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实验品】(上)

第一百三十四章【实验品】(上)

        周晓蝶的双手紧握在一起,她知道身边的这些人不会放弃自己,感动之余又感到内疚,自己并不值得他们这样做,周晓蝶用力摇了摇头道:“算了,你们还是别为我冒险了,这周围遍布他们的耳目,我没可能从他们的眼皮底下逃走。”

        麻雀却道:“我有办法。”

        周晓蝶愣了一下,不知麻雀所说的办法究竟是什么。

        麻雀道:“我可以扮成你的样子将他们引开,只要引开了那些日本人的注意力,你就可以趁机离开。”经过深思熟虑,麻雀认为这是眼前最为可行的办法。

        “不!我不可以让你为我冒险。”

        麻雀道:“算不上冒险,只要我将他们引开,自然会马上暴露身份,他们发现追错了目标也不会全力以赴,况且还有罗猎和安翟陪着我,就算遇到了什么麻烦,他们也能够保护我。”

        周晓蝶的内心在激烈交战着,她不想让周围人再为自己冒险,可是她也清楚,无论是安翟还是罗猎,仰或是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不会放弃自己。

        麻雀看出了她的犹豫,柔声道:“我相信如果遇到麻烦的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你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松雪凉子走入位于京西的山田医院,医院不算大,也没什么病人,她从后院进入医院的行政区,前方突兀耸立着一座五层的灰色楼房,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大半个院落,让人从心底感到压抑,仿佛有一个巨人就站立在对面。

        来到这里之前,松雪凉子已经换下红艳如火的外衣,换成了海军灰的风衣,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松雪凉子双手插在衣兜内,俏脸藏在竖起的衣领中,墨镜下的双眸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她是被突然召回了这里。

        深吸了一口气,方才走向这灰色的小楼,没等她来到门前,大门已经打开了,身高体壮的坂本鬼瞳出门相迎,向她躬身行礼。

        松雪凉子有些诧异,此时方才知道船越龙一到了。

        松雪凉子走入小楼,随后进入的坂本鬼瞳将房门关上,两名武士站在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处,坂本鬼瞳向松雪凉子做了个邀请的动作:“请!船越先生在书房等您。”

        松雪凉子皱了皱眉头,脱下风衣递给了坂本鬼瞳,在上楼之前摘下墨镜,将墨镜放入上衣口袋中,然后沿着充满年代历史的红橡木楼梯缓步走了上去,楼梯非常的古旧,即便是松雪凉子轻盈的身躯行走其上,仍然不时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

        松雪凉子不喜欢这个地方,感觉这里每一个角落都散发出陈旧腐朽的味道,连空气中都充满了一股刺鼻的霉味,确切地说还混杂了消毒水的味道。

        书房位于二层,房门大开着,船越龙一很少有地穿着黑色中山装,坐在窗前独自看书,他所在的位置是房间内阳光最好的地方,那道透过玻璃窗投射出的光柱刚好落在他的书本上。

        松雪凉子来到他的身边,深深一躬道:“船越先生。”

        船越龙一并没有看她,目光仍然专注地看着面前的书籍,这让松雪凉子禁不住生出好奇,究竟是一本什么书这样吸引他的注意力。

        直到船越龙一看完那一页,方才夹好书签,慢慢将书本合上,松雪凉子这才看清他看得却是一本中国的《山海经》。

        船越龙一仿佛才意识到松雪凉子到来一样,和颜悦色道:“坐!”

        松雪凉子道谢之后,在一旁坐下。对船越龙一她始终保持着相当的尊敬,船越龙一一手训练了她,虽然两人没有师徒之名,可的确有授业之恩。

        船越龙一道:“昨晚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佐田是我最优秀的弟子,他的右臂竟然被人活生生撕扯下来。”

        松雪凉子慌忙站起身来,深深一躬道:“对不起了,是属下办事不利,方才让佐田君受到如此重创。”

        船越龙一淡然一笑,示意她坐下去,然后道:“你可看清了那怪物的样子?”

        松雪凉子直到现在回忆起昨晚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她低声道:“他带着面具,身上似有鳞甲,刀枪不入,我们的子弹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他力量惊人,的双手如同狼爪,可以徒手撕裂人的身体,甚至可以轻易洞穿钢板,弹跳力惊人,轻轻一跃高度可达三米,我过去从未见过这样可怕的怪物。”

        船越龙一点了点头:“此事你不必过问了。”

        松雪凉子愕然道:“什么?”

        船越龙一淡然道:“我的话说的还不够清楚?”

