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那一夜】(上)

第一百一十八章【那一夜】(上)

        罗猎淡然道:“激将法对我没用,我不是心虚,只是我不想看你。”

        叶青虹因他的话而愤怒了:“什么意思?是因为我生得不好看?”

        罗猎摇了摇头。

        叶青虹道:“那就是审美疲劳?”她对自己的容貌向来自信。

        罗猎极其吝惜地回应道:“我懒!”

        叶青虹有些哭笑不得了,这是什么理由?懒!他居然懒得看自己,难道今晚自己陪着他出生入死救出小桃红母女还换不来他对自己的丝毫好感?

        罗猎道:“欣赏美女是一件劳心劳神的事情。”

        叶青虹道:“怎么我听说的和你不一样,许多人都说是一种享受呢。”

        罗猎道:“享受美女不但耗费身体而且耗费精力,有多投入就有多虚脱,过眼烟云罢了。”

        灯光映照下叶青虹的俏脸明显红了起来,她呸了一声,然后用最为鄙夷不屑的眼光恶狠狠看着罗猎,可惜这次罗猎仍然没有回应,她发现自己仿佛在不断出拳,而目标却是一团棉花,无论怎样用力对方都毫无反弹,这种感觉憋屈且郁闷。

        叶青虹的内心感到膨胀,她急于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高傲如她却在罗猎的面前有种处处受压的感觉。

        罗猎道:“美色让人冲动,月光使我理性,这种时候,你期望我是应该冲动还是应该理性?”

        叶青虹红着脸望着这个从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一字一句道:“我只期望你从我的眼前消失。”

        罗猎笑了起来。

        叶青虹却被他气得几乎就要流泪了,委屈地深深吸了一口气,不过她的情绪却随着这次的深呼吸而突然发生了转变,学着罗猎看了看空中的明月,理性居然在瞬间神奇回归,你不看我,我不看你,两人都静静望着月亮,叶青虹似乎能够触摸到一些罗猎想要追求的宁静了。

        若无冲动何须宁静?叶青虹没来由就笑了起来,然后又托着腮望着坐在自己身边宛如老僧入定般的罗猎:“你是不是喜欢我?”

        罗猎道:“瞎子才会喜欢你。”他说的是事实,瞎子的确喜欢过叶青虹,也仅限于喜欢过而已,瞎子的热情很快就在叶青虹冰山一样亘古不变的冷遇下完全熄灭,而今瞎子已经理智地选择了移情别恋,瞎子在很多时候比起罗猎更加现实,也更懂得变通,罗猎虽然精明,可是他的骨子里却透着百折不挠的倔强。

        叶青虹道:“这是个矛盾的世界,善于催眠别人的人却偏偏自己无法入眠,心中喜欢一个人表面上却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架势。”她认为自己找到了罗猎心理上的弱点,于是毫不犹豫地发起了攻击。

        罗猎居然在此时打了个哈欠,然后用一种让叶青虹瞠目结舌的方式结束了他们之间的谈话,他居然歪过头靠在了叶青虹的肩膀上,然后死人一样闭上了双目一动不动。叶青虹皱了皱眉头扬手准备照着他头上打下去,手扬起很高,可是却轻轻落下。

        罗猎行为的本意只是一场恶作剧,可是他靠在叶青虹的肩头居然很快就有了倦意,连他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真的累了,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叶青虹当然知道他是存心故意,可后来当她发现罗猎是真地睡着,内心中不由得变得犹豫起来,是唤醒他还是应当就这样继续下去,叶青虹有生以来从未有过这样的彷徨和纠结,不过只是一晃而过,然后她就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你到底想怎样?你还能把我怎样?

        人和人的相处很多时候更像是一种耐力的比拼,坚持到最后的人往往会是胜利者,叶青虹恰恰又是个骄傲得几近固执的女人,她自认为今晚的坚持缘于她不肯服输的精神,正因为不肯服输,方才付出了一个肩膀外加苦熬一个夜晚的代价。

        当东方的天空露出一丝鱼肚白,当报晓的公鸡从遥远的角落此起彼伏的响起,罗猎总算睁开了他的双眼,首先看到的就是叶青虹因为熬了一夜风寒而变得苍白的俏脸,因苦苦支撑而紧咬的牙关,苦大仇深瞪得滚圆的一双美眸。

        “你醒了!”

        这三个字听起来字字泣血。

        罗猎嗯了一声,没事人一样站起,打了个哈欠配合着展开双臂伸了一个懒腰,然后道:“累死我了……”接着他就头也不回地向小楼中走去,只留下半身麻木的叶青虹呆呆坐在黎明的天空下,任满头秀发被晨风吹得凌乱。这厮居然连一句对不起都没说,哪怕是宽慰她一句辛苦了。她不生气,不后悔,只是想不通,自己哪根筋不对?居然在这里坚持了一整夜,到底是为了什么?

