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心与目】(下)

第一百三十二【心与目】(下)

        吴杰追问道:“你当真找不到他的下落?”

        罗猎点了点头,吴杰叹了口气道:“只怕麻烦了。”

        罗猎意识到其中必有文章,试探道:“什么麻烦?”

        吴杰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黑煞?”

        罗猎点了点头,最早他还是从颜天心那里听说黑煞附体邪魔入心的事情,按照颜天心的说法,罗行木就是被黑煞附体,罗猎也曾经亲眼见到罗行木的转变,短时间内罗行木的双目生满黑色的脉络,而他的力量也得以迅速的提升。

        吴杰道:“你听说过。”

        罗猎心中越发诧异,吴杰明明是个盲人,自己并未说话,他却能够知道自己已经点头。

        吴杰道:“我虽然双目失明,可是我的感知力很强,我能够感觉到周围细微的变化,别人用眼睛看,我可以用心看。”

        如果是第一次接触吴杰,肯定会认为他是在吹牛,可是在接触一段时间之后,罗猎对吴杰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吴杰拥有着超人一等的感知力,这种超感可以摆脱失明的束缚。

        吴杰又道:“用心看人和用眼看人有着很大的区别,用眼看人看到的是表面,可用心看人,却能够看到常人无法发现的内在。”

        罗猎拿起酒壶为吴杰斟满面前的酒杯,他对吴杰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此人非但拥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本领,而且智慧高绝,刚才的这番话似乎在暗示自己什么。

        吴杰道:“打坐吐纳,其实是一种呼吸方法,人的呼吸方法天生形成,每个人呼吸的节奏和频率都不相同,只有掌握了正确的呼吸方法,才可以在一呼一吸之中让身体得到充分的养分,育人如养花,只有掌握了正确的方法,才会开出艳压群芳的花朵。”

        罗猎听得认真,吴杰的每句话都让他获益匪浅。

        吴杰突然话锋一转:“人的情绪会引起呼吸和心跳的变化,普通人觉察不到,尤其是善于掩饰的人,可以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可尽管如此,他还是会出现一些变化,而这些变化,瞒不过我的心。”他微微抬起头,面孔朝着罗猎,罗猎虽然知道他是一个盲人,可是却产生了一种墨镜后正有一双锐利的眼睛盯住自己的错觉。

        吴杰道:“你对我撒了谎。”

        罗猎的表情有些尴尬,不是他有意要对吴杰撒谎,而是方克文现在的变化实在是太惊人,也太超乎想象,他决定暂时保守这个秘密,而且他的确不知道方克文现在的下落。

        吴杰道:“其实卓先生还有一封信给我,他怀疑你和那位姓方的朋友已经被黑煞附体,所以才会建议你们来找我。”

        罗猎道:“吴大哥能解除黑煞附体的麻烦?”

        吴杰摇了摇头道:“如果证实你们被黑煞附体,我会在你们造成祸患之前杀掉你们。”他的语气波澜不惊,可是罗猎却听得心惊肉跳,这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来回春堂治疗,岂不是等于将性命交到了吴杰的手中,如果吴杰察觉到自己身体有异常变化,那么只怕自己早已是一个死人。

        吴杰道:“你没什么事情。”

        罗猎暗自松了口气。

        吴杰道:“说说看,哪里能够找到他?”

        罗猎道:“我不知道他现在的下落。”

        吴杰道:“看来你仍然不知道黑煞附体的可怕,人一旦被黑煞附体,发作的时候会残忍异常,甚至六亲不认,而且杀伤力极其惊人,你若是对我刻意隐瞒,恐怕会害死许多无辜的性命。”

        罗猎内心反复犹豫着,吴杰并没有继续逼迫他,而是耐心等候着罗猎最终的决定。

        罗猎终于点了点头道:“昨晚我遇到了一个怪人,他杀伤力极其惊人。”

        吴杰道:“可不可以带我去事情发生的地方?”

        罗猎道:“那里应该被军警控制起来,不过我可以带你去一个他曾经出现过的地方。”

        吴杰点了点头:“好,这就带我去。”

        罗猎带吴杰去的地方是琉璃厂惜金轩,可是等到了地方罗猎不由得大吃一惊,几天没来,惜金轩竟然只剩下一片焦土,问过之后方才知道昨晚惜金轩失火,等到发现的时候,火势已经控制不住,幸好惜金轩相对隔离,大火并没有蔓延起来,否则整个琉璃厂都要遭殃。

        罗猎走入那片断壁残垣,大火虽然可以烧去地表建筑,却不可能损坏地面,更何况这惜金轩的地下全都是用真正的金砖铺成,真金不怕火炼。罗猎拨开表面的废墟,方才发现地面上的金砖都已不见,应该在失火之前,方克文就已经将这些金砖全都转移走了。

        吴杰握着一根竹杖站在外面,虽然看不到具体的状况,可也已经料到出了事情。

        罗猎在废墟内搜寻了一圈,确信方克文连一块金砖都没有剩下,由此证明方克文并未丧失理智,他还知道这些金砖的重要性。只是心中难免纳闷,方克文如何以一人之力将这些黄金全都搬走?

