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忍者杀】(下)

第一百三十章【忍者杀】(下)

        黑衣忍者动如脱兔,在短时间内已经以惊人的速度追赶众人,手中太刀来回砍杀,转眼间包括东生在内的九人已经全部被击杀当场。

        瞎子看到那黑衣忍者杀人如草芥,出刀必然夺命,已经被吓得心底发颤,他不敢发出任何声息,悄悄从阿诺身上爬了下去,压低声音道:“走,快走!”

        阿诺虽然没有看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也听到院落之中惨呼声不断,看到瞎子如此惶恐的神情,心中也猜到不妙,等瞎子双足落地,一声不吭,两人拔腿就逃。

        瞎子逃出一段距离,终究有些不放心,转身望去,却见一道黑影已经无声无息出现在他们身后不到十米处,瞎子不由得大叫道:“金毛,快去开车!”然后他从腰间掏出一颗手雷照着那忍者就扔了过去。

        瞎子在生死关头还是表现出相当的镇定,首先让阿诺快逃,然后扔出手雷,试图阻止忍者的追击。

        自从苍白山的那场生死搏战之后,瞎子已经有了随身携带手雷的习惯,他在枪法上没多少天份,可是胜在力大,投掷方面有优势,而且手雷爆炸威力大,杀伤范围广,正符合瞎子这种粗线条的性格。

        瞎子没指望这颗手雷能把黑衣忍者炸死,毕竟刚才亲眼目睹了他连杀九人的变态表现。只希望能够将这名忍者炸伤,又或是能够阻挡他追击的脚步就已经足够。

        黑衣忍者宛如一头黑色猎豹奔行在夜色之中,右臂倾斜张开,手中太刀呈四十五度角指向地面,瞎子向他投出手雷之后,黑衣忍者并没有减慢奔跑的速度,扬起太刀,以刀身准确无误地拍击在迎面飞来的手雷上,手雷被他像打棒球一般击了出去,飞向左侧,于飞行的中途爆炸开来,蓬!的一声巨响,光芒四射。

        阿诺已经来到了车前,气喘吁吁地拉开车门。他本想上车,可是回头望去,却见瞎子仍然在没命向自己这边逃着,那黑衣忍者距离瞎子只剩下两米不到的距离,明如秋水的太刀缓缓扬起。

        阿诺抿了抿嘴唇,放弃了上车,举起手枪瞄准那黑衣忍者接连射击,手枪内的六颗子弹全部打完,却无一击中忍者的身体。

        忍者向前跨出一个箭步,然后身体腾跃而起,双手高举太刀,居高临下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瞎子的头顶劈去,这一刀势要将瞎子从中劈成两半。

        瞎子虽然感到死亡就要来临,却不敢回头去看,他所能做得就是竭力奔跑,生死关头却未忘记他的队友,大吼道:“金毛,你个傻逼,快逃啊,别管我……”

        阿诺的眼睛已经红了,他怒吼道:“我杀了你!”子弹上膛,不顾一切地向瞎子冲去,人只有在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才会发现友情的真正份量,瞎子选择让阿诺先走的时候不仅仅是因为他奔跑的速度太慢,他甚至没考虑太多,出自本能地将危险承担了下来,将生的机会留给了朋友。

        而阿诺本有机会上车逃离,可是他在来到车边的时候却意识到自己如果就这样对瞎子不顾而去,即便是他能够侥幸活下来,那么他以后的人生都将在内疚中度过。

        瞎子的颈后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忍者的太刀已经落下。

        瞎子听到利刃破空的声音,似乎如同鸣笛般的啸响。瞎子看不到头顶的变化,黑衣忍者的瞳孔却骤然收缩了,因为在他做出劈斩动作的同时,一支黑色羽箭从正前方追风逐电般射向他的胸口。

        瞎子刚才听到鸣笛般的啸响其实来自于这支羽箭,镞尖在高速的奔行中和空气摩擦出尖锐的啸响,羽箭因构造的不同可以发出啸响,也可以将这种声响减到最低。

        射箭人之所以选择响箭而是要提前吸引对手的注意力,面对如此霸道的一箭,忍者不得不放弃对眼前目标的斩杀,他双手举刀,本想以力劈华山的招式将瞎子劈成两半,可这样的招式也将他的胸前要害尽数暴露。

        身在空中,太刀化劈为挡。忍者故技重施,他可以用太刀挡住近距离射来的子弹,又何惧一支从远方射来的羽箭。

        镞尖撞击在刀身之上,发出夺!的一声震响,金属的撞击,迸射出大片绚烂的火星,火星尚未完全消退,又一支羽箭已经无声无息地射到面前。

        两次攻击接踵而至,对方对时机的把握相当准确,忍者挥刀挡住第一支羽箭就在他的意料之中,羽箭撞击刀身迸射出的火星多少干扰到忍者的视觉,第二支羽箭就选择了这个巧妙的时机。

