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不许动】(上)

第一百三十七章【不许动】(上)

        对方一发声,罗猎反倒笑了起来,从声音中他已经辨别出对方竟然是久未谋面的陆威霖。他转过身去,看到陆威霖穿着黑色风衣,右手的手指模拟成手枪的形状对着自己。

        罗猎将手中刚买的香烟递给他,陆威霖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抽出一支。罗猎帮他点上,轻声道:“刚来,还是一直都在啊?”陆威霖这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们两人也算得上是不打不相识,在一场场生死历险中不知不觉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其实罗猎问话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陆威霖左手的黑色皮箱,推测出他应当是抵达北平不久。

        陆威霖道:“今天刚到北平,本想去正觉寺找你们,到了这儿雨突然下大了,只能来这里避上一会儿,想不到啊,居然遇到了你。”

        罗猎听他说完,已经知道陆威霖是来找自己的,不过他应该不是过来单纯的访友叙旧那么简单,罗猎敏锐觉察到陆威霖的出现很可能和叶青虹新近的失踪有关。

        果不其然,陆威霖马上就道明了自己的来意:“叶青虹失踪了,穆三爷让我过来寻找她的下落。”

        其实这些天罗猎一直都在担心这件事,叶青虹在正觉寺和自己匆匆一晤之后就失去了下落,罗猎本以为叶青虹是躲在暗处守株待兔,可在东生派人冒充义和团进入绮春园开挖黄金之后,叶青虹居然没有出现,那时候罗猎就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其实就算陆威霖没有现身,他也打算直接和穆三爷联系。

        陆威霖的出现说明连穆三爷也不清楚叶青虹现在到底身在何处,罗猎皱了皱眉头道:“有没有她在北平落脚的地方?”

        陆威霖点了点头道:“有个地址,我打算找你问过之后再去呢。”他将地址说给罗猎听了,居然就在他们避雨的地方不远。

        此时雨稍稍小了一点,两人让黄包车夫离去,他们选择步行前往,走了不到三里地,已经来到陆威霖所说的叶青虹的暂住地,单从外面的高墙就已经看出宅院的气派,大门上着锁,里面没人。

        罗猎和陆威霖对望了一眼,彼此就已经心领神会,陆威霖为罗猎掩护,罗猎掏出随身携带的开锁工具开始撬锁,撬门别锁并非是他的强项,不过毕竟名师出高徒,和瞎子在一起久了,罗猎多少也掌握了一些开锁的要诀,更何况这门锁极为普通,罗猎并没有花费太久的时间就将门锁撬开。

        两人进入大门,合力将大门掩上,却见进门的院落之中绿草萋萋,树木丰茂,从花园的情况来看,应当有日子无人打理了。

        陆威霖道:“这里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罗猎做了个手势,两人分头寻找,里里外外将这套宅子搜索了一个遍,并没有看到有人在里面。

        罗猎撬开了车库的大门,看到车库内也没有人在,只停放着一辆挎斗摩托车,让他欣喜得是,摩托车钥匙就插在上面,叶青虹提供给他使用的汽车已经于昨晚被忍者摧毁,刚好可以将这辆摩托车开走当代步工具。

        陆威霖从他的表情中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叹了口气道:“走吧,看来她并没有在这里住过。”

        陆威霖的突然出现让阿诺欣喜不已,几人之中阿诺和陆威霖的感情最好,毕竟他们一起经历了在九幽秘境的同生共死,更让阿诺欣喜得是罗猎顺手牵羊带来的这辆挎斗摩托车,他在瀛口的时候就拥有过一辆破破烂烂的挎斗摩托车,一度被他视为最宝贵的财富。这辆摩托车和他此前的那辆型号相同,成色却是极新。

        罗猎善解人意,知道阿诺心底的情结,将钥匙扔给了他,让阿诺先出去兜兜风,顺便将油加满,再买些菜回来,陆威霖主动提出要和阿诺同去。

        瞎子白天补了一天的觉,才醒了没多久,揉着乱如鸡窝的头发,打着哈欠来到罗猎的面前:“是不是有麻烦了?”

        罗猎摇了摇头。

        瞎子道:“刚刚我听到好像有人来了。”

        罗猎这才将陆威霖来北平的事情跟他说了,瞎子不以为然道:“他来了又顶个屁用,枪法再好也打不死怪物忍者。”

        罗猎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别急,耐心等两天,张大哥就会回来了。”

        瞎子点了点头,自从周晓蝶离去之后,他始终心神不定,总是担心周晓蝶会出事,在一旁坐了,安大头一溜烟跑了过来,在他腿肚子上蹭来蹭去,瞎子在安大头的背上拍了拍,忽然问道:“小蝶留下的那张图是什么?”

