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八章【沈忘忧】(下)

第一百三十八章【沈忘忧】(下)

        罗猎向他做了个稍等的手势,回到房间内,以最快的速度换了身干爽的衣服,这才来到客厅,看看到底是谁冒雨前来拜访。

        还没走入大厅,就已经闻到一股烟草的香气,借着昏暗的天光望去,却见大厅内坐着一位老者,手中托着从不离身的烟杆儿在那里静静抽烟,瞎子在一旁陪着,那老者竟然是雄霸黄浦的穆三寿。

        罗猎怎么都不会想到在黄浦都深居简出的穆三寿居然不远千里亲自前来北平,首先想到的是,穆三寿的此番前来必然和叶青虹失踪一事有关,罗猎意识到事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

        看到罗猎归来,穆三寿并没有起身,只是颔首示意,算是跟罗猎打了个招呼,他欣赏这个年轻人的沉稳和睿智。

        罗猎微笑道:“穆三爷,真没想到是您?”他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陆威霖的身影,于是向瞎子道:“陆威霖呢?他知不知道三爷来了?”

        瞎子还没有回答,穆三寿却道:“我这次来是为了见你。”

        罗猎笑道:“三爷吃饭了没有?不如就在我们这里凑合一顿?”

        穆三寿道:“好啊!”

        瞎子道:“老张和阿诺他们在准备呢,我去看看。”瞎子还是有眼力劲儿的,知道穆三寿有事情想找罗猎单独谈,这种时候自己最好回避。

        罗猎在穆三寿身边坐下,看到他吞云吐雾,下意识地去摸衣兜,却摸了个空,方才想起自己刚换了衣服,香烟并没有随身带着。

        穆三寿看出他想干什么,将手中的烟杆儿递给罗猎:“试试?”

        罗猎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烟杆儿,对着和田玉的烟嘴儿啜了一口,烟草的辛辣气息让罗猎禁不住皱了皱眉头,这烟好冲。他将烟杆儿掉了个头,归还给穆三寿,这旱烟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抽惯的。

        穆三寿叹了口气道:“青虹失踪了!”

        罗猎道:“我们这几天到她可能去的地方找过,并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三爷是否有线索?”他相信穆三寿肯定是有备而来。

        穆三寿缓缓摇了摇头,沉声道:“她肯定出了事,十有八九落在了弘亲王的手中。”

        “弘亲王载祥?”

        穆三寿点了点头。

        罗猎心中暗忖,穆三寿何以这样说?难道他已经有了证据?

        穆三寿又抽了口烟道:“我虽然没有证据,可是我坚信必然是载祥对她下了手,换成别人,没这个胆子,也没这个本事。”他说话的节奏始终不紧不慢,在任何情况下,都表现出超人的镇定和沉稳。

        罗猎对弘亲王载祥并不了解,只是从他和叶青虹之间的接触中知道,叶青虹应当是将载祥当成了杀父仇人,她将这里交给自己,其用意也是以此为诱饵,想要将载祥引出来。如果载祥识破了叶青虹的目的,不排除他抢先下手的可能。

        罗猎想了一会儿方才道:“此事不合逻辑,假设弘亲王载祥活着,他知道叶青虹要报复自己,看出正觉寺的事情是一个圈套,为何不选择回避?他抓叶青虹又有什么意义?难道……”罗猎停顿了一下方才道:“这圆明园下当真藏有秘藏?”

        穆三寿将烟锅儿在鞋底磕了磕,然后道:“如果没有又何必设局?以弘亲王载祥的狡猾,又怎会轻易上钩?”他从怀中掏出一张图,推到罗猎的面前:“这张图是王爷当年留下的,上面应当就是秘藏的地点,根据标记的地点,秘藏的入口应当就在正觉寺。”

        罗猎并没有马上拿起那张地图,这张图应该早就存在,叶青虹却从未向他透露过,看来叶青虹最初只想利用他们将弘亲王载祥引出,而不想将秘藏的所在暴露出来,如果不是叶青虹突然失踪,穆三寿兴许不会前来北平,更不会主动提供这张藏宝图。

        罗猎意味深长道:“三爷,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您放心吗?”心中却明白,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穆三寿或许不会亮出这张底牌。

        穆三寿淡然道:“在我心中天下间没有比青虹平安更重要的事情,其实我并不赞同她去复仇,冤冤相报何时了。”

        罗猎颇感差异,这样的枭雄人物居然能够说出看淡恩仇的话,不知是他的心胸使然还是他年龄的缘故?

        穆三寿道:“王爷留下的财富足够青虹安享一生,可这孩子太要强。”

        罗猎道:“三爷给我这张图,是让我去挖秘藏?”

