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帮个忙】(上)

第一百一十九章【帮个忙】(上)

        罗猎道:“帮我做件事。”

        叶青虹眨了眨眼睛,罗猎的口气充满了理所当然的味道,仿佛自己就应该为他做,就应该无条件服从,他和她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他不怕自己拒绝?

        叶青虹本想恶狠狠地怼回去,话到唇边却又改变了主意,斗嘴毫无意义,到最后自己肯定还得给他帮忙,毕竟自己也有事求他。叶青虹道:“可是你最初只是让我帮你救方克文。”

        “同一件事,方克文在白云飞的手里,只有帮助白云飞离开津门,他才会放了方克文。”

        叶青虹颦起眉头:“罗猎,难道你没看今天的报纸,白云飞枪杀了德国领事。”

        罗猎道:“他只是被人设计。”

        叶青虹道:“设计他的人可不简单,你何必卷入这些麻烦之中?”停顿了一下又道:“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做过太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在叶青虹看来,白云飞如今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罗猎道:“我不能让思文失去父亲。”

        叶青虹静静望着罗猎,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叹了口气道:“我发现在你身上从未占过便宜。”

        罗猎微笑道:“我也不是存心要占你便宜,可眼前能帮我的只有你,我信得过的人也只有你。”

        叶青虹明明知道罗猎的这句话虚伪的成分太多,可仍然禁不住心头为之一暖,他可从未表露过对自己的丝毫信任,叶青虹道:“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旦确定方克文平安,你要马上和我一起离开津门。”

        罗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一言为定。”

        围绕方克文的舆论来得快去得也快,关于这位方家准继承人的消息随着白云飞的失踪,一夜之间就在津门的各大报章上消失得干干净净,方家这两天的确出了不少的事情,先是老太爷突然病逝,然后又爆出失踪多年的方克文安然归来的消息,借着又在方公馆前发生了爆炸枪击案。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让方家无奈成了津门的焦点,本来方康伟吸食福寿膏过量紧急入院又可霸占头版头条,可这件事显然不如德国领事被白云飞枪杀的来得轰动,丑闻成功得到了转移。

        方康伟也算命大,经过医生两个多小时的抢救总算从死亡的边缘爬了回来,苏醒之后第一眼看到得就是他最不想见的松雪凉子。

        松雪凉子这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对他疾言厉色,点了点头道:“你醒了?”

        方康伟因恐惧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对不起……我……我……”

        松雪凉子看到他吓得魂不附体,反倒笑了起来,伸出嫩白的右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头顶,柔声道:“好好休息。”落在方康伟鬓发中的手指却猛然收紧,痛得方康伟发出一声惨叫。

        松雪凉子一字一句道:“我没让你死,你就必须要好好活着,认真活着,我不介意你作践自己,可若是破坏了我的大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从今天起,你想碰鸦片,必须经过我的允许。”

        方康伟哀求道:“我知道了,我知道错了……”在松雪凉子的面前他没有勇气,更谈不到任何的尊严。

        松雪凉子走出监护室,外面走廊内有不少来自玄洋会社的干将,昨晚的事情发生之后,他们也加强了这里的警戒,一人来到松雪凉子面前,向她低声耳语了几句。

        松雪凉子点了点头,婷婷袅袅走向楼梯,经过另外一间监护室的时候,眼角瞥了一下,脚步并未停留,玉满楼做完了手术,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松雪凉子并没有前去探望的想法。

        她现在要去见一个人。

        这次的会面是罗猎主动提出的,他来到了仁慈医院,如果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他不会主动约见松雪凉子。虽然成功从吉野货仓救出了小桃红母女,并不意味着她们母女就此脱离了危险,日本人始终隐藏在唐府周围虎视眈眈,这也是罗猎不敢让小桃红母女轻易离开唐家的原因。

        仁慈医院的花园设计得不错,中西结合,恰到好处,既有东方园林的婉约,又有西方的精致,罗猎在等待松雪凉子前来的时间欣赏花园内的雕塑,在一尊根据安格尔名作《泉》所雕刻而成的水系雕像前驻足,雕像惟妙惟肖,**举起的坛子中巧妙地导入了水系,水流进入下方的水池,因为天冷,流水已经被冻住,凝结成一道晶莹动感的弧线。

        松雪凉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想不到罗先生对女人的身体很感兴趣啊。”

