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五章【狂飙起】(上)

第一百三十五章【狂飙起】(上)

        罗猎慢慢将车靠近,瞎子摸出了一颗手雷,提醒道:“这帮人有问题。”

        罗猎道:“都坐稳了。”

        瞎子慌忙坐好,双手紧紧抓住前方座椅的靠背。

        就在卡口的几人以为这辆车就要停下的时候,罗猎突然踩下了油门,汽车瞬间提速,轰鸣声中,撞击在了临时卡口的木制栏杆之上,栏杆从中断裂木屑乱飞。

        其实在罗猎看到这突然出现卡口的刹那就已经决定强行闯关,他们三人的目的在于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这边闹得动静越大,越是能够将潜在的敌人吸引过来。

        罗猎冲出卡口之后,并没有笔直向前,而是转动方向盘,操纵汽车向卡口后停在路边的汽车撞去,一个娴熟的摆尾,将对方的车辆挤下了路肩。然后调整车身,继续向前方驶去。

        瞎子大声提醒道:“注意前面那辆车!”

        原本藏匿在树林里的那辆车已经发现了这边的变故,同样型号的绿色越野车开出树林驶入正路,然后迎着罗猎他们的汽车驶来。

        罗猎表情坚毅,脚踩油门,汽车仍然在不停加速着,两辆车相向而行,距离越来越近。

        瞎子大叫道:“就要撞上了!”

        麻雀也吓得不行,双手下意识地抓住瞎子胖乎乎的胳膊,因为紧张而用力掐了下去。坐在后座的他们尚且紧张如此,首当其冲的罗猎心理所承受的压力比他们更大。

        罗猎的心理素质极其强大,在他看来对面那辆车的司机同样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两强相遇勇者胜,这是一场勇气的比拼。

        两辆车高速接近,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对面的汽车突然紧急变向,偏向一边,主动让出了通道,罗猎却依然速度不减,轿车擦着对方的车身掠过,车身彼此摩擦碰撞,发出刺耳的鸣响,擦出一条火红的慧尾,在两车相擦的刹那,麻雀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发出一声源自内心的尖叫,不过她的声音被两车相擦的噪音掩盖了。

        瞎子也跟着大叫起来,他倒不是吓得,而是被麻雀的指甲掐的好不疼痛,唯有惨叫方能减轻一些痛苦。

        对方的那辆车重新调头,此时罗猎驾驶的那辆车已经飞速行驶到了大路之上,远远将他们撇开,两辆越野车重新上路,一前一后全速追去。

        麻雀已经停止了尖叫,可瞎子仍然在大声惨叫,麻雀望着他一脸的嫌弃:“胆小鬼,有什么好怕的?”

        瞎子苦着脸道:“被你掐出血了……”

        麻雀这才搞清为什么瞎子这么夸张,赶紧放开了双手,故意装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转身看了看后面的两辆车,如释重负道:“看来他们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来。”

        瞎子没好气道:“别忘了你的身份,你现在是周晓蝶,你看不到任何东西。”

        麻雀道:“反正他们看不到。”她趴在前方的靠背上,向罗猎赞道:“罗猎,你车开得好棒。”

        瞎子道:“那是当然,老司机了。”他对罗猎是真心佩服,刚才的情景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换成他是不敢加大油门径直装上去的,也只有罗猎的强大心态敢做这样的事情。

        罗猎道:“别顾着说话,看他们有没有跟上来。”

        瞎子转身看了看,发现那两辆车应该和他们相距一里的样子,笑道:“跟着呢,罗猎,今天就当出来遛狗,跟那帮日本狗好好玩玩。”

        罗猎并没有和对方正面交锋的打算,根据目前的车速和双方的距离估算,他有把握甩开对方,可为了给周晓蝶的逃离创造更多的时机,他暂时还不能这样做,要引诱对方在后方继续追击,离开正觉寺越远越好。

        经过前方十字路口,却看到右方一辆摩托车驶入大路,紧紧跟随在汽车后方。

        瞎子定睛望去,却见那人一身黑衣忍者装扮,脸上也用黑布蒙住,只露出一双眼睛,肩头露出长长的刀柄:“又来了一个。”

        罗猎将油门踩到底部,意图将后方的追击者甩开。

        然而那黑衣忍者所骑乘的摩托车提速更快,轰鸣声中,已经冲到汽车的左侧,和他们并驾齐驱,忍者冷酷的双目盯住车内的罗猎,阴冷的杀机犹如无形的大网将车内的罗猎笼罩。

        瞎子凑近车窗,三人之中也唯有他才能看清对方的细节,瞎子有些不能置信地眨了眨眼睛,他辨认出,眼前这名骑乘摩托车近距离追击他们的忍者似乎是昨晚在风雨园被怪物撕扯掉右臂的那个,当时瞎子还以为他死了,想不到才过了一天就完好无恙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他们三人展开追杀。

        瞎子揉了揉眼睛道:“我一定是看错了。”

        麻雀道:“什么错了?”说话的时候,身体因车辆的摆动撞在车门上,却是罗猎突然转动方向盘,利用车身撞击那名忍者。

        忍者不得不紧急刹车,摩托车的后轮因为紧急刹车而向上翘起,脱离了地面。罗猎撞了个空,操纵车辆S形行进,让忍者一时间无法超越自己。

        瞎子大声道:“罗猎,这忍者好像就是昨天在货仓大开杀戒的那个,他明明右臂被怪物扯断了……怎么?”

