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远瀛观】(上)

第一百三十九章【远瀛观】(上)

        罗猎笑了起来。

        瞎子瞪了他一眼,以为罗猎是在嘲笑自己。

        罗猎其实并没有嘲笑他的意思,非但如此,他还认为瞎子分析得不无道理,叶青虹的失踪过于奇怪,此前没有任何的征兆,穆三爷先是派陆威霖过来,现在又亲自来到北平,充分证明叶青虹对他的重要性。瞎子所说的事情确有可能,不过罗猎并不认为他们几个对叶青虹的阵营有那么的重要,能够让穆三爷亲自出面来引他们入局。

        同样,罗猎也无法排除叶青虹当真落入敌手的可能,而他也无法否认,自从确定叶青虹失踪之后,他的内心就开始感到不安,他对叶青虹还是有些关心的。

        阿诺道:“就算穆三爷给咱们的地图是假的,周晓蝶的那张地图应该是真的,反正都得挖,索性多挖一点,总而言之,这园子下面必然有宝,咱们不会落空。”在挖金寻宝方面,阿诺有着超人一等的执着。

        张长弓道:“罗猎,你拿主意,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干!”

        瞎子叹了口气道:“还用问,他肯定要救叶青虹的。”

        罗猎微笑望着瞎子道:“还是你了解我。”

        瞎子道:“都说我爱色如命,我看你才是,我就不知道那个叶青虹究竟哪点好?你被她坑了多少次,明知是个当,偏偏还要往上撞。”

        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几人停下交谈,张长弓出去看了看,不一会儿和陆威霖一起回来了,陆威霖已经知道穆三寿前来的消息,回来之前,他也和穆三寿见了面,这辆汽车也是穆三寿提供给他的。

        陆威霖道:“三爷说了,他会提供给咱们需要的任何条件,我车里带来了不少的武器,回头你们各自挑选几件。”

        瞎子道:“穆三爷这么大方,看来这次的事情不小啊。”他用肩膀碰了陆威霖一下:“说说看,你觉得叶青虹会在哪里?”

        陆威霖冷冷道:“没证据的事情我从不乱说。”

        穆三寿交给罗猎的这张地图并不详尽,这张图和周晓蝶留给瞎子的那张图几乎一模一样,而且还有同一个缺点,就是当时绘制之时的情况和现在有着很大的分别,现在的圆明园几经损毁,许多标志性的建筑物已经不复存在,而这些图画的是圆明园全盛时期的情景。瞎子装模作样地看了老半天,咬牙切齿道:“这老狐狸,我真当他那么好心,居然弄一幅残缺不全的地图来糊弄咱们!”

        罗猎道:“若是什么都标记得清清楚楚反倒是假的,根据这张地图来看,这印章应该是故意留下的,秘藏的入口应当在正觉寺的后院,挖开一看不就知道真假?”

        瞎子一听果然是这个理儿,挠了挠头道:“你说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他们会白白送那么大一个宝藏给咱们,我看是个当。还有,上次叶青虹欠咱们的钱还没有结清。”瞎子记得清楚,叶青虹此前跟他们约定,只要帮忙找回两枚七宝避风塔符,她就会付给他们十万现大洋,可如今他们只收到了一万大洋的预付,剩下的九万还没有着落。

        罗猎从衣领中拉出那枚砗磲七宝避风塔符,在瞎子面前晃了晃道,周晓蝶将真正的避风塔符交给他的事情,罗猎并未向外声张,而且这件事的内情他本不想瞎子知道。

        瞎子愕然道:“你没给她?”

        罗猎道:“此前给他们的是假的,这枚我新近才找到,本想交给叶青虹,可她不巧又失踪了。”

        瞎子眨了眨那双小眼睛,似乎明白罗猎决定寻找叶青虹的用意了,抛开罗猎可能对叶青虹存在的感情不谈,即便是穆三寿给他们的地图是假的,为了九万大洋的尾款也值得他们冒这次险,叶青虹若是有了三长两短,这九万大洋他们找谁要去?毕竟当初跟他们达成协定的是叶青虹,如果叶青虹出了事,穆三爷未必肯认这笔帐。

        正觉寺的改建工程已经重新复工,新招募的十多名工人在正觉寺后方开挖鱼池,这些工人全都是陆威霖找来的,据他所说这些人都是穆三爷派来的心腹,每人口风都是极严,不会走漏风声,尽管如此,罗猎也没有将这件事的内情向他透露太多。

        他和陆威霖虽然有过苍白山同生共死的经历,可毕竟两人的出发点不同,罗猎清楚,陆威霖代表穆三爷的利益,有些事不便和他谈得太过深入。

        工程方面仍然是交给老成持重的张长弓负责,陆威霖也是个明白人,他清楚自己和罗猎几人只是暂时的合作关系,不可能向他们之间那般亲密无间,所以他并没有选择住在正觉寺,每天都是一早到来,收工之后即刻离去,平日里和其他人话都不多说。

