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很重要】(上)

第一百二十二章【很重要】(上)

        上野书店,坂本龙一见到了姗姗来迟的松雪凉子,不知为何,松雪凉子来到室内仍然舍不得将她的墨镜摘下。

        坂本龙一有些不悦地望着松雪凉子道:“怎么才来?”

        松雪凉子歉然道:“因为有事耽搁了,实在抱歉。”

        坂本龙一道:“方家的事情进展如何?”

        松雪凉子道:“方克文已于今天上午离开津门,按照先生的吩咐,我没有为难他们。方康伟明天出院,我已经拟好了所有转让协议,只要他在上面签字,方家码头的经营权就属于玄洋会社了。”

        坂本龙一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惊喜,此事虽然有些波折,可毕竟最终的结果还算理想,其实如果没有方克文的插曲,此事早就解决。他的目光仍然盯着松雪凉子的面庞,松雪凉子低下头去,躲闪他的目光,明显有些心虚。

        坂本龙一看出了一些端倪,指了指松雪凉子的墨镜:“取下来!”

        松雪凉子咬了咬樱唇,终于还是将墨镜取了下来,她的右眼明显有一圈乌青,这是被昨晚罗猎一记重拳所致,到现在淤青未退。

        坂本龙一饶有兴趣地望着松雪凉子的熊猫眼,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面对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谁忍心下得去这样的重手?”

        松雪凉子的脸红了,头垂得更低:“属下无能。”

        坂本龙一站起身来:“打你的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松雪凉子摇了摇头。

        坂本龙一的口吻充满嘲讽道:“看来他很强啊。”

        松雪凉子道:“是罗猎,先生不让我动他。”

        坂本龙一哈哈笑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不让你动他,是福山的意思。”犀利的目光死死盯住松雪凉子的双眸,似乎从中发现了某些不妥。

        松雪凉子吸了口气,咬牙切齿道:“我发誓,下次见到他一定要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坂本龙一的脸上掠过一个将信将疑的表情,然后道:“尽快办完津门的事情,有件事要交给你去解决。”

        松雪凉子道:“什么事情?”

        坂本龙一将一张照片递给了她,松雪凉子接过照片,有些诧异道:“周晓蝶?”她当然认识照片上的人,周晓蝶就是肖天行的宝贝女儿,自从凌天堡事变之后,肖天行被杀,周晓蝶也离开了苍白山。

        坂本龙一道:“找到她,查清她的底细。”

        松雪凉子道:“她有那么重要?”

        坂本龙一道:“很重要!”

        张长弓、阿诺和铁娃护送小桃红母女抵达北平之后,就在前门附近租了一个小院,平日里深居简出,静候罗猎几人的到来。

        当日下午罗猎三人顺利抵达了小桃红母女的暂住地,三人沿着幽深狭窄的小巷来到那座不起眼的门前,不等瞎子上前敲门,院门从里面打开了,铁娃的笑声响起:“罗叔叔和瞎子叔都回来了!”

        毛色青黄的安大头从门缝中第一个窜了出来,径直向瞎子扑了过去,两条前腿已经搭在了瞎子的身上,把瞎子吓了一大跳,当他看清是爱犬安大头的时候,激动地将安大头从地上抱了起来,原地转了两圈,安大头见到主人也是异常兴奋,叫个不停。一人一狗抢了所有人的风头。

        扎着两只羊角辫的思文闻声跑了出来,趴在门前怯怯望着门外。

        方克文蹒跚地走了两步,看到女儿,顿时热泪盈眶,他喉结动了动,哽咽道:“思文……”

        思文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滚圆,清澈的双眸中涌出了晶莹的泪光,终于她哭着跑了过去,鼓足勇气扑入了方克文的怀中。父女连心,虽然没有人告诉思文和方克文之间的真正关系,可是冰雪聪明的她却已经猜到了。

        众人看到眼前父女重聚的温馨场面,一个个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小桃红始终没有出来,一个人在房内,听着外面的动静,默默整理着衣服,一边整理一边流泪。

        方克文的回归终于让这个家变得完整,夫妇两人终于可以单独相处的时候,小桃红多日以来的担心和委屈方才得以释放,靠在方克文的怀中低声啜泣着。

        方克文轻声劝慰她道:“莫哭,莫哭,我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小桃红总算止住了哭声,拿起手绢擦了擦眼泪道:“回来了就好,我只担心孩子好不容易盼来了父亲,转眼之间又要失去。”

        方克文因家人团聚而心情大好,脸上阴霾尽去,笑道:“吉人自有天相,我们一家受的苦已经够多了,老天爷也不忍心再折磨咱们。”

        小桃红道:“还不是罗先生他们帮忙,如果没有他们,咱们一家恐怕没有活着见面的机会。克文,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方克文点了点头。

        小桃红起身道:“我这就去买菜,做点可口的饭菜,谢谢罗先生他们。”

        “我跟你一起去。”

        两口子出了门,却见罗猎几人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却是要准备离开了。

        方克文道:“怎么?这是做什么?”

