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八章【沈忘忧】(上)

第一百三十八章【沈忘忧】(上)

        沈忘忧笑道:“今天恐怕不行啊,我跟蔡校长有约。”

        麻雀撅起樱唇道:“蔡校长唠唠叨叨的,跟他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沈忘忧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丫头居然这么说校长,小心传到他耳朵里不给你发薪水。”

        麻雀道:“我有好多好多事情想向您请教呢。”

        沈忘忧道:“请教未必要吃饭啊,反正还没到时间,走,去你办公室谈。”

        罗猎虽然心中满肚子疑问,可是他毕竟是第一次见到沈忘忧,对这个人他一点都不了解,所以他也不敢贸然相问,麻雀却没有那么多的机心,向罗猎道:“拿来。”

        罗猎心中一怔:“什么拿来?”

        麻雀道:“那匕首!”

        罗猎头皮一紧,沈忘忧给他的第一印象绝非普通人物,更何况当年和母亲通信的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此人,罗猎并不想暴露太多,可麻雀对沈忘忧显然是极其信任的,而且在她眼中沈忘忧学识渊博,无所不知。

        罗猎将匕首拿了出来,其实想想也不是什么坏事,刚好可以看看这位沈忘忧是不是真有本事,连顶尖冶金学教授都无法确定的物质,沈忘忧未必知道是什么?

        沈忘忧看到那柄匕首不由得露出苦笑:“刚见面这就舞刀弄剑的,小麻雀,你还真是麻烦。”

        麻雀帮他拿过公文包,撒娇道:“我可跟罗猎说了,您天文地理无所不精,是我见过最有学问的人。”

        沈忘忧笑道:“捧得越高,摔得越重,你这丫头嘴巴越来越会说了。”从罗猎手中将匕首接了过来,并没有急于将之从鞘中拔出,而是先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份量,然后看了看匕首的外形,刀鞘和手柄的制造工艺,轻声道:“这匕首应当是民国成立之后出品,工艺普通。”右手握住手柄向外抽出了一些,只是看到了部分的锋刃,沈忘忧的脸色却是突然一变,他还刀入鞘,双目炯炯盯住罗猎道:“这匕首你从何处得来?”

        罗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沈先生能够看出这匕首有何不同吗?”

        沈忘忧将匕首还给了罗猎,他同样没有马上回答罗猎的问题,向罗猎道:“不如咱们去麻雀的办公室坐坐。”

        罗猎心中暗奇,沈忘忧刚才还说要去见校长,可是在看到这柄匕首之后,居然主动提出要去麻雀的办公室坐坐,显然他有话想说,难道他当真看出了匕首的来历?带着满腹的迷惑,罗猎随同他们一起回到了麻雀的小办公室。

        麻雀让他们自己随便坐,她去为两人泡茶,沈忘忧的目光在麻雀办公桌上扫了一眼,桌上那些圆明园的图纸还未来得及收起。沈忘忧并没有特别留意,在罗猎旁边的藤椅上坐了下去,和颜悦色道:“这匕首非常特别。”

        罗猎道:“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我也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材质,所以非常好奇。”

        沈忘忧道:“如果我没看错,这些细小的蓝色晶体应当是来自于外太空的陨石,通常被人们称为地玄晶。”

        罗猎内心剧震,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沈忘忧故弄玄虚,可是当沈忘忧说出地玄晶的名称之后,他已经相信,麻雀对沈忘忧的崇拜并非是没有原因的,这位麻博轩的师兄果真知识渊博,同时罗猎内心又生出警惕,沈忘忧何以认识地玄晶?这样的一个人又为何给自己的母亲写过一封如此奇怪的信,在心中他将母亲称之为反叛者。

        罗猎装出一脸迷惑的样子:“地玄晶?我从未听说过这种东西。”

        麻雀此时端着泡好的两杯茶走了过来:“地玄晶?沈伯伯,您说这叫地玄晶?”

