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神经质】(上)

第一百二十一章【神经质】(上)

        望着灯光下低眉顺目,看似温柔的松雪凉子,罗猎内心中却充满了警惕,无论是在苍白山几度交手的兰喜妹,还是在津门认识的松雪凉子,全都很好地诠释了心狠手辣这四个字,温柔背后刀光剑影,焉知今晚这看似一团祥和的景象下不是暗藏杀机?

        松雪凉子跪坐在那里,双手扶膝,向罗猎深深一躬道:“您回来了!”宛如一个贤良淑德的妻子对晚归丈夫的问候。

        罗猎居高临下打量着松雪凉子,揣摩她动机的同时,又侧耳倾听着周围的细微动静,提防事先埋伏的存在。

        松雪凉子直起身,美眸生光道:“不如我帮您换上和服?”

        罗猎淡然笑道:“入乡随俗,主随客便,我还是这样自在一些。”他在松雪凉子的对面坐下,静静端详着这个变化多端的女人。

        松雪凉子嫣然笑道:“其实我刚才是骗你的,我们并未在小桃红母女的食物中下毒,看来你对她们还真是关心呢。”

        罗猎并没有被人欺骗的沮丧,反而因为她坦诚了事实心底的一块石头落地,就算他白跑一趟,也不希望小桃红母女当真被事先下毒。

        松雪凉子倒了两杯茶道:“本来想准备好酒菜的,可是想了想,就算我准备了,你也会拒绝,所以还是放弃了。”

        罗猎接过她递来的茶杯,看了看黑色瓷器中绿色的抹茶,意味深长道:“或许喝茶我也是拒绝的。”

        松雪凉子笑了起来,即便是处在敌对的一方,罗猎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笑容妩媚动人。

        松雪凉子自己先饮了一口道:“无论你愿不愿意接受,身为主人,礼仪我还是要做到的。”

        罗猎端起抹茶,抿了一口,味道刚好,清香中带着些许的青涩,日本人将许多的中华文化加以加工改良,变得清新雅致。

        松雪凉子道:“我对你其实一直都是没有任何恶意的。”

        罗猎微微一笑,她想怎样说就怎样说,相信她才怪,望着眼前的松雪凉子,他至今无法相信她和狼牙寨的蓝色妖姬兰喜妹是同一个人,记得兰喜妹擅长医术,而且生性嗜杀,松雪凉子表现出的性情似乎要温婉一些:“你究竟是兰喜妹还是松雪凉子?”这已经是罗猎第二次提出这个问题了。

        松雪凉子道:“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在苍白山的时候,我就是兰喜妹,在这里,我就是松雪凉子。”她抬起头,一双妙目盯住罗猎:“你相不相信一个人的身上会存在两个截然不同的意识?”

        罗猎将茶杯轻轻放在小桌上:“你是说双重人格?”

        松雪凉子点了点头道:“我想,我或许就是哦。”

        罗猎道:“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一面,就如同内向和外向,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同时存在于一个人的身上,这并不稀奇。”

        松雪凉子叹了口气道:“我都不了解自己,你了解你自己吗?”她的双目瞪得很大,目光锐利而执着,仿佛两柄利剑试图刺入罗猎的双眼之中。

        罗猎平静望着她,无论松雪凉子怎样努力,都看不透他的真正内心。罗猎明白,即便是他们现在能够暂时坐在一起,可不久的将来终究还是会有兵戈相向的时候,或许这一刻很快就会到来,或许他们会拼个你死我活。

        松雪凉子道:“以你的能耐本该做一番顶天立地的大事才对。”

        罗猎微笑道:“不知你所说的顶天立地的大事是什么?”

        “开疆拓土,位极人臣!”

        罗猎并没有动怒,尽管他听出松雪凉子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让自己背叛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对方低估了自己的风骨,找错了对象。

        松雪凉子道:“你应该懂得我的意思,以你的胸怀和眼光本应该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罗猎道:“我高估了你的智慧。”

        松雪凉子从这句话已经明白了罗猎坚如磐石的内心,这样的人是不会违背自己的信念的,试图说服他背叛国家和民族进入自己的阵营的确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愚蠢事,松雪凉子于是放弃了说服,轻声叹了口气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以当今中华之乱象,亡国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罗猎冷冷道:“就凭你们?”

