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帮个忙】(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帮个忙】(下)

        罗猎习惯性地摸出香烟,烟盒里只剩下一支,将唯一的一支递给了白云飞,为他点燃,低声道:“已经安排好了,你坐舢板去前面的东星号货船,从这里南下可以直达黄浦,穆三爷在那边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切,你不用担心去黄浦之后的事情。”

        白云飞用力抽了几口烟,然后将还剩下的半支烟弹了出去,火红色的烟蒂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轨迹。然后他用力吸了一口带着咸腥味道的寒冷空气,心中意识到自己今晚离开津门之后,恐怕在短期内很难回来了,虽有东山再起的雄心壮志,可现实却没那么容易。

        罗猎看出了他的不舍和失落,微笑道:“你那么年轻,一定有重来的机会。”

        白云飞摇了摇头:“谢谢!”他举步向小船走去。

        罗猎在身后叫住他:“你好像还忘记了一件事?”

        白云飞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淡然道:“多些耐心,等我到了黄浦安顿下来,马上安排解决这件事。”

        罗猎皱了皱眉头,可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白云飞做事谨慎,在他确信自己彻底脱险之前,绝不会轻易将方克文还给他们。

        目送白云飞上了小船,罗猎察觉到身后的车灯闪了两下,是叶青虹提醒他应该回程,转身回到车内。

        叶青虹从他的表情就已经猜到事情进展并没有想象中顺利,轻声道:“他有没有告诉你方克文的下落?”

        罗猎摇了摇头:“你有烟吗?”

        叶青虹拉开手套箱,从中拿出了一盒仙女牌香烟,罗猎抽出一支点燃,摇下身侧的车窗,望着窗外不远处漆黑的海面,只听到阵阵涛声,载着白云飞的小船已经消失不见。

        海风吹入车窗,将烟气吹到了叶青虹的面庞上,叶青虹有些敏感地咳嗽了起来,她抽出手绢捂住口鼻,咳嗽了好几声方才止住,抱怨道:“这一戒烟,居然连烟味儿都闻不惯了。”

        罗猎捻灭了刚刚点燃的香烟,待冷风吹淡了车内的烟味儿,方才将车窗玻璃缓慢升了上去。看似漫不经心的举动,却让叶青虹从中感受到了体贴的成分,虽然她还无法确定,罗猎是为她才这样做。

        叶青虹轻声道:“你不用担心,他不敢耍花样。”在她的眼中现在的白云飞犹如丧家之犬,生死全都控制在穆三寿的手中,在白云飞平安抵达黄浦之后,他应该会信守承诺。

        罗猎点了点头道:“也就是多等几天,走吧。”

        叶青虹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罗猎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会信守承诺。”

        罗猎发现自己终究还是被绑在了叶青虹的船上,虽然中途想要下船,可是未能如愿。一天无法确定方克文平安归来,罗猎就无法安心离开津门。他回到了当初的旅馆暂住,默默等待方克文的消息。

        还没有等来方克文,瞎子已经先行从黄埔抵达了津门,此前罗猎就已经从叶青虹那里知道瞎子过来的消息,所以并没有感觉到诧异。

        瞎子按照此前电报中的地址,背着大包袱小行李一路找到了罗猎所住的旅馆。

        在罗猎开门之后,这货小山一样扑了上来紧紧将阔别多日的损友拥抱在怀中,亲切地就像一个饥饿的人扑在了面包上。罗猎笑着从这货温暖宽厚的怀抱中挣脱开来,然后帮他将行李拿了进来。

        瞎子没顾得上寒暄,先去桌上拿起了罗猎的茶杯咕嘟咕嘟将里面的茶水饮了个干干净净,抹干唇角的水渍道:“大爷的,渴死我了。”火车上人多,为了少去厕所,他几乎不敢喝水。

        罗猎打量了一下瞎子,发现这货又胖了许多,看来周晓蝶的不辞而别并没有给这厮带来太大的打击。

        瞎子小眼睛瞪得滚圆,也在打量着这位老朋友,啧啧叹息道:“离开我就是不行,瘦了,怎么瘦了?”伸出白生生胖乎乎的一双大手想捧住罗猎的面庞。

        罗猎笑着向后一仰头躲开:“你丫有毛病啊,见面又抱又摸的,当我是女人啊?”