        沈忘忧微笑道:“我也是猜测,地玄晶也非学名,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些关于这种物质的来历。”

        麻雀搬了张凳子过来,向罗猎得意地眨了眨眼睛道:“我就说嘛,沈伯伯肯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沈忘忧道:“我可没那么厉害,要说地玄晶这种东西,我还是从你父亲那里得知的。”

        麻雀啊了一声,连她都不知道这回事。

        沈忘忧道:“当年你父亲、罗行木、方克文三人组织探险队,那件事进行的非常的隐秘,我那时在黄浦,你父亲临行之前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了他要去考察探险的事情,还说他去寻找一个改写人类文明史的巨大发现。”

        麻雀点了点头,父亲生前一直将沈忘忧当成他的良师益友,麻雀也时常在想,如果当时沈忘忧在北平,父亲没有对他隐瞒这件事,或许他会阻止父亲的冒险。

        沈忘忧道:“结果他们还是出了事,你父亲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疯,当时你来找我,你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

        麻雀自然记得,当时已经变得疯疯癫癫的,在自己最彷徨无助的时候,是沈忘忧和福伯为她安排了一切,如果没有他们两人的帮助,自己当时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沈忘忧道:“你父亲身上还是带了一些东西回来,你们去日本看病之前,那些矿样和标本都暂时交由我来保管。”

        麻雀点了点头,经沈忘忧提醒,她已经完全想起来了。

        沈忘忧道:“在那些矿样之中,就有一颗同样的矿石,你父亲还在矿石的包装纸上写下了它的名称和来历,如今有部分矿石的样品还在我家的储藏室内。”

        罗猎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喜,按照沈忘忧的说法,他手中还有矿石的样品,

        麻雀道:“只是这种地玄晶有什么作用呢?”

        沈忘忧意味深长地向罗猎看了一眼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总之,你父亲千里迢迢从苍白山将它带回来,应该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吧,我不是矿产专家,对此兴趣不大,麻雀,那些东西本属于你的,改天有时间我拿来给你。”

        罗猎道:“沈先生认为这世上存不存在一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

        沈忘忧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特异功能的人不少啊。”

        麻雀道:“你有没有见过脑袋掉了半个还能长出来的人?”

        沈忘忧一口水呛了出来,赶紧扭过脸去,他被这一呛,剧烈咳嗽了起来,咳嗽得撕心裂肺,过了好久方才平复,掏出手帕擦了擦嘴唇,歉然笑道:“不好意思,呛到了。”

        麻雀有些歉意地来到他身后帮忙捶肩,如果不是自己提起这件事,沈忘忧也不会呛到。

        沈忘忧道:“你说什么?”

        麻雀看了罗猎一眼,生怕罗猎责怪自己多嘴,可看到罗猎的表情风轻云淡,并无什么过激的反应,于是继续道:“我们遇到了点麻烦,昨晚有个日本忍者追杀我们,他的手臂断了可以重新长出来,脑袋掉了也可以长出一个新的,子弹对他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就算是打伤了他,一会儿功夫就能复原。”

        沈忘忧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低声道:“你仔细说给我听听。”

        麻雀将此前的遭遇说了一遍,当然她并未提起这件事的起因,只是着重描述了忍者追杀他们的情景,沈忘忧听完之后,喃喃道:“怎么可能?”

        麻雀信誓旦旦道:“我亲眼所见,那还能有错?罗猎也看到了,他可以证明。”

        罗猎道:“我的确看到了,可有时候看到的事情也未必是真的,我听说日本忍者善用幻术,我该不是看到了他们的障眼法。”其实他心中明白,那晚所见绝不是障眼法,但是他并不了解沈忘忧,有些话不能说的太透。

        沈忘忧道:“这种事,我闻所未闻,人的再生能力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对身体的修复。”

        麻雀道:“壁虎蜥蜴有这样的能力,可是也仅限于尾巴,不可能脑袋掉了再长出来一个。”

        沈忘忧道:“你们又是怎么从他的追杀中逃脱的?”

        麻雀道:“有位神秘人帮助了我们,他藏身在远处的树林中打了那怪物忍者两枪。”

        沈忘忧道:“你刚才不是说子弹对他没有任何作用吗?”

        麻雀道:“他的子弹非常特别,击中那忍者之后发出蓝光。”

        沈忘忧将信将疑道:“你说得莫不是天方夜谭?”

        罗猎并没有提及母亲留下的那封信,虽然那封信和在麻雀家找到的另外一封,无论信纸还是信封都完全相同,但是罗猎并不能证实,这两封信都出自于沈忘忧的手笔,两封信上虽然都有文字,可是字体并不相同。

        进入春季,北平的雨多了起来,罗猎骑着三轮摩托车,冒雨回到正觉寺的时候,身上已经完全被雨淋湿,在门外看到了一辆黑色的福特牌轿车,不免多看了一眼,首先想到的是失踪多日的叶青虹可能回来了。

        将摩托车驶入避雨的长廊下,犹如落汤鸡一般的罗猎快步走入自己的房间,瞎子从大厅探出头来,扯着嗓子向罗猎叫道:“罗猎,你看看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