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回春堂】(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回春堂】(下)

        吴杰道:“我听卓先生说,那位方先生的身体有些问题。”

        罗猎点了点头道:“说是慢性中毒,卓先生特地给他开了一些药,他服用之后好多了。”

        吴杰不误惋惜道:“卓先生还说让我帮他复诊之后写信告诉他情况,看来今次是没有机会了。”

        罗猎忽然意识到卓一手既然能让方克文过来复诊,可见他对吴杰的医术是认同的,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或许这位其貌不扬的盲人郎中当真拥有一身惊人的医术呢?

        罗猎抱着试试看的心思道:“其实我这次来也有事情想要请教先生。”

        吴杰微笑道:“请教两个字万万不敢当,大家都是自己人,罗先生有什么话只管说。”

        罗猎这才将自己最近失眠症变得越来越严重的事情说了,至于失眠从何时开始,又因何加重他都避过不谈,不过吴杰也没有询问,主要是了解了一下罗猎采用的治疗方法,听完之后,他轻声道:“这算不得什么大事。”

        罗猎听他口气如此之大,心中难免产生了一些怀疑,失眠症困扰自己那么多年,其间他遍寻名医,中西医治疗的方法也都尝试过,可始终没什么改善,吴杰只是大概了解了一下他的病情,竟然说出如此大话。

        吴杰道:“这样吧,罗先生若是不嫌弃就在我这小床上躺下,我帮你推拿按摩,助你睡个好觉如何?”

        罗猎听他说得如此确定,心中暗忖,无论这盲人郎中究竟是不是吹牛,权且一试倒也无妨,于是他按照吴杰说得在小床上躺下,吴杰在他头部的位置坐下,双手轻轻落在罗猎的头部,在罗猎准备好之后开始帮他按摩。

        罗猎这两日因为失眠的折磨而有些头疼,在吴杰的按摩下不知不觉变得轻松起来,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罗猎几乎马上就能够判断,这位吴杰纵然不是一位妙手回春的神医,也必然是一个推拿按摩的高手。

        吴杰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不妨尝试将心中的事情暂时放下,心性越是单纯,我越是容易帮你入睡,切记,对我不可存有戒心。”

        身为一个催眠高手,罗猎知道吴杰绝没有对自己施行催眠术,只是单纯的按摩,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吴杰的帮助下很快放松了下来,罗猎竟然睡着了,这一觉睡得相当酣畅,直到梦中再度出现了青铜棺椁,出现了让他不安惶恐的景象,罗猎方才惊醒。

        室内只有他一个,吴杰不知去了哪里?月光从北墙的小窗透射进来,罗猎借着月光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罗猎想起自己过来的时候才是下午两点,也就是说自己在吴杰的小屋中睡了接近八个小时,在最近这段时间内从未有过如此漫长而安稳的水面。

        罗猎起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看到吴杰正站在门前,右手拄着一根竹杖静静望着夜空,虽然他墨镜后的双目什么也看不到。

        听到身后房门开启的声音,吴杰就知道罗猎已经醒了,轻声道:“罗先生醒了?这一觉睡得还好吧?”

        罗猎抿了抿嘴唇,真诚道:“多谢吴先生高诊。”

        吴杰道:“我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帮你放松精神罢了,我虽然可以帮你入眠,但是没办法从根本上治好你的失眠症。”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心病还须心药医,你的病能否痊愈还要靠你自己。”

        罗猎从吴杰的话中听出他对自己的暗示,恭敬道:“多谢吴先生指点。”

        吴杰微笑道:“我虽然看不到你的样子,可是也能够听出你是个年轻人,咱们可能相差不大,我今年三十一岁,应当比你年长,你若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吴大哥,我也就叫你一声罗兄弟。”

        “吴大哥!”

        吴杰回了一声罗兄弟,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罗猎道:“吴大哥有没有吃饭?不如咱们一起去吃点东西。”

        “不了!”吴杰摆了摆手道:“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反正咱们也不是外人,以后机会多得是,你只要有空就到我这里来,我帮你按摩,应该对你的身体有些好处。”

        自此以后,罗猎只要有空就会去火神庙回春堂,到了地方往小床上一躺,吴杰帮他按摩推拿,说来奇怪,罗猎只要躺在这张床上,在吴杰的帮助下很快就能进入梦乡,可是一旦换个地方,该失眠仍然要失眠,怎样努力也是难以入睡。

