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闯敌巢】(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闯敌巢】(下)

        叶青虹却坚持陪同他一起前往,罗猎拗不过她,只能答应,两人将车辆停在附近,然后从后墙翻入,货仓内除了门房亮着灯,里面并无专人巡逻值守。

        两人蹑手蹑脚来到4号仓库,来到大门处,看到大门上了锁,罗猎掏出两根铁条,捅入锁眼之中,捣鼓足足五分钟方才将锁打开,撬门别锁原本就不是他的强项。这种时候不由得想起了瞎子,这货若是在场,打开门锁肯定是分分钟的事情。

        虽然五分钟不算太长,可在这样的状况下每一秒都显得颇为煎熬,叶青虹表现出足够的耐心和冷静,等到罗猎打开了门锁,方才暗自松了口气,虽然罗猎并不是一个高明的开锁匠,可毕竟没让让她失望。

        罗猎让叶青虹在门口望风,自己将大门推开,仓库内一片漆黑,罗猎取出手电筒照亮,借着光束寻找小桃红母女,他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两人,那可怜的母女二人正相互依偎在一起,靠在一堆木箱前。思文已经进入了梦乡,小桃红抱着女儿,双目惶恐地望着前方,她并没有看清来者是谁?

        罗猎看到母女二人平安无恙,心中大喜过望,压低声音道:“嫂子,是我,罗猎!”

        小桃红此时方才辨明来者的身份,这两日她们母女始终活在惶恐之中,本以为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想不到终于盼来了救星,一时间喜极而泣,她将女儿晃醒,思文满面倦容,打着哈欠道:“娘,天亮了吗?”

        罗猎道:“你们没事吧?”

        小桃红用力点了点头,思文也认出了罗猎,惊喜道:“罗叔叔!”

        罗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一把抱起了思文:“走,叔叔带你回家。”

        小桃红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跟在罗猎的身后向仓库门外走去。

        三人来到门前,叶青虹迎上来,向罗猎道:“没什么动静,咱们从原路离开。”

        罗猎点了点头,就在此时,前方灯光大亮,四辆一直停在暗处的汽车启动了引擎,车头灯雪亮的光柱投射在四人的身上,强烈的光芒映射的他们睁不开眼睛。

        十多名日本浪人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正中一人身躯魁梧壮硕,正是玄洋会社的第一力士坂本鬼瞳,罗猎曾经在瀛口的海员俱乐部跟他有过交手,在力量上坂本鬼瞳远胜自己,不过论到头脑之灵活,出手花样之多,罗猎又要远远胜过对方,这也是上次罗猎能够在交手中占到上风的原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坂本鬼瞳一眼就认出了罗猎,他满脸狞笑道:“八嘎,居然是你啊!”他从腰间抽出了东洋刀,明晃晃的东洋刀宛如一泓秋水在夜色中荡漾,他料定罗猎已经成为瓮中之鳖,这次就算是插翅难飞。

        小桃红从罗猎手中接过了女儿,刚刚才生出希望的内心重新跌入了谷底,这次恐怕不但她们娘俩逃不出去,还要连累罗猎两人身陷囹圄。

        罗猎微笑望着坂本鬼瞳,然后不慌不忙地敞开了大衣,他的身上挂着十多颗手雷。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潜入吉野货仓之前,罗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寡不敌众,万一他和叶青虹行藏暴露,就算他们可以杀出一条血路侥幸逃生,可是他们想要将小桃红母女安然救出的可能也微乎其微。还好叶青虹这次过来带了足够的武器,置死地而后生。

        这世上没有人不怕死,罗猎也不例外,他在身上挂满手雷绝不是要自寻死路,而是要利用这些手雷震慑对手。手段虽然简单粗暴,但是重在有效。在这样的距离下,包括他们自己还有周围的那群日本人,无人能够逃过爆炸的波及。

        所有日本浪人的脸色同时变了,虽然他们人多势众,虽然他们每个人都配备了武器,可是现在无人可以保证能够全身而退。

        现在的罗猎如同是一颗硕大的人肉炸弹,一旦引爆,恐怕他们都难逃一死。

        罗猎的表情依然云淡风轻:“我身上有十六颗手雷,她的身上也有同样的数量。”目光看了看一旁的叶青虹。

        叶青虹挺直了脊梁,却感觉到自己的背脊处冷飕飕的,那是因为冒出冷汗的缘故,她可没带那么多,三颗手雷罢了,可尽管如此,已经足够让她和身边人灰飞湮灭。叶青虹从未想到过自己会陪着罗猎冒这么大的风险前来救人,确切地说,在她决定和罗猎一起前来营救小桃红母女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会有那么大的风险。然而不知不觉就陪着罗猎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步,叶青虹虽然心底发寒,可是她并不后悔。

        坂本鬼瞳向后退了一步,罗猎却有恃无恐地向前进了一步。

        坂本鬼瞳怒道:“懦夫!敢不敢堂堂正正地跟我打上一场?”

