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神助拳】(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神助拳】(下)

        张长弓素来警觉,他第一时间察觉外面的动静自然不稀奇,罗猎是因为一直未眠的缘故。两人对望了一眼,罗猎做了个手势,决定循着声音去一探究竟,他们方才走了几步,又听到身后房门轻响,却是铁娃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还跟着安大头,原来铁娃也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

        反倒是阿诺和瞎子两人无动于衷,这俩货的鼾声在院落中此起彼伏。

        三人带着一条狗在正觉寺周围巡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状,就在他们准备返回之时,从绮春园的方向又传来了鬼哭神嚎之声。

        张长弓怒道:“装神弄鬼。”

        罗猎却意识到从今天民工受伤的工程事故开始,一系列的怪事开始接踵而来,看来果然被叶青虹说中,有人已经沉不住气了。

        铁娃道:“师父,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这小子也是天生胆大,听到远处传来的鬼哭神嚎,非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产生了前去一探究竟的想法。

        罗猎笑道:“去,为什么不去,我倒要看看,这鬼长得是什么样子。”

        三人打着灯笼向绮春园的方向走去,正觉寺和绮春园之间虽有道路相通,可是因为长久无人经行,基本上已经荒废,齐腰高的杂草丛生。张长弓抽出砍刀在前方开路,铁娃带着安大头紧随其后,他已经将铁胎弹弓取了出来,铁娃从小用弹弓在山区打猎,自行练出双手都可发射,且百发百中的绝技,在天脉山火山喷发,白猿步步紧逼,几人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刻,还是铁娃一锤定音,用弹弓击倒了白猿。

        这铁胎弹弓却是在抵达北平后,张长弓根据他的力量和手法特征专门为他定做的一个,骨架为铁胎合金,坚韧异常,双耳系以牛筋,弹丸也都是精钢打造的钢珠。若是发挥出全部的威力,在近距离的杀伤力不逊色于手枪。

        罗猎则在队尾负责断后,几人进入绮春园之后,那鬼哭神嚎的声音仍未消失,于前方树林之中不停响起。

        张长弓抬起手中的灯笼噗!的一口吹灭,如果就这样打着灯笼走过去,等于将他们的位置暴露在对方的面前。

        铁娃指了指那树林道:“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罗猎点了点头,此时树林之中又传来一声尖叫,旋即又传来一声桀桀怪笑,怪笑之声宛如夜枭发出。现在他们距离树林也不过百米的距离,刚才一路打着灯笼过来,对方应当已经察觉了他们的出现,仍然发出怪叫其原因或许是想要将他们引入林中。

        张长弓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低声道:“逢林莫入,这些野鬼好像故意要将咱们引进去呢。”

        罗猎道:“那他们只怕打错了算盘。”

        张长弓向铁娃道:“铁娃,我教你听风辨位的本事练得如何?”

        铁娃道:“每天都在练。”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今晚刚好检验一下你最近的成果。”

        三人商量了一下,分散开来,利用草木的掩护向树林靠近,选好隐蔽的位置,他们三人呈三角形分布,张长弓位于最前,罗猎和铁娃分别居于左右,这样排列的最大好处就是彼此之间可以相互照应。

        树林之中果然又是一声怪笑响起,铁娃从藏身处闪身而出,拉开弹弓,瞄准了声音传出的方向,咻!咻!咻!连珠炮般接连射出了三弹。在暗夜之中根据声音锁定对方的方位并不难,真正的难度在于对方隐藏在密林之中,铁娃射出的弹丸虽然方向正确,可是中途遭遇树枝阻挡的可能性极大,有两颗弹丸在中途就被树枝拦住,撞击在树干上发出梆梆的声响。

        仍有一颗弹丸从树枝的空隙之中射了出去,树林之中传来一声惨叫,然后听到树枝不停折断的声音。

        铁娃听出自己已经得手,不禁大喜过望,还没接到张长弓的下一个指令,身边一道黑影已经如同离弦的利箭一般向树林中射去。却是安大头在第一时间发动了进攻,安大头虽然还是一条小狗,可是它拥有着优秀猎犬的血统,早在苍白山之时,铁娃就对它进行了训练,出击源自于本能。

        等到安大头出击,铁娃方才意识到自己疏忽了,可是现在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铁娃射出的弹丸射中了树林中一个白乎乎的物体,那物体被射中之后,从树上坠落,途中砸断了数根横出的树枝,重重落在地上,安大头已经冲到近前,凶悍地扑了上去,张开白森森的牙齿照着那白乎乎的物体就是狠狠一口。