        穆三寿点了点头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弘亲王的狡诈远远超乎你的想像,如果他认为这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他是不会轻易现身的,可是如果你当真挖出了秘藏,那么他就会忍不住跳出来争夺。只有找到他,才能够问出青虹的下落。”

        “就算有这张图,单凭我们几个还不知挖到何年何月。”

        穆三寿淡然道:“人手方面你不必担心,我会做好安排,你需要人的时候只需告诉陆威霖。”

        罗猎点了点头,他将那幅图收了起来:“只是就算我挖出了秘藏,消息又怎能传到载祥那里?”

        穆三寿向罗猎欠了欠身道:“我有办法让他知道。”

        罗猎心说你既然有办法让他知道,难道没办法找到载祥的藏身处?穆三寿显然还有不少事情瞒着自己,罗猎道:“还望穆三爷将事情说得明白一些,您老究竟想让我们找什么东西?”

        穆三寿沉吟了一会儿,似乎有所犹豫,最后终于还是道:“一只铜鼎。”

        罗猎心中暗自奇怪,区区一只铜鼎,为何会引起如此重视,他忽然想起此前麻雀曾经说过得九鼎的资料,麻博轩之所以寻找禹神碑,最终的目的却是要从禹神碑中找到九鼎的线索,自己曾经深入九幽秘境,算得上是亲眼目睹禹神碑的唯一一个,禹神碑的碑文他可以一字不落的背出来,只是其中的意义晦涩难懂,至今他都无法领悟其中的内容。

        罗猎暗忖,不知穆三寿所说的铜鼎和麻雀提到的九鼎是不是同一回事?

        穆三寿道:“载祥这个人疑心颇重,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若非亲眼见证,他是不会相信找到秘藏的。只要铜鼎出现,他一定会来,一定会找上你们。”

        罗猎忽然感到内心一凛,从穆三寿的这番讲述中可以推断出叶青虹十有八九被载祥所俘,这位弘亲王载祥既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叶青虹劫走,那么此人的能力一定非同小可,穆三寿虽然给了自己这张藏宝图,可不变的仍然是要以自己为饵,为了叶青虹,为了当初的承诺,自己要将整个团队再次置于危险之中,罗猎不仅犹豫了,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自己的朋友,身为这个团队的首领,他要为所有人的安全负责。

        穆三寿终究还是没有留下来吃饭,离去之前,他又想起了一件事,低声对罗猎道:“救出青虹,除了铜鼎之外,秘藏内所有的东西全都归你们。”

        罗猎道:“这世上铜鼎何止万千,我又怎知道三爷所说的铜鼎究竟是哪一个?”

        穆三寿道:“冀州鼎!”

        让罗猎感到诧异的是,穆三寿给他的这张图几乎和周晓蝶留下的那张一模一样,不过这张图在正觉寺后院的留白位置特地盖了一个大大的印章,这印章破坏了整个画面的协调性,不过也明示秘藏的入口应当就在印章的范围内。

        罗猎将穆三寿的条件告诉了几位朋友,张长弓看了看那张藏宝图,虽然他也看不太明白,不过凭直觉认为事情既然关乎叶青虹的性命,穆三寿应当不会说谎。

        阿诺听说有钱赚就两眼发光,听说有价值连城的秘藏就在这园子下面更是热血上涌,毫不犹豫地第一个举起手来,诱饵就诱饵,为了秘藏冒点风险是值得的。

        素来爱财如命的瞎子反倒在这件事上表现出和平时不符的理智,在瞎子看来穆三寿的话也未必可信,他没理由将瑞亲王留下的秘藏这么容易就便宜了他们几个。

        阿诺道:“你是说这张图是假的?是真是假咱们挖出来看看不就知道?对咱们来说也就是多耗费一些时间,也没多大的损失。”

        张长弓将藏宝图还给了罗猎,低声道:“这个穆三爷我并不了解,可看他的行事做派应当是个厉害人物。”

        瞎子道:“何止厉害,他在黄浦只手遮天,呼风唤雨,跺跺脚,整个法租界就得抖三抖。”穆三爷的厉害他是深有体会,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认为穆三爷不会平白无故送一份大礼给他们。

        阿诺道:“叶青虹失踪了,叶青虹不是他干女儿吗?”

        瞎子不屑道:“叶青虹哪那么容易被人抓住,我们帮她做事以来,每次遇到麻烦的时候,她都会抽身事外,袖手旁观,我看这件事不排除他们两人演双簧的可能。”

        张长弓和阿诺同时道:“双簧?”

        瞎子点了点头道:“一唱一和,一个在前面,一个躲在后面,真正的目的就是把咱们忽悠进去,以咱们为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