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心与目】(上)

第一百三十二章【心与目】(上)

        罗猎点了点头道:“其实肖天行早就将真的避风符送给了他的宝贝女儿。”

        张长弓猜测道:“你说松雪凉子他们抓周晓蝶的目的是不是为了这枚避风塔符?”

        罗猎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不过,他们一定想从周晓蝶的身上得到什么。”

        张长弓压低声音道:“咱们将周晓蝶救过来,岂不是惹了一个大麻烦?”

        罗猎道:“有些麻烦是躲不过去的,就算咱们不去招惹,它也会主动找上门来。”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不惹事,可也不怕事。”

        罗猎会心一笑。

        张长弓又道:“叶青虹有没有消息?”

        罗猎摇了摇头道:“自从她将这边的事情交给了我,就人间蒸发了,我也纳闷,她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张长弓道:“该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罗猎心中一动,其实他此前也曾经这样想过,只是后来又想到叶青虹背后的势力和心机,按理说她这种人即便是遇到了麻烦也有能力逢凶化吉,可张长弓也这样说,让罗猎难免多想,他心中暗忖,兴许应该跟穆三爷联络一下了。

        是夜,罗猎依然彻夜难眠,而且因为受凉感冒的缘故,头疼欲裂,第二天一早,他就去了火神庙的回春堂。

        吴杰大清早没什么生意,正趴在桌上哈欠连天,听到罗猎来了,笑了笑道:“我正想找你呢。”

        罗猎跟着他回到小屋内,轻车熟路地来到小床上躺下,叹了口气道:“吴大哥,我昨晚一整夜都没睡,又受了点凉,此刻头疼得很。”

        吴杰道:“你先躺下,我帮你按摩。”

        罗猎躺好了,吴杰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落在他的头顶,手法娴熟地为他按压头部,不一会儿,罗猎感觉到自己头疼的症状就减轻了许多。

        吴杰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推拿按摩虽然能够帮你入眠,可是只能减轻症状无法除根。”

        罗猎道:“记得。”

        吴杰道:“我遍查古方,终于发现了一个可能治愈你失眠症的法子。”

        罗猎惊喜道:“真的?”

        吴杰道:“我又怎会骗你?我跟你说过,心病还须心药医,人的心脏和通体的经脉是相通的,你之所以失眠,是因为心情淤滞,血气沉积,经脉不通,日积月累,症状自然越来越严重。”

        罗猎在中医方面的知识有限,不过听吴杰所说似乎很有道理。

        吴杰道:“解决的办法就是打通经脉,让心血畅通,血气得以疏通之后,你的心情自然开朗,所有心病也就迎刃而解了。”

        罗猎道:“却不知如何打通经脉呢?”

        吴杰道:“你应当学过武功吧?”

        罗猎道:“倒是学了一点,都是些外门功夫。”

        吴杰道:“你从未修行过内力?”

        罗猎笑道:“说实话,我并不相信所谓内力的存在,从科学的观点来看,武术,只是利用巧妙的发力方法,将体能有效地发挥出来。”

        吴杰不屑道:“中华武学博大精深,不要以为在西洋读了几年书,就开口科学闭口科学,所谓科学也只不过是在那些科学家在自己能够认知能够想像的领域推理证实罢了,有些事他们根本解释不通。”

        他忽然伸出手指在罗猎左耳后摁压了一下,罗猎顿时感觉到整个身体如同坠入冰窟,冻得他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手足也变得麻木。

        吴杰又在他头顶点了一指,罗猎如释重负,刚才的那种冰冷彻骨的感觉瞬间消失不见。可没等他将这口气松完,吴杰的右手又在他的颈部点了一下,仿若颈部的动脉被点燃,一股热流沿着他的血脉迅速游走,瞬间行遍他的全身,罗猎感觉自己周身都燃烧了起来,他有些惶恐地睁开双目看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仍然好端端地,身体并没有被火包围。

        吴杰又点了他一指,罗猎方才恢复了常态,不过这会儿功夫,一冷一热,已经让罗猎经历了冰火两重天,周身都是大汗,可这样一来,他的感冒居然好了。

        吴杰道:“别的不说,单单是咱们的点穴功夫,你用科学来解释给我听听。”

        罗猎在心理学方面浸淫颇深,而且他还是一个高明的催眠师,知道如果巧妙暗示,让对方的心里产生共鸣,可以让人产生进入冬天和夏日的幻觉,可是吴杰刚才并没有对自己进行任何的暗示,确切地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前奏,全凭他一手精妙的点穴功夫,让自己的身体状态产生了冷热交替的变化。