        那物体发出一声惨叫,原来这坠落的物体竟然是一个人,他右手挥起,寒光闪烁的尖刀向安大头刺去,安大头极其灵活,咬完之后马上撤离,等对方这一刀挥出,又瞅准空隙,照着他的右腿又是狠狠一口,这一口入肉极深,咬得对方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仍然是咬完就跑。

        铁娃看到安大头冲入林中,担心它有所闪失,也在第一时间跟了上去。

        罗猎和张长弓阻止不及,也随后进入,张长弓提醒铁娃注意寻找掩护,三人进入林中,却见那白衣人躺在地上惨叫连连,这厮先是被铁娃射了一弹,然后从高处摔下,不等爬起又被安大头连咬几口,一身白袍被挂烂多处,染了不少的血迹,现在的模样实在是惨不忍睹。

        张长弓来到他面前,抬脚将那人握刀的手踩住,借着头顶斑驳的月光,却见那人披头散发,一张面孔涂得惨白一片,嘴唇却涂得一片乌紫,看上去真如活鬼一般。白袍人看到自己落入包围圈,思索脱身之策,强忍疼痛,凄厉叫道:“我死得好惨……我死得好惨……”希望继续扮鬼将几人吓退。

        张长弓冷笑道:“鬼也会流血吗?”抬脚照着那白袍人小腹就踹了过去,白袍人惨叫了一声,捂着肚子哀求道:“几位大爷,小的只是一只从这里路过的孤魂野鬼,还望行个方便。”

        罗猎看到这厮的模样也不禁笑道:“过路鬼吗?那好,我权当做善事帮你上路。”他从地上捡起短刀。

        白袍人显然被吓住了,此时再不敢假扮鬼魂,颤声道:“我……我是人……我不是鬼……”

        安大头又凑了上去,咧开大嘴,露出满口白森森尖锐如刀的牙齿,吓得白袍人将眼睛闭上,铁娃伸手将安大头拉了回去。

        张长弓道:“说,什么人派你来的,你到这里装神弄鬼又是为了什么?”

        白袍人睁开双眼,他似乎就要交代,可此时树林的周围亮起数十盏灯光。双目中的惶恐因为这些灯光的到来而迅速消失,他惊喜道:“你们最好放了我,不然,嘿嘿……”

        罗猎三人也留意到周围的变化,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道:“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劝奉教,自信天,不信神,忘祖仙……神发怒,仙发怨,一同下山把道传。非是邪,非白莲,念咒语,法真言……”

        三人循声望去,却见前方密林之中,一个身穿着红衣红裤,手中拎着一盏红灯笼的男孩朝他们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诵念着义和团的口号,义和团兴于清末,亡于清末,开始为清廷所用,幻想利用其成为对抗西方十一国的武器,可后来在现实面前很快就拆穿了其刀枪不入的神话,清朝也将焚烧教堂残杀信众的事情推到了义和团的身上,展开了一场全国范围内的清剿。

        现在虽然是民国,可是少有义和团的消息,更少有人敢公然举起义和团的大旗,高呼义和团的口号。

        张长弓本来已经弯弓搭箭,看到率先走过来的只是一个小孩子,也松开弓弦,有些迷惘道:“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这么晚都不睡?”

        罗猎道:“兴许他失眠。”

        那小男孩在距离他们二十米处停下脚步,将红灯挂在头顶树枝之上,自腰后抽出一面杏黄色三角小旗,厉声道:“四大金刚何在?”

        “在!”几个带着戏曲腔调的嗓子应承道。

        那小男孩虽然声音奶声奶气,可其中透着无法形容的冷酷:“给我将这三只妖孽拿下!”

        树林之中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却是四名身穿红色劲装,头扎红色头巾的壮汉,从不同的方位向罗猎几人靠近,罗猎观察他们的周围,亮起的红灯至少有三十盏,也就是说参予今晚包围行动的人要在三十人左右。

        那四名壮汉几乎在同时将上衣脱掉,虽然现在冬季已经过去,可毕竟春寒料峭,夜晚的气温很低,望着突然选择半裸的四条壮汉,铁娃都不禁替他们感到发冷。

        四名壮汉动作一致地扬起双拳照着肌肉发达的胸膛蓬蓬蓬来回捶了几下,朗声道:“神拳无敌,刀枪不入。”

        张长弓将弓箭重新举起瞄准,罗猎提醒他道:“不要轻易伤人性命。”

        张长弓点了点头,将长弓重新背在身上,还箭入鞘,紧了紧腰带,顺便摸了摸插在后腰的两把毛瑟枪,心中暗忖,不知道这些人是否真像他们说的一样刀枪不入?他向一旁早已跃跃欲试的铁娃使了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