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想什么】(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想什么】(下)

        罗猎笑了笑:“这段时间你都在北平?”

        麻雀点了点头道:“罗行木死了,寻找禹神碑的所有线索都中断了,福伯本来让我留在瀛口给他帮忙,我想了想,还是来到了北平,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整理宅子。”说到这里她看了罗猎一眼道:“其实那天你和安翟跟踪我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所以我就来了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罗猎笑了起来,自己终究还是大意了。

        麻雀道:“本以为你会来找我,可等了这些天你都不来,所以我只好主动约你了。”

        罗猎道:“约我做什么?”

        麻雀被他这句话问得心头火起,可又不好发作,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毕竟我爸当年将宅子给了罗行木,罗行木又送给了你,所以那宅子本该属于你的。”

        罗猎笑道:“是你的始终是你的,我才不要呢。”

        麻雀道:“走吧,去我家里坐坐,顺便我请您吃个饭。”

        罗猎欣然应邀,这里距离麻博轩的旧宅不远,步行半个小时就已经抵达。罗猎本以为这么大的宅子会请几个佣人,到了之后方才知道原来只有麻雀一个人住在这里。

        麻雀请罗猎过来吃饭也不是突然产生的想法,她此前就有所准备,两人刚到不久,对面御林楼的师父就送菜过来,还现场片了一只刚出炉热腾腾的烤鸭。

        宅子里存着不少的好酒,都是麻博轩在世的时候别人送的,麻博轩生前烟酒不沾,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别人送给他的酒全都存在后院的酒窖里,麻雀特地从中挑选了一坛窖藏三十年的贡酒,据说这坛酒是当年弘亲王载祥送给他的。

        酒坛打开之后,顿时酒香四溢,罗猎吸了吸鼻子,由衷赞道:“好酒,你居然舍得拿这么好的酒给我喝。”

        麻雀道:“以为我跟你一样小气?”

        罗猎托起酒坛,将美酒先倒入青花瓷酒壶,然后先给麻雀斟满了,自己也倒了一杯,端起酒杯道:“为了咱俩的久别重逢。”

        麻雀端起酒杯,嫣然笑道:“也不算太久,一个多月罢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小别胜新婚,干了!”

        麻雀俏脸绯红,啐了一声道:“讨打了你,就会嘴上占便宜。”主动碰了碰罗猎的杯子,仰首一饮而尽,喝了这杯酒,情不自禁地吐了吐舌头道:“不好喝,我还是喝茶。”

        罗猎指了指她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道:“这里只有咱们两个,没必要装学究了。”

        麻雀将眼镜取下,又取出一根红头绳,将齐耳的短发拢到脑后扎起,发现罗猎仍然盯着自己,俏脸一热道:“看什么看?没见过?”

        罗猎道:“你是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啊?这么喜欢伪装?”

        麻雀道:“世道不太平,小心为上。”

        罗猎点了点头,夹了块鸡肉塞入嘴里,鲜嫩多汁,麻雀的厨艺的确一流。

        麻雀拿起酒壶帮他将空杯满上,小声道:“你这次来北平是为了什么?”

        罗猎道:“一些小事。”

        麻雀显然对他的回答并不满意,将酒壶重重一顿道:“信不过我。”

        罗猎笑了笑没说话,自顾自吃着美食。

        麻雀道:“让我猜猜,是不是跟叶青虹有关呢?”

        罗猎没否认也没承认。

        麻雀气鼓鼓地望着他道:“你早晚会被那女人害死!”

        罗猎道:“你误会了,周晓蝶失踪了,我这次来北平是为了找她。”他并不想让麻雀知道自己和叶青虹之间的交易。

        麻雀这才消了气,小声道:“周晓蝶?”她和周晓蝶并不熟识,只是在白山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当时因为认出方克文的缘故,麻雀选择悄悄离开,所以对周晓蝶的了解不深,尽管如此,麻雀也知道瞎子对周晓蝶情有独钟,顿时猜到罗猎前来寻找周晓蝶十有八九是为了瞎子。

        麻雀道:“我在北平还有些朋友,不如我帮你找找?”

        罗猎本想说不麻烦她了,可想到麻雀一贯的热心肠,若是拒绝反倒惹她生气,于是点了点头道:“也好。”

        麻雀俏脸之上露出会心的笑容,罗猎应承下来就证明他没把自己当成外人,端起茶杯和罗猎同干了一杯酒道:“我想过了,这宅子还是还给你。”

        罗猎愣了一下道:“为什么?”

