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辟邪兽】(上)

第一百二十八章【辟邪兽】(上)

        铁娃得到授意,拉开了弹弓,瞄准正前方的一名壮汉射了过去,这一弹直来直去,破空飞出,发出一声尖啸,足见速度之快。

        那壮汉在铁娃射击他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对方的意图,竟然没有选择躲避,而是双腿原地扎起了马步,双手食指竖起向天,猛然大吼一声:“呔!金刚不坏!”

        不等他说完,铁弹子已经射中了他的脑壳,梆!的一声如同击中了一块坚硬的岩石,铁弹子竟然被他坚硬的颅骨迸飞,壮汉头颅丝毫无损,摇晃了一下粗壮的脖子,得意洋洋道:“我刀枪不入!”

        铁娃因眼前的景象有些懵了,想不到对方的防御力如此强悍,自己全力射出的铁弹子居然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张长弓皱了皱眉头,对方应当是练过铁布衫金钟罩之类的外家功夫,刀枪不入他听说不少,可并没有亲眼见过。

        铁娃叫了声师父,张长弓做了个手势,铁娃心领神会,马上拉开弹弓瞄准那人的脑门又射了一记,这次出手太快,那壮汉还没来得及扎马步,铁弹子结结实实撞在他的前额。

        那壮汉大叫道:“我金刚不坏……”还没喊完,铁娃又是一记射中了他的眉心,那壮汉只感到天旋地转,直挺挺躺倒在了地面上。

        铁娃的三弹破去了对方刀枪不入的神话,也让罗猎和张长弓看到了对方虚张声势的本质。张长弓哈哈大笑道:“刀枪不入?就让我领教你们的刀枪不入。”他大踏步冲了上去,距离对方还有三米左右的时候,腾空飞掠而起,飞起一脚踹在一名半裸的壮汉胸前,势大力沉的一脚将对方踢得倒飞了出去。

        罗猎挺起白蜡杆随后冲了上去,一根长棍蛟龙般上下纷飞,接连击倒了两名半裸壮汉。

        铁娃摸出铁弹子在后方不停施射,打得对方哭爹叫娘,对方虽然人数占优,可显然只是一帮乌合之众,在罗猎三人合力攻击之下,马上就阵脚大乱,看到己方转瞬间已经有十余人被击倒,方才领教到罗猎一方强悍的战斗力,一个个不敢向前,开始四散逃窜。

        此时树林的东南角也传来一阵骚乱,却是瞎子和阿诺被外面的动静惊醒,两人朝着棍棒过来接应,刚好赶上了眼前的乱战场面。

        知道是这帮人在外面装神弄鬼之后,两人都是心头火起,想起此前撒尿被吓得落荒而逃,出手自然多了几分报复的狠劲儿。棍棒翻飞,打得那帮家伙哭爹喊娘。

        阿诺击倒了一名壮汉,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迎面却遇到了一个红衣红裤的小孩儿,扬起的木棍并没有落下,他毕竟不能向一个小孩子下手,阿诺瞪大了双眼,凶神恶煞般叫道:“滚!”

        那小男孩可怜巴巴撇了撇嘴,看样子仿佛就快哭出来了,可突然他向阿诺冲了上去照着阿诺的裆下就是狠狠一脚,这一脚势大力沉,踢得阿诺眼前金星乱冒,捂着小肚子就跪倒在了地上,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小孩子下手居然如此阴狠歹毒,一时不察竟着了他的道儿。

        那小男孩下手毫不留情,看到阿诺跪下,右手扬起,中指和食指照着阿诺的双目插去,若是被他插中双目,阿诺这双眼睛十有八九会不保。

        还好瞎子及时赶到,看到眼前一幕,掏出手枪照着那小男孩的右臂就是一枪,如果不是情况危急,瞎子也不会向一个小孩子下手,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枪虽然击中那小男孩,却只是将他的衣袖打出了一个破洞,小男孩的身体踉跄了一下,然后又挺起胸膛,厉声道:“神拳无敌,刀枪不入!”他大叫着向瞎子冲去。

        瞎子慌了神,开枪是一回事儿,让他枪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孩儿却是另外一回事,他犹豫的刹那,那小男孩已经冲到近前,伸手照着他的下阴抓去,瞎子向后一缩,仗着身高腿长的优势,抬脚想要将这小男孩踹到在地,冷不防这小男孩钻入了他的胯下,竟然将瞎子庞大的身躯原地扛了起来。

        瞎子哪能想到这孩子小小的身躯之中竟然蕴藏着那么大的力量,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这小男孩投掷出去,整个人腾云驾雾般飞起,重重撞在树干之上,撞得瞎子骨骸欲裂,手枪也掉到了一旁,还好那小孩子并没有继续追杀,等瞎子从地上爬起,发现那小男孩已经不见了。

