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福山君】(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福山君】(下)

        “除去用在佐田右兵卫身上的,还有三支。”

        福伯点了点头:“全部封存起来,交由我来保管,没有我的允许,人体实验不可以继续进行。”

        “此事只怕无法从命!”平度哲也的态度异常坚定。

        福伯怒视平度哲也。

        平度哲也将头深深躬了下去:“福山君,我有难处,这件事我做不了主,您也一样。”

        福伯突然明白平度哲也之所以敢对抗自己的命令,是因为他得到了更为强大的支持,这个平度哲也的背后人物在实力和地位上应该都超过了自己,他点了点头,大吼道:“滚吧!”,平度哲也慌忙转身就想逃,听到福伯又道:“至于佐田右兵卫,你最好提醒他,你们可以帮他获得再生能力,一样可以将他置于死地,如果不懂得收敛,那么很快就是他的死期。”

        “哈伊!”

        福伯摆了摆手,平度哲也双手扶在地上,深深一躬,然后方才退了出去。

        福伯叹了口气,从刀架上取下另外一柄短刀,握住刀柄抽出了一截,露出刀鞘的部分却是蓝色透明的刀身,晶莹剔透,溢彩流光。

        这一夜对正觉寺的每个人都是一种煎熬,就连惯于高枕无忧的瞎子和阿诺也渡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还好那些日本人并未去而复返。

        天明的时候,众人聚到院中,麻雀的足踝经过这一夜非但没消肿反而肿得越发厉害了。

        罗猎决定带她去治疗,叶青虹留下的那辆汽车已经彻底损毁,罗猎唯有拉着板车,带着麻雀来到回春堂。

        之所以选择回春堂而不是去医院的原因,一是因为罗猎对吴杰的医术有信心,二是因为他想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吴杰,想征求一下他的看法。虽然没什么证据,可罗猎总认为昨晚出现的忍者很可能和吴杰所说的黑煞附体有关,在战斗中,那名忍者展现出非人的力量。

        来到回春堂的时候,吴杰正坐在门前逗他的鸟儿,罗猎还没有来得及向他打招呼,吴杰已经道:“罗先生来了?”他的表情非常冷淡,因为此前他特地向罗猎交代过,希望罗猎不要带陌生人前来打扰他。

        罗猎道:“吴大哥,我今儿过来是特地向您求医的,我朋友的脚扭了。”

        吴杰站起身,缓步来到板车前。

        麻雀在途中已经听罗猎说过吴杰是个瞎子,可看他的举动简直和正常人无异,心中难免有些奇怪,这个吴杰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像盲人。

        麻雀右脚的足踝已经肿起老高,发面馒头一样,吴杰让她就躺在车上不动,修长的手指在麻雀足踝上轻轻一捏,麻雀却痛得尖叫起来。

        吴杰道:“不妨事,骨头没断,只是扭伤了脚筋。”他转身走入房间内,取出了两贴膏药,其中一贴给麻雀贴上了,将剩下两贴交给了她,叮嘱道:“明天这个时候,再用一贴,这两天尽量不要走动,后天应该可以恢复如常。”

        麻雀只觉得那膏药贴上之后原本火热胀痛的足踝顷刻间如同清流涌入,疼痛也不那么明显了,看来罗猎没有欺骗自己,这位盲人郎中果然有过人之能,刚一出手就显奇效。

        吴杰说完就下起了逐客令:“没别的事情,两位请便吧,我待会儿还要出诊。”他今天的态度出奇的冷淡。

        罗猎并不介意,微笑道:“有些事想跟您商量。”

        吴杰点了点头,低声道:“你跟我来。”

        罗猎听得清楚,他说的是你跟我来,而不是你们,于是让麻雀就在外面坐着等自己。

        走入吴杰的小屋,看到床上的行李箱和叠好的衣服,却是准备整理行李出门的样子,罗猎愕然道:“吴大哥打算出门?”

        吴杰也没有隐瞒:“是,我打算去趟津门。”

        罗猎顿时猜想到他此番前往津门或许是为了寻找方克文,心中难免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将方克文的事情告诉他,对吴杰他已经有些了解,此人有些像西方的驱魔猎人,他的使命或许就是为了寻找并消灭黑煞附体的生命。

        罗猎道:“昨晚我遇到了一个麻烦。”

        吴杰沉声道:“方克文找你了?”

        罗猎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们遭遇了日本人的伏击,前晚被方克文扯掉右臂的忍者出现了。”

        吴杰皱了皱眉头,他马上意识到这件事的不寻常,一个人的手臂在被人活生生撕扯掉之后,等于丢掉了大半条性命,按理说绝不可能在一日之间就恢复过来。

        罗猎将昨晚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主要是讲述了和那名忍者交手的情景。

        吴杰的脸色变得越发凝重,当他听到有人开枪阻止了忍者之后,低声道:“忍者中枪之后什么状况?”