        松雪凉子躬身道:“属下不知做错了什么事情,先生为何要做出这样的安排?”

        船越龙一道:“津门那边还有些后续的事情要处理,你的身份毕竟是方康伟的姨太太,有些事情离不开你。”他虽然说的婉转,可是意思已经表达得非常明确,他是要让松雪凉子从这里出局。

        松雪凉子道:“可是我已经找到了周晓蝶的下落,在正觉寺周围已经部署完毕,今晚就可以收网。”

        船越龙一道:“会有其他人负责,从今天起你的任务是津门那边。”

        松雪凉子道:“对周晓蝶我是最了解的,就算抓住了她,也只有我才能从她嘴里问出东西在哪里。”

        船越龙一缓缓站起身来,他的表情不怒自威,松雪凉子在他的注视下不得不垂下头去。

        船越龙一道:“你记不记得第一天接受训练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什么?任何时候都要无条件服从上方的命令!”

        “哈伊!”松雪凉子起身再次向船越龙一深深一躬。

        松雪凉子离去的时候,船越龙一亲自将她送到大门,目送松雪凉子远去,船越龙一却并未马上返回书房,而是走入了地下室,打开地下室的木门,走入其中,船越龙一将房门关上,来到酒柜前,转动酒柜中其中的一瓶,酒柜对面的墙壁缓缓移动开来,露出向下的台阶,原来在这栋小楼地下室的地下还另有洞天。

        船越龙一沿着阶梯缓步走了下去,走到尽头,是一扇厚重的铁门,铁门的上方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窗,用来观察之用,船越龙一摁响门铃,里面出现一张面孔向外面张望了一下,确定船越龙一的身份之后方才打开了铁门。

        船越龙一走入铁门换上了隔离衣,走入前方的消毒室,消毒之后穿过消毒室,前方有几名身穿隔离衣的人正在来回忙碌着,船越龙一来到手术室前方,透过手术室外巨大的玻璃窗观察着里面的状况。

        正在接受手术的人正是他的爱徒佐田右兵卫,昨晚出现在风雨园的怪人将佐田右兵卫的整条右臂硬生生从肩膀上撕脱,虽然在事后找回了那条臂膀,却因损伤过于严重,而且时间耽搁的过久,再植成功的希望渺茫。

        船越龙一花白的眉毛凝结在一起,虎目中充满了担忧。

        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缓步来到他的身边,船越龙一向他鞠躬表示敬意。

        那男子是日本京都大学生物学教授平度哲也,他向船越龙一道:“病人的状况很差,创面过大,失血过多,而且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感染症状,他的右臂虽然已经接驳,可是从目前来看,并没有再植成功的希望,我无法确定能够保住他的生命。”

        船越龙一低声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他非常了解自己的这个弟子,佐田右兵卫生性好强,就算他能够度过危险,如果落下如此严重的残疾,恐怕也会痛不欲生。

        平度哲也道:“船越君,我有句话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船越龙一点了点头,示意平度哲也不必卖关子。

        平度哲也低声道:“船越君还记得你我当年共同参与的追风者计划吗?”

        船越龙一的脸色陡然一变。

        平度哲也道:“化神激素的研究已经成功,我们从麻博轩的血液中提取的特殊物质进行过多次的动物实验。”

        船越龙一冷冷道:“人体实验还没有正式开始吧。”

        平度哲也点了点头道:“一直没有合适的对象。”他的目光投向手术室中的佐田右兵卫。

        船越龙一道:“你准备从他开始?”

        平度哲也道:“我可以给他注射化神激素,激素的再生作用,或许可以能让他的断肢再植产生奇迹,而且化神激素可以在短时间内对他的身体进行修复和强化,也唯有这个方式可以让他脱离危险。”

        船越龙一盯住平度哲也,他并不相信眼前这位天才生物学家的话,因为他们有过合作,所以他清楚平度哲也博学睿智的头脑中同样存在着超级疯狂的想法,为了他的研究,他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将道德和人伦抛到一边。

        平度哲也道:“船越君选择吧。”

        船越龙一道:“你能保证他可以恢复健康?”

        平度哲也道:“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他只是第一个接受化神激素的实验者,我不敢保证任何事,甚至我无法确定会不会有其他的并发症。”

        此时手术室内发生了状况,正在操作的医护人员明显慌张了起来,外面有人正拿着血浆飞快地奔入手术室。

        平度哲也低声道:“船越君,时间不多了。”

        船越龙一一字一句道:“不管你用怎样的方法,我只要你保证他能够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