        麻雀道:“你忘了,当初我们之间约定你帮我找到罗行木,我就把北平的宅子给你。”

        罗猎装出一副很努力回忆的样子,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像有那么回事儿,不过,你当时好像还答应我另外一件事……”他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麻雀。

        麻雀的俏脸红了起来,她用力摇了摇头道:“我可没答应你,是你一厢情愿。”

        罗猎就喜欢看麻雀这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麻雀啐道:“坏蛋,你故意捉弄我。”

        罗猎道:“说点正事儿,这宅子我不要,罗行木也不是我帮你找到的,是他自己主动早上了你。”这倒不是罗猎主动为麻雀开解,事实就是如此。

        听罗猎这么说,麻雀内心中自然好过了不少,她向前欠了欠身子道:“罗猎,说真的,你当真亲眼见到罗行木死了?”

        罗猎点了点头,他在九幽秘境之中亲眼目睹罗行木被人面蝴蝶杀死,还从他的尸体上取下了砗磲七宝避风塔符,罗行木的死亡确定无疑。

        麻雀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道:“罗行木是禹神碑的唯一知情人,他死了,禹神碑的线索就断了。”她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抬起双眸盯住罗猎道:“你怎么知道我爸当年翻译的碑文内容?”她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罗猎为了从罗行木的手中将她救出,读出了罗行木手写的十六个字——崇楚事裒,劳余神禋,鬯曼吉徙。南渎衍昌。这十六个字就连她也无法认全,正是因为如此罗行木方才放过了自己。

        罗猎道:“别忘了他和我的关系。”

        麻雀当然知道罗行木和罗猎是叔侄关系,可这并不能解释罗猎懂得大禹碑铭的原因,麻雀也没有追问下去,毕竟罗猎当时是为了救自己,只要她知道罗猎是关心自己的,罗猎没有加害自己的心思就已经足够了,其他的无需追问。

        麻雀道:“你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罗猎跟随麻雀来到后院的小楼,麻博轩藏书颇丰,小楼的二层共有五个房间,里面全都是他生前的藏书,其中不乏珍贵的传世孤本,抛开麻博轩的人品不言,他的学识绝对当得起渊博二字,尤其是在古文字的研究方面居于首屈一指的地位。

        麻雀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递给了罗猎,罗猎接过一看,这本书却是线装本的《拾遗记》第二卷,翻看书签所在的那一页,却见上面写着:“禹铸九鼎,五者以应阳法,四者以象阴数。使工师以雌金为阴鼎,以雄金为阳鼎。鼎中常满,以占气象之休否。当夏桀之世,鼎水忽沸。及周将末,九鼎咸震。皆应灭亡之兆。后世圣人,因禹之迹,代代铸鼎焉。”

        九鼎之说,罗猎早就听说过,据左传中所述,九鼎是根据事先派人把全国各州的名山大川、形胜之地、奇异之物画成图册,然后派精选出来的著名工匠,将这些画仿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所刻图形亦反映该州山川名胜之状。九鼎象征九州,反映了全国的统一和王权的高度集中,显示夏王已成为天下之共主,是顺应“天命”的。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从此,九州成为中国的代名词,“定鼎”,也就成为全国政权建立的代名词。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说九鼎乃是九足之鼎,不过这种说法支持者并不多。真正引起罗猎注意的却是《拾遗记》这一页的标注,应当是麻博轩当年亲笔所注,他认同了九鼎的说法,而且特地在其中标注了大禹碑铭。

        这会儿功夫,麻雀已经从书架上抽取了一摞史料,其中有《左传》《史记》《封禅书》《汉书》《战国策》等等,这些书关于九鼎的记载全都用书签标明。

        麻雀抱起这些书放在了书桌上,拍了拍手道:“还有许多,我给你找出来。”

        罗猎道:“不必那么麻烦,你找这些书想要说明什么?”

        麻雀道:“这段时间我整理书籍的时候发现,我爸当初寻找大禹碑铭不仅仅是为了要证明夏文的存在,而且他认为禹神碑上记载的文字和传说中的九鼎有关。”

        罗猎曾经亲眼见到过那块漂浮在火山口上的禹神碑,当时虽然情况危急,他仍然牢牢记住了禹神碑上的文字,那些文字深奥晦涩难懂,在脱离险境之后不久,他即刻将文字原封不动地默写了下来,不过以他目前的学识仍然无法理解其中的真正含义,从字面上看来,大禹碑铭只不过是为大禹歌功颂德的文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