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这杯酒】(上)

第一百二十章【这杯酒】(上)

        罗猎走了过去,趴在窗口道:“找我?有事?”

        叶青虹点了点头:“吃饭了没有?”

        罗猎摇了摇头,想了想道:“一起去吃饭吧。”

        叶青虹想都没想就应承了下来。

        罗猎让董治军先去,他和瞎子上了叶青虹的轿车,叶青虹听说是去人家里做客,坚持去买了礼物带过去,罗猎也没跟她客气,反正叶青虹有的是钱。

        向来嘴巴闲不住的瞎子因叶青虹的出现突然变成了闷葫芦,明显有些不自在。有道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瞎子对叶青虹就是如此,从开始的一厢情愿到意懒心灰,再到心中忌惮保持距离,瞎子并没花费太久就已经走完了全部的心理历程。

        现在的瞎子认为叶青虹这种女人只适合远观,不可以走得太近,属于带刺的玫瑰,太近了容易被刺到,不如周晓蝶有亲近感,想到了周晓蝶,瞎子的内心顿时就变成了空空荡荡的失落,他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周晓蝶会不吭不响地离开自己,至少也要留一封信,再不济也得留一句话再走嘛。

        因为中途买礼物的缘故,罗猎他们反倒比董治军到的要晚,来到民安小学的时候,就看到老洪头早就在大门前翘首期盼,叶青虹将车停好,瞎子率先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极其自来熟地亲切地叫了声洪爷爷,热情周详地将自己主动介绍给老洪头。

        老洪头听说他是罗猎最好的朋友,乐得眉开眼笑,拍着安翟宽厚的肩膀道:“小安子,快里面坐。”

        安翟总觉得这称呼虽然亲切可还是有些别扭,稍一琢磨,这称呼有点像从宫里出来的。

        叶青虹也跟在罗猎的身后来到了老洪头面前,罗猎将叶青虹介绍给老洪头,老洪头打量着美貌出众的叶青虹,然后笑眯眯望着罗猎,目光中充满了意味深长的含义,显然是认为叶青虹和罗猎的关系很不一般。

        叶青虹从老人家的神情就知道他一定误会了自己和罗猎之间的关系,她将带来的礼物送了过去,笑道:“洪爷爷,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老洪头看到叶青虹居然带了礼物,顿时板起面孔道:“这是干啥啊,都是自己人,哪用得上那么客气?”

        罗猎笑道:“洪爷爷,叶小姐初次登门,这也是她的一番心意,您老可不能不给面子哦。”

        老洪头听他这么说只好收下,笑道:“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收下了,以后再来,可不能这么外气。”老头儿大有将叶青虹当成一家人的架势。

        英子此时也出来迎接,从爷爷手中接过礼物,自然又被叶青虹的美貌所吸引,罗猎为她引见之后,英子悄悄朝罗猎挤了挤眼睛,意思不言自明。罗猎知道她肯定也是误会了,不过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英子带着客人四处参观的时候,罗猎来到厨房,看到董治军一个人在里面忙活。

        董治军见罗猎过来,向他道:“老弟,你来得正好,赶紧帮我将蒸锅里的水烧上。”

        罗猎走过去帮忙将蒸锅接了水,炖在炉子上烧了,董治军这边把鱼给料理好,等到水开后,放入蒸锅。

        罗猎习惯性地摸出香烟,递给董治军一支,董治军有些心虚地向门外看了看,确信英子不在,方才接了过来,从炉膛内抽出一根劈柴点燃,罗猎也凑过来把烟点了,笑道:“你这么怕英子姐?”

        董治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怕才能爱,爱才会怕,等你将来娶了媳妇就明白了。”抽了口烟,神神秘秘道:“那位叶小姐好像跟你的关系很不一般啊。”

        罗猎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我看得出来。”

        罗猎摇了摇头道:“姐夫,您这次看走眼了,我跟她就是普通朋友关系。”

        董治军道:“我好歹也是德租界的巡捕,你骗不了我。”

        罗猎赶紧转移话题道:“你和英子姐怎么样啊?”

        董治军叹了口气道:“还好,总算不跟我提离婚的事儿了,可还是不愿意跟我回去,我最近也实在是太忙,见面的机会都少。”

        罗猎道:“可别因为工作冷落了英子姐啊。”

        提起工作董治军也感觉头疼,最近德租界事情不断,他们这帮巡警也是疲于奔命,弹了弹烟灰道:“你有没有白云飞的消息?”

        罗猎摇了摇头,这事儿他当然不会轻易泄露:“我跟他没什么交情,又发生了那种事,对他自然要敬而远之。”

        董治军倒是没有产生怀疑,点了点头道:“白云飞是各方通缉的要犯,最好不要跟他扯上关系。”

        罗猎道:“是不是上头压得很紧啊?”