        罗猎已经被吴杰精妙的点穴手法折服,感叹道:“我目光短浅,冒犯之处还望吴大哥不要见怪。”

        吴杰道:“怪你做什么?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罢了,其实中华武学传承数千年,包罗万象,高深莫测,少林武当广为人知,是因为他们门徒众多,还有许许多多的功夫,因为门规森严,不为外人所知,更有一些独门武功,因为门户之见,又或是传子不传女的缘故,而导致失传,从此消失于武林之中。”

        他停顿了一下,又叹了口气道:“时代在发展,文明在进步,可唯独在武林这一块,非但没有进步,反而在倒退了。”

        罗猎道:“此消彼长,武学或可能减弱,可是科技的发展足以弥补一切,过去没有长枪短炮,过去只有高手方能以一当十,杀人于无形,而现在,只要一把手枪就可以成为一个所向披靡的高手。”

        吴杰呵呵笑道:“你说的虽有道理,也不尽然,真正的高手完全可以做到躲避子弹。”

        罗猎忽然想到了方克文,现在的方克文已经变成了一身鳞甲,刀枪不入的怪物,不知小桃红母女见到他还会不会认得他?明明一家人费劲千辛万苦方才团聚,可现在却又变成了这样的局面,这种生离死别的痛楚比起死亡更加难受。

        吴杰敏锐察觉到了罗猎思想上的波动,提醒他不要胡思乱想,轻声道:“我教你一个打坐炼气的方法,对你的失眠症应该有用。”

        罗猎虚心求教。

        吴杰先将打坐练气的口诀交给了他,然后逐步分开讲解,罗猎智慧出众,在武学方面的悟性奇高,吴杰只讲了一遍,他就基本掌握了要点。

        整个上午罗猎都呆在吴杰的回春堂,中午时候,吴杰让他在房内继续打坐,独自出门去了。

        罗猎按照吴杰交给他的打坐方法认真炼气,他进境奇快,短时间内竟然能够感觉到周身经脉之中似乎有气息流动,罗猎暗自惊喜,他幼年时曾经受过伤,经脉受损,所以无法修炼内功,为此他也曾经向人请教过,得到的回复都差不多,都说他身体存在缺陷,没办法修炼内力,听得多了,罗猎甚至对内力产生了质疑,认为所谓内功只不过是武林人欺骗无知者的幌子。

        吴杰教给罗猎的练气方法等同于在他的面前开拓出一个全新的领域。

        罗猎小心将这股内息运行三周之后,吴杰也从外面回来,他买了几样小菜。

        罗猎舒了口气,起身过来帮忙,感觉神清气爽,周身充满了力量,此前的疲惫和困意也一扫而光。他认识吴杰这么久,吴杰还是第一次招呼他吃饭。

        两人在桌前坐下,吴杰开了一瓶罗猎此前送给他的酒,罗猎本想拿过来倒酒,可吴杰却已经举起酒瓶将他面前的酒杯斟满。

        罗猎望着吴杰将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仿佛能够看到一样,滴酒未洒,而且酒斟得刚好到了杯沿,心中暗自惊叹。

        吴杰似乎觉察到了罗猎的惊奇,微笑道:“我虽然眼睛看不到,可是我的心却能够看到。”

        罗猎端起面前的酒杯道:“吴大哥,我敬您!”他和吴杰素昧平生,只凭着卓一手的关系相识,这段时间吴杰却对他慷慨相助,帮他入眠的事情不说,今天还传给了他打坐练气的方法,罗猎虽然只是刚刚修炼,却意识到吴杰传给自己的应当是极其上乘的内功。虽然不清楚这打坐功法能否帮助自己入眠,可是有一点能够确定,这打坐练气的功法可以在短时间内蓄精养锐,怯除疲惫。

        吴杰道:“你不用如此客气,我之所以帮你,是在还卓先生的人情,要谢,你也应当去谢卓先生。”

        罗猎道:“卓先生要谢,吴大哥一样要谢,您教了我炼气的方法,就是我的老师。”

        吴杰淡然道:“我可受不起,区区小事罢了,何足挂齿。”他将杯中酒喝完,空杯缓缓放在桌上:“你的那位腿脚不方便的朋友现在身在何处?”

        他问得有些突然,罗猎不由得一怔,马上就明白吴杰问得是方克文,他轻声道:“那位方先生和家人去了外地,连我也不清楚他的动向。”他不由得想起当初在天脉山和卓一手分别的时候,卓一手特地交代方克文,务必要前来这里复诊,难道卓一手当初的用意不仅仅是让方克文过来复诊那么简单,不然何以吴杰会对方克文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