安大头的名字,可是安大头却越跑越快,它显然是将追寻怪人当成了一次表现的机会。

        瞎子一身肥肉,追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从跑在最前落到了最后,麻雀毕竟是个女孩子,耐力也不成,罗猎让阿诺照顾他们,一个人快步追到最前方,安大头在一道矮墙前方停下了脚步,这条狗极其灵性,此时它停下吠叫,转身奔向罗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