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辟邪兽】(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辟邪兽】(下)

        走入燕京大学的图书馆,罗猎在西北角的书架前找到了麻雀,麻雀站在梯子上从书架的最上层寻找着想要的资料,她伸出右手想要抽出远处的一本书,不过位置非常的勉强,努力了一下,终于从中抽出了那本书,可身体却突然失去了平衡,娇呼一声,失足从书架上跌落。

        罗猎眼疾手快,张开双臂将从半空中坠落的麻雀接住,麻雀手中的那本书已经落在了地上,双手自然而然地搂住了罗猎的脖子,一双明眸透过黑框眼镜望着罗猎,从她的眼中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害怕。罗猎顿时意识到自己被这妮子给骗了,麻雀应当早就觉察到了自己的到来,故意装出从梯子上失足落下的假象。

        麻雀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表情不够真实,马上拿捏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呼了口气道:“吓死我了,幸亏有你。”

        罗猎微微一笑,也不点破,极有风度地将麻雀放下,轻声道:“要小心啊。”

        麻雀躬身从地上捡起了那本书,背朝罗猎的时候,唇角不由得偷偷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她以为自己的这点小心机并未被罗猎发现。转过身来的时候,表情已经恢复了常态:“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说,今天是路过还是专门来找我?”

        罗猎道:“当然是专门来找你,麻雀,我想找你帮忙鉴别一样东西。”

        “没问题!”

        麻雀听说罗猎从绮春园废墟中挖出了两具石雕也是非常好奇,当即就跟随罗猎一起前往了正觉寺,麻雀并没有花费太久的功夫就判断出这两具石雕的年代并不久远,确切地说,这两具辟邪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石雕,只是外表覆盖了一层石粉,内里却是木雕,木雕中空,暗藏黄金,从表面看上去足可乱真。木雕用阴沉木制成,内外都刷上油漆,材质、工艺和手法像极了棺材的制作,这样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保证木材千年不腐。

        麻雀道:“我过去曾经看过圆明园的不少资料,并没有资料证明圆明园的废墟下方有人埋藏了宝藏。”

        瞎子道:“史料资料记载得大都是众所周之的事情,真正的秘密肯定不会写在上面,如果写在上面,所有人都知道圆明园下面有宝藏,这圆明园只怕早已被掀了个底儿朝天,哪还轮得到我们?”他摩拳擦掌,摆出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阿诺也来了精神头儿,连连点头道:“这么大的园子,下面得藏了多少宝贝,挖,挖,全都挖出来,咱们分了。”

        瞎子冷冷看着他道:“还特马分,这园子就毁在你们八国联军手上,偷了抢了不算,还一把火给烧了,不心疼啊?还有人性吗?”

        阿诺被他骂得哑口无言,虽然这事儿跟阿诺无关,可但凡八国联军犯下的罪孽,瞎子一准要算到他的头上,阿诺也不争辩,知道争辩也没啥用,论到歪搅胡缠,他绝对比不过瞎子。

        罗猎道:“有没有这种可能,这些金子本来并不属于这里,只是有人选中了这块地方,偷偷将东西藏在了这里。”

        几人都认真的想了想,麻雀率先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我看这些木雕,掩埋的时间不会太久,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年。”

        罗猎心中暗忖,如果麻雀判断无误,这些木雕应当就是三十年内方才埋在圆明园下方的,从时间上来推算,应当和瑞亲王发现圆明园秘藏的时间相符,难道是瑞亲王埋在这个地方的?可叶青虹此前并未提起过这件事,难道她对此一无所知?她不清楚这件事的话,外人又是何从得知?难道昨晚的那帮窃贼是弘亲王所派?

        罗猎思索的时候,麻雀用小刀耐心刮开辟邪兽表面的石粉,在右后腿的内侧发现了一行小字,从辟邪兽的工艺上能够看出,制作木雕的绝不是普通的匠人,而且各行会有各行的门道,许多工匠都会在自己的作品上留下名号,果不其然,这辟邪兽上方也有印记。

        麻雀惊呼道:“罗行木!”

