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神经质】(下)

第一百二十一章【神经质】(下)

        罗猎发现现在的松雪凉子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那个疯狂嗜血的兰喜妹,这女人从头到脚都透着疯狂,雪白纤长的十指已经变成了致命的武器,罗猎怎么都不会想到她突然就失去了理智,陷入如此癫狂的状态,被她扼住咽喉几乎就要窒息过去,罗猎这种时候哪还顾得上绅士风度。反手抓住了松雪凉子的发髻,试图将她一个过肩摔摔倒地上。

        可是松雪凉子尽管头发被抓得剧痛,可仍然双腿紧紧锁住罗猎不放,双手加大了力气,不但如此,还低下头一口咬住了罗猎的肩头。

        罗猎身体向后退去,带着松雪凉子重重撞在后方的墙壁上,这下他可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松雪凉子的身体直接被撞在墙壁上,感到眼前一黑,双手顿时松了,罗猎一把抓住她的右臂,再次一个甩背,将松雪凉子从后摔到前面,重重摔落在榻榻米之上。

        松雪凉子云鬓蓬乱,大红色的和服中门大开,露出颈部肩头大片雪白的肌肤,白得耀眼,一条诱人的纤长美腿也从和服的下摆中暴露出来。

        罗猎将她的手臂摁在榻榻米上,扬起左拳欲打。

        松雪凉子白嫩的胸膛因呼吸剧烈起伏着,媚眼如丝望着罗猎,娇滴滴道:“冤家,你打死我就是……”

        罗猎点了点头,然后手起拳落,一记重拳击打在松雪凉子的俏脸上,打得松雪凉子眼冒金星,竟然晕了过去。

        罗猎喘了口粗气,重新站起身来,望着短时间晕厥过去的松雪凉子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女人简直就是个疯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拉开移门,却看到门外那位日本老太太满脸惶恐地朝里面张望着。

        罗猎歉然道:“不好意思,她让我打的。”

        罗猎走出菊代屋的大门,方才听到刚刚苏醒过来的松雪凉子凄厉的尖叫:“罗猎,你个王八蛋,你居然打女人!”

        瞎子帮助罗猎处理了一下肩头的伤口,傻子都能看出来罗猎肩膀上的牙印儿应该是女人咬出来的。瞎子一边帮罗猎擦着药膏,一边忍不住笑。

        罗猎心情不好,听着这厮幸灾乐祸的笑声忍不住骂道:“你丫再笑,小心我揍你啊,还有没有同情心?”

        瞎子此时又留意到罗猎脖子上的抓痕,脑补出罗猎被人连抓带咬的画面,强忍着笑道:“你对叶青虹干什么了?她下手这么狠?”

        罗猎道:“跟她没关系。”拿起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身上,想起刚才松雪凉子精神失控的场面,内心不由得一阵发毛,这女人十有八九精神不正常。

        瞎子的好奇心显然无法得到满足,仔细观察了一下罗猎肩膀的牙印儿,低下头去,张开嘴巴比划了一下,还没等靠近,就遇到罗猎愤怒的双眼,讪讪笑了笑道:“应该是个女人咬得,嘴巴不大,牙齿挺齐整,下口挺狠,得亏咬在你上面。”

        罗猎抓起一旁的衬衫,用力一抖,披在身上,心中却明白这次落下了口实,瞎子不知要拿这件事取笑自己多久。警告瞎子道:“你给我记住,别到处乱说。”

        瞎子连连点头道:“我你还不放心。”

        “放心,你丫嘴巴就没有把门的时候。”

        罗猎穿好衣服来到木箱前,看到木箱还上着锁,向瞎子招了招手:“打开!”撬门别锁方面可是瞎子的强项。

        瞎子走过来,看了看锈迹斑斑的锁头,又转身找了一把铁锤过来,对准锁头全力一挥将锁头砸断,对待早已锈死的锁头还是暴力砸开最为直截了当。

        罗猎打开木箱,却见里面装得满满的都是笔记教案之类,随手拿起一本,翻开一页,看到上面熟悉的隽秀字迹,突然感到鼻子一酸,险些当着瞎子的面流下泪来。

        瞎子好心举着蜡烛帮他照亮,罗猎道:“站远点,别把书点着了。”

        瞎子叹了口气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得,你自己慢慢看,我睡觉去。”

        罗猎将木箱内的东西一本本拿出来,在灯下慢慢翻看,从中找寻着昔日的记忆。这些东西大都是教案和课本,在罗猎的记忆中,母亲是个做事极其认真一丝不苟的人,或许是因为父亲的过早离去,罗猎幼年时很少看到母亲笑过,母亲薪水不高,微薄的薪水除了维持母子两人的生活之外,大都用来救济学校的困难学生。

