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风雨园】(下)

第一百三十一章【风雨园】(下)

        罗猎此时已经将外衣和鞋子脱掉,向张长弓道:“你们先去风雨园看看,我下去救人。”说完他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张长弓让阿诺原地等着,他和瞎子一起先去风雨园。

        风雨园前,横七竖八地躺着六具尸体,死状惨不忍睹,他们的身体布满抓痕,宛如被野兽撕裂,六具尸体都没有一具完整的全尸。张长弓打猎这么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野兽,可是从未见过如此凶残的行径。

        瞎子看到遍地的血腥,不由得心惊胆战,偏偏他在晚上看得格外清楚,一眼就看到了尸体的细节,所以感官上的冲击力比起张长弓还要大上许多。瞎子向张长弓道:“都死了,不可能有活人了……”

        张长弓却坚持向风雨园走去,瞎子看到他决定进入风雨园一探究竟,只能硬着头皮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风雨园破裂的大门,却见院内也躺着四个人,最先看到的那人竟然是刚才在货仓对东生等人大开杀戒的忍者,现在他的右臂被齐肩撕掉,身下流淌了一大滩鲜血,看他的样子十有八九应当是死了。不远处还躺着一个女子,瞎子眼神超强,一眼就看出那女子的身形有些熟悉,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那女子身边,张长弓提醒道:“小心有诈。”

        瞎子轻轻搬过那女子的身躯,月光如水照在那女子惨白的面容之上,瞎子万万没有想到这女子竟然是他一直以来苦苦寻找的周晓蝶。

        张长弓也认出了周晓蝶,此时方才明白为何罗猎在货仓出事之后要匆匆赶来风雨园。

        瞎子以为周晓蝶已经死了,整个人顿时崩溃,抱住周晓蝶的身躯,当着张长弓的面,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小蝶……小蝶……”

        张长弓首先排除了风雨园内还有埋伏的可能,再看那两名男子已经死了,两人的死状几乎一模一样,都是头顶被插出五个血洞,联想起刚才那怪人的手爪,张长弓判断出,这两人是被那怪人活生生用手爪插死的,此等的杀伤力何其骇人。

        瞎子的大泪珠子啪嗒啪嗒落在周晓蝶的脸上,忽然听到怀中人痛苦道:“你……抱得我就快喘不过气来了……”

        瞎子听到周晓蝶突然说话,自然是惊喜非常,意识到自己紧紧抱着周晓蝶不放,实在失礼,慌忙松开双手,这一松手,周晓蝶失去依靠,身躯重重倒了下去,脑袋撞在地上,还好是黄土地,饶是如此,也被撞得昏昏沉沉。

        瞎子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伸手扶她,连连致歉道:“对不起,我……太高兴了……我太高兴了……”

        张长弓一旁望着又哭又笑的瞎子,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他提醒道:“这里绝非久留之地,咱们赶紧去和罗猎会合。”

        虽然是春天,河水仍然冰冷彻骨,罗猎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那正在下沉的汽车,他迅速潜游过去,拉开车门,借着透射到水下的月光,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趴在方向盘上,罗猎将她从座椅上拖了出来,抱住她的身躯向水面游去。

        罗猎抱着那女子来到河面,此时他方才看清那女子的样貌,罗猎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救起的人竟然是兰喜妹。

        桥梁上多了两辆轿车,原本在桥面守护罗猎的阿诺正被四支枪指着脑袋,罗猎暗叫不妙。

        其中一人命令道:“把人救上来!”

        罗猎暗自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见义勇为的行为救起了兰喜妹,到最后主动救人变成了被人胁迫。

        怀中的兰喜妹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冷水,然后醒了过来,她很快就搞清了状况,罗猎抱着她来到河岸,马上有两名黑衣人将兰喜妹接了过去,其中一人将自己的大衣为兰喜妹披上。

        兰喜妹长发湿淋淋披在肩头,她望着罗猎,什么都没说,然后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人放下武器,上了轿车,迅速离开了这里。

        其实刚才的一幕被返回的张长弓和瞎子看到,两人正准备设法救援的时候,却看到那群人主动撤离,也松了一口气,瞎子扶着周晓蝶来到罗猎的身边,低声道:“什么人?”

