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回春堂】(上)

第一百二十六章【回春堂】(上)

        罗猎忽然意识到叶青虹买下正觉寺,来到圆明园的真正目的绝不是为了寻找当年失落的秘藏,从头到尾她的目的都只是为了复仇,正如她当初寻找七宝避风符一样,寻符只是借口,真正的用意只是复仇,虽然叶青虹并未说明,可是罗猎仍然能够察觉到叶青虹对弘亲王产生了怀疑。

        罗猎环视眼前一片荒芜的废墟道:“如果当真是弘亲王盗走了秘藏,那么他想必会在这周围部下眼线,严密监视圆明园周边的一切动静,你如此高调地买下正觉寺,并加以改建,很可能会吸引他的注意力。”

        叶青虹充满欣赏地望着罗猎,他果然够聪明,自己以正觉寺为饵,居然被他一眼识破。

        罗猎道:“可如果弘亲王对秘藏的事情并不知情呢?”

        叶青虹道:“刘同嗣目前正在北平养病,我相信他和弘亲王之间必有联络。”

        罗猎静静望着叶青虹道:“你希望我帮你做什么?”

        叶青虹道:“这边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我要你帮我将弘亲王引出来。”

        罗猎向前走了几步,望着不远处已经开始化冻的湖面,沉声道:“又想让我成为别人的靶子?”

        叶青虹道:“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罗猎道:“周晓蝶究竟在不在你的手里?”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我对天发誓,我和周晓蝶失踪的事情绝无半点的关系。”

        罗猎道:“我们就这样一直在正觉寺等下去?”

        叶青虹道:“多一些耐心,我相信有些人一定比我们更加沉不住气。”

        叶青虹买下正觉寺是以罗猎的名义,至少在表面上,罗猎已经成为这里的主人,正觉寺的改建任务理所当然地落在了他的身上。叶青虹的计划非常明确,罗猎在明,她藏在暗处。正觉寺的改建工程势必会引起有心人的警觉,如果这里发生的一切吸引了弘亲王的注意,那么她的目的就达到了,她可以趁机将这个假死的伯父揪出来,从他的身上找出父亲当年的死因。

        叶青虹行事神龙见首不见尾,和罗猎在正觉寺见面之后,即刻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了。

        罗猎相信她并未走远,或许就在附近悄悄等待着目标人物的出现。叶青虹背后的势力远远超乎自己的想像,叶青虹找来的帮手也不止是自己一个。和此前几次的行动一样,自己应当只是她计划中的一环。

        对罗猎几人而言,这任务算不上繁重,找些踏实肯干的民工,将正觉寺里里外外翻修一遍,工程主要是张长弓在负责。瞎子仍然在四处寻找周晓蝶的消息,所有人都看出他对周晓蝶用情颇深。

        阿诺一旦闲下来,整个人顿时就故态复萌,变得颓废且萎靡,终日不是饮酒就是赌博,兜里的那点儿大洋很快就比脸洗得还要干净。

        发生变化最大的要数铁娃和安大头,他们仿佛约好了一般迅速成长了起来,短短的一个月,铁娃的身高已经窜到了一米七五,这小子原本就生得敦实,若非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已经是一条精壮的汉子了。安大头长得瘦长,因为身体长长的缘故,脑袋也不像过去那样显大了,少了几分萌态,多了一些威猛。

        麻雀的新工作已经开始,忙着适应新的环境,所以最近也没时间过来。

        罗猎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药物治疗自己的失眠症,他开始选择另外一种方式,尽可能地让自己进入疲惫状态,除了日常的锻炼之外,他还主动投入到超量的劳动中去,比如加入民工的队伍,搬砖,运土,凡事亲力亲为,开始的时候瞎子还以为这货是没事找事,想省点工钱,可后来就明白,罗猎是利用这种方式把他自己折腾得身心疲惫,期望这样可以克服失眠症。

        人累了通常能够睡个好觉,这样的做法居然起到了一些效果,虽然不能彻底治愈罗猎的失眠症,可至少他在疲惫过度的时候能够断断续续睡着,噩梦仍然继续,梦做得久了也就见怪不怪,也许这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事情,谁管明天怎样?