        罗猎就算敲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这两尊木雕和罗行木有关,虽然罗行木是个木匠,可他从未听说过罗行木和圆明园之间的渊源,凑上前去,亲眼看到藏在木雕右腿内侧的落款,确实是罗行木无疑。

        罗猎暗自思索,如果说这些暗藏黄金的木雕和皇族有关,那么罗行木和皇族又有什么关系?关于圆明园的秘藏的消息他全都是从叶青虹那里得知的,据叶青虹所说,当年瑞亲王奉旨修建圆明园,无意中发现了秘藏,因为担心老佛爷会将秘藏挥霍一空,所以向朝廷隐瞒了这件事。

        而刘同嗣也是当时的知情人之一,想起刘同嗣和狼牙寨主肖天行的关系,罗猎隐约推断出罗行木所刻木雕出现在这里的缘由,罗行木当时也选择在凌天堡藏身,或许这几人之间早就认识。

        然而毕竟一切都只是推测,目前罗猎能够想到解开这个谜题的人一是叶青虹,还有一个就是刘同嗣。叶青虹自从将这里交给自己之后,就突然人间蒸发,这段时间罗猎没有收到任何有关于她的消息。

        在瞎子看来,罗猎考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虽然他们受雇于叶青虹,可发现的金子应当算是他们的红利了,这次来北平除了寻找周晓蝶之外,他又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在圆明园挖宝,瞎子认为藏在圆明园的金子绝不止这么一点,或许就在发现这两尊木雕的附近还有大量的宝藏等待发现。

        罗猎向张长弓道:“张大哥怎么看?”

        张长弓道:“我总觉得那些人还会回来,我在挖掘的现场看过,只有一个盗洞,他们的目的很明确,而且好像事先就知道位置。我想他们不会甘心这些财宝落在咱们手里。”

        罗猎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

        麻雀此时却悄悄离开了房间,罗猎察觉之后跟着她来到了外面,麻雀轻声道:“带我去现场看看。”

        罗猎点了点头,带着麻雀向昨晚发现木雕的地方走去。

        午后的阳光很好,照耀在荒草丛生的废墟之上,废墟的残破古旧和草木的欣欣向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湖边的柳树已经开始吐绿,用不了太久这光秃了一个冬季的柳树就会披满绿色的丝绦。风一吹,星星点点的翠绿就随之摇曳起来,满目疮痍的废墟也突然那变得生动。

        两只小鸟一前一后拍打着五彩斑斓的翅膀相互追逐着从他们眼前飞过,麻雀望着这曾经被称为万园之园的圆明园,感叹之余又萌生出希望,圆明园数度遭劫,纵然如此,八国联军的大火仍然无法毁去这片土地上的生命,历经劫难,草木花鸟,仍然可以焕发出新的生机。

        麻雀看到了那个新挖的地洞,一夜功夫,地洞之中已经渗满了水,她在附近转了转,除此以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的盗洞,回到罗猎的身边,小声道:“罗猎,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罗猎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喜欢你求我。”

        麻雀的内心因罗猎话中的喜欢而乱了节奏,她意识到自己在罗猎的面前越来越没有抗拒力,这种时候,只能摆出恶狠狠的表情,用一个滚字来掩饰真实的内心,说完之后却感觉脑子里突然断了片,自己刚才想说什么竟已经忘得干干净净。直到罗猎提醒,她才恍然大悟地清醒了过来,清了清嗓子道:“若是当真发现了秘藏,我希望你们不要据为己有,如果你拿去换钱,那和八国联军,和那些盗贼又有什么分别?这些东西是我们中华儿女的共同财富,是属于国家的。”

        罗猎早就知道麻雀有一颗拳拳赤子之心,欣赏这妮子爱国心的同时,又向她提出了一个问题:“你是说让我将找到的东西上缴政府?”

        麻雀点了点头。

        罗猎又道:“你认为当今的北洋政府值得信任吗?你能够保证我们上缴的东西不会成为那些官僚的私藏,不会被当权者贪污?”

        麻雀被罗猎问住了,一时间不知应当如何回应,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可总有好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罗猎道:“我也相信,可我更相信自己。”

        麻雀从他的这句话中似乎悟到了什么,瞪大了一双美眸,惊呼道:“你想据为己有?”

        罗猎微笑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没有收藏意义的金钱,大可拿去做善事,有收藏和考古价值的东西,不妨我们找个秘密安全的地方保存起来,等到世道太平了,我们可以建一个博物馆,让中国的老百姓都可以免费参观,我想这样岂不是更有意义?”

        麻雀美眸生光道:“你是说建一座像卢浮宫那样的博物馆?”

        罗猎点了点头道:“可惜现在还不是一个太平盛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圆明园当初的藏品丝毫不逊色于卢浮宫,可最终的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