        瞎子乐了,一双小眼睛顿时眯成了两条细缝儿:“在我心里,再好的女人都比不上你。”

        罗猎呸了一声,他的确瘦了一些,这段时间一是为了方克文一家的事情奔波,二是因为失眠症不分白天黑夜的折腾着他,自从到津门之后,除了那天在唐家靠在叶青虹的肩膀上睡了一个安稳觉,除此之外全都是在反反复复的失眠中渡过,越来越严重的失眠症让罗猎的情绪变得浮躁,他甚至开始尝使用酒精和药物,只可惜没有任何的作用。

        瞎子拿出了给罗猎带来的礼物,一双外婆亲手给罗猎纳得千层底布鞋,他也有同样的一双,还有一坛老太太酿得米酒。

        罗猎拿起布鞋试了试,刚好合脚,又将布鞋收到了箱子里,问起老太太的身体。

        瞎子道:“好的很,咱们离开黄浦的这段时间,穆三爷倒是信守承诺,不但给福音小学的孩子们添了棉衣,送去了取暖炉,还答应开春就翻修校舍,我外婆被送到了医院治病,现在身体好多了。”

        罗猎皱了皱眉头:“我交代你的事情全都忘了?”

        瞎子笑道:“哪能呢,按照你的吩咐,我本想将外婆接走,可她老人家说无所谓,穆三爷乐意花钱就让他花,还说自己反正也没多少时日可活了,谁也不能拿她威胁我。你让我捐得钱,我也都给福音小学的校长了,她准备再开一间小学,救济更多无家可归的孩子。”

        罗猎点了点头,低声道:“陈阿婆在穆三寿的控制下始终是个隐患。”

        瞎子道:“我外婆说了,让你不必担心,还说穆三爷也不是什么坏人,让咱们能帮忙就帮忙,千万别担心她。”

        罗猎有些诧异地看了瞎子一眼,感觉瞎子这次回来之后整个人改变了不少,昔日提起穆三寿他恨得牙痒痒的,现在即便是在背后也一口一个穆三爷,言语间明显透着尊敬。

        瞎子被罗猎看得有些心虚,吞了口唾沫道:“我到黄浦之后,穆三爷还特地请我吃了顿饭,对我很是客气,对了,他还几次提起你,对你相当欣赏呢。”

        罗猎淡然笑道:“那是因为咱们对他还有些用处。”心中暗叹,瞎子果然被穆三爷的糖衣炮弹给打迷糊了。

        瞎子道:“也是。”

        罗猎道:“你不在黄浦等我,来津门又是为了什么?”他其实早已知道了瞎子这次来的目的,只是故意提问。

        瞎子的表情显得有些窘迫,干咳了两声道:“小蝶失踪了。”

        罗猎道:“她双目失明又能走到哪里去?”

        瞎子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担心,她毕竟是肖天行的女儿,肖天行生前作恶多端,不知得罪了多少人,现在他死了,肯定有人要报复到他女儿身上。”

        罗猎道:“她来津门了?”

        瞎子摇了摇头道:“我调查了一下,好像她买了前往北平的车票。”

        罗猎故意道:“她双目失明真是难为了。”

        瞎子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有人和她在一起,我怀疑她已经被人劫持了。”

        罗猎并没有追问瞎子的消息从何处而来,不过他大致能够断定瞎子消息的来源很可能是穆三寿那边,为了让自己继续参加叶青虹的行动,不排除穆三寿通过瞎子来绑定自己的可能,只是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津门发生的事情,让罗猎欠了叶青虹一个不小的人情,这次的北平之行,是他主动答应。

        叶青虹其实告诉他不少关于周晓蝶的消息,罗猎并没有将这些事全都告诉瞎子,毕竟这些消息未经证实,即便是真的,还是让瞎子自己慢慢发现为好。

        瞎子道:“我饿死了,咱们是不是去吃点东西?”

        罗猎抬起手腕,已经是晚上六点,是时候吃晚餐了。他起身穿了大衣,拿起瞎子带来的那坛米酒,兄弟两人一起出门。

        方才出了旅馆的大门,就遇到了骑车前来的董治军。他来得很急,警服都没顾上换,热得满头大汗,远远叫道:“兄弟,兄弟!”

        罗猎笑着迎上去叫了声姐夫。

        瞎子因这声姐夫而坠入了云里雾里,不知道罗猎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

        董治军这次前来是专程叫罗猎去民安小学吃饭的,其实昨天老爷子就跟他说了,董治军也准备今天早点过来找罗猎,可上班一忙起来就给忘了,到了晚饭时候方才想起来,所以蹬着自行车匆忙赶了过来,幸好还赶上了,稍晚一会儿,就可能扑个空。

        听说瞎子是罗猎的好朋友,董治军盛情相邀道:“那就一起去,爷爷专门做了红烧肉,就想着咱们陪他好好喝两盅。”

        罗猎点了点头,他们准备出发的时候,身后喇叭声鸣响,罗猎转身望去,却是叶青虹开车出现在后方。

        瞎子对叶青虹颇为忌惮,本来也将脸转了过去,可看到是叶青虹,又赶紧将身子背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