        为了求得一个安稳觉,几乎每天罗猎都会前往回春堂一趟,开始的时候他总觉得这样麻烦吴杰不好意思,所以婉转提出要付给吴杰诊金,想不到刚一提出就惹得吴杰不快,于是罗猎只好作罢,过来的时候带些烟酒茶叶,以此来充当诊金。

        吴杰对此也不推辞,只要罗猎肯送,他就笑纳,不过两人之间还没有一起吃饭喝酒的机会,吴杰从不主动提出邀请,就算罗猎提出,他也会找借口推了,一来二去,罗猎也大概了解了他的性情,认为吴杰不喜应酬,不肯和自己多做交流。

        正觉寺的工程已经全面展开,按照叶青虹的计划,工程只是摆在明面上的诱饵,她要通过这件事来引出弘亲王载祥,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她想象中顺利,半个月过去了,正觉寺这边仍然风波不惊,并没有任何的异动。

        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树木吐出新芽,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小草也从地下钻出了毛茸茸的嫩绿。罗猎和张长弓一起巡视了一下工程进度,走到文殊亭的时候,正看到瞎子和阿诺两人一身酒气地走了进来,这两人彻夜未归,身上还洋溢着宿酒的味道。两人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打了个招呼就各自钻入了房间补觉去了。

        张长弓叹了口气道:“这俩小子,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整天不是赌就是喝,这样蒙混度日总不是办法。”

        罗猎对他们两人的性情都是再清楚不过,轻声道:“由着他们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要他们帮忙。”

        张长弓道:“阿诺最近输了不少,我按照你说得,先支给了他三百块大洋,我看只怕又输得差不多了。”

        罗猎唇角浮现出一丝苦笑,虽然这种衣食无忧的日子倒也逍遥,可总觉得有些虚度时光,叶青虹的这场布局会不会早已被人识破?这边改建正觉寺的工程如果被弘亲王看透是一个局,那么对方压根就不会出现,叶青虹此前的计划也就会全盘落空。

        张长弓道:“咱们这些人还真不适合过安稳日子。”

        罗猎看了张长弓一眼,马上就捕捉到隐藏在他虎目中的躁动,知道习惯于傲啸山林的张长弓也已经开始对这样的生活感到厌烦,他低声道:“张大哥以为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当泥瓦匠?”

        张长弓笑道:“当然不是,可咱们眼前干得就是泥瓦匠的活啊!”

        罗猎道:“表面越是太平,私底下越是暗潮涌动,我总觉得最近可能要出大事了。”

        张长弓将信将疑地望着罗猎,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你最近精神不错,遇到什么喜事了?”

        罗猎正想将吴杰的事情告诉他,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声轰隆隆的巨响,伴随着数声惨叫,两人都吃了一惊,循声望去,修建的东边偏殿脚手架突然坍塌,上面正在作业的三名工人从高处落下,已经被坍塌的脚手架掩埋起来。

        外面发生的动静也将刚刚入睡的瞎子和阿诺惊醒,他们连同闻讯赶来的其他工人一起即刻投入到救援中去。

        众人齐心合力将三名民工从坍塌的脚手架中抬了出来,其中有一人只是受了皮肉伤,另外两人虽然性命无碍,可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

        罗猎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语成谶,和张长弓刚说过要出事,转眼之间就出了事情,他们还特地强调了安全措施,想不到终究还是出了意外。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也只能先处理善后事宜。

        先将两名重伤的民工送入医院,再回头来处理事情,这会儿功夫,受伤民工的几十名乡亲闻讯赶来已经将正觉寺这边的大门堵住。

        留下负责安抚的瞎子被众人团团围住,推来搡去,他也只能反逢人赔着笑脸,无论那民工因何受伤,毕竟是受雇于他们,在这件事上他们的确要承担责任。

        罗猎到来之后,众人的注意力马上又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不过还好众人并没与失去理智,他们派出代表商谈伤者赔偿金的问题,罗猎这边的态度非常明确,只要是他们应当承担的责任绝不逃避,对伤者方面提出的合理要求全部满足。

        正因为罗猎的这种态度,事态很快平息了下去,毕竟这是一场意外,也没有闹出人命,无非是多要点赔偿,罗猎一方平日里对这些工人也非常体恤,出事后态度又如此诚恳,所以对方也不好撕破脸皮,更没有做出任何过激举动。

        整整一天,罗猎几人都忙于处理这件事故,直到天黑时分,拿到赔偿的民工方才逐渐散去,虽然伤了三个工人,其余民工也不肯继续留下工作了,百姓大都迷信神灵,认为今天之所以出事全都是因为将寺庙改建成别墅,从而触怒了佛祖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