        罗猎道:“应该是圆明园的地下水道,标记了一些东西,我怀疑可能是当年肖天行藏匿黄金的地点,毕竟咱们只找到了两尊木雕,肖天行可能藏了不少。”

        瞎子听到黄金小眼睛顿时灼灼生光,压低声音道:“咱们尽快挖出来,得了金子就离开这里,娘的,这北平实在不太平。”

        罗猎道:“叶青虹失踪了。”

        瞎子瞪大了双眼,然后这厮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那不正好,雇主都失踪了,咱们还傻兮兮地呆在这里做什么?干一票,捞一笔走人!”他说完,看到罗猎没有半点的反应,干咳了一声道:“怎么?你舍不得走啊?”

        罗猎道:“君子一诺千金……”

        “屁的千金!”瞎子压低声音道:“这园子里埋得就不止千金,咱们将肖天行留下的金子都弄走,那叶青虹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让她自自生自灭,再者说了,陆威霖不是来了,让他去找就是。”

        罗猎没有说话。

        瞎子叹了口气道:“我算是明白了,你喜欢叶青虹。”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是!”

        瞎子冷笑道:“别否认,你要是不喜欢她,被她坑了这么多次,还甘心为她做事?”

        “那是我欠她人情。”

        “别拿人情当借口,罗猎啊罗猎,咱们可是打尿尿和泥一起的兄弟,你跟别人玩深沉,跟我玩不了,你丫多粗多长我都清楚。”

        罗猎因为瞎子的粗俗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瞎子却没笑,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叶青虹不适合你,我绝不会接受一个只想利用你的女人跟你在一起。”

        罗猎从兜里摸出香烟,刚叼到嘴上,就被瞎子一把抢了过去:“心虚了,你听我说完。”

        罗猎无奈道:“说吧,我听着呢。”

        瞎子道:“你难道看不出麻雀喜欢你?”

        罗猎道:“你倒是蛮关心我的事情。”

        瞎子道:“麻雀不错,找老婆就得找个真心喜欢你的,再说了,麻雀论长相论人品,那样比不上叶青虹?”

        罗猎又抽出了一支香烟,瞎子伸手想抢,却被罗猎挡住了手臂,瞎子道:“你跟我说实话,叶青虹和麻雀你究竟喜欢谁?”

        罗猎终于成功将香烟点上,抽了口烟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瞎子道:“那我换一个方式,叶青虹和麻雀如果都愿意嫁给你,你会娶哪一个?”

        罗猎道:“我没想过结婚,而且我对她们两人没有产生你想象中的爱情。”

        瞎子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眨了眨眼睛:“你没骗我?”

        罗猎吐出一团烟雾,躺在躺椅上,目光投向上方阴沉沉的天空,轻声道:“我喜欢的人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了。”他仿佛看到空中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正在望着自己,罗猎被她的眼神刺痛了,下意识地闭上双眼,脑海中却出现熊熊燃烧的烈焰,一个白色的倩影正飞蛾扑火般扑向那团烈焰,他的内心剧烈抽搐了一下。

        心被灼痛的同时,手也感觉到一种烧灼的痛感。

        瞎子叫道:“二货啊,烟都烧手了。”

        陆威霖的到来并没有带来任何的起色,他虽然掌握了叶青虹在北平可能落脚的各个地点,也在罗猎几人的帮助下逐一寻找过,可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叶青虹果然失踪了,

        自从那晚之后,日本人也再没有前来找过他们的麻烦,那位拥有着强大再生能力的忍者也没有出现过,这让罗猎等人内心稍安。

        如果说最好的消息就是张长弓的返回,他和铁娃将周晓蝶安全送到了白山,这是罗猎的主意,奉天虽然很近,可是遍布日方势力,周晓蝶在那里长期居住并不安全,白山那边相对闭塞了一些,而且有杨家屯的几位老人,铁娃此番陪同周晓蝶过去,一可以照顾周晓蝶,二可以探望一下他的父老乡亲,在铁娃心中早已将乡亲们当成亲人看待,他出来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已经想家了。

        张长弓做事谨慎,几经中转,确信无人跟踪方才将周晓蝶安全送到了白山。至于周晓蝶的具体下落,他也只告诉了罗猎。

        瞎子本来嚷嚷着想去奉天陪伴周晓蝶,可是张长弓转交给他一封周晓蝶的亲笔信,瞎子看完之后就不吭声了,当晚喝得酩酊大醉,却是周晓蝶在信中明确告诉瞎子,自己一直以来都将他当成哥哥看待,从未有过其他的想法,这封信显然是要瞎子断了对她的念想。瞎子感觉自己的恋情刚刚开始,又被无情扼杀了,喝多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