        罗猎道:“伤口现发出蓝光,肌肉血脉骨骼都变得近乎透明。”

        吴杰倒吸了一口冷气,手中的竹竿在地上重重一顿,然后开始在室内缓缓踱步。

        从吴杰的表现,罗猎就知道他必然了解一定的内情,兴许这忍者也是他所说的黑煞附体?

        吴杰道:“普通的子弹杀不死他?那子弹中含有地玄晶。”

        “地玄晶?”罗猎愕然道,他从未听说过这种东西。

        吴杰道:“你应当没听说过这样的东西,地玄晶应当是一种天来自外陨石,非常少见,人被黑煞附体之后,他们的防御力和攻击力都会变得极其强大,普通的刀枪无法对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只有用地玄晶制作的武器才能。”

        罗猎道:“您是说,昨晚将忍者吓走的那个人,他的子弹是用地玄晶制成?”

        吴杰点了点头道:“不排除这个可能。”

        罗猎道:“那名忍者并非刀枪不入,他拥有超强的再生能力,我亲眼看到他的头颅被轰掉了小半个,可是一会儿功夫就完全复原了。”直到现在罗猎仍然觉得这件事不可思议。

        吴杰道:“黑煞附体,吸附在不同人的身上会产生不同的变化,方克文变成了一个满身鳞甲神力惊人的怪兽,那个忍者获得了强大的再生能力,这些人获得超强能力的同时,无一例外地会迷失本性,祸乱人间!”

        罗猎心情极其沉重,如果那名忍者再度前来,他和他的这些朋友根本没有能力与之抗衡,吴杰或许懂得怎样对付这些被黑煞附体的怪物,正准备请教之时。

        吴杰道:“你的处境很危险,还是尽快离开北平吧。”

        罗猎道:“事情还没办完,我暂时不能走。”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别说叶青虹委托自己的事情并未完成,现在连委托人叶青虹也神秘消失,罗猎又怎能在这个时候离去。

        吴杰沉默了一会儿,撩开长衫,从腰间取下一把匕首,递给了罗猎道:“你留着,危急的时候兴许用得上。”

        罗猎接过匕首,感觉入手颇为沉重,乌木手柄,鲨鱼皮鞘,造型古朴但是做工算不上精致,当着吴杰的面,罗猎并没有将匕首抽出,也没有推辞,恭敬道:“谢谢吴大哥。”吴杰做事神出鬼没,深不可测,他送给自己的东西必非凡品。

        吴杰道:“不必客气,以后你不用来这里找我了,这一去我也不知何时能够回来。”他来到床前,将叠好的衣服井井有条地放入藤条箱内。

        罗猎道:“吴大哥,方克文的本性不坏,您……”

        吴杰打断了他的话:“自从他们被黑煞附体的那一刻,就已经迷失了本性,你务必要记住,面对这种人绝不可以手下留情,你对他留情,就是对自己残忍。”他想起了一件事:“对了,门口的那只鹩哥你带走吧,若是有缘咱们还能再见。”

        罗猎点了点头,吴杰为人大有侠者之风,独来独往,做事坚决无畏,此人的信念极其坚定,一旦决定的事情,绝不会被他人的意见所转移。

        麻雀让罗猎将自己送到燕京大学的宿舍,那里有同事可以帮忙照顾她。

        忙完麻雀的事情,罗猎将板车和鹩哥都留在了麻雀那里,在他看来麻雀、鹩哥都是鸟类,相互之间应该有共同语言。

        在燕京大学门外叫了一辆黄包车,舒舒坦坦躺在车上,奔波了一天,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在车内无意中发现了一份客人遗留的报纸,罗猎随手展开,浏览了一下,无意中在中缝内发现了一行小字,这是一则讣告,却是一代名伶焦玉成于津门寓所内被人枪杀。

        看到焦玉成的名字,罗猎不由得想到了远走黄浦的白云飞,这焦玉成乃是白云飞的授业恩师,他中风瘫痪之后告别了舞台,生活开始变得窘迫,一直以来都是白云飞在负责他的生活,没想到白云飞出事没多久,焦玉成就被人枪杀。罗猎心中暗叹这些江湖人的冷血,焦玉成只是一个瘫痪的老人,为何还要对他赶尽杀绝?

        罗猎的心情因这个消息而变得低沉,黄包车夫拉到中途,天空突然就下起雨来。罗猎不忍心看他在雨中奔跑,让他先去前方的长廊下避雨,等雨停了再继续赶路。

        风雨长廊内挤满了避雨的人们,那车夫生怕罗猎走远,对他亦步亦趋,罗猎知道他担心自己逃了车前,笑了笑,先付给车夫车资,指了指前方的烟酒铺,说明自己过去买包烟。

        车夫得了车钱也就不再跟着,安心蹲在了原地候着。

        罗猎来到烟酒铺前,买了一包香烟,刚点上一支,就感到有硬物顶住了自己的后腰:“不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