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很重要】(下)

第一百二十二章【很重要】(下)

        瞎子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在阿诺的指导下,他来北平后学会了开车,他在驾驶方面显然不如盗窃更有天分,尤其是在白天,眼神不好,带着墨镜,探头探脑地开车,大胖脸就快贴到挡风玻璃上了。

        看着瞎子开车的动静儿,罗猎不免有些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一边给他指路,一边全神贯注地观察周围的路况,还好一大早道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

        瞎子总算抵达了目的地,将车停好,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掏出手帕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开这么短的路不算什么体力活,可精神高度紧张,瞎子道:“我车开的还不错吧?”

        罗猎嗯了一声:“名师出高徒。”

        瞎子沾沾自喜道:“我是青出于蓝。”很快就发现罗猎的目光盯着道路对面,这厮明显的心不在焉,用手肘捣了他一下道:“这么大早,你来这里干什么?”

        罗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瞎子赶紧跟上,跟着罗猎走过马路,来到对面的一座宅子前方,罗猎向周围看了看,又看了看房门,房门上了锁,不过从外表看这锁应该新换不久。

        瞎子道:“没人,这锁难不住我。”他做好了帮罗猎打开门锁的准备,可罗猎又转身返回了车内。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瞎子就陪着罗猎在车内坐着,一分一秒过去的时间让瞎子开始感觉到有些不耐烦了,正准备下车去透气的时候,却听罗猎道:“来了!”

        瞎子举目望去,却见一位身穿黑色长衫带着黑色文明帽的年轻男子拎着公文包走向那座宅子,来到门前取出了钥匙,开门之前,也警惕地向周围看了看,然后方才打开门锁走了进去。

        瞎子道:“你认识?”

        罗猎抽出一支香烟点燃,吐出一团烟雾,不紧不慢道:“你也认识。”

        “谁?”瞎子瞪圆了一双小眼睛,只可惜那男子已经进入了宅院。

        罗猎道:“虽然她化妆的水准很高,可是走路的姿势仍然在不经意中暴露了她的身份。”

        “麻雀?”

        马路对面的这所宅子正是麻博轩的旧居,罗行木曾经将这座宅院的房契和棺材铺的房契一起送给了罗猎,后来罗猎虽然将这座宅院奉还给麻雀,可是他在心中记下了这座宅院的门牌号码,他来检查身体的医院刚巧就在附近,所以顺路过来看看,想不到真的在这里见到了麻雀。

        瞎子对麻雀还是颇有好感,曾经无数次劝说过罗猎在麻雀和叶青虹之间应当选择前者,毕竟当初他们刚入苍白山的时候,瞎子踩断树枝落到了地上,是麻雀不顾一切冲出来吸引了那只老虎的注意力,方才让他逃过一劫,救命之恩终生不忘。

        瞎子乐呵呵推开车门道:“走,咱么去找她。”转身却看到罗猎仍然无动于衷,诧异道:“怎么?你不想见她?”

        罗猎道:“你有没有想过当初她为什么要不辞而别?”

        瞎子摇了摇头,他不喜欢考虑太复杂的问题,尤其是和罗猎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将这些耗费脑细胞的事情交给罗猎。

        罗猎拍了拍瞎子的肩头:“回去吧。”

        瞎子启动了引擎,远离那座宅子之后,他忽然道:“麻雀不会害你!”

        罗猎点了点头,他也这么认为,在苍白山,麻雀几度舍生忘死掩护自己的情景他仍然清晰记得,不过在麻雀不辞而别之后,他认为麻雀在前往苍白山的目的上一定有所隐瞒,应当不仅仅是寻找罗行木那么单纯。

        瞎子又道:“其实人活得还是简单一点好,有什么话当面问比背后乱猜要好得多。”

        罗猎笑了起来,他的确对麻雀产生了怀疑,尤其是在方克文的事情上,他甚至认为麻雀的不辞而别和她认出了方克文有关,而方克文返回津门的秘密,也很可能从麻雀方面泄密,不过他也不认为麻雀会害自己,很多事是伪装不来的。

        瞎子道:“如果麻雀存心想要躲开你,为什么她还要回到这里?可能她就是为了等你去找她。”

        罗猎忽然发现前方路口一个人推着板车突然穿了过来,惊呼道:“刹车,刹车!”只可惜他的话说得有些晚了,瞎子想要刹车已经来不及,车头撞击在板车上,还好那车夫及时丢开板车逃到了一旁。

        可惜板车上的瓷器被撞了个正着,车上的瓷器多半被撞了个粉碎。

        罗猎和瞎子两人赶紧下了车,罗猎看到那车夫无恙,内心的石头稍稍落地,瞎子却忙着检查车头,车头瘪了一块,多处掉漆,虽然这车是叶青虹的,可瞎子看到眼前情景也是颇为心疼。

        那车夫冲上前来一把揪住了瞎子的衣领,大叫道:“你赔,你赔我,我这一车可都是名贵的古董瓷器,价值连城啊!”

