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风雨园】(上)

第一百三十一章【风雨园】(上)

        周晓蝶向兰喜妹的方向啐去,兰喜妹闪身躲过,上前一把抓住了周晓蝶的头发,怒道:“你最好给我放老实点,你爹死了,没人再罩着你!”

        周晓蝶字字泣血道:“兰喜妹,你害死了我爹,我要为他报仇?”

        兰喜妹咯咯笑道:“报仇?就凭你?我杀的人多了,也不差多你一个。”

        “放开她!”

        兰喜妹心中一怔,她并未觉察有人悄声无息地进入了院子里,回身望去,却见院落之中站着一个人,那人脸上戴着一张可笑的京剧脸谱,身上穿着一件灰色长袍,静静站在月光中,如果他不出声,都不知道他何时出现。

        兰喜妹暗自奇怪,她一共带来了八名手下,除了跟随自己进来的两个,外面还有六人驻守,怎么会这么疏忽,居然放这个人进来?兰喜妹旋即又否定了这个可能,今晚参与行动的手下全都训练有素,不会犯这样的错误,除非对方以短时间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自己的六名手下全都控制住。

        兰喜妹迅速从腰间拔出手枪,两柄镀金勃朗宁手枪瞄准对方接连施射。

        密集的子弹倾泻在那名戴着脸谱男子的身上,子弹射穿了他的长衫,击中了他的身体,可是那男子竟然没有倒下,他的周身发出叮叮咣咣的声音,这绝不是子弹射入肉体应有的声音。

        子弹的冲击力让男子的身躯不停踉跄,他双手交叉遮住面孔,迎头前进,任凭子弹射击在他的身上。

        兰喜妹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场面,弹夹内的子弹发射完毕,却仍然没有将对方击倒。她曾经不止一次听说过刀枪不入的传说,可今天却第一次见到。兰喜妹猜测对方应当是身穿了避弹铁甲之类的东西。

        那怪人仍然不紧不慢地向他们靠近,兰喜妹内心有些惶恐了,她转身抓住周晓蝶的头发,将她拖了过来,重新装填弹夹的手枪顶住周晓蝶的下颌,怒喝道:“站住,你给我站住,不然我一枪崩了她!”

        怪人发出一声桀桀怪笑,仍然继续前进,他似乎并不在意周晓蝶的死活。

        兰喜妹真正有些害怕了,她使了个眼色,两名手下同时举起冲锋枪,瞄准怪人的身体扫射,两条子弹组成的密集火线向怪人展开射击之时,怪人双脚一顿,然后以惊人的弹跳力腾跃到五米的高度。

        子弹接二连三地射击在他的身上,发出叮叮咣咣的撞击声,火星四处飞溅,他的长衫被打出不少破洞,破洞之中露出乌青色的金属鳞片,在月光的映射下发出深沉的反光。

        怪人以惊人的速度俯冲下来,扬起双手,确切地说应该称之为双爪,这是一双布满乌青色细小鳞片的利爪,五指部分尖锐的黑色指甲长达一寸,双爪分别插入一名对手的头顶,噗!的一声,利爪毫无阻滞地深入两人的颅脑。

        兰喜妹吓得魂飞魄散,她将周晓蝶猛然向那怪人推去,然后没命向门外逃去。

        怪人将沾满鲜血的双爪从死者颅脑中拔出,闪身避开迎面撞来的周晓蝶,眼睁睁看着周晓蝶重重摔倒在地上,表情漠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怜悯。

        兰喜妹此时已经逃出大门。

        怪人的双目寒光迸射,他大踏步向兰喜妹追去,来到院门前,甚至懒得伸手去将院门拉开,而是直撞上去,两扇院门被他撞得粉碎,木屑四处纷飞。

        怪人方才冲出院门,迎面一刀向他面孔直刺而来。却是一名黑衣忍者及时赶到,让过兰喜妹,一刀直刺怪人的眉心。

        怪人右手伸出,竟然要空手夺刀。

        忍者对自己的太刀充满信心,这一刀纵然无法刺中对方的面庞,也能够趁机将对方的手掌削断,当他看清对方布满鳞片的双爪,心中顿时觉得不妥。

        太刀已经落入怪人右手的执掌之中,太刀锋利的刀刃在对方的掌心继续滑行,削铁如泥的太刀却没有如忍者期望般将对方的手掌斩断,刺耳的摩擦声不停响起,在对方的大力握持之下,太刀的行进速度迅速减缓下来,怪人右臂用力,太刀在两人的共同作用力之下,弯成了弧形。

