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忍者杀】(上)

第一百三十章【忍者杀】(上)

        罗猎笑道:“他可是个急性子,最近瘦了不少,如果方便,我也可以带他过来。”

        周晓蝶还未回答,东生道:“罗先生,风雨园的事情我想你保密,这关乎小姐的安全,叶青虹不会放过她。”

        东生提到叶青虹名字的时候,周晓蝶那双白皙瘦削的双手猛然攥紧了拳头,内心中萌生出刻骨的仇恨,她同样不会放过叶青虹。

        她的这一举动并没有逃过罗猎的眼睛,罗猎心中明白,周晓蝶之所以离开黄浦的真正原因应当是她发现了穆三爷和叶青虹属于同一阵营的秘密,她的父亲肖天行当年背叛了瑞亲王奕勋,叶青虹为父报仇设计刺杀肖天行,在她报仇的同时又成为了周晓蝶眼中的杀父仇人。

        冤冤相报何时了,罗猎忽然意识到自己有必要将肖天行死亡的真相说出来,并不是他想要维护叶青虹,而是他不想周晓蝶因误会而滋生越来越深的仇恨。

        罗猎道:“有件事我想你们有权知道,害死肖大掌柜的真正凶手是兰喜妹。”

        东生和周晓蝶都是一愣,罗猎这才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周晓蝶听完却出奇的平静,她轻声道:“罗大哥,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您也不用担心我会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道理我是懂得的。”她从颈上取下一样东西,放在了茶几之上。

        罗猎定睛望去,却见那挂件通体洁白温润如玉,呈圆锥形状,周边布满螺纹,上方还刻有字迹,正是那枚砗磲七宝避风符。此前罗猎曾经从肖天行那里得到过一枚同样的避风符,也通过陆威霖转交给了叶青虹,可叶青虹却说那枚避风符是假的。从外表上看,两枚避风塔符几乎一模一样,可是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其中的不同,眼前的这枚避风塔符之上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红色细线,这应当就是叶青虹口中的血线。

        罗猎判断出这枚避风塔符才是真的,内心中暗自欣喜,可并没有流露出半分的喜色。

        周晓蝶道:“你们此前潜入凌天堡为得就是这枚避风塔符,其实真正的塔符,我爹早就送给了我。这枚塔符,你拿去吧。”

        罗猎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周晓蝶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如此轻易地送给了自己?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罗猎并不相信周晓蝶会对自己感恩,毕竟她已经搞清己方一群人潜入凌天堡的真相,如果她不因此仇视他们,将父亲的死归咎到他们身上,罗猎已经非常庆幸,绝不奢望她能够以德报怨。

        周晓蝶道:“我也想请您帮我做一件事。”

        罗猎点了点头。

        周晓蝶道:“我父亲当年在绮春园下埋了一些东西,希望你能将那些拿走的东西物归原主。”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郑千川当上寨主之后,对我父亲的旧部无情迫害,意图赶尽杀绝,我急需这笔钱安置他们,而且……听医生说,我的眼睛可能治好,所以……”

        罗猎看了看那枚七宝避风塔符,又看了看周晓蝶无神的双目。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他拿起七宝避风塔符道:“成交!”

        黄金对罗猎并没有任何的意义,藏在辟邪木雕中的黄金虽然是一笔可观的财富,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价值。这枚七宝避风符却是罗猎此前答应叶青虹的,现在终于找到了真品,对叶青虹也算是一个圆满的交代。虽然现在联系不上叶青虹,相信就算叶青虹在,她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罗猎和周晓蝶达成了协议,此事他并未对其他几人说明,毕竟瞎子若是知道周晓蝶的下落,很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周晓蝶也答应在这件事解决之后,她会安排时间和瞎子见上一面,也好让他放下心来。

        当日夜晚,罗猎、张长弓两人将那两具雕像送回原处,东生亲自带人将雕像取走,罗猎言而有信,雕像内的黄金一两不少,如数奉还。

        阿诺和瞎子自然有些依依不舍,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两具雕像中的黄金就够他一辈子吃喝不愁了,不过他们还是选择尊重罗猎的意见。

        对罗猎而言,这些雕像中的黄金只是意外发现,他原本无意据为己有。叶青虹的本意是让他们在此吸引弘亲王现身,周晓蝶并不是她的目标,尽快了结这件事情,也是为了避免影响到他们的任务。周晓蝶的身边绝不止东生一个帮手,如果他们拒绝归还这些黄金,恐怕东生一方也不会善罢甘休。