        不过好景不长,很快罗猎就发现这种方式对自己也开始失效,这段时间中西医他都去看过,可仍然收效不大,就在罗猎备受折磨之际,他想起了一件事。当初和卓一手分别之时,卓一手曾经留给他们一个地址,一是让方克文三个月后前往那里复诊,二是通过那里可以知道颜天心他们此番前往宁夏的具体位置。

        虽然距离分别还不到三个月,可按照行程推算,颜天心一行应该已经抵达了目的地,罗猎决定前去拜访一下卓一手的这位老友。其实在方克文出事之后,他就越发担心起颜天心的安危,毕竟当初颜天心和自己一样深入九幽秘境,方克文离开九幽秘境之后身体居然生出鳞片,而且性情大变。自己也饱受失眠的困扰,不知颜天心的身体是否受到了影响。

        卓一手的这位朋友名叫吴杰,字回春。就在北平西城火神庙行医,罗猎本以为卓一手的朋友必然也和他一样是位医国圣手,其坐诊的门槛也一定极高,可等到了地方方才知道,吴杰只是一位盲人大夫,火神庙东边的一间堪堪遮蔽风雨的破瓦房就是他的医馆,平日里大都干些推拿按摩的小活,顺便卖些跌打骨伤的狗皮膏药,充其量是一个江湖郎中,和名医的称号是断断联系不上的。

        罗猎也是问了一圈方才找到了这家名为回春堂的医馆,门口挑了个洗得发白的杏黄旗,上面用黑字写着回春堂。

        罗猎来到这里的时候正是午后时分,医馆也没什么生意,门口一个带着瓜皮帽,穿着灰色破旧长衫的盲人坐在长条凳上,一边剔牙,一边冲着鸟笼说话,鸟笼里有一只鹩哥,那盲人说一句,它应一句,非常有趣。

        罗猎问过周围人,知道这名盲人就是这里的老板吴杰吴回春,他来到吴杰近前道:“请问您是吴先生吗?”

        鸟笼中的鹩哥叽叽喳喳重复道:“吴先生,吴先生,吴先生……”

        吴杰摆了摆手,被烟熏得焦黄的手指向上推了推墨镜道:“正是吴某,客官要看病?”语气显得颇为冷淡。

        罗猎将自己受卓一手委托而来的事情告诉了吴杰,吴杰听闻他是卓一手的朋友,顿时客气了许多,起身邀请道:“罗先生快请屋里坐。”

        罗猎看了看他漆黑一片的室内,笑道:“不了,就在这里说说话吧。”

        吴杰意味深长道:“外面说话不方便,还是屋里说话。”

        罗猎只能跟他进了房内,房间里只有一个向北的小小窗户,室内光线极其昏暗,而且到处洋溢着一股刺鼻的药膏味道。

        吴杰虽然双目失明,可是这室内的一切都是他亲手布置,对室内的陈设极其熟悉,一举一动极其精确,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如果不是事先就知道他是盲人,甚至会认为他的眼睛和常人无异。他手脚麻利地帮罗猎到了一碗热腾腾的大碗茶,罗猎慌忙接了过来,客气道:“吴先生别忙活了,我只是顺路经过,坐坐就走。”

        吴杰笑了起来,转身来到罗猎的对面坐下,在这房间内,他可以精确判断任何一个家具物品的位置,让人甚至怀疑他能够看到一般。

        吴杰道:“平日我这里很少有朋友过来,卓先生是我的大恩人,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他救过我的命。”

        罗猎摇了摇头,马上又意识到吴杰看不到自己的动作,赶紧道:“倒是没听他说过。”心中这才明白为何卓一手选择吴杰为北平的联络人。

        吴杰道:“卓先生是个好人,对了,前两天他寄一封信过来,信中说你和一位方先生可能过来,让我好好招待你们,怎么?那位方先生没来?”

        罗猎道:“他有事,暂时过不来了。”

        吴杰起身,来到书架前,摸索着找到收藏那封信的地方,抽出之后递给了罗猎,罗猎得到他允许之后,方才从中抽出了卓一手的来信,看到信封中的东西,罗猎顿时释然了,原来这信封中装着的并非是信纸,而是一张薄如蝉翼的丝绸,所有文字都是用针线刺绣其上,即便如此,仍然可以看出文字的隽秀空灵,其上还附上了一张地图,地图所绘制的地方乃是甘边宁夏。

        罗猎一眼就判断出,这地图之上标记的位置应当是连云寨西向转移的地点。

        手握光滑的丝绸,罗猎却从心底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虽然这封特殊的来信是卓一手寄给吴杰的,可罗猎却有种感觉,这信上的文字和地图应当是颜天心一针一针绣上去的。

        吴杰道:“我看不到文字,所以卓先生特地用这种方法给我写信,应当说是绣信才对。”

        罗猎道:“绣工精美,想不到卓先生还有这个本事。”

        吴杰道:“他哪会有这个本事,应当是颜大当家帮忙,罗先生把这封信收起,上面的地图和地址是卓先生让我转交给你的。”

        罗猎证实了这封信果然是颜天心亲手所绣,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颜天心绝美的容颜,内心中也不由自主生出一种牵挂,恨不能现在就去甘边宁夏和伊人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