        松雪凉子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一个失去血性和骨气的民族,亡国已成必然。”

        罗猎道:“或许这个民族中有些人像你说的那样,可绝不是全部,我中华四万万同胞,总会有人还站在天地之间,说我们失去血性,那是因为你没看到我们体内奔腾的血还是热的,说我们失去骨气,那是因为你没有尝到我们骨头的硬度,就算是折断,也绝对不会弯曲。我不管你是兰喜妹还是松雪凉子,我不管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只要你胆敢做出危害中国人利益的事情,我罗猎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他的语气依然平静,可是每一个字都充满了让人心惊肉跳的力度。

        松雪凉子痴痴地望着罗猎坚毅果决的表情,仿若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望着她心仪的偶像。

        罗猎却不想跟她继续谈下去,如果松雪凉子将自己骗到这里来的目的只是为了说服,那么他已经没必要留在这里听她的废话,罗猎站起身来。

        松雪凉子却道:“你知不知道叶青虹的真正身份?”

        罗猎皱了皱眉头,本想离开的双脚没有移动脚步,他早已查到了叶青虹的身份,只是松雪凉子为何也对叶青虹发生了兴趣?

        松雪凉子道:“她和我一样都是混血儿,不同的是,我是中日混血,而她是中法混血,我猜她应该和我一样,对中国并没有任何的归属感,从未把自己当成中国人。”

        罗猎道:“有些父母真是失败啊!”

        松雪凉子又为他倒了杯茶,柔声道:“既然来了,不妨耐心听我说说话,我至少不会骗你。”

        罗猎听出她话里有话,重新坐了下去。

        松雪凉子道:“我说过,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不仅仅是我们盯上了这里的土地和资源,我将自己当成了日本人,别人或许也将自己当成了法国人。”

        罗猎不得不承认松雪凉子所说的或许就是现实,以他对叶青虹的了解,她在内心中或许并没有认同自己是一个中华儿女,眼前中华民族正经历的这场苦难,她未必会感同身受。

        罗猎此前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他认为叶青虹所做的一切更是为了复仇,从黄浦到瀛口再到苍白山,叶青虹为了复仇所采用的手段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如果她在复仇的背后还有其他的目的,这一目的以损害国人利益为前提,那么自己答应帮助她岂不是助纣为虐?在无形之中成为了侵略者的帮凶,民族的罪人。

        松雪凉子低声道:“据我的情报,德国领事并非死在白云飞的手中。”

        罗猎道:“你们的这手一石二鸟的计策实在高妙,即干掉了德国领事又扫除了白云飞这个对手,还釜底抽薪,让方克文失去了靠山,佩服!佩服!”

        松雪凉子道:“德国领事是被法国人干掉的。”

        罗猎首先想到得就是叶青虹的母亲本是法国人。

        松雪凉子道:“德国在欧洲战败,他们在中国的各大租界也就成为各方都想的到的肥肉,大家都想接受这份利益,所以也都在暗中努力。”她停顿了一下,低声道:“叶青虹是法国间谍。”

        罗猎望着松雪凉子,两道剑眉皱起,松雪凉子不知道他为何摆出这样一个古怪的表情,正在揣摩罗猎此刻内心活动的时候,罗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他站起身道:“谢谢提醒,我该走了。”

        松雪凉子站起身来,去帮罗猎拿他的外套,还极其体贴地帮罗猎穿上,罗猎穿上大衣的时候,松雪凉子冷不防从身后将他的身躯紧紧抱住,罗猎并没有料到她居然会主动到如此的地步,和眼前一幕相比,还不如来一次偷袭刺杀更理所当然一些。

        松雪凉子柔软的娇躯紧紧贴在罗猎的身上,俏脸贴在他坚实的后背上,吹气若兰道:“我喜欢你!”

        罗猎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他才不会相信松雪凉子会真情流露,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方夫人还是放手吧,您是有妇之夫,若是让人看到就麻烦了。”

        “你怕?”松雪凉子抱得越发紧了。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是怕,可在感情上我这个人从不将就。”

        松雪凉子感觉自己的内心仿佛被鞭子很抽了一记,她的俏脸红了起来,迅速放开了罗猎的身体,恶狠狠骂道:“八嘎!你这个无耻的混蛋!”

        罗猎心中暗笑,刚才还是温柔贤淑的贵妇,可一转眼就变成了出口成脏的泼妇,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松雪凉子却毫无征兆地跃起扑了上来,一双玉腿夹住了他的腰背,双手死死卡住了罗猎的脖子。尖叫道:“我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