        董治军道:“还好,本来我们也觉得领事被杀是天大的事情,搞不好都得要因为这件事担责,可现在德租界人心惶惶,欧洲战场上德军节节败退,据说很可能最近就会投降,一旦成为事实,他们连租界都保不住,谁还有心情管这件事?”停下来抽了口烟又道:“租界的巡捕大都心存忐忑,若是德租界没了,我们也就失去了工作,所以啊,大家查案也没什么动力。”

        董治军也曾经是雄心万丈的热血青年,可是在现实社会中磨砺得多了,昔日的热情和棱角也被渐渐磨平,整个人变得现实了许多,也市侩了许多。德租界若是没了,生活却还要继续,这是摆在他和同事面前最为现实的问题。

        罗猎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就算没了德租界,一样需要警察,不然治安谁来维护?”

        董治军点了点头:“鱼蒸好了,咱们喝酒去。”

        罗猎本以为叶青虹的身份和性情在这里会和其他人格格不入,却想不到她和英子居然聊得颇为投缘,英子带着她参观了校园,两人还去英子的房间内聊了好半天,罗猎总觉得两人之间的话题跟自己有关,连叶青虹看他的目光都带着戏谑,罗猎甚至认为英子已经将自己小猎犬的外号毫无保留地跟叶青虹共享了。

        瞎子颇有老人缘,这货嘴巴甜得跟抹上蜂蜜似的,哄得老洪头乐个不停。

        老洪头为人豪爽好客,又将另外一坛珍藏的美酒给开了。

        罗猎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老爷子曾经说过,这坛酒要留着以后再喝的,当时还说,如果董治军两口子先添了孩子,这坛酒就给他们,如果自己先娶了媳妇,这坛酒就送给自己,想不到这么快就拿出来大家分享了,这样也好,大家雨露均沾。

        英子担心爷爷喝多,待他喝了六杯就不让他再喝了。

        老洪头倒也听话,将最后一杯酒放下道:“这坛酒啊原本想留着跟你们打赌的,可我回头想想啊,自己已经是黄土没到脖子的人了,不知还有几天的活头,还是趁着你们都在我身边,把这坛酒给喝了,有些事啊,我就算是想,也未必有那个福气看得到了。”

        英子知道他又想说什么:“爷爷,大家都高兴呢,别说扫兴的话。”

        老洪头道:“我也唠叨不几天了,这两天啊,我时常在想,人这一辈子究竟图个啥?我年轻的时候是个极其要强的人,眼里揉不得沙子,打抱不平,见义勇为常干的事儿,后来啊我生了三个儿子,打小我就教导他们,做人最重要就是要顶天立地,要对得起天地,对得起祖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英子咬了咬嘴唇阻止道:“爷爷,您喝醉了,别说了。”

        老洪头笑道:“我没醉,清醒得很,今天难得你们那么多孩子陪着我这个糟老头子,让我说两句,你们不嫌烦吧?”

        瞎子道:“洪爷爷您说,我想听着呢。”这货嘴巴就是甜,其余几人也都点了点头。

        老洪头道:“我活了就快一辈子了,这辈子过得憋屈啊,我大儿子死在了甲午海战,是我一手送他入伍,我得知他的死讯,我没有掉一滴眼泪,人生有死,死得其所,夫复何恨?后来我小儿子参加了义和团,烧教堂,杀洋人,他没有死在洋人的手里,却死在了清廷的刀下,最后还说他是乱党,他死的时候,我也没有掉泪,八国联军抢咱们的土地,欺负咱们的百姓,我儿子挺身而出,不畏**,为争这口气,不丢人。”他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喝了个干干净净。

        英子没有说话,默默给老爷子又添了一杯酒。

        老洪头道:“打那时起,我就立下了一个规矩,家里不谈国事,英子的爹是我二儿子,为人老实木讷,安分守己,她娘谦良恭顺,他们婚后不久有了英子,两口子就在这里教书,我那时想啊,我也不求大富大贵,也不求光宗耀祖,一家人就这样平平安安就好,可我万万没想到啊,没想到我本本分分的儿子儿媳一夜之间变成了革命党,他们要革满清的命。”

        老洪头突然止住不说,室内陷入一片沉默之中,过了好一会儿,老人家方才继续道:“如果不是有好心人提前通知我,我和英子当时也会被清廷抓去砍头。我亲眼看到我的儿子儿媳被刽子手砍了脑袋,我还是没哭,一滴眼泪都没掉,我三个儿子都没了,我倒是想哭,可无论怎样都哭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