        罗猎几人过来接应的时候,阿诺仍然痛得躺在地上,他挨得一脚可不轻,估计没有几天时间不可能完全恢复。

        罗猎抓住了几个一问,这帮人其实都是一帮窃贼,因为圆明园废墟疏于管理,虽然损毁严重,可其中存有不少珍贵的石料木料,他们趁着夜深人静前来盗窃,将这里可用的石料木料偷运出去再转卖给他人,从中牟取利益,至于什么装神弄鬼,什么义和团,只不过是他们用来虚张声势的手段。一直以来也非常奏效,即可用来唬人,又能将罪责推到义和团余孽的头上,也算得上是一举两得。

        罗猎这群人到来之后,这帮窃贼因为不知道他们的来路,所以消停了几天,今晚他们方才出来行动,却想不到遇到了这帮不畏鬼神的家伙。

        其实他们事前也已经打探清楚,知道正觉寺的工程遇到了麻烦,原本在这里干活的十余个民工都已经离开,所以才选定了这个时机,认为就算被罗猎发现,也没什么好怕,毕竟他们人多势众,只是没想到罗猎一方的战斗力强悍如斯。

        问明情况之后,罗猎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这件事就此作罢,不再追究,其实圆明园废墟的偷盗事件从清末到现在始终都没有停息过,大清政权还未崩塌之时,偶尔还会有人过问,不过那时候,各大皇族已经开始了从这里拉木材石料据为己有的行动,上行下效,周围百姓看到他们如此,也跟着小偷小摸。

        等到了民国,圆明园这片废墟越发成为无人管理的地方,官僚贵族,商贾百姓,前来选材淘宝者不计其数,这种现象在清朝覆亡之后的两年尤为严重,可以说圆明园废墟好拿好搬的物件多半已经被人搬走,剩下的那些可用的石材木头也被达官贵人们公开征用,现在剩下得多半都是巨大的山岩石雕,要么残破不堪,不堪大用,要么搬运成本极高,运走并不划算。

        可围绕圆明园的盗窃虽然减少却始终没有停息,对这里的事情官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谁也不会花费警力人力来维系一片废墟的治安。

        赶走了那帮盗贼,他们发现了树林外的三辆板车,板车上装着两件石雕,在距离板车不远的地方,已经被挖出了一个大洞,这些石雕显然是刚刚从里面挖出来的。

        瞎子围绕这洞口走了一遍,发现这洞是个水洞,因为绮春园本身就是一个水园,水景众多,这里距离湖面不远,挖几锹就会渗水。再看板车上的石雕也是湿淋淋的,应当是从水洞中拖上来的。

        罗猎留意到得却是石雕的形状,这两件石雕雕得都是辟邪,辟邪通常用来作为镇墓兽,却不知因何会出现在这里。

        瞎子低头看了看那水洞道:“这水洞是刚刚挖出来的,奇怪,他们怎么知道这地下会有石雕?”他也认出这两具石雕乃是镇墓兽,皱了皱眉头道:“难道这园子下面有墓,这群人前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偷盗石雕,而是为了盗墓不成?”

        张长弓道:“哪儿的黄土不埋人?圆明园这么大,肯定会埋着不少的冤魂野鬼。”他伸手拍了拍其中一只辟邪兽,落手处却发出空空的声音,张长弓愕然道:“空的!”

        几人都凑了上来,罗猎也跟着敲了敲,凭着声音的反馈判断出这辟邪兽的外面应该是木质,可是辟邪兽的重量却是极沉,里面定然装着其他的东西,不由得好奇心起,张长弓让铁娃回去拿了锯子,锯开其中一尊辟邪兽的尾部,从孔洞中滚出一滩黄灿灿的东西,暗夜之中更是金光灿烂,几人的眼睛同时亮了起来,原来这辟邪兽中空的腹中竟然装着满满的金元宝。

        瞎子惊喜道:“发财了,我靠,金子,里面全都是金子!”

        罗猎开始后悔了,他后悔太早放了那帮盗贼,虽然他们找到了不少的金子,可是昨晚的事情却变得蹊跷起来,这些盗贼为何知道从这里能够挖出辟邪石雕,他们的目的极其明确,难道他们在此之前就已经知道辟邪之中暗藏黄金?

        罗猎几人合伙将两只辟邪搬了回去,将黄金取出埋在了正觉寺,严令任何人不得声张,更不得动用这些黄金,最可能解答这个难题的就是叶青虹,可偏偏叶青虹现在又失去了下落。

        罗猎对圆明园的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其实最近已经查阅了不少关于圆明园的资料书籍,这其中有很多都是麻雀借给他的。

        罗猎决定去一趟燕京大学,一来为了归还麻雀的书籍,二来向她请教一下,在历史学方面麻雀完全可以充当他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