        罗猎冷静道:“或许你认错了人,或许他们原本就是孪生兄弟。”

        瞎子挠了挠头,自己认错人应该不可能,不过罗猎的说法的确很有道理,这货的头脑果然比自己灵光。

        忍者减速之后,机车再度加速,这次他竟然不顾一切地向汽车的车尾撞来。

        瞎子和麻雀都在后座,时刻关注着这厮的举动,在他们看来忍者的行为无异于以卵击石,在摩托车即将撞击在车尾的刹那,那名忍者突然舍弃摩托车腾空而起。

        失去控制的摩托车全速撞击在汽车的尾部,车身震动了一下,并没有影响到罗猎的驾驶。几乎在同时,车顶传来一声剧震,却是那名忍者双脚落在了车顶之上。

        瞎子已经掏出了手枪,瞄准车顶,连续射击,子弹穿透车顶,射向上方的忍者。罗猎猛然踩下刹车,意图利用惯性将忍者从车顶甩出去。

        忍者凌空飞跃,身躯在空中连续转体,落在前方的路面上。

        罗猎踩下油门,毫不犹豫地向忍者撞去。

        忍者望着向自己高速撞来的汽车,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恐惧,雪亮的车灯照耀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眸,瞳孔在强光的照射下骤然收缩,他抽出肩头的太刀,双手握刀,非但没有躲避,反而迎向汽车冲去,在汽车撞向自己的刹那,身躯车厢翻滚,然后挥动太刀,劈斩在车轮之上,锋利的太刀将高速行进的车轮一分为二,车轮在被击破之时发出接连的气爆声。

        罗猎感觉车身开始偏移,汽车倾斜下去,车身于路面摩擦出无数火星,拖出一条长长的光之轨迹,然后车身翻滚着离开了路肩,沿着倾斜的斜坡不停滚落下去,等到车身静止下来,罗猎一脚将变形的车门踹开,从里面爬了出去。

        瞎子和麻雀也没有受伤,他先将麻雀推了出去,然后自己跟着从面目全非的车厢中爬了出来。

        黑衣忍者正从上方的道路缓缓向他们走来,瞎子摸了摸自己被撞肿的额头,骂道:“王八蛋!”从腰间摸出了一颗手雷,然后向如影相随的黑衣忍者全力扔了过去。

        手雷在黑衣忍者身边炸响,他却于火光中闪身而出,宛如下山的猛虎,右手握住太刀呈四十五度角指向地面,飞速向他们冲了过来。

        罗猎大吼道:“瞎子,带麻雀先走!”

        瞎子临危不惧道:“你们先走,我来殿后!”他又扔出了一颗手雷。

        忍者挥刀将手雷拍了出去,那手雷落在远方的泥地中炸响,激得泥浆四溅。瞎子看到这厮熟悉的出刀手法,更加认定这就是昨晚的忍者无疑。

        罗猎此时却迎着忍者冲了上去,前冲的过程中,抽出三柄飞刀,咻!咻!咻,几乎在同时射向那名忍者,飞刀在空中呈品字形,扯出三条闪亮的轨迹,飞刀撕裂空气,发出阵阵尖啸。

        忍者挥刀击飞了其中的两刀,还是有一刀射在了他的肩头,他伸手将飞刀拔出,随手掷向罗猎。

        罗猎的飞刀技法炉火纯青,只是在力量上有所欠缺,可是这忍者射出的飞刀速度快到了极致,罗猎也曾经见过不少的飞刀高手,可是从未见过有人出刀的速度如此之快,那忍者刚一扬手,飞刀就已经来到自己的面前。

        罗猎仓促之中不及闪避,唯有用右手尚未来及射出的飞刀去挡,双刀撞击在一起,发出噹地一声刺响,比起这声惊人的刺响,对方飞刀上蕴含的巨大力量更让罗猎吃惊,他虽然成功挡住了对方的飞刀,却被这一刀震得胸口血气翻腾,向后来接连退出三步方才堪堪卸去这股强大的力量。

        瞎子向麻雀叫道:“你快走!”他举起手枪瞄准那名忍者,连续扣动扳机。

        面对横飞的子弹,那名忍者竟然不闪不避,任凭子弹射入他的身体,瞎子刚开始还因为自己击中了对方而欣喜,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射出的子弹根本对那名忍者构成致命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