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人心动】(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人心动】(下)

        罗猎心中暗叹,难怪大清会亡,从上到下,大官小官,各有盘算,层层盘剥,腐化至极。或许瑞亲王奕勋的确有振国兴邦的志向,可是他周围人却没有和他一样的想法。原来刘同嗣和肖天行早就开始贪墨款项,中饱私囊。那些木雕中的藏金,应当就是他们当年所为。

        罗猎道:“你们当年藏了不少吧?”

        刘同嗣摇了摇头道:“也没有多少,只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可后来突然又变了天,大清亡了,肖天行逃走,他和我之间达成了默契,对这笔财富,我们谁都不去动用。”

        罗猎道:“此事只有你们两人知道?”

        刘同嗣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

        罗猎暗忖,既然刘同嗣没有走露风声,那么一定是肖天行那边出了问题,肖天行已经死了,按理说他不会将这件事轻易透露给外人,罗猎突然想到了周晓蝶,难道这次圆明园的盗宝事件和离奇失踪的周晓蝶有关?

        此时门外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罗猎意识到有人到来,马上停止了谈话,他起身道:“刘署长,我先走了,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房门轻轻敲响,却是刘同嗣的管家东生拎着刚打来的饭菜回来,看到房内的罗猎,东生的双目中闪过一丝警觉,刘同嗣咳嗽了一声道:“东生啊,帮我送送林行长。”

        罗猎放下心来,看来刘同嗣已经对东生产生了怀疑,并没有揭穿自己的意思。

        东生应了一声,送罗猎出门。

        来到病房楼外,罗猎微笑道:“您留步,我认得路。”

        东生却道:“现在很少有人来探望老爷了。”

        罗猎道:“人生一世,总会三两个知己,不离不弃。”

        东生笑道:“林行长说得对。”

        罗猎离开医院,叫了辆黄包车,行了不久就察觉到后方有一辆黄包车远远跟着自己,他让车夫拐入前方小巷,而后迅速下车之后给了车资,让车夫拉着空车继续前行,自己则翻身上了围墙。

        没过多久,就看到那辆黄包车跟了进来,黄包车上坐着的正是刘同嗣的管家东生,东生看到前方黄包车走远,催促道:“快跟上去。”

        罗猎暗自冷笑,这个东生果然有问题。他腾空从围墙上跳了下来,朗声道:“追不上了!”

        东生听到身后的声音,方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发现,唇角露出一丝苦笑,他示意车夫停下车子,塞了一把铜钱给对方,让车夫先走。

        空旷的长巷之中只剩下他们两个。

        东生背朝着罗猎,虽然微微有些驼背,可是他肩头的肌肉却在悄然收缩,他的右手悄悄向腋下摸去,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掏出了手枪,他自认为拔枪射击的动作一流,应当有把握在罗猎做出反应之前将之射杀。

        在东生做出动作的同时,罗猎已经率先启动,抽刀、挥刀、施射的动作一气呵成,寸许的飞刀化成一道雪亮的光芒,追风逐电般掠过两人之间的距离,刀锋射中东生握枪的右手。

        东生右手剧痛,手枪因拿捏不住而落在了地上,不等东生躬身捡起,罗猎已经如豹子般窜了过来,一拳向东生的下颌击去,东生被罗猎这一记勾拳打得头颅向后猛地扬起,不过这一拳的力量还不足以将他击倒。

        东生向后踉跄了一步,准备站稳脚跟发动反击,却看到罗猎已经将地上的手枪捡起。

        东生举起了双手,他并不知道罗猎从不用枪的原则,阴测测的双目死死盯住罗猎道:“我认得你!”

        “哦?”罗猎饶有兴致道,他意识到刘同嗣的这个管家很不简单,在这种被动处境下仍然能够表现出如此沉稳镇定的心态,这样的人并不多见。

        “你是罗猎!”

        这次轮到罗猎感到惊奇了,他本以为东生那样说只是想诈自己,可对方却清楚而无误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罗猎甚至怀疑麻雀的化妆水准大打折扣,居然让人一眼就认出了自己。不过自己和东生的接触并不多,连刘同嗣都能骗过,东生应该不会从外表上认出自己,除非此人是推测,又或是他对自己的关注绝非一日。

        东生道:“我不是你的敌人。”

        罗猎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东生道:“不如咱们好好谈谈。”这句话不但是示弱,也在明示罗猎他们之间很有合作的必要。

        东生的第一句话就引起了罗猎的足够重视:“我知道你找刘同嗣干什么?我也知道你在园子里找什么!”