        罗猎从阿诺手中接过自己的衣服,披在身上,又接过阿诺递来的不锈钢酒壶,拧开盖灌了几大口烈酒,沉声道:“先离开这里再说。”

        罗猎几乎能够断定,今晚出现在风雨园的怪人应当就是方克文,虽然他没有能够揭开方克文的脸谱,可是想起方克文那天向自己展示的鳞片,心中已经明白,方克文这段时间身体一定发生了迅速的变化,或许鳞片已经长满全身,所以他才能够不惧子弹的射击,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方克文的双手还和正常人一样,可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对野兽般的利爪。

        方克文产生的这一切变化应当和他在九幽秘境的幽居经历有关,离开九幽秘境,他的身体方才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深入九幽秘境的每个人,身体都会发生或多或少的变化,这让罗猎的内心笼上了一层挥抹不去的阴影。

        罗猎决定暂时为方克文保守这个秘密,以方克文展现出的惊人实力,他今晚本有机会将自己杀死,可是在罗猎和他目光相接触的刹那,罗猎认为方克文同样认出了自己,所以他放弃了对自己和同伴的追杀,选择逃离。

        在罗猎救起兰喜妹,也就是松雪凉子之后,他大致明白了这件事的起因,松雪凉子和她背后的日方组织,一定早就盯上了东生,在东生得到黄金之后,他们出手夺金,同时想要对周晓蝶不利,只是松雪凉子并未想到方克文的中途杀出。

        罗猎有些疲惫地闭上了双目,脑海中忽然回荡着方克文愤怒的声音:“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我要让所有背叛我,谋害过我的人付出十倍的代价!”,在方家的变故中,松雪凉子显然扮演了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所以方克文找上她复仇并不奇怪。

        瞎子等周晓蝶入睡之后,来到客厅,这里原本是正觉寺的三圣殿,因为此前佛像已经被损毁一空,叶青虹将这里买下,虽然只是打着改建的幌子,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得,在停工之前,三圣殿已经改建完成。

        现在的三圣殿已经成为三间宽敞明亮的厅堂,平日里罗猎等人都是在这里喝茶议事。

        瞎子来到三圣殿发现罗猎仍未过来,好奇道:“罗猎呢?”

        阿诺道:“洗澡更衣去了。”刚才罗猎跳入河水之中救人,搞得浑身湿透,回来的路上就喷嚏连天,因为担心感冒,所以一回到正觉寺就忙着洗澡更衣去了。

        张长弓道:“周姑娘怎么样?”

        瞎子道:“受了点惊吓,刚才已经睡了,我让铁娃守着呢。”

        直到现在阿诺仍然没有从刚才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中回过神来,叹了口气道:“那怪物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人!”罗猎的声音在大门外响起,他刚洗完澡,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走了进来,刚一进门又接连打了几个喷嚏,显然受凉了。

        瞎子关切道:“你感冒了?”

        罗猎用手帕擦了擦鼻子道:“不妨事。”

        阿诺叹了口气道:“照我说,根本就不该救那日本娘们儿,由着她淹死在河里就是。”

        张长弓瞪了阿诺一眼,显然在嫌弃他的大嘴巴。

        瞎子道:“罗猎也不知道是谁在车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时那种状况下救人有什么不对?再说了,如果不是你丫被那帮日本人抓住,说不定罗猎就直接把兰喜妹淹死在河里了。”任何时候瞎子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维护罗猎的那个。

        罗猎笑了笑,接过张长弓递给他的热茶:“谢谢!”

        瞎子又道:“你早就知道周晓蝶住在风雨园对不对?”

        罗猎没说话,在这件事上他的确有所隐瞒。

        瞎子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罗猎喝了口茶道:“我也是今天上午见到的周晓蝶。”他将事情的原委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阿诺听完道:“如此说来,这个周晓蝶也很不简单。”

        一句话惹到了瞎子,瞎子恶狠狠瞪了阿诺一眼,在他心中周晓蝶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最善良的女孩子,容不得任何人诋毁。

        张长弓不解道:“那些日本人抓周晓蝶的目的难道只是为了黄金吗?”

        罗猎打了个哈欠道:“累了,不如咱们明天再谈,千头万绪,实在是想得头疼。”

        瞎子和阿诺离去之后,罗猎却没有急着离开,张长弓虽然不识字,可是阅历丰富,从刚才罗猎的表现就知道,他并不想当着瞎子的面谈论周晓蝶的问题。

        张长弓道:“阿诺没说错。”他所指的就是阿诺说周晓蝶不简单这件事。

        罗猎将从周晓蝶那里得到的砗磲七宝避风塔符出示给张长弓,张长弓已经听罗猎说过此前他从罗行木那里得到的是假的避风符之事,接过看了看,低声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