        罗猎和张长弓两人归还那些雕像之后,返回正觉寺,看到只有铁娃一个人在,罗猎有些诧异道:“他们两个呢?”毕竟那两个活宝刚才还在。

        铁娃道:“他们说整天呆在这里闷得慌,出去转转,对了,他们把车开走了。”

        罗猎和张长弓对望了一眼,总觉得这两人走得不是时候。罗猎对这俩货的脾性还是了解的,知道他们在归还黄金这件事上有些不情不愿,保不齐背着自己干出什么混账事来。

        张长弓从罗猎的目光看出他在担心什么,低声道:“咱们去看看。”

        罗猎并没有猜错,瞎子和阿诺两人心有不甘,尤其是阿诺,这货最近流年不利,逢赌必输,原本以为凭空捡到了那么多金元宝,正琢磨着大家怎么分,可还没等他提出来呢,罗猎就把东西全都还了回去。

        瞎子本来没什么兴趣,可架不住阿诺怂恿,再加上罗猎在这件事上遮遮掩掩,始终没说将黄金还给谁,也勾起了瞎子的好奇心,于是这俩货一合计,就悄悄跟踪了东生一行。

        叶青虹将汽车留给他们使用,这也给他们的跟踪提供了便利,阿诺驱车远远跟在东生那群人的后方,对方这次一共动用了两辆车,九个人,阿诺也不敢靠得太近。

        尾随对方开了五公里左右,进入了一片货场区域,两旁并无路灯,到处黑漆漆一片,瞎子目力强劲,看到对方驶入了一座货仓模样的建筑。

        阿诺将车停在路旁,两人步行约二百米来到货仓的围墙外,瞎子看了看高高的围墙,本想让阿诺蹲下,自己踩着他的肩膀上去看看,可又想起当初在凌天堡的时候因为遭遇狼犬,阿诺舍弃自己逃命的情景。伸手指了指阿诺的大鼻子,阿诺马上就明白他的意思,向他敬了个军礼,然后拍了拍胸脯,表示自己这次绝不会舍他而去,老老实实蹲了下去。

        瞎子摇了摇头,其实也没其他选择,毕竟阿诺没有他这样的夜视能力。

        阿诺等瞎子踩上自己的肩膀方才意识到这货最近因为贪吃贪喝体重又增加了不少,心中暗自叫苦,强撑着站起了身子,瞎子的双手趴在了墙头上,小心翼翼将脑袋探了出去,一双小眼睛望着院子里的情景。

        却见东生正在指挥手下人打开仓库的大门,大门刚刚拉开,陡然从里面飞出数道寒星,却是一支支铁蒺藜,门外众人猝不及防被铁蒺藜射中,有三人当场毙命。

        事发仓促,东生一方慌忙掏出武器瞄准大门。

        铁门内一道黑影倏然冲出,一时间枪声大作,子弹纷纷瞄准黑影施射,可是并没有一发子弹成功射中那黑影。

        黑影犹如鬼魅,躲过射来的子弹,倏然出现在一名壮汉的面前,手中太刀在夜色中闪过一道寒光,竟然将那名男子拦腰斩成两段,旋即反手一刀,刀锋刺入身后一人的心口,穿透那人身躯,用力一拔,刀身自对方体内抽出,随之殷红色的鲜血在月下如同烟花般喷射出来。

        东生看到多名手下接连被杀,他慌忙举枪瞄准黑影射击,枪声刚响,那黑衣人原地化成一团黑雾,黑雾散去,黑衣人竟然消失不见。

        瞎子趴在院墙之上看得目瞪口呆,那黑衣人一身的忍者装扮,出手狠辣,动作迅捷,转瞬之间已经格杀五人。瞎子用力眨了眨眼睛,发现那黑衣忍者突然又在东生身后现形,他吓得差点叫出声来,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不受控制发出声息。

        东生及时反应了过来,反手一枪,子弹射向身后,那忍者反应的速度实在惊人,手中太刀一横,竟然用明如秋水的刀身挡住了射向他的子弹,嘡!子弹撞击刀身发出刺耳的鸣响,弹头与精钢撞击出绚烂的火星。

        忍者用刀身挡住子弹,东生应变速度也是一流,转身枪口指向忍者的面门,准备扣下扳机之时,忍者已经先下手为强,刷!的一刀将东生握枪的右手齐腕斩断,鲜血从断裂的手腕喷射出来,断手握着手枪掉落在地上。

        忍者双手擎刀,一刀从东生的头顶劈落,将东生活生生劈成两半。

        东生的那几名手下看到眼前情景被吓得魂飞魄散,他们虽有手枪在身,可是那忍者的战斗力已经达到变态的地步,呼啸射出的子弹甚至都沾不到他的衣角,他们慌忙四处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