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神助拳】(上)

第一百二十七章【神助拳】(上)

        罗猎也不勉强,让张长弓将工钱给他们结清,让这些民工自行离去。

        送走了最后一名民工,罗猎转身回到出事地点,看到瞎子和铁娃两人仍然在那堆废墟上搜寻什么。

        罗猎正想招呼他们出去吃饭,毕竟为了这件事折腾了一整天,所有人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却听铁娃道:“找到了!”他从废墟中找到了一根断裂的绳子,这些脚手架之间都是用绳索结结实实绑好的,每天铁娃都要负责例行检查,脚手架崩塌之后,许多绳索都崩断,可是从断裂处可以看出端倪,崩裂和割裂完全不同。

        铁娃所找到的这根绳索断口处非常特别,有大一半齐整,另外一小半参差不齐,齐整的那一半显然是被利刃切开,他将绳索送到罗猎的面前:“罗叔,您看!”

        罗猎接过绳索凑在眼前看了看,其实在今天出事之后他就想过,整件事情有些蹊跷,他们在安全上做足措施,每天都要针对脚手架的连接处检查多次,想不到还是出了意外,铁娃找到的这根绳索证明,今天发生的这场事故人为的可能性极大。

        他们雇佣的民工总共只有十人,从中应该不难排查出偷偷动手脚的那个。

        瞎子愤然道:“一个一个的查,肯定能将罪魁祸首找出来。”

        阿诺凑上来道:“报警,让警方将他们抓起来细细盘问,我不信问不出结果。”

        瞎子深表赞同,点了点头道:“这帮刁民,根本就是故意串通好了讹诈咱们,这件事不能轻易算了。”

        张长弓将目光投向罗猎道:“你怎么看?”他这一问,瞎子和阿诺同时停下了说话,别看他们平时说的热闹,可最终决策的始终都是罗猎。

        罗猎沉吟片刻道:“算了。”

        “算了?”瞎子愕然道,阿诺也是一脸的不解,毕竟因为今天的事情,他们赔偿了两百块大洋,这还不算两名伤者的医药费。

        罗猎道:“算了,就算找出来那个做手脚的人,他也未必是罪魁祸首。”

        张长弓想起今晨和罗猎的谈话,心中暗忖难道罗猎所说的大事就要发生了。

        罗猎道:“兴许有人通过这种方式给咱们一个警告,大伙儿从今天起多点小心。”

        张长弓道:“吃饭,咱们吃饭去。”

        罗猎让铁娃出门去附近饭馆叫些酒菜过来,关于他和叶青虹之间的交易他并未向几人说明,今天的事情之后,罗猎意识到,应当向这帮兄弟适当地透露一些信息,不能让他们继续蒙在鼓里了。

        “什么?你说什么?”瞎子一双小眼睛在灯下熠熠生光,已经喝得微醺的阿诺此时也将一双眯起的深蓝色双眼陡然睁开。这俩都属于见钱眼开的货色,听罗猎说圆明园废墟之下极可能藏着皇室秘藏,顿时来了精神。

        阿诺抱怨道:“也不早说,我就觉得你不会平白无故修这座破庙,居然是盯上了后面的园子。”

        瞎子对圆明园还是有些了解的,刚刚听到非常的欣喜,可欣喜过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将手中酒杯放下道:“罗猎,这事儿靠谱吗?英法联军抢了一回,八国联军抢了一回,还特妈一把火给烧得干干净净,现在整座园子除了荒草就是石头,就算有宝贝也给烧了,更何况义和团闹得最凶的时候,把能搬走的,能卖的又搜罗了一遍,我看这事儿挺玄乎的。”

        罗猎道:“英法联军烧杀抢掠的时候,管园大臣文丰投了福海,所以当时许许多多园子的秘密都随着文丰自尽而埋葬,不排除圆明园下藏着一座皇家秘藏的可能。”

        瞎子道:“若是有秘藏,皇家会不知道?大清朝末年这么缺钱,他们早就挖出来给用了。”

        罗猎道:“瑞亲王奕勋发现了秘藏,并未声张。”

        瞎子听到这里顿时明白了事情的起因,他叹了口气道:“叶青虹对你说得是不是?罗猎啊罗猎,她叶青虹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为了给她老子报仇不择手段,坑咱们也不是第一次了,在瀛口刘公馆,利用咱们吸引注意力,如果不是麻雀帮忙,咱们当时就折在那里了。后来,咱们为了给她找七宝避风塔符又去了苍白山,可结果呢?她真正的目的是要干掉肖天行,咱们只是她用来转移注意力的棋子罢了。”

        瞎子停顿了一下,又道:“事不过三,你都被叶青虹捉弄两回了,难道你还没点觉悟,准备被她再坑第三次?”