        罗猎微笑道:“一个用卑鄙手段劫持妇孺的人也配用堂堂正正这四个字?你们所信奉的武士道精神就是这样吗?”

        坂本鬼瞳握住东洋刀的手因愤怒而颤抖。

        罗猎道:“我现在就带着她们离开这里,有种的话,只管在我的背后开枪!”他大步向那群浪人走去,小桃红抱起女儿紧跟在他的身后,叶青虹握枪断后。

        那群日本浪人在罗猎的步步紧逼下不得不向后撤退,他们不敢开枪,一旦引起了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坂本鬼瞳怒吼道:“我要跟你决斗!”

        罗猎唇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不过要在我送她们母女安然离开之后。”他指了指其中的一辆轿车道:“这辆车,我用了。”

        在这群日本浪人的注视下,罗猎带着小桃红母女上了轿车,驱车驶出了吉野货仓。

        坂本鬼瞳率领手下上了其他的轿车,尾随罗猎紧跟不放。

        罗猎回过头看了看后面的轿车,叶青虹道:“要不要甩开他们?”

        罗猎道:“不急,他们也不敢跟得太近,先去德租界巡捕房。”在罗猎看来,暂时只有那个地方才算安全,日本人就算再嚣张也不敢公然闯入巡捕房抢人。

        白云飞的轿车驶入了公馆的大门,刚刚下车,管家金汉就快步迎了过来,面色凝重地向他禀报了今晚派去刺杀松雪凉子的人全军覆没的事情,白云飞皱了皱眉头,他仍然低估了这个日本女人,竟然干掉了他派去的四名好手。

        金汉道:“侯爷,刚才领事先生来电话了,说有急事请您过去一趟。”

        白云飞点了点头,想起刚才在门前吃到对方闭门羹的事情,这口气至今还没有咽下,不过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虽然德国前景不好,可毕竟现在这里还是德国领事说了算,他们之间仍然有共同的利益。

        斟酌之后,白云飞决定还是走一趟,如果没有紧急的事情,德国领事不会在接近凌晨的时候还请自己过去。临行之前,白云飞又布置了几件事,虽然刺杀松雪凉子的行动并未成功,可是其他的计划却不能因此而搁置,他绝不容许方康伟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松雪凉子走入仁慈医院的特护病房,前来探望因吸食过量福寿膏而送来紧急救治的方康伟,来此之前,她先行了解过玉满楼的状况,目前身中数枪的玉满楼还在紧急抢救中,手术仍未结束,生死未卜。

        松雪凉子的心情很差,针对自己和玉满楼的两场刺杀绝不是巧合,她甚至认为方康伟在此时出事也存在阴谋的成分,进入病房,看到脸色苍白的方康伟虽然精神萎靡,可是仍然呼吸顺畅,稍稍放下心来,毕竟这条狗还苟活人世,他的运道并没有像他的能力那样差劲。

        方康伟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松雪凉子,然后赶紧将双眼闭上,装成一幅气息奄奄的样子。

        松雪凉子打量了一下他,轻声道:“有人想干掉你。”

        方康伟没有答话,仍然紧闭着眼睛。

        松雪凉子道:“据可靠消息,方克文已经和白云飞合作,他们想铲除你,从而独霸家产。”

        方康伟这才睁开双眼:“我什么都答应你们,可不可以放我离开津门?”

        松雪凉子妩媚一笑,伸出右手,冰冷的掌心贴在方康伟的额头:“事情还没有结束,你不能走。”

        方康伟颤声道:“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们,我这就签署码头所有权的转让书,你们放过我……放过我吧……”

        松雪凉子叹了口气道:“方克文一旦被证明还活着,一旦恢复了身份,那么你签过的任何文书都等于废纸一张,所以,你要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不是你死就是他亡!”

        白云飞进入德国领事的府邸,这次没有被拒之门外,管家将他引入客厅,向白云飞笑道:“白先生,领事先生在书房等您。”

        白云飞点了点头,按照管家的指引向书房走去,他的心情变得轻松愉快起来,这位领事看来真有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密谈,记得过去每次进入他的书房都会磋商一些关乎他们两人共同利益的重大话题。

        房门并没有关,闪开一条缝,白云飞敲了敲房门,没有听到回应,礼貌道:“领事先生,我进来了。”