        罗猎没有回头,微笑道:“我喜欢欣赏一切美好的东西。”

        松雪凉子一步步走到他的身边,美眸在前方的雕塑扫了一眼,这样的雕塑在如今的中国还是很少见的,如果被老夫子们看到,多半会被扣上有伤风化的帽子。

        罗猎道:“据我所知,仁慈医院是一间日资医院,奇怪的是这里却看不到任何日式风格的建筑,藏得真是够深。”

        松雪凉子道:“有些事做了未必一定要让别人看出来。”

        罗猎笑了起来,他转脸看了松雪凉子一眼道:“见不得光吗?”

        松雪凉子嫣然一笑:“你究竟是叶无成呢还是罗猎?”

        罗猎反问道:“你是松雪凉子还是兰喜妹?又或是还有其他的身份?”

        松雪凉子道:“你来找我难道就是为了搞清这个问题?”

        罗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对她的底细并无太大的兴趣,开门见山道:“放方克文全家一条生路。”

        松雪凉子凝视罗猎的双目:“我如果没听错,你是在求我?”她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

        罗猎不卑不亢道:“以你的智慧应该能够分清谈判和请求的分别。”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松雪凉子脸上的笑容肃然收敛,一双美眸迸射出阴冷的杀机。

        罗猎道:“方克文不会去争夺方家的产业,对你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胁。”

        松雪凉子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罗猎道:“你可以不信,但是我可以保证你会因为自己的误判和冲动付出惨重的代价。”

        两人的双目对视在一起,罗猎镇定坦然,松雪凉子美眸中充满了愤怒,可是她的愤怒也迅速衰减了下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我给你这个面子。”她已经两度和罗猎交手,而且全都是在势力远胜于对方的条件下,看似占尽上风,每次交手的结果却都让她损失惨重,继续对抗下去,或许能赢,可必然会胜得极其艰难,松雪凉子虽然不甘,可是她尚未丧失理智。

        松雪凉子的让步可不是看在罗猎的面子上,真正的原因还是缘于她对眼前形势的认识,白云飞的落难让方克文失去了最强有力的支持,现在的方克文想要改变大局应该是有心无力,自然失去了他原有的重要性。

        就算罗猎不来找她谈判,松雪凉子也已经收到了来自坂本龙一的命令,小桃红母女的事情就此作罢,从这两母女逃入唐家,就意味着唐先生会对她们提供保护,玄洋会社的势力虽然很大,可是闯入唐府去抢人他们也是不敢的,至于在小桃红母女离开的途中下手,虽然理论上可行,但是此事引发的后果实难估量。

        只要能够顺利得到方家的巨大利益,暂时选择息事宁人也没什么不可。当然促使日方放弃对方克文追杀的另外一个原因还是眼前错综复杂的局势,白云飞刺杀德国领事的事件并非他们在背后策划,虽然这件事对他们有力,可是背后策划者的用意却让他们不得不防,他们想要得不仅仅是方家的码头,还有德国人在华拥有得诱人利益,随着德国的战败,德方不得不放弃他们在华现有的巨大利益,而中国方面即便是协约国的一员,即使身为战胜国,他们也没能力收回这部分利益。

        以日、英、法为代表的各方列强已经对德国拥有的在华利益蠢蠢欲动,在这一点上日本并没有绝对的优势。所以他们不得不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和其他协约国成员的博弈中,和德方失败后放弃的在华巨额利益相比,方家的产业也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这种时候松雪凉子必须要顾全大局的,为了一个方克文激怒了罗猎,显然会树立更多的对立面,船越龙一已经发话,让她暂时放过方克文。现在刚好罗猎主动登门谈判,松雪凉子刚好借着此事下台,送他一个顺水人情。

        和松雪凉子达成协议之后,当天下午,罗猎就安排小桃红母女离开津门前往北平,由张长弓、阿诺、铁娃全程护送,叶青虹只是将他们送出了津门,并未随行,她和罗猎还要安排白云飞离开津门。

        是日深夜,一辆轿车停在津门沽口码头,罗猎先下了车,确信周围并无异样,这才示意白云飞下来。

        一身长衫的白云飞拎着藤条箱推门走了下来,礼貌地向坐在驾驶座上的叶青虹挥了挥手,然后来到罗猎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