        罗猎心中盘算了一下,根据东生的这几句话他已经做出了判断,东生肯定深悉内情,而且他早已留意到自己在正觉寺的行动,罗猎试探道:“看来昨晚装神弄鬼的那群人是你派来的?”

        东生道:“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罗猎犹豫了一下,毕竟他对东生并不了解,刚才的交手中射伤了东生的右手,焉知他不会借着这个机会将自己引入圈套。

        东生道:“枪在你的手里,我若是想害你,你只管开枪。”

        他转身向前方走去,似乎算准了罗猎一定会跟过来。

        东生带罗猎见的人就在附近,两人一前一后步行了大概两里路的样子,进入一个狭窄的胡同,走到尽头,绿树掩映之中出现了一个四合院,门前匾额上提着风雨园三个字。

        罗猎始终都没有放下警惕,不过这一路走来并无异状,东生或许是考虑到了他的疑心,所以一直走在前面,将背部要害全都暴露给了罗猎。

        来到门前,东生转身向罗猎笑了笑道:“请稍等!”他扣响门环,朗声道:“是我,东生!”

        过了一会儿,房门缓缓开启,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女从里面打开了房门,轻声道:“东生叔,您回来了。”

        罗猎看到那少女现身不由得愣在原地,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风雨园中住着的竟然是从黄浦不辞而别的周晓蝶,瞎子为了周晓蝶从黄浦追到这里,这些日子几乎一有空就四处寻找,可始终没有结果,想不到周晓蝶好端端地躲在这风雨园中。难怪叶青虹说周晓蝶的事情和她无关,不过叶青虹又说周晓蝶是日本间谍,还说她根本就不是盲人。

        罗猎对叶青虹的话始终是抱着怀疑态度的,人的感情是伪装不出来的,周晓蝶失去父亲时候表现出的痛苦,她曾经因此迁怒于颜天心,甚至想要趁着和颜天心住在一个帐篷的机会刺杀她,这些发生过的事情都让叶青虹的话站不住脚。

        周晓蝶的双目虽然生得很美,但是毫无光泽,她微笑道:“东生叔,您快进来……”说完她又意识到了某些异常的地方,轻声道:“是不是还有人?”

        罗猎道:“你好!”

        周晓蝶虽然双目看不到,可正因为此,她不会被罗猎的伪装骗到,单从他的声音就已经判断出他的身份:“罗大哥!”

        罗猎心中暗叹,自己果然不是一个合格的伪装者,东生和周晓蝶都识破了他的本来面目。

        罗猎走入这件风雨园,发现这个四合院虽然称不上豪华,可是干净整洁,周晓蝶请他们去西边的茶室坐了,东生主动去倒茶。

        罗猎心中大致整理出这件事的脉络,周晓蝶是肖天行的女儿,东生却是刘同嗣的管家,两人同时出现在这里的最大可能就是东生一直都是肖天行的人,是他埋伏在刘同嗣身边的一颗棋子。

        周晓蝶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十指纠缠在一起,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你们还好吧?”

        罗猎笑道:“大家都很好,安翟也很好,他也来了北平,一直都在找你。”

        周晓蝶咬了咬樱唇道:“对不起,我不该一声不吭地离去,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东生将倒好的一杯茶放在罗猎的面前,被罗猎射伤的右手已经裹上了白纱,还好没有伤到筋骨。东生在罗猎的左侧坐下,双手捧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大当家对我有恩,一直以来我都奉命在刘同嗣身边做事,负责为大当家盯着这只老狐狸。”

        罗猎点了点头,他对东生忽然生出好感,无论双方立场如何,东生此人都称得上一个真正的忠义之士。

        周晓蝶对东生充满感恩之情,她和安翟离开白山前往黄浦之后,穆三爷的确为人不错,还帮忙介绍了医生给她看眼睛,不过一个无意的机会,她发现穆三爷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周晓蝶因此而害怕,还好她记得父亲曾经的交代,若是有一天遇到麻烦,可以去找东生。

        于是周晓蝶方才联络了东生,东生得到她的下落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黄浦,悄然将她从黄浦带走,不过仍然留下了蛛丝马迹。

        说完别后经历,周晓蝶叹了口气道:“罗大哥,我不是信不过你们,只是我信不过穆三爷,他是瑞亲王的朋友。”

        罗猎知道她的顾虑,安慰她道:“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暂时不会向任何人提起,不过……”他想到了瞎子,虽然这货平时表现得没心没肺,可是作为他最好的朋友,罗猎却知道他对周晓蝶应该是动了真情,这段时间始终为她的安危担心。

        周晓蝶虽然看不到,可是她为人却是冰雪聪明,从罗猎的欲说还休的语气中已经听懂了他的意思,小声道:“合适的时候,我会和安翟哥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