        忍者因火星干扰了视线,可是他的第六感却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左手短刀向来箭斩去,身躯笔直落下,忍者虽然成功挡住了这两支羽箭,可是手臂却被震得发麻,他将短刀入鞘,双手握住太刀,警惕望着前方。

        在汽车的车顶,一个魁梧的身影傲然而立,手中长弓弓弦绷紧,箭扣弦上,蓄势待发,正是张长弓及时赶到。

        忍者从刚才的两箭已经领教到了张长弓深厚的实力,他不敢掉以轻心,甚至已经顾不上追杀近在咫尺的瞎子和阿诺。

        他同时也感觉到一股来自于背后的杀机,虽不强烈,却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将他的后方和左右封住,让他从心底突然生出一种无可逃遁的感觉。甚至他产生了一种后方来者实力绝不逊色于正面对手的想法。

        罗猎双手各持一柄飞刀,眼前的忍者武功高强,居然可以身在半空中连挡张长弓两箭。虽然如此,罗猎相信自己和张长弓联手仍有取胜的把握,但是他却不敢轻举妄动,瞎子和阿诺两人尚未脱离危险,如果忍者不惜一切格杀他们,最终的结局可能是两败俱伤。

        张长弓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救下瞎子之后,他并未急于射箭,假如无法将这忍者一击毙命,后果将不堪设想。

        忍者看出了对方的忌惮,虽然自己腹背受敌,可是对方也投鼠忌器。

        身后传来罗猎不紧不慢的声音道:“你走吧!”

        忍者背部的肌肉紧张了起来,他担心这会是一个圈套,对方哄骗自己放松警惕然后发动突然袭击。

        罗猎看到忍者没有任何的动作,就知道他并不相信自己的话,向瞎子道:“瞎子,你们先走。”

        瞎子点了点头,他和阿诺一起匆匆向汽车的方向走去。

        忍者紧握太刀,内心犹豫之极,瞎子和阿诺两人是他最大的筹码,只要两人逃离了自己的攻击范围,对方就不会再有任何忌惮,不过他不敢贸然出击,没有人不怕死,他也是一样。

        罗猎算准了忍者的心理,他轻声道:“走吧,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

        那忍者一声不吭大步向张长弓的方向走去,自始至终都未敢回头。

        望着那忍者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阿诺有些惋惜道:“不该放了他。”

        张长弓瞪了他一眼,他和罗猎都是守信之人,既然说过让忍者离去,就要让他走,大丈夫一诺千金,更何况刚才的状况下,他们为了保证瞎子和阿诺两人安然无恙也只能这样做。

        瞎子也跟着瞪了阿诺一眼道:“都是你,我说不来吧,你非要跟来。”

        阿诺嘴巴张得老大,这货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刚才决定跟踪东生这群人可是他们两人一致的想法,现在居然全都赖到了自己的身上,本想争辩几句,可想到瞎子刚才舍生忘死的表现,忍了,谁都毛病,小便宜让他占点儿也没什么。

        罗猎一言不发拉开车门,坐上驾驶座马上启动了汽车。

        瞎子和阿诺都知道理亏,两人选择到后座坐下。

        张长弓在罗猎身边坐下后问道:“去哪里?”

        罗猎表情严峻道:“风雨园。”

        东生这群人的惨死让罗猎不由得为周晓蝶的处境担心,他要尽快赶到风雨园确定周晓蝶是否安全。

        车行途中,阿诺有些不甘心地说了一句:“金子还没来得及带走。”

        瞎子也很惋惜,可他知道罗猎的脾气,决定的事情往往很难更改,尤其是今晚,总感觉罗猎的情绪有些不对,似乎有天大的事情发生。

        面对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周晓蝶表现得出奇冷静:“你们是谁?找我做什么?”她看不到对方的样子,心中却已经明白,东生今晚的行动可能出事了?她首先想到的是罗猎,东生今晚出门是为了和罗猎交易,知道她住在这里的人只有罗猎,难道是罗猎出尔反尔,出卖了他们。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大小姐别来无恙!”

        周晓蝶听到兰喜妹的声音,血海深仇顿时涌上心头,素来沉稳的她竟突然失去了理智,她不顾一切地向兰喜妹冲去。

        身穿黑色皮衣的兰喜妹扬起手来,狠狠给了周晓蝶一记耳光,将她打得失去平衡扑倒在了地上。望着唇角流血的周晓蝶,兰喜妹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她摆了摆手,身边的两名黑衣男子走过去,将周晓蝶从地上架了起来。

        兰喜妹道:“你也算有些本事,居然能从凌天堡逃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