        然而在穆三寿到来之后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正觉寺方面每天的工程顺利进行,叶青虹依然没有消息,他们根据穆三爷提供的这张图纸开挖,已经在后院挖出了一个大大的鱼池,可什么秘藏的出口却仍然没有见到。

        沈忘忧返回北平后不久,就让人将昔日麻博轩寄存在他那里的物品全都送往麻博轩的故居。

        麻雀一个人忙不过来,让罗猎几人过去帮忙,罗猎叫上了瞎子和阿诺,自从铁娃走后,安大头就重新傍上了瞎子,彼此的感情突飞猛进,现在瞎子走到哪儿,安大头都要跟着,这次也不例外。

        当麻雀看到罗猎送来的这幅藏宝图之后,马上就判断出,这张藏宝图和此前周晓蝶给罗猎的那张根本就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笔。

        罗猎将秘藏的入口有可能就在正觉寺的事情说了,麻雀仔细看了看他带来的这张藏宝图,上面虽然在正觉寺做了标记,可是并没有表明具体的位置。轻声道:“除非你们能将正觉寺挖个底儿朝天,否则很难找到秘藏的入口。”

        罗猎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嘛,我本以为穆三寿给我送来了一张真正的藏宝图,可现在看来,这图纸上面的标注地点并不明确,所以我只能撒大网,在正觉寺的后院挖一个鱼池,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下面好像什么都没有。”

        麻雀禁不住笑了起来。

        罗猎道:“周晓蝶那张地图有什么进展?”

        麻雀道:“倒是有些奥妙。”她将周晓蝶留下的那张地图拿了出来,指着那张图道:“上面并未标注具体的地点,不过你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有个地方非常特别。”她拿出一只放大镜递给了罗猎,罗猎接过放大镜,麻雀指点了一下图纸的某个地方,图上标记的是圆明园西洋楼中的远瀛观。

        麻雀道:“这里是远瀛观,昔日曾经是乾隆皇帝最宠爱的香妃住过的地方,内部陈设极其奢华,未被损毁之前,殿内挂有乾隆四十六年闰五月亲笔御书的《远瀛观》西洋花边玻璃心匾。匾两旁各挂有对联一幅。殿内画有大量西洋人物及风景通景画,总面积超过二百多平方米。乾隆皇帝为博得香妃的欢心,特意按她的身材承做了西洋式镀金铜床、西洋浴缸等西洋家具。远瀛观内还到处摆放有西洋玩具及金银、珐琅质地的艺术珍品,连法国国王所赠的土耳其挂毯及英王乔治三世送给乾隆皇帝的一架天文仪器——天体运行仪也陈设在殿内。”

        麻雀学识丰富,最近一段时间特地搜集研究了不少圆明园的资料,对昔日的陈设信手拈来,如数家珍。

        罗猎根据她的介绍特地看了看,自然看不到远瀛观的内部细节,麻雀所说的东西一样都没有看到。

        麻雀提醒他道:“有没有看到钟楼?”

        罗猎这才用放大镜看了看钟楼,通过放大镜的放大,他可以清楚看到钟楼的指针。时间锁定在七点五十的位置,罗猎道:“怎么了?”

        麻雀道:“你看观水法!”

        大水法南为观水法,是过去清朝皇帝观赏大水法的地方,位于远瀛观中轴线南端,设有皇帝的宝座,后面是由五件石雕并列面成的大型石屏,分别雕刻西洋军旗,甲胃,刀剑,枪**案。两边各设一座巴鲁克门,门两侧各有一座巨型汉白玉方水塔一座和接收喷水的水池。池旁依势设置各种兽类,呈半圆形,象征兽战和林中逐鹿等游戏。喷水的管口安装有时钟,根据中华传统的计时方法,用十二种动物的各字表示一天的十二个时辰,每隔一时辰便有一兽的口中向池内喷水。

        海晏堂的后方是一座工字形平台楼,是附近喷泉群的供水楼。工字开畜水楼东西两头外面为二层楼,实际上是提水用的水房,中段平台楼下边是一座大型海墁高台,台上是畜水池,用锡板焊接而成,俗称锡海。

        一次畜水可达一千六百余立方米海晏堂。海晏堂正楼朝西,上下各十二间楼门,左右有弧形叠落式喷水漕。阶下为一大型喷水池,池左右呈八字形排列着十二生肖人身兽首表青铜坐像,按古代计时法,十二时辰的顺序,各轮流自口中喷水一个时辰,每到正午时刻,所有生肖一起喷水,周而复始,俗称水力钟。十二生肖的兽首已经于一八六零年,英法联军第一次掠夺圆明园时丢失,至今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