        罗猎笑道:“方先生,你们一家团圆了,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我们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去处理,所以不能耽搁,这就得走。”

        小桃红佯装生气道:“都不许走,就算是走也得等吃过饭再说,思文,把他们的行李都扣下来。”

        思文应了一声,首先去抓住了铁娃的手腕子,她和铁娃玩得最好,当然不想他们离开。

        罗猎和张长弓对望了一眼,盛情难却,只好答应吃过晚饭再走。

        小桃红带着两个孩子出门买菜,罗猎和方克文在堂屋坐了,虽然方克文一家暂时脱离了困境,可是罗猎仍然有些不放心,他向方克文道:“方先生,您以后有什么打算?”

        方克文对罗猎也没有任何隐瞒:“我准备过阵子带她们娘儿俩去南边,找个太平的地方安家。”北平津门毕竟离得太近,方克文对此前的这场劫难仍然心有余悸,虽然他放弃了家族财产继承权,可是很难说方康伟会就此放过他,他可不想妻女再发生任何的不测。

        罗猎点了点头,离开对方克文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方克文看出罗猎似乎有话想说,低声道:“罗老弟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罗猎道:“方先生最近身体怎么样?”

        方克文活动了一下手臂道:“很好,自从离开苍白山之后,我的身体就在慢慢康复,卓先生的药非常有效。”

        罗猎皱了皱眉头,斟酌了一下终于还是道:“自从离开九幽秘境,我几乎每晚都会做同一个梦。”

        方克文有些紧张道:“什么梦?”

        罗猎叹了口气道:“梦到一具巨大的青铜棺椁竖立漂浮在虚空中缓缓转动。”他曾经听罗行木说过做过这样的梦,而通过麻雀的转述,他知道麻博轩也做过同样的梦。他们三人的共同特征是全都进入过九幽秘境,和他们同样进入九幽秘境的还有颜天心和方克文,颜天心如今已经远在天涯,她的状况罗猎并不清楚,眼前只有方克文和他一样是从秘境走出,而且方克文在九幽秘境中生存的时间还是最长的一个,所以罗猎才会有这样的问题。

        方克文一脸迷惘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你对秘境中那块禹神碑记忆太深,所以才会念念不忘?”

        从他的话中罗猎听出方克文并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心中暗自感到奇怪。反反复复重复做着同样的梦境,罗猎认为自己的身体可能在进入九幽秘境的时候受到了影响,他认为方克文十有八九和自己一样,可是方克文竟然没有任何的感觉。方克文应该不会对自己说谎,可到底是哪个环节发生了问题?

        方克文道:“可能是你的精神太过紧张了,休息一阵就会好转,没有找到她们母女的时候我也是,每晚都做恶梦,可现在我终于可以睡安稳觉了。”方克文一脸的幸福。

        罗猎决定前往医院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他的失眠症状已经越来越重,几乎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就算进入短暂的入眠,他就会进入那个古怪的梦境。

        可身体检查的结果并没有任何的问题,罗猎翻阅着检查报告,心情却没有因为健康的结论而感到轻松,望着不远处教堂的尖顶,脸上的表情变得越发迷惘。

        抵达北平已经三天了,他们现在就住在圆明园附近,罗猎有种预感,叶青虹找他要办的事情很可能和圆明园有关。

        瞎子悄悄来到罗猎的身后,趁着罗猎没注意一把将他的检查报告抢了过去,直接翻到了结论,长舒了一口气道:“没事啊,你没事!”

        罗猎白了他一眼道:“你希望我有事?”

        瞎子道:“我看你是没事找事,人活着都不容易,何不让自己活得轻松一些。”

        罗猎道:“怎样才能活得轻松?”

        “没心没肺啊!像我这样,没心没肺地活着就好。”

        罗猎笑了起来:“走吧!陪我去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