        惜金轩这边已经无迹可寻,罗猎思来想去,将吴杰带到了正觉寺,他们那辆严重损毁的汽车还没有来得及送去修理。吴杰伸出手去,将手指插入引擎盖上的五个孔洞之中,脸上的表情变得异常严峻。

        吴杰道:“你能断定是他?”

        罗猎道:“应该不会有错。”他并没有说明原因,真正的原因其实是他曾经亲眼看到方克文身上生出的鳞片,那鳞片刀枪不入,昨晚的怪人同样拥有这样的强悍体魄。

        吴杰吸了吸鼻子,他拉开已经变形的车门,躬身进入车内,从驾驶座下找到了一枚闪亮的鳞片。

        罗猎暗自惭愧,昨晚他回来之后,已经将这辆车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搜查了一遍,都没有发现这枚鳞片,想不到还不如一个盲人,可他随即又想到吴杰可不是普通人,他拥有远超常人的感知能力。

        吴杰将那枚鳞片凑在鼻翼前闻了闻,然后小心收起,低声道:“这是他身上的?”

        罗猎此时已经无法隐瞒,点了点头道:“是!”

        吴杰道:“此人已经被黑煞附体,而且我从未见听说过这样的变异。”

        罗猎道:“他是停药之后才发生的改变。”

        吴杰道:“卓先生看出他的状况有些不对,所以先给他放血,然后用药物控制他的身体,但是他也无法确定此人究竟是不是黑煞附身,故而建议来我这里确认。”

        从吴杰的这番话罗猎推断出,卓一手在鉴别黑煞附体的方面应当不如吴杰。

        罗猎道:“我相信他应该人性未泯,昨晚他击碎挡风玻璃的时候本来有机会杀死我,可是他在最后关头选择离开,我想他应当认出了我。”

        吴杰冷冷道:“一个人一旦黑煞附体就泯灭人性,你千万不要将他当成正常人看待,有机会一定要下手将他杀死,不可以有任何犹豫。”

        罗猎抿了抿嘴唇,方克文虽然变成了一个怪物,可是在他心中仍然将之视为朋友,如果现在方克文当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罗猎很难保证自己能够狠心将之铲除。

        吴杰道:“告诉我他曾经出现在什么地方,还有,他可能去的地方。”

        吴杰问完详情,起身离开,罗猎本想留他在正觉寺吃饭,可吴杰对罗猎的邀请甚至没有最基本的回应,来到正觉寺门前,一个身影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险些撞在吴杰的身上,吴杰脚步后撤,轻巧闪过,然后点着竹杖径直走出门外。

        进来的却是麻雀,麻雀看到自己险些撞到一个盲人,忙不迭地向对方道歉,可是吴杰压根没有理会她,已经出了正觉寺飘然远去。

        麻雀一头雾水地望着吴杰的背影,心中实在纳闷,怎么一个盲人似乎看得比自己更加清楚。

        罗猎迎了上来道:“找我?”

        麻雀连连点头道:“那木雕呢?”她还不知道木雕和金元宝已经被罗猎归还给周晓蝶的事情。

        罗猎摇了摇头。

        麻雀不明白他的意思,惊喜道:“我查了一下资料,那些金元宝应当是当年老佛爷交给瑞亲王用来修园子的。”

        罗猎道:“那又怎样?”

        麻雀道:“不义之财,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们大可将那些钱做了慈善。”

        罗猎又摇了摇头。

        麻雀道:“你总是摇头什么意思?”

        罗猎道:“东西没了,全都没了。”

        瞎子远远看着这边,刚才吴杰从出现到离开他都看着呢,听罗猎说过吴杰是个货真价实的瞎子,可是怎么看都不像,吴杰的一举一动甚至比起自己这个健全人还要灵活许多。他不由得想起了周晓蝶,如果周晓蝶也拥有对方那种超强的感知能力该有多好。

        罗猎已经来到瞎子的身边,麻雀跟在后面不依不饶道:“你说,怎么会没了?怎么会突然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