        忍者左臂伸出,从他的袖口中接连射出数支袖箭,袖箭连续射击在怪人的小腹,叮叮咚咚的声音不绝于耳,近距离的射击却无法伤及对方分毫。

        啪!坚韧的太刀终于承受不住弯曲的压力,从中折断,怪人握住半截残端,向忍者腹部划去。

        忍者不及闪避,腹部皮肉被划开了一大片,幸亏及时收腹,不然绝对躲不过被对方切腹的下场。忍者身形一变,弃去半截太刀,身躯急退。

        怪人却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左爪前伸,手臂在短时间内似乎伸长了一尺,抓住忍者的右肩,利爪用力硬生生将忍者的整条右臂从肩膀撕了下来,剧痛让忍者发出一声闷哼,他强忍疼痛向地上扔出一颗弹丸,蓬!弹丸撞击地面升腾出一团白烟,白烟散去,忍者的身影已经不见。

        怪人吸了吸鼻子,试图寻找忍者藏匿位置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以惊人的速度从右侧向他撞来,怪人不及闪避,被撞得飞了出去,身体撞在后方的院墙之上。

        驾车人正是兰喜妹,一击得手,她尖叫着踩下油门,不等怪人从地上爬起,车头再次撞击在怪人身上,这次撞击直接将院墙撞塌,一时间烟尘弥漫,看不到怪人的身体,应当是被掩埋在院墙废墟下方了。

        兰喜妹也被这次撞击震得头昏脑胀,深深吸了一口气,等头脑清醒了一些,她挂入倒档,将汽车后退,可就在这时,一条手臂突然出现在因撞击变形的引擎盖上,尖锐的五指插入引擎盖内,那张惨白的京剧脸谱再度出现在兰喜妹的视野中。

        兰喜妹毫不犹豫地掏出手枪,透过挡风玻璃瞄准了对方的面孔,愤怒的子弹击穿车窗射向对方的头颅。

        怪人在兰喜妹举枪的刹那已经做出了反应,他右臂用力一拉,身体腾空飞起,在子弹射向自己之前,凌空飞到了汽车的顶部,一双利爪死死扣住车顶。

        兰喜妹一手掌握方向盘,右手调转枪口瞄准车顶不停射击,因为看不清上方的目标,命中对方要害的可能性极小,她所能做的只能是用密集的火力压制住对方的攻击。

        前脸已经撞得变形的汽车在路面上疯狂行进,时而加速,时而刹车,意图用惯性将这怪人从车顶摔下去,然而她并未能如意。

        怪人右手牢牢抓住汽车顶棚,他的左臂忽然探伸出去,击穿了驾驶室的侧窗,利爪向兰喜妹的面孔抓去。

        兰喜妹娇嫩的肌肤多处已经被玻璃的碎屑划破,利爪袭来,情急之中她放开了方向盘,失去控制的汽车歪歪斜斜向前方桥面冲去。

        前方道路之上也有一辆汽车迎面驶来,却是刚从仓库那边赶来风雨园的罗猎几人,瞎子虽然坐在后排,可是他仍然是最先发现前方状况的一个,大叫道:“我靠,有车撞过来了!”

        罗猎看到一辆高速行进的汽车向他们直冲而来,也吓了一跳,急打方向盘,汽车险些冲出桥面,方才躲过对方车辆的撞击。

        那辆失去控制的汽车紧贴着他们的车尾撞在石桥护栏之上,撞断了桥梁的栏杆,径自栽入小河之中。

        那怪人在汽车撞上栏杆之前,身躯自车顶腾跃而起,稳稳落在罗猎他们那辆车的引擎盖上。罗猎慌忙将汽车切入倒档,倒车途中猛一甩头,试图将那怪人从车上甩下。

        那怪人识破罗猎的意图,扬起尖锐的右爪,全力向驾驶舱内抓去,前挡风玻璃被他击得粉碎。

        车内空间过于局促,张长弓无法施展他百步穿杨的箭法,不过他还有驳壳枪,几乎在怪人击穿挡风玻璃的同时,他瞄准怪人的胸口连番射击,子弹撞击在怪人的胸前,撞击的火星四射,怪人的身体因子弹的冲击力而后仰,不过并未给他造成任何致命的打击。

        罗猎控制汽车的同时,目光和怪人隐藏在脸谱后的双目相遇,罗猎顿时联想到了什么,双目中充满了诧异。

        怪人看清车内人之后,突然腾跃而起,双足在车顶重重一顿,然后再度腾飞而起,落地已经在汽车后方十米开外,瞎子和阿诺两人从后窗看得真切,却见那怪人纵跳腾跃,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在远方的街巷之中。

        罗猎将汽车停下,四人推门下车,汽车经过那怪人的一番摧残,已经面目全非,不但挡风玻璃完全破碎,而且车顶塌陷了下去。阿诺仍然没有从刚才一幕的震撼中恢复过来,愕然道:“MY  GOD,狼人?我看到了一只狼人?我不是喝多了吧?”

        其余人除了罗猎之外,都不知西方狼人的传说。

        瞎子愕然道:“什么鬼?”

        张长弓来到被撞烂的护栏旁边,向下望去,却见刚才坠入小河的汽车,已经就要没顶,张长弓道:“坏了,车内可能还有人。”

        阿诺和瞎子对望了一眼,瞎子摇了摇头道:“你别看我,我水性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