        楼上唐宝儿隔着玻璃窗饶有兴致地望着院落中的男女,她这一夜睡得断断续续,不为别的,只为了欣赏闺中密友的坚持和忍耐,看到执着的同时,也看到了温暖,在她的视角中看到一幅道是无晴却有晴的温暖画面。

        为了稳妥起见,罗猎还是暂时将小桃红母女留在唐府,他先返回了旅馆,让他惊喜的是,张长弓和铁娃都到了,铁娃这次还特地带来了小狗安大头,小狗明显长大了许多,昔日肉乎乎的萌态演变成了健壮的棱角,连目光也随着它的牙齿和爪子一起变得锐利起来,不过它仍然记得罗猎,围绕着罗猎的身边欢快地叫个不停,一边叫一边摇晃着尾巴,向罗猎这个老朋友释放着最大的善意。

        张长弓他们接到电报之后马上从白山动身,这一路还算顺利,还没有来得及诉说别后经历,英子就登门拜访。

        英子这次前来却是受了董治军的委托,董治军本想自己亲自过来,可是昨晚发生了一连串的大案,他脱不开身。

        董治军消息灵通,深知其中有些事很可能和罗猎有牵扯,虽然他和罗猎接触时间不长,可是却知道罗猎和英子一家的深厚情谊,自然要通过英子提醒一下这位情同小舅子一般的人物,当然也可通过这件事挽回一下和英子的关系。

        罗猎听说白云飞枪杀德国领事之事也觉得匪夷所思,这件事实在太不合乎情理,以白云飞如今的身份地位,他没必要铤而走险去做这件事,即便真想做,也不会亲力亲为,此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绝不是一个傻子。

        吉野货仓那边反倒是风平浪静,他和叶青虹昨晚夜闯救人并没有兴起任何的波澜,看来日方并没有将这件事张扬出去,不知是出于理亏还是出于其他的打算?

        英子前来只是为了转述董治军告诉她的消息,她料定罗猎很可能遇到了麻烦,有些紧张道:“小猎犬,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罗猎笑着宽慰她道:“英子姐,你放心吧,我能有什么事?如果真有事儿也不会好好地坐在这里。”

        英子道:“董治军在租界还是有些本事的,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只管对我说,我一定让他尽力去办。”

        罗猎感动地点了点头,他并不想英子牵连太深,小桃红母女已经救出,困扰他们最大的麻烦就算得到了解决,现在只需要找到方克文,他们就可以尽快离开津门这个是非之地。

        送走了英子,罗猎准备返回旅馆的时候,一辆黄包车来到他的金钱,车夫毡帽压住了眉眼,低声道:“先生,要用车吗?”

        这声音听在耳中极为熟悉,罗猎几乎第一时间就分辨出眼前车夫就是白云飞所扮,他向周围看了看,确信无人跟踪,方才上了那辆黄包车。

        罗猎一上车,白云飞就拉着黄包车飞快跑了起来。

        虽然只是假扮成黄包车夫,可是白云飞这一夜也充分品尝到从人生高峰跌入谷底的滋味,一夜之间他突然就从威震津门的江湖枭雄变成了一个被四处通缉的谋杀犯。

        有了这样的经历,白云飞当然不会把眼前给罗猎当车夫视为一种屈辱,人这一生有时顺流有时逆流,无论任何情况下都要摆正自己的心态,保持一颗清醒而理智的头脑,在该低头的时候必须低头,须知道只有保住性命才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白云飞将罗猎拉到附近一片破破烂烂的废墟中,清晨的阳光为这片废墟笼罩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远处有几个衣衫褴褛的妇女正在这片废墟上挑拣着可以利用的破烂物品,她们不会在意他人的眼光,早已忘记了所谓的自尊,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艰难生存下去,她们佝偻的背影,呆滞的眼神正是而今这片土地上多半苦难百姓的写照。

        白云飞轻车熟路,拉着罗猎来到一个断壁残垣的院落前,将黄包车停在院门外,推开两扇古旧破烂的院门走了进去。

        罗猎走下黄包车,一身光鲜的他出现在这样的环境里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随手将院门关上,白云飞这才取下头顶的旧毡帽,这段路程已经让他额头见汗了,手中的毡帽当成扇子扇了扇,虽然落魄,可是脸上的表情依然笃定而自信。罗猎发现白云飞被人称为侯爷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即便是在落魄之时,他的骄傲和自信仍然没有减弱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