        在罗猎的内心深处,母亲是善良的,无私的,是这世上最完美的女性。

        木箱的底部有一沓信件,罗猎将信件拿起,这沓信年代不同,寄信人也不同,不过其中的一封信却吸引了罗猎的注意,因为这封信并未拆封,罗猎将这封信从中抽了出来,从八卦形的邮戳上看,还是大清邮政,也就是说这封信寄出于满清尚未覆灭之时,看了看上面的年月,距今已有二十多年,应该是在自己出生前三个月寄出的。

        这封信来自于北平,寄往的地址是黄浦,收信人是沈佳琪,如果不是发现了这封信,罗猎还不知道母亲曾经有过在黄浦生活的经历。

        罗猎摸了摸这封信,信封内很明显有一颗东西,用力一摁,质地极其坚硬,应该是石头或是金属。罗猎将这封从未开启过的信放在桌面上,犹豫了好一会儿,他不知母亲因何没有开启这封来信,究竟是疏忽还是刻意选择不去开启。

        斟酌了十余分钟之后,罗猎终于下定了决心,对母亲生平的好奇和关切让他决定打开这封信,身为沈佳琪唯一的儿子,他有权处理母亲留下的这些东西。

        罗猎抽出飞刀,用刀锋小心跳开了这封尘封二十余年的来信,先将里面暗藏的物体倒了出来,里面是一颗黑黝黝的石头,蚕豆般大小,卵圆形,罗猎将之托在掌心,凑在灯下仔细观察,确信这并非一颗普普通通的石头,应当是一颗种子,他此前从未见过,也许只有找到植物学方面的专家才能够得到解答。

        罗猎将种子小心放在一旁,展开信封内的那张信笺,却是一幅画工精美的钢笔画,上面绘制着一片花园,两个背影,从背影来看应当是一男一女,他们双手撑在身后,仰头望着空中,在空中漂浮着一艘巨大的船。

        罗猎皱了皱眉头,不知这幅画所描绘的真正含义,在这幅画的右下角,手写着一个英文单词——rebel。

        反叛者,罗猎内心中随即反应出这一单词的中文含义,不知所谓的画,奇怪的种子,反叛者指的是母亲?仰或是只是这幅画的名字,并没有特殊的意义?罗猎收起那幅画,又将那颗种子小心收起,心中暗自做出了解释,或许这封信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白云飞果然信守承诺,在他安然抵达黄浦之后,马上让人放走了方克文。

        方克文重新回到罗猎所在旅馆的时候刚好是上午十点,他仍然穿着失踪那天的衣服,呆滞无神的目光看了看旅馆的招牌,正准备进入旅馆的时候,却听到身后响起了汽车喇叭的鸣响声,转身望去,却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停在他的后方,瞎子倚在左侧车门站着,土豪风范十足的貂皮大衣披在肩头,黑色文明帽的阴影下,藏在墨镜后的小眼睛笑眯眯望着方克文。

        同时在旅馆的二楼上,罗猎从窗口观察着街道周围的状况,提防意外的发生,虽然他和松雪凉子已经达成了协议,可是仍然要小心为上,毕竟方克文的身份已经暴露,只要他活在世上始终是方康伟继承家业最大的威胁。

        确信周围街道并无异样,也没有人跟踪方克文,罗猎方才迅速离开了旅馆,等他来到楼下,瞎子已经将方克文护送上车。

        罗猎来到车上启动引擎,方克文一脸茫然道:“去哪里?”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他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小桃红母女已经获救的消息。

        “北平!”

        方克文的情绪顿时激动了起来:“我不走,我要去救我的妻儿。”

        瞎子一旁叹了口气道:“你要是不肯走就下车,反正你老婆女儿都已经去北平了。”

        方克文将信将疑道:“真的?”

        罗猎在前方点了点头,方克文对罗猎的话还是信任的,听闻老婆女儿已经平安,一颗高悬着的心总算落地,多日以来紧绷的神经突然松弛了下来,整个人仿佛瞬间散了架,居然瘫倒在了座椅上,口中仍然喃喃道:“真的?难道这是真的?”

        瞎子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自然是真的。”

        罗猎道:“瞎子,让方先生好好歇一歇,咱们送他去北平和家人团聚。”

        方克文连连点头,目光已经湿润,他害怕自己会当着罗猎两人的面落下泪来,赶紧将眼睛闭上,平复了一会儿感情方才道:“辛苦你们了。”

        罗猎微笑摇了摇头,他轻声道:“我擅自替方先生做主,只是咱们这次一走,方先生的身份恐怕就……”

        方克文道:“只要她们母女平安,我什么都可以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