        阿诺看看瞎子又看看罗猎,端起酒杯灌了口酒道:“虽然瞎子这人没什么见识,可这次我站他这一边,红颜祸水,英雄难过美人关,你该不会被美色迷惑吧?”

        铁娃一旁听着,却知道这样的场合自己是插不上话的,将一块啃过的骨头扔给了安大头,安大头乐得鼻子一撅一撅凑近骨头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

        张长弓在其中年龄最大,也是为人最为老成持重的一个,虽然大字不识几个,可考虑问题毕竟比瞎子和阿诺要周到一些,他低声道:“相信罗猎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罗猎道:“我欠她一个人情,是她帮我将方克文一家从津门救出来。”

        得知了这个理由瞎子顿时不再说话,知恩图报是做人的本份,在方克文一家的事情上,叶青虹的确帮了罗猎一个大忙,因此而提出让罗猎帮忙的要求,以罗猎的为人当然不会拒绝。

        瞎子叹了口气道:“算了,反正我也打算在北平多留一阵子。”他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罗猎道:“你干什么去?”

        “撒尿!”

        阿诺马上激起了共鸣:“我也去。”

        望着离去的两个活宝,罗猎唯有无奈苦笑。

        张长弓道:“叶青虹只是让咱们在这里改建庙宇?”

        罗猎道:“她这个人心机深沉,修建正觉寺只是表面功夫,知道内情的人一定会认为咱们利用修建寺庙做幌子,真正的用意是前来寻宝。”

        张长弓道:“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罗猎点了点头道:“正是,欲盖弥彰,就是要制造假象,利用这件事将知情者吸引出来。”

        张长弓皱了皱眉头道:“我有些明白了,今天的事故或许就是因此而起。”

        瞎子和阿诺两人肩并肩站着,对着前方的池塘同时尿了起来,终究是阿诺尿得要远一些,瞎子朝阿诺裆下看了看,然后腰部向前一挺,猛一发力,一道雪亮的水线划过前方,成功超过了阿诺。轻蔑且充满挑战地向阿诺咧嘴一笑,心说你这洋枪大炮还不如我的土炮顶用。

        阿诺被这厮激起了好胜心,也学着他向后仰起了身子,猛一发力,却憋不住放了个响屁。

        瞎子乐得哈哈大笑,阿诺窘得满脸通红,实在是太尴尬了。可除了瞎子的笑声之外,远处似乎传来另外一个笑声,阿诺四处张望,四周黑影憧憧,并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瞎子也听到了笑声,这笑声绝不是自己的回音,甚至不属于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瞎子停住笑声,举目向远方声音传出的位置望去,他在暗夜中视力超强,看到一道白影倏然进入一棵大树之后。

        瞎子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手肘捣了捣阿诺道:“你有没有看到?”

        阿诺一脸懵逼地摇了摇头,他可没有瞎子那么强劲的目力。

        瞎子又道:“你刚刚有没有听到?”

        阿诺点了点头,颤声道:“好像有人笑……”

        两人从对方的目光中都看出了对方的恐惧,同时提上了裤子,转身向屋里跑去。

        罗猎虽然是个牧师,可他并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在瞎子和阿诺绘声绘色说了一遍刚才的见闻之后,罗猎认为他们听到的笑声应当是人,毕竟在圆明园被毁之后,这周围也有不少的庄户,或许刚好有人晚上出现在园子里溜达。

        罗猎让他们都将心放在肚子里,时候已经不早了,建议大家各自回房休息,有什么事情也等到明天天亮再说。

        午夜时分,万籁俱静,罗猎在灯下写信,这封信是寄给远在甘边的颜天心,从吴杰那里得到了颜天心的地址之后,罗猎就琢磨着给她写封信,可是心中纵有千言万语,每次提笔却不知应当写些什么。

        写了几句话,又觉得不妥,将信纸搓成一团扔在了废纸篓中。罗猎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眉头,夜已深,可头脑却前所未有的清醒,最近这段时间,也只有去吴杰那里的时候,才能在他的帮助下安然睡眠,吴杰说得不错,他虽然可以帮助自己改善失眠的症状,却无法除根,尽管如此,罗猎最近的精力也恢复了许多。

        就在罗猎思索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鬼哭神嚎之声,开始的时候隐隐约约,可后来那声音由远及近。

        罗猎披上衣服,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却见张长弓也从房内走了出来,手中握着他的那把长弓,显然张长弓也同样听到了动静,被外面的怪声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