        瞎子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怒道:“放开,放开,信不信我抽你!”

        “哟嗬,反了你啊,撞烂了我的瓷器还特马跟我耍横,兄弟们!都出来给我评评理。”那车夫一声吆喝,从街道两旁走过来十多名壮汉,一个个手抄棍棒,神情凶恶。

        罗猎一看就明白了,这事儿还真怨不得瞎子,刚才这车夫分明是故意拖着一车的瓷器往上撞,其目的就是要讹钱,这才想起最近曾经听说过这种事,北平有不少人都中了招。

        罗猎也没动气,微笑道:“这位大哥,凡事好商量,大家出门在外,谁都不容易,您这些瓷器值多少钱呢?”

        那车夫放开了瞎子的衣领,指了指一片狼藉的瓷器碎片道:“多少钱?元青花,明清官窑,你说多少钱?别的不说。”他从地上捡起了一个烂成两半的青花瓷笔洗:“这笔洗可是乾隆爷用过的东西,你们赔得起吗?”

        瞎子焉能看不出这帮人分明是故意讹诈,他冷笑道:“赔不起,你们报警抓我啊!”

        其实这帮碰瓷的家伙无非是想讹点钱了事,报警经官反倒是他们最不想的事情,那车夫斜了瞎子一眼,又看了看他们的那辆车道:“胖子,你丫够横啊,看在你这位朋友还算通情达理的份上,两百块大洋,我可没多要啊。”

        瞎子怒道:“两百块大洋,你干脆抢钱去吧!”

        那车夫冷笑道:“不给,就把车留下。”

        罗猎和瞎子对望了一眼,心中明白今天这一关并不是那么容易过去,这帮人气势汹汹已经将他们两人围在中心。瞎子低声道:“怎么办?”

        罗猎向瞎子使了个眼色,两兄弟同甘共苦这么多年,对彼此的心思想法都已经非常了解,罗猎通常是讲道理的,能不采用暴力尽量不采用暴力,可是秀才见了兵有理说不清,眼前的局面下讲道理根本无济于事,所以他们剩下的选择要么是认怂给钱,要么是大打出手。

        罗猎和瞎子几乎同时出拳,两人分别击倒了眼前的一名无赖。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罗猎刚才已经在暗中评估了敌我双方的战斗力,对方虽然人多,可毕竟是一帮乌合之众,自己实战格斗的水准不低,瞎子虽然不是什么高手,可胜在皮糙肉厚,对付寻常四五个人也不在话下。

        当然促使罗猎做出这一决定的主要原因和他最近浮躁的情绪有关,长期的失眠已经让他失去了冷静,表面沉稳的他在越来越严重的失眠症的折磨下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而今天这十多名碰瓷者恰恰成为引燃他愤怒的导火索。

        瞎子击倒一名无赖之后,随即向前方扑去,宛如一辆坦克般将三名对手撞倒在了地上。

        一人看到瞎子倒地,举起手中铁棍向瞎子的脑后就打,棍到中途已经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握住,罗猎握住棍梢向怀中一带,对方失去平衡向他的怀中撞来,不等对方靠近,罗猎扬起右拳,狠狠砸在对方的面门之上,将对方打得鼻破血流,四仰八叉地向后方倒去。抢过的铁棍旋即向左侧挥去,又击中一人的头颅,发出咚!的声响,那人痛得惨叫一声捂着脑袋蹲了下去,罗猎抬起左脚踹中他的胸膛,将那人蹬得向后倒飞出去。对方人多势众,所以出手容不得任何留情,必须在短时间内击倒对手,削弱对方的战斗力。

        瞎子仗着体重扑到了三名对手,抱着其中一人的头颅左右撞击,被他压制住的三名无赖脑袋被撞得晕头转向。瞎子在罗猎的掩护下站起身来,看到刚才那碰瓷的车夫正挥舞棍棒砸汽车的挡风玻璃,瞎子怒吼一声冲了上去,车夫看到一个大胖子气势汹汹朝自己跑来,慌忙向车尾跑去,一边跑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铁棍砸车。

        瞎子怒道:“有种别跑。”

        那车夫果然停下了脚步,双目冷冷望着瞎子,右手中的铁棍轻轻击打在左手掌心。

        瞎子又道:“有种把棍子扔了,咱们公平比划。”

        车夫切了一声,作势要扔下棍子,却突然向瞎子冲了上来,扬起铁棍,暴风骤雨般向瞎子的头上砸去,瞎子不及他灵活,双手抱头,挨了数棍,这几棍也激起了瞎子潜在的凶悍,拼着被车夫砸个满头大包,瞅了个空子,双手抱住那车夫瘦小的身躯,大吼一声,将他重重挤压在了汽车上,那车夫力气比